《淵海子平》五行生剋賦及註解


作者:小閣    發佈時間:2009/4/21 上午 07:41:00    分享:

大哉干支,生物之始,本乎天地,萬象宗焉。陰陽變化之機,時候淺深之用。故金木水火土無正形,生剋制化,理取不一。

註解:干支五行乃論命之根本,天地間萬物無時無刻不在變化之中,所以干支五行的本身形態是次要的,最根本是看陰陽間的互相制化、氣節深淺決定的五行旺相休囚死。 要用動態和辨證的眼光去論命,不要固執拘泥。

假如死木,偏宜活水滋濡。

註解:甲乙木於申酉月,乃死木,最喜通源之壬癸水來滋潤。


譬若頑金,最喜紅煙鍛鍊,太陽火忌。

註解:庚金秋生,要用陰柔之丁火鍛鍊,丙火反而不利。


林木為成棟樑材,求斧金為友。

註解:甲木春生,要用陽剛之庚金斬伐,方可成為棟樑之材。


火隔水不能熔金。

註解:火金之間若置水,則火被水克,不能再去克金。


金沉水豈能克木。

註解: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沉水之金不能克木。


活木忌埋根之鐵。

註解:寅卯未為活木之根,如遇申酉丑,申沖寅、酉沖卯、丑沖未(丑中金克未中木),則木在地支中根被拔去,成無根之死木也。


甲乙欲成一塊,須加穿鑿之功。

註解:木氣強盛,要有金去制以成材。


壬癸能達五湖,蓋有並流之性。

註解:水性奔馳,四處奔流。


朽木不禁利斧。

註解:三秋之木為朽木,喜庚辛金以斬伐雕琢。


真珠最怕明煙。

註解:辛金怕丙火克之。


弱柳喬松,時分衰旺。

註解:木不得月令,則要賴生時以定其旺相休囚。


隴頭之土,少木難疏。

註解:戊土乃堅固之陽土,如果木力不足,則不能將其疏通。


煙內之金,混泥反蔽。

註解:金得火煉,如遇土相隔,則火生土、土掩金,金性恐遭埋沒。


雨露安滋朽木。

註解:如果木已經枯朽,則雖有癸水滋養,亦不能生發。


城牆不產真金。

註解:庚金喜己土,戊為陽土,埋沒多於滋養。


劍戟成功,遇火鄉而反傷。

註解:庚金已經成器,再遇火煉,則鍛之太過,反傷其銳利。


城牆積就,至木地而愁克。

註解:戊土已經建成,再遇木克,則疏通太過,反而鬆垮。


癸丙春生,不雨不晴之象。

註解:春天,水氣漸退、火氣漸生,兩者相配,則進退艱難、淹留濕滯,人命逢此,為不顯不達之人。


乙丁冬產,非寒非暑之天。

註解:冬天,火氣熄滅、木氣漸生,火得木生而增暖驅寒,得調候之美。


極鋒抱水之金,最應離爐運鐵。

註解:秋金銳銳,得水以相生,則無須火來鍛鍊,而應以水洩其銳利。


甲乙遇金強,魂歸西兌。

註解:甲乙木秋生,如金旺,無火制金或無水通關,則危矣。


庚辛逢火旺,氣散南離。

註解:庚辛金夏生,如火旺,無水制火或濕土晦火生金,則危矣。


土燥火炎,金無所賴。

註解:火炎則土燥,如無水潤或無濕土,則燥土只能脆金不能生金。


木浮水泛,火不能生。

註解:水氾濫則木漂浮,如無土堤防,則濕木不能生火。


九夏熔金,安能制堅剛之木。

註解:金生夏天,遇火旺受制,則自身無力,何言克木享財乎。


三冬濕土,難堤氾濫之波。

註解:冬天,水寒土凍,如無火之生發,則土自弱而無力制水也。


輕塵撮土,終非活木之基。

註解:此言土輕木重,即殺重身輕,貧乏之象也。



木盛能令金自缺,土虛反被水相欺。

註解:財多身弱,富屋貧人也。


火無木則終其光。

註解:凡五行無生自我之印綬(原神),終究不能算身強。


木無火則晦其質。

註解:凡五行無我生之傷食,則英華不能外發,其質晦、其表不秀。


乙木秋生,腐朽摧枯之易也。

註解:秋天,木已腐朽,再加酉金為乙木之絕地,如無水通關則,金克之如摧枯立朽般容易。


庚金冬死,沉沙墜海豈難乎。

註解:冬天,金氣漸退,再加子水為庚金死地,如無火土調候生發,焉有不沉墜之理。


凝霜之草,豈用逢金。出土之金,不能勝木。

註解:凡五行未到當令之時,不可直用財官。


火未焰而先煙。

註解:初生之火,不宜木多,否則成木多火塞之象。


水既往而猶濕。

註解:水性流動,難於滅絕,雖死未盡,尚有餘波。


大抵水寒不流、木寒不發、土寒不生、火寒不烈、金寒不熔,皆非天地之正氣也。

註解:論命當先審寒暖燥濕,因萬物皆得適當之氣候方能生長發育。

然萬物初生未成,成久則滅。其超凡入聖之機,脫死回生之妙,不旬而成、不形而化。

註解:物質不滅,絕處逢生。五行永無死絕,只有往復循環。


固用不如固本,花繁豈若根深。


註解:生時定富貴貧賤之高低,如原命已成富貴,若用神有力、運途相扶則富貴更大,但如原命已定貧賤,則雖有美運不過平凡安樂、無災無咎罷了。


且如北金戀水而沉形,南木飛灰而脫體,東水旺木以枯源,西土實金而虛己,火因土晦皆太過。

註解:此皆子旺母衰之理也。


五行貴在中和,以理求之,慎勿苟言,掬盡寒潭須見底。

註解:論命始終以中和為貴,論從者終究失於偏枯,若運途不扶,豈不破敗異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