淵海子平


作者:小閣    發佈時間:2007/12/10 上午 09:01:00    分享:

淵海子平


基礎
五幹屬陽,喜合。
以甲為例
見甲:為比肩、兄弟。
見乙:為劫財、敗財,剋父及妻。
見丙:為食神、天廚、壽星,為男。
見丁:為傷官、退財、耗氣,子甥。
見戊:為偏財、偏妻、偏妾,剋子。
見己:為正財、正妻,剋母,為合神。
見庚:為偏官、七殺、官鬼、將星。
見辛:為正官、祿馬、榮神,父母。
見壬:為倒食、偏印、梟神,剋女。
見癸:為印綬、正人、君子,產業。
五幹屬陰,喜沖。
以乙為例
見甲:為劫財、逐馬,剋妻。
見乙:為比肩、兄弟、朋友。
見丙:為傷官、小人、盜氣,為姪。
見丁:為食神、天廚、壽星,子孫。
見戊:為正財、正妻,剋母。
見己:為偏財、偏妻、偏妾,剋子。
見庚:為正官、祿馬,剋父母。
見辛:為偏官、七殺、官鬼,媒人。
見壬:為印綬、正人、君子,忌殺。
見癸:為倒食、偏印、梟神,剋母。

《論天干地支暗藏總訣》
立春念三丙火用,餘日甲木旺提綱。
驚蟄乙木未用事;春分乙未正相當。
清明乙木十日管,後來八日癸水洋;穀雨前三戊土盛,其中土旺要消詳。
立夏又伏戊土取;小滿過午丙火光。
芒種己土相當好,中停七日土高張;夏至陰生陽極利,丙丁火旺有土張。
小暑十日丁火旺,後來三日乙木芳,己土三日威風盛;大暑己土十日黃。
立秋十日壬水漲;處暑十五庚金良。
白露七日庚金旺,八日辛兮祇獨行。
寒露七日辛金管,八日丁火又水降;霜降己土十五日,其中雜氣取無妨。
立冬七日癸水旺,壬水八日更流忙;小雪七日壬水急,八日甲木又芬芳。
大雪七日壬水管;冬至癸水更潺汪。
小寒七日癸水養,八日辛金醜庫藏;大寒十日己土勝,術者精研仔細詳。

《又地支藏遁歌》
子宮癸水在其中,醜癸辛金己土同;寅宮甲木兼丙戊,卯宮乙木獨相逢。辰藏乙戊三分癸,巳中庚金丙戊叢;午宮丁火拼己土,未宮乙己丁共宗。申位庚金壬水戊,酉宮辛金獨豐隆;戌宮辛金及丁戊,亥藏壬甲是真蹤。

《論五行生剋制化》各有所喜所害例
金旺得火,方成器皿;火旺得水,方成相濟;水旺得土,方成池沼;土旺得木,方能疏通;木旺得金,方成棟樑。
金賴土生,土多金埋;土賴火生,火多土焦;火賴木生,木多火熾;木賴水生,水多木漂;水賴金生,金多水濁。
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水能生木,木盛水縮;木能生火,火多木焚;火能生土,土多火埋;土能生金,金多土變。
金能剋木,木堅金缺;木能剋土,土重木折;土能剋水,水多土流;水能剋火,火多水熱;火能剋金,金多火熄。
金衰遇火,必見銷鎔;火弱逢水,必為熄滅;水弱逢土,必為淤塞;土衰遇木,必遭傾陷;木弱逢金,必為砍折。
強金得水,方挫其鋒;強水得木,方泄其勢;強木得火,方化其頑;強火得土,方止其燄;強土得金,方制其害。

《論日為主》
予嘗觀唐書所載,有李虛中者,取人所生年月日時干支生剋,論命之貴賤壽夭之說,已詳之矣!至於宋時,方有子平之說;取日幹為主,以年為根,以月為苗,以日為花,以時為果;以生旺死絕休囚制化,決人生休咎。其理必然矣,複有何疑哉!
一曰官,分之陰陽,曰官、曰殺,甲乙見庚辛也;二曰財,分之陰陽,曰正財、偏財,甲乙見戊己也;三曰生氣之陰陽,曰印綬、曰倒食,甲乙見壬癸是也;四曰竊氣之陰陽,曰食神、曰傷官,甲乙見丙丁是也;五曰同類之陰陽,曰劫財、曰陽刃,甲乙見甲乙是也。大抵貴賤壽夭死生,皆不出於五者;倘有妄立格局,從列其名,而無實用,其飛天祿馬、倒沖井欄叉,即傷官,析而為之。舉此一端,餘可知矣!
以日為主,年為本,月為提綱,時為輔佐。
以日為主,大要看日加臨於甚度,或身旺?或身弱?又看地支有何格局?金木水火土之數;後看月令中金木水火土,何者旺?又看歲運有何旺?卻次日下消詳。此非是拘之一隅之說也。
且如甲子日生,四柱中有個申字,合用子辰為水局;次看餘辰有何損益?四柱中有何字,損其甲子日主之秀氣?有壞其月神,則要別制之,不要益之。論命者切不可泥之,月令消詳;故表而出之。

《論月令》
假令年為本,帶官星印綬,則早年有官出自祖宗。
月為提綱,帶官星印綬,則慷慨聰明、見識高人。
時為輔佐,平生操履。
若年月日有吉神,則時歸生旺之處;若凶神,則要歸時制伏之鄉。
時上吉凶神,則年月日吉者生之,凶者制之。
假令月令有用神,得父母力。
年有用神,得祖宗力;時有用神,得子孫力;反此則不得力。

《論太歲吉凶》
太歲乃年中天子,故不可犯,犯之則凶。經雲:『日犯歲君,災殃必重;五行有救,其年反必招財。』
且如甲日見戊年,太歲是也,剋重者死。甲乙若寅卯亥未日時者,犯剋歲君,決死無疑;有救則吉,乃八字庚辛巳酉醜金局也,經雲:『戊己愁逢甲乙,幹頭須要庚辛』;或丙丁火局焚木,有災勿咎,效此推之;或得己合甲亦解之。
大抵太歲不可傷之,相生者吉;乃五行有救,其年反必為財。
犯歲君者,其年必主凶喪、剋妻妾及破財是非、犯上之悔;加以勾絞、空亡、咸池、宅墓、病符、死符、白虎、陽刃諸殺併臨,禍患百出。神煞加臨,輕重推之。
日幹雖不剋歲,猶恐運剋歲君,若加歲運沖刑、陽刃沖合,主破耗喪事;倘有貴人、祿馬,解之稍吉,八字有救無虞。
故雲:『太歲乃眾殺之主,入命未必為災;若遇戰鬥之鄉,必主刑於本命。』

《論征太歲》
征者,戰也;如臣觸其君,乃下犯上之意。
日干支沖剋太歲曰征,運支幹傷沖太歲亦曰征,太歲干支沖日干支者亦曰征;但看八字有無救助。仔細推詳,百發百中。
日干支合太歲干支曰晦,歲運合歲幹亦然;遇此者主晦氣,一年反覆、欲速不達。
假如【乙丑,乙亥,壬申,乙巳】:運行辛未,丙寅年。日幹之壬,剋太歲之丙,日支申庚,剋太歲之寅甲;又忌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行辛未運,合太歲之木局傷官,皆不為吉;其年甲午月火旺,戰剋己土,乙木生所為戰,故死於非命矣!

《論大運》
夫大運者,以天干曰『五運』,地支曰『六氣』,故名『範氣』。
子平之法,大運看支,歲君看幹,交運同接木。何也?且干支二字,六十甲子之說,用花字;若天干、地支得其時,則自然開花結子盛矣!月令者,天元也,今運就月上起,譬之樹苗,樹之見苗,則知名;月之用神,則知其格,故謂交運如同接木。然,命有根苗花實者何?正合此意也,豈不宜矣!
出癸入甲,如返汗之人;且如甲戌接癸亥,此乃干支接木。
醜運交寅,辰交巳,未交申,戌交亥,此乃轉角接木。
東南西北四方轉角,謂之接木;格局凶者死,格局善者災。
寅卯辰一氣,申酉戌一氣,亥子醜一氣;氣之相連,皆非接木之說。
且如甲乙得寅卯運,名曰劫財敗財,主剋父母及剋妻、破財爭鬥之事;行丙丁巳午運,名傷官,主剋子女、訟事、囚繫;庚辛申酉七殺官鄉,主得名,發越太過,則災病惡疾;行壬癸亥子生氣印綬運,主吉慶增產;辰戌醜未戊己財運,主名利皆通。此乃死法譬喻,須隨格局喜忌推之,不可執一;妙在識其通變,拙說如神。
幹旺宜行衰運,幹弱宜旺運;正乃幹弱求氣旺之藉,有餘則不足之營,須要通變。更兼孤害、空亡、勾絞、喪門、吊客、宅墓、病、死、官符、白虎諸殺推之,其驗如神。
又一法:陽刃桃花、伏吟返吟、休、囚、死、絕、衰、敗者凶。遇帝旺、臨官、祿馬、貴人、生、養、冠帶、庫者吉;如空者凶。空者返吉,吉者返凶。
大運不宜與太歲相剋、相沖者凶;更刑、沖、相剋者亦忌。
歲沖剋運者吉;運剋歲者凶,格局不吉者死。
歲運相生者吉,祿馬、貴人、合交互者亦吉。
宜仔細推之,無有不應驗者矣!

《論疾病》
夫疾病者,乃精神氣血之所主,各有感傷;內曰『臟腑』,外曰『肢體』。
八字干支,五行生剋之義,取傷重者而斷之;五行干支太旺、不及俱病。金主刀刃刑傷,水乃溺舟而死,木乃懸樑自縊、虎啖蛇嗔,火則夜眠顛倒、蛇傷燒焚,土乃山崩石壓、泥陷墻崩。
且如生命,天干內府所屬,詩曰:『甲肝,乙膽,丙小腸,丁心,戊胃,己脾鄉,庚是大腸,辛屬肺,壬是膀胱,癸腎臟。』
天干外支所屬:『甲頭,乙項,丙肩求,丁心,戊脅,己屬腹,庚係人臍,辛為股,壬脛,癸足自來求。』
『子疝氣,醜肚腹,寅臂肢,卯目手,辰背胸,巳面齒,午心腹,未脾胸,申咳疾,酉肝肺,戌背肺,亥頭肝。』
肝乃腎家苗,腎乃肝之主。
腎通于眼,膽藏魂,肝藏魄,腎藏精,心藏神,脾藏氣。
木命見庚辛申酉多者,肝膽病。內則驚精虛怯、癆瘵嘔血、頭眩目暗、痰喘頭風腳氣、左癱右瘓、口眼歪斜、風症筋骨疼痛;外則皮膚乾燥、眼目之疾、發鬚疏少、顛撲手足、損傷之患;女生墮胎、血氣不調;小兒急慢驚風、夜啼咳嗽。經雲:『筋骨疼痛,蓋因木被金傷。』
火命見水及亥子旺地,主小腸、心經之患。內則顛啞、口心疼痛、急緩驚風、禿舌口咽啞、潮熱發狂;外則眼暗失明、小腸腎氣、瘡毒膿血;小兒痘疹癬瘡;婦女乾血淋漓。火主燥,面色紅赤,經雲:『眼暗目昏,多是火遭水剋。』
土命見木及寅卯旺鄉,主脾、胃經受傷。內主膈食翻胃氣噎、蠱脹泄瀉黃腫、不能飲食、吃物揀擇、嘔吐脾傷;外則左手口腹有疾、皮膚燥澀;小兒疳病脾黃。土主溫,多淹滯,面色痿黃,經雲:『土虛乘木旺之鄉,脾傷定論。』
金命見火及巳午旺處,主大腸、肺經受病。咳嗽喘吐、腸風痔漏、魑魅失魂、勞怯之症;外則皮膚枯燥、瘋鼻赤疽癰,皆膿血之咎。經雲:『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無疑。』
水命見土及四季旺月,主膀胱、腎經受病。內則遺精白濁、盜汗鬼交、虛損耳聾、傷寒感冒;外則牙痛疝氣、偏墜腰疼、腎氣淋瀝、吐瀉疼痛之病;女人主胎崩漏白帶。水主寒,面赤黧黑,經雲:『下元冷疾,只緣水值土傷。』

《論性情》
性情者,乃喜怒哀樂愛惡欲之所發,仁義禮智信之所布,父精母血而成形;皆金木水火土之關係也。
且如木曰曲直,味酸,主仁。惻隱之心、慈祥愷悌、濟物利民、恤孤念寡、恬靜清高、人物清秀、體長、面色青白,故雲:『木盛多仁』。太過則折,執物性偏;不及少仁、心生妒意。
火曰炎上,味苦,主禮。辭讓之心、恭敬威儀、質重淳樸、人物面上尖下圓、印堂窄、鼻露竅、精神閃爍、言語辭急、意速心焦、面色或青赤、坐則搖膝。太過則足恭聰明、性燥鬚赤;不及則黃瘦、尖巧妒毒、有始無終。
金曰從革,味辛辣也,主義。羞惡之心、仗義疏財、敢勇豪傑、知廉恥、主人中庸、骨肉相應、方面白色、眉高眼深、高鼻耳仰、聲音清響、剛毅有決。太過則自無仁心、好鬥貪欲;不及則多三思、少果決慳吝、作事挫志。
水曰潤下,味咸,主智。是非之心、志足多謀、機關深遠、文學聰明、譎詐飄蕩、無力傾覆、陰謀好惡。太過則孤介硬吝、不得眾情、沉毒狠戾、失信顛倒;不及則膽小無謀,反主人物瘦小。
土曰稼穡勾陳,味甘,主信。誠實之心、敦厚至誠、言行相顧、好敬神佛、主人背圓腰闊、鼻大口方、眉目清秀、面如牆壁而色黃、處事不輕、度量寬厚。太過則愚朴、古執如癡;不及則顏色似憂、鼻低面偏、聲重濁、樸實執拗。
且如日幹弱,則退縮怕羞;日幹強,則妄誕,執一自傲。以上自以輕重言之,萬無一失。

《干支體象》天干
《甲》甲木天干作首排,原無枝葉與根荄;欲存天地千年久,直向沙泥萬丈埋。斷就棟樑金得用,化成灰炭火為災;蠢然塊物無機事,一任春秋自往來。
《乙》乙木根荄種得深,只宜陽地不宜陰;漂浮最怕多逢水,刻斷何當苦用金。南去火炎災不淺,西行土重禍尤侵;棟樑不是連根木,辨別工夫好用心。
《丙》丙火明明一太陽,原從正大立綱常;洪光不獨窺千里,巨焰猶能遍八荒。出世肯為浮木子,傳生不作濕泥娘;江湖死水安能剋,惟怕成林木作殃。
《丁》丁火其形一燭燈,太陽相見奪光明;得時能鑄千金鐵,失令難鎔一寸金。雖少乾柴猶可引,縱多濕木不能生;其間衰旺當分曉,旺比一爐衰一檠。
《戊》戊土城牆堤岸同,振江河海要根重;柱中帶合形還壯,日下乘虛勢必崩。力薄不勝金漏洩,功成安用木疏通;平生最要東南健,身旺東南健失中。
《己》己土田園屬四維,坤深能為萬物基;水金旺處身還弱,火土功成局最奇。失令豈能埋劍戟,得時方可用鎡基;漫誇印旺兼多合,不遇刑沖總不宜。
《庚》庚金頑鈍性偏剛,火制功成怕水鄉;夏產東南過煆煉,秋生西北亦光芒。水深反是他相剋,木旺能令我自傷;戊己干支重遇土,不逢衝破即埋藏。
《辛》辛金珠玉性通靈,最愛陽和沙水清;成就不勞炎火煆,資扶偏愛濕泥生。水多火旺宜西北,水冷金寒要丙丁;坐祿通根身旺地,何愁厚土沒其形。
《壬》壬水汪洋併百川,漫流天下總無邊;干支多聚成漂蕩,火土重逢涸本源。養性結胎須未午,長生歸祿屬乾坤;身強原自無財祿,西北行程厄少年。
《癸》癸水應非雨露麼,根通亥子即江河;柱無坤坎還身弱,局有財官不尚多。申子辰全成上格,寅午戌備要中和;假饒火土生深夏,西北行程豈太過。
《干支體象》地支
《子》月支子水占魁名,溪澗汪洋不盡清;天道陽回行土旺,人間水暖寄金生。若逢午破應無定,縱遇卯刑還有情;柱內申辰來合局,即成江海發濤聲。
《醜》隆冬建醜怯冰霜,誰識天時轉二陽;暖土誠能生萬物,寒金難道只深藏。刑沖戌未非無用,類聚雞蛇信有方;若在日時多水木,直須行入巽離鄉。
《寅》艮宮之木建於春,氣聚三陽火在寅;志合蛇猴三貴客,類同卯未一家人。超凡入聖惟逢午,破祿傷提獨慮申;四柱火多嫌火地,從來燥木不南奔。
《卯》卯木繁華稟氣深,仲春難道不嫌金;庚辛疊見愁申酉,亥子重來忌癸壬。禍見六沖應落葉,喜逢三合便成林;若歸時日秋金重,更向西行患不禁。
《辰》辰當三月水泥溫,長養堪培萬木根;雖是甲衰乙餘氣,縱然入墓癸還魂。直須一鑰能開庫,若遇三沖即破門;水木重逢西北運,只愁原土不能存。
《巳》巳當初夏火增光,造化流行正六陽;失令庚金生賴母,得時戊土祿隨娘。三形傳送翻無害,一撞登明便有傷;行到東南生髮地,燒天烈火豈尋常。
《午》午月炎炎火正升,六陽氣續一陰生;庚金失位身無用,己土歸垣祿有成。申子齊來能戰剋,戌寅同見越光明;東南正是身強地,西北休囚已喪形。
《未》未月陰深火漸衰,藏官藏印不藏財;近無亥卯形難變,遠帶刑沖庫亦開。無火怕行金水去,多寒偏愛丙丁來;用神喜忌當分曉,莫把圭璋作石猜。
《申》申金剛健月支逢,水土長生在此宮;巳午爐中成劍戟,子辰局裏得光鋒。木多無火終能勝,土重埋金卻有凶;欲識斯神何所似,溫柔珠玉不相同。
《酉》八月從魁已得名,羨他金白水流清;火多東去愁寅卯,木旺南行怕丙丁。柱見水泥應有用,運臨西北豈無情;假能三合能堅銳,不比頑金未煉成。
《戌》九月河魁性最剛,漫雲於此物收藏;洪爐巨火能成就,鈍鐵頑金賴主張。海窟沖龍生雨露,山頭合虎動文章;天羅雖是迷魂陣,火命逢之獨有傷。
《亥》登明之位水源深,雨雪生寒值六陰;必待勝光方用土,不逢傳送浪多金。五湖歸聚原成象,三合羈留正有心;欲識乾坤和煖處,即從艮震巽離尋。
淵海子平】十神

《論傷官》
傷官者,其驗如神。
傷官務要傷盡;傷之不盡,官來乘旺,其禍不可勝言。傷官見官,為禍百端。
倘月令在傷官之位,及四柱配合、作事皆在傷官之處;又行身旺鄉,真貴人也。
傷官主人多才藝、傲物氣高,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而貴人亦憚之,眾人亦惡之。
運一逢官,禍不可言;或有吉神可解,必生惡疾以殘其軀;不然運遭官事。
如運行剝官,財神不旺,皆是安享之人。
仔細推詳,萬無一失矣!
又雲,傷官者,我生彼之謂也;以陽見陰,陰見陽,亦名盜氣。
印綬若傷盡,不留一點;身弱忌官星,不怕七殺。
如甲用辛官,如丁火旺,能生土財;最忌見官星,亦要身旺。
若傷官不盡,四柱有官星露;歲運若見官星,其禍不可勝言。
若傷官傷盡,四柱不留一點;又行旺運及印綬運,卻為貴也。
如四柱中雖傷盡官星;身雖旺,若無一點財氣,只為貧薄。
如遇傷官者,須見其財為妙;是財能生官也。
如用傷官格者,支幹、歲運,都要不見官星;如見官星,謂之傷官見官,為禍百端。
用傷官格局,見財方可用。
傷官之殺,甚如傷身七殺,其驗如神。
年帶傷官,父母不全;月帶傷官,兄弟不完;日帶傷官,妻妾不完;時帶傷官,子息無傳。
其餘傷官,務要傷盡,則吉,見財方可;輕則遠竄之災,重則刑辟之難。
傷官有戰,其命難存。
若月令在傷官之位,及四柱相合,皆在傷官之處;如行身旺鄉,貴命也。
傷官之人,多負才傲物,常以他人不如己;君子惡之,小人畏之。
逢官運,無財救,必主大災;不然主暗昧惡疾,以殘其身;或運遭官刑矣!
如四柱雖傷盡官星,身弱逢財運發福,是為傷官見財。
仔細推詳,萬無一失。
又雲,四柱有官而被禍重,四柱無官而被禍則淺。
大凡四柱見官者,或見傷官而取其財;財行得地則發,行敗財之地必死。如運支內無財運,幹虛露亦不可也。
如【乙亥,己醜,丁亥,庚戌】:丁以壬為官。醜戌本為傷官,只是醜為金庫,又時上有庚字作財;此人行申酉限如意,入金脫氣遂死矣!
大抵傷了官星,行官運則災連;太歲亦然。
傷官傷盡最為奇,尤恐傷多返不宜;此格局中千變化,推尋須要用心機。
火土傷官宜傷盡;金水傷官要見官;木火見官官有旺;土金官去返成官;惟有水木傷官格,財官兩見始為歡。
傷官不可例言凶,有制還他衣祿豐;幹上食神支帶合,兒孫滿眼壽如松。
傷官遇者本非宜,財有官無是福基;時日月傷官格局,運行財旺貴無疑。
傷官傷盡最為奇,若有傷官禍便隨;恃己淩人心好勝,刑傷骨肉更多悲。
傷官不可例言凶,辛日壬辰貴在中;生在秋冬方秀氣,生於四季主財豐。
丙火多根土又連,或成申月或成乾;但行金水升名利,火土重來數不堅。

《傷官說》
傷官若傷盡,卻喜見官星。
傷官若論財,見禍不輕來。
傷官若用印,剋殺不如刑。
傷官若論財,帶合有聲名。
傷官用財,不宜印鄉。
傷官見官,印運不妨。
雜氣財官,印俱不忌。
兩戊合一癸,得再嫁。
妻財受剋,生子不育。
印綬比肩,不忌財鄉。
印綬多根,身旺必貧。
印綬被傷,剋父母。
官殺混雜,剋父母。
財多身弱,剋父母。
幹與支同剋妻。
辛卯、戊寅不怕殺多。
女命比肩,即姊妹貪合,多謊詐。
財有劫,不怕露就殺。
火命人最好,月支屬火,幹頭有木提出火矣!
癸酉弱格,見殺必凶。
官貴太盛,旺處必傾。
土命不論胞胎,只論日時,不怕官殺混雜;陽幹方論,陰乾不取。
子怕寅午火,不怕水。寅木不怕金。巳金不怕火。己土不怕木。午火不怕水。未同申金不怕水。己土戌土不怕木。卯木怕酉金。辰土怕寅木。乙日五月不怕殺。
四柱元有病,要去病;不去病不發。

《論食神》
食神者,生我財神之謂也;如甲屬木,丙屬火,名盜氣,故謂之『食神』。何也?殊不知丙能生我戊土中食丙之戊財,故以此名之也。
命中帶此者,主人財厚食豐、腹量寬洪、肌體肥大、優遊自足、有子息、有壽考。
恒不喜見官星,忌倒食,恐傷其食神;喜財神相生。
獨一位見之,則為福人;然終亦不清。
卻喜身旺,不喜印綬,亦恐傷其食神也。
如運得地,方可發福;大概與財神相似。
如【己未,己巳,丁未,辛醜】:丁見己為食神,有一醜巳合起金局得之為財;又喜身不弱,所以有官亦有壽也。
如【乙巳,乙酉,癸酉,乙卯】:此命見三乙為食神,見巳酉醜合局為印綬,又有三乙化為傷官。癸用乙為食神,被金局來剋乙木,再被三乙木並卯旺剋我官;所以名利都無成也。
食神有氣勝財官,先要他強旺本幹;若是反傷來奪食,忙忙辛苦禍千般。
食神無損格崇高,甲丙庚壬貴氣牢;丁己乙辛多福祿,門闌弧矢出英豪。
甲人見丙本盜氣,丙去生財號食神;心寬體胖衣祿厚,若臨印綬主孤貧。
申時戊日食神奇,惟在秋冬福祿齊;甲丙卯寅來剋破,遇而不遇主孤悽。
壽元合起最為奇,七殺何憂在歲時;禁凶制殺幹頭旺,此是人間富貴兒。
食神居先殺居後,衣祿無虧富貴厚;食神近殺卻為殃,終日塵寰慢奔走。

《論正財》
何謂之正財?猶如正官之意;是陰見陽財,陽見陰財。大抵正財,吾妻之財也。人之女貲財以事我,必精神康強,然後可以享用之;如吾身方且自萎懦而不振,雖妻財豐厚,但能目視,終不可一毫受用。
故財要得時,不要財多。
若財多則自家日本有力,可以勝任,當化作官。
天元一氣,羸弱貧薄難治。是樂於身旺,不要行剋制之鄉;剋制者,官鬼也。
又怕所生之月令,正吾衰病之地,又四柱無父母以生之;反喜財,又有見財,謂之財多。
力不任財,禍患百出;雖少年經休囚之位,故不如意,事多頻併。或中年或末年,複臨父母之鄉,或三合可以助我者;則勃然而興,不可禦也。
倘少年乘旺,老在脫局,不惟窮途悽惶,兼且是非紛起。
蓋,財者,起爭之端也。
若或四柱相生,別帶貴格,不值空亡;又行旺運,三合財生,是皆貴命。其餘福之淺深,皆隨入格輕重而言之。
財多生官,要須身健。
財多盜氣,本自身柔,年運又或傷財,必生奇禍;或帶刑併七殺,凶不可言也。
又雲,正財者,喜身旺、印綬,忌官星、忌倒食、忌身弱、比肩劫財。不可見官星,恐盜財之氣也;喜印綬者,能生身主弱故也。
且如甲日用己為正財;如身弱,其禍立至。
凡人命帶財下生,須出富豪;不螟蛉,必庶出、或沖父母。
身旺無劫財,無官星為妙。
若命中有官星得地,運行喜財星多生官。
兼有財星得地,運行忌見官星,恐剋其身;怕身弱也。
大抵財不論偏正,皆喜印綬,必能發福。
如【辛醜,丁酉,丁巳,丁未】:此命丁日身坐財之地,又見巳酉醜金局,故主財旺。蓋金得木庫居未,能生丁火,故身旺能當其財;運行東南方,宜乎巨富。丁用壬官,用庚金為財,生壬官;身入旺鄉,必能發福。
凡用財,不見官星為妙。
如【庚申,乙酉,丙申,丙申】:此命丙日見三申為財,豈不美哉!丙用癸官,用辛為財,見三申一酉為財,故旺。蓋緣日弱,火病申死酉,乃為無氣,運行西方金鄉,身弱太甚;財旺生鬼,敗剋其身,故不能勝其財,所以貧也。
如【乙卯,癸未,辛酉,戊子】:此命辛日坐酉,乙年坐卯,身與財俱旺;又得癸未食神,戊子印綬助之,宜乎巨富貴也。
如【戊子,丁巳,甲辰,丙寅】:此命甲日生於四月下旬,並透出丙丁火,生其月中之戊土;時又歸祿於寅,故財旺矣!然甲木身亦旺。早年行戊午己未運,迤邐行辛酉運,乃見官星則凶;壬戌運有壬剋丙,傷官食神之中,失官去財,死喪闔家;值五十九歲,入癸亥身旺運,稍可安逸;六十五歲,逢壬辰年死矣。初運傷官見財格,取戊土為財,所以戊午己未二運大旺生土,故財厚矣;及至庚申辛酉西方見官,故凡事費力;雖癸亥為甲木之印綬,然亦忌火沖水,亥中又有壬水。壬辰透出壬水,運中、命中元有之辰,死無疑矣!凡傷官見財格,忌見官星,只喜見財。大忌壬水剋火,則火不能生甲木之土財也。

《論偏財》
何謂之偏財?蓋陽見陽財,陰見陰財也。然而偏財者,乃眾人之財也,只恐兄弟姊妹有奪之,則福不全;若有官星,禍患百出。
故曰:偏財好出、亦不懼藏,惟怕有以分奪,反空亡耳;有一於此,官將不成、財將不住。
經曰:『背祿逐馬,守窮途而悽惶也。』
財弱亦待曆旺鄉而榮。
財盛無所往而不妙,且恐身勢無力耳。
偏財主人慷慨、不甚吝財,惟是得地不止。
財豐亦能官旺,何以言之?蓋,財盛自生官矣,但為人有情而多詐。
蓋,財能利己,亦能招謗,運行旺相,福祿俱臻。只恐太旺,兄弟必多破壞,亦不美。
財多,須看財與我之日幹強弱相等,行官鄉便可發祿。
若財盛而身弱,運至官鄉,是既被財之盜氣,複被官之剋身;非惟不發祿,亦防禍患。
如命四柱中元帶官星,便作好命看;若四柱中兄弟輩出,縱入官鄉,發祿必渺矣!
故曰:『要在識其變通』矣!

《正官論》
夫正官者,甲見辛之類;乃陰見陽為官,陽見陰為鬼,陰陽配合成其道也。
大抵要行官旺鄉,月令是也。月令者,提綱也。看命先看提綱,方看其餘。
既曰正官,運複行得官旺之鄉、或是有成局;又行不得傷官之地,並金財旺之鄉,皆是作福之處。
正官乃貴氣之物,大忌刑衝破害;及於年月時幹,皆有官星隱露,恐福渺矣!又須看年時上別有是何入格?作福去處,?方可斷其吉凶。
茍一途而執取之,則不能通變,必有差之毫釐,謬以千里之患,經曰:『通變以為神者』是也。
正官或多,反不為福。何以言之?蓋人之命,宜得中和之氣,太過與不及同;中和之氣為福厚,偏黨之剋為災殃。
既用提綱作正官,年時支幹位,或有一偏官便雜矣!不可不仔細以輕重推測也。
又曰,於月令得之是也,喜身旺、印綬。
如甲用辛官,喜土生官;最怕刑衝破害、陽刃七殺,為貧命;如時幹逢殺,乃官殺混雜。蓋四柱有刑衝破害,皆未為貴命看。
官來剋我,我去剋官不為害。
一位若兩官不妨。
若月令中有正官,時干支有偏官,便難以正官言之。
且如甲用辛為官,生於八月中氣之後,金旺在酉,故謂之正官;如天干不透出辛字,卻地支有巳酉醜,雖不能於八月中氣之後,亦可言官。大要身旺,時辰歸於甲木旺處。
如歲時透出正官,地支又有官格,卻不拘八月中氣之後。
大率官星須得印綬、身旺則發;若無傷官破印,身不弱者便為貴命。
如命中有官星,而行傷官之運,則不吉;必待印綬、官星旺運可發,必得官。
正官須在月中求,無破無傷貴不休;玉勒金鞍真富貴,兩行旌節上皇州。
正氣官星月上推,無沖無破最為奇;中年歲運來相助,將相公侯總可為。
正官仁德性情純,詞館文章可立身;官印相生逢歲運,玉堂金馬坐朝臣。
正官大抵要身強,氣弱須求運旺方;歲運更逢生旺地,無沖無破是榮昌。
己幹為主透官星,須要提綱見丙丁;金水相生成下格,火來拘聚旺財名。
辛日透丙月逢寅,格中返化發財根;官星不許重相見,運到沖刑怕酉申。
八月官星得正名,格中大怕卯和丁;若還柱內去其忌,運亦如之貴顯名。

《論偏官》
夫偏官者,蓋甲木見庚金之類;陽見陽,陰見陰,乃謂之偏官,不成配偶,猶如經言:『二女不能同居,二男不可並處』是也。
偏官即七殺,要制伏,蓋偏官七殺即小人;小人無知,多兇暴,無忌憚,乃能勞力以養君子,而服役護禦君子者。小人也,惟是不懲不戒,無術以控制之,則不能馴伏而為用;故,楊子曰:『禦得其道,則馴伏或作使;禦失其道,則狙詐或作敵。』小人者,狙詐也,要控禦得其道矣;一失控禦,小人得權,則禍立見矣!
經曰:『人有偏官,如抱虎而眠,雖借其威,足以攝群畜;稍失關防,必為其噬臍,不可不慮也。』如遇三刑俱全、陽刃在日及時、又有六害;複遇魁罡相沖,如是人之凶不可具述。
制伏得位,運複經行制伏之鄉,此大貴之命也。
茍於前者,凶神俱聚,運遊殺旺之鄉,凶害有不可言者可知也。
如有一殺,而制伏有二三,複行制伏之運,反不作福。何以言之?蓋盡法無法,雖猛如狼,不能制伏矣!是又不可專言制伏,要須輕重得所;不可太甚,亦不可不及。須仔細審詳而言,則禍福如影響矣!
又雲,有制伏則為偏官,無制伏則為七殺;譬諸小人,禦之得其道則可使,失其道則難敵,在吾控禦之道何如耳!
凡見此殺,勿便言凶,殊不知帶此殺者,多有貴命。如遇三刑六害、或陽刃魁罡相沖,如是之凶,不可謂之制伏;但運行制伏,此貴人命也。茍如前凶神俱聚,其運複行殺旺之鄉,禍不可言。
大抵偏官七殺,最喜身旺、有制伏為妙。元有制伏,可行殺旺之方;元無制伏,可行制伏之運。
身旺化之,得為偏官;身弱無制伏,則為七殺。
制伏複行制伏運,謂之大運,則為偏官無餘燼矣!
月中之氣,怕沖與陽刃。其本身弱,若殺強則難制;如身強殺淺,則是假殺為權刃。
如曰七殺不怕刑沖。宜詳之!
偏官如虎怕沖多,運旺身強豈奈何;身弱虎強成禍患,身強制伏貴中和。
偏官偏印最難明,上下相生有利名;四庫坐財宜向貴,等閒平步出公卿。
戊己若逢見官殺,局中金水更加臨;當生有火宜逢火,火退愁金怕木侵。
偏官有制化為權,唾手登雲發少年;歲運若行身旺地,功名大用福雙全。
偏官不可例言凶,有制還他衣祿豐;幹上食神支又合,兒孫滿眼福無窮。
陰癸多逢己字傷,殺星須用木來降;雖然名利能高顯,爭奈平生壽不長。
六丙生人亥子多,殺星拘印返中和;東方行去興名利,運到西方事轉磨。
春木無金不是奇,金多猶恐反遭危;格中取得中和氣,福壽康寧百事宜。

《論七殺》
夫七殺者,亦名偏官,喜身旺合殺、喜制伏、喜陽刃;忌身弱、忌見財,生忌無制。
身旺有氣為偏官,身弱無制為七殺。
凡有此殺不可便言凶?有正官不如有偏官,多有巨富大貴之人;惟其身旺合殺為妙。
如甲以庚為七殺,喜丙丁制之;乙合之,謂之『貪合忘殺』。
七殺卻宜制伏,亦不要制之太過;蓋物極則反為禍矣!
身旺又行身旺之運為福。
如身弱又行身弱之鄉,禍不旋踵。
四柱中元有制伏,喜行七殺運;元無制伏,七殺出為禍。
如行身旺鄉,更有陽刃,貴不可言;但忌財旺,財能生殺故也。歲運臨之,身旺亦多災;身弱尤甚。
甲申、乙酉、丁醜、戊寅、己卯、辛未、癸未,此七日生主殺,性急伶俐、心巧聰明。
如見殺多者,主人凶夭貧薄;月見之重,時見之輕。何也?日七殺,只一位見之,如年時再見,殺多為禍;卻要制伏之鄉,又要身旺有制伏為權,最怕沖與陽刃大凶。
時七殺只一位,要本身旺,如年月時三處有制伏為福;卻要行殺旺運,運三合得地亦發;若無制伏,則要行制伏為福。
行殺旺運無制伏,則禍作。
時上七殺,卻不怕陽刃,而亦不畏沖。
如【辛醜,乙未,乙卯,丙子】:此命身旺,生於六月之中,歲幹透出辛醜為七殺;喜得丙子合辛醜之殺,乃貴而有權。
如【甲午,丙寅,庚子,丙子】:此命身弱,見火局,又見月令丙寅七殺,時又見丙子;火剋庚金,金死於子,身弱殺旺,又無制伏,宜乎帶病貧薄。
如【丁巳,戊申,壬子,戊申】:此命身旺,見二戊為七殺,引歸於巳;丁與壬合,戊與癸合,金又長生於巳,戊祿在巳;乃壬戊二字俱旺,所以貴也。

《論官星太過》
如壬癸生人,四柱是辰戌醜未巳午,天干不露官星與殺,則官殺暗藏於中為多。若四柱元有為好;若無制伏,須行木運,與三合木局亦好。
大凡官星多則雜,務要除而清之,乃可發福。
若官星多又行官運,亦不濟事。

《論官殺混雜要制伏》
官星要純,不要雜。
假如甲木用辛金為官,若年是辛,月是酉,時上亦是死官,雖多儘不妨,蓋純一儘好;若有金或庚申,則混雜為殺,以傷其身。要行火鄉制伏,則發福也。餘倣此也。

《論印綬》
所謂印?生我者,即印綬也,經曰:『有官無印,即非真官;有印無官,反成其福。』何以言之?大抵人生得物以相助相生相養,使我得萬物之見成,豈不妙乎;故主人多智慮,兼豐厚。
蓋印綬畏財,主人括囊。故四柱中及運行官貴,反成其福,蓋官鬼能生我;只畏其財,而財能反傷我。
此印綬之妙者,多是受父母之蔭、承父之貲財,見成安享之人;若又以兩三命相併,當以印綬多者為上。
又主一生少病、能飲食。
或若財多乘旺,必多淹留。
雖喜官鬼,而官鬼多或入格,又不可專以印綬言之。
假如,甲乙日得亥子月生,丙丁日得寅卯月生,戊己日得巳午月生,庚辛日得辰戌醜未月生,壬癸日得申酉月生者是也,其餘以類言之。最怕行印綬死絕之運;或運臨死絕,複有物以竊之,即入黃泉,無可疑也。
夫印綬者,生我之謂也,亦名生氣。以陽見陰,以陰見陽,謂之正印;陽見陽,陰見陰,謂之偏印。喜官星生印,忌財旺破印。
如甲人生亥子月中,水為印,忌火傷官,忌土破印,要行生旺之鄉,怕行死絕之地;若行死絕之地,或有物以傷之,則危矣!
印綬之人智慮、一生少病、能飽食豐厚、享見成財祿;若兩三命相併,當以印綬多者取之。
最忌財來乘旺,必生淹滯。
若官鬼多,或入別格,又不可專以印綬論。
大凡月與時上見者為妙;而月上最為緊要。
先論月氣之後有生氣,必得父母之力;年下有生氣,必得祖宗之力;於時上見之有生氣,必得子孫之力,壽元耐久,晚景優遊。
如帶印綬,須帶官星,謂之官印兩全,必為貴命。若官星雖見成,得父母力,為福亦厚也;須行官星運便發,或行印綬運亦發。
若用官不顯,用印綬為妙;最怕四柱中歲運臨財鄉,以傷其印。
若傷印,主破家離祖、出贅;又臨死絕之地,若非降官失職,必夭其壽。
如【戊戌,庚申,癸酉,庚申】:此命癸日生於七月中氣之後,月時皆是庚申,自坐金庫,所以印綬;歲幹又透出戊官,謂之官印兩全,極為貴命。
如【癸亥,癸亥,甲寅,甲子】:此日用癸為印,印卻旺;緣無財星相助,發福不厚也。
如【甲寅,庚午,戊戌,壬子】:此日戊用丁為印綬,有寅午戌火局為好;不合時上壬子水旺,財能沖印,所以失明。生氣是丙丁火屬木故也。
如【己卯,丁卯,丙辰,壬辰】:此命用卯為印,用癸為官,年在卯日在辰,所以官印兩全,少年清要。至四十二、三歲,癸亥運亦不妨;至庚申年,水七殺生於申,乃被庚申破印,故不吉也。
月逢印綬喜官星,運入官鄉福必清;死絕運臨身不利,後行財運百無成。
印綬官星運氣純,偏官多遇轉精神;如行死絕並財地,無救番為泉下人。
印綬無虧享福田,為官承蔭有田園;家膺宣敕盈財穀,日用盤纏費萬錢。
印綬無虧靠祖宗,光輝宅產耀門風;流年運氣逢官旺,富貴雙全步月宮。
月生日主喜官星,運入官鄉祿必清;容貌堂堂多產業,官居廊廟作公卿。
重重生氣若無官,當作清高技藝看;官殺不來無爵祿,總為技藝也孤寒。
重重印綬格清奇,更要支幹仔細推;支上咸池幹帶合,風流浪蕩破家兒。
印綬干支喜自然,功名豪富祿高遷;若逢財運來傷印,退職休官免禍愆。
印綬重重享見成,食神只恐暗相刑;早年若不歸泉世,孤苦離鄉宿疾縈。
丙丁卯月多官殺,四柱無根怕水鄉;濕木不生無燄火,身榮除是在南方。
印綬不宜身太旺,縱然無事也平常;除非元命多官殺,卻有聲名作棟樑。
壬癸逢申嫌火破,格中有土貴方知;北方水運皆為吉,如遇寅沖總不宜。
木逢壬癸水漂流,日主無根罔度秋;歲運若逢財旺運,返凶為吉遇王侯。
貪財壞印莫言凶,須要參詳妙理通;運若去財還作福,再行財運壽元終。
印綬如經死絕鄉,怕財仍舊怕空亡;逢之定主多凶禍,落水火刑自縊傷。
印綬幹頭重見比,如行運助必傷身;莫言此格無奇妙,運入財鄉福祿真。

《論倒食》
夫倒食者,沖財神之謂也;一名『吞啗煞』。用財神大忌見之,用食神亦忌見之。
倒食者,如甲見壬之類。如甲見丙為食神,能生土財;然壬剋丙火,丙火不能生甲木之土財,所謂甲用食神,大忌見之。
凡命中帶此二者,主福淺壽薄。
又見庚為七殺,得丙丁火制之,怕見水,反為禍矣!凡命中犯此者,猶尊長之制我身,不得自由也。作事進退悔懶、有始無終、財源屢成屢敗、容貌攲斜、身品矮小、膽怯心慌,凡事無成也。
如【丁未,丁未,己亥,丁卯】:此命己亥日,己臨亥上,身弱於亥;加以亥卯未木局剋身,年月時透出三丁食己。幼年行南方運,賴火生土,身猶旺;纔交乙巳運,為己之七殺,引出亥卯未木局,歲運癸亥,所以死矣!此命非但倒食七殺之禍,而癸亥年與生殺壞印之說同義也。
如【甲戌,丙寅,甲戌,壬申】:此命甲戌日,甲見丙食神,生於正月,甲木旺,身與食神俱旺,本是貴命;不合時上壬申,壬水傷其丙火,申金沖其寅木;又申中有庚七殺,所以利名無成。行己巳運金生之地,見庚子年;庚金為七殺,又見子水,死於非命。

《論劫財》
亦名『逆刃』,如乙見甲為劫財。
乙以庚為夫,見丙剋庚,故剋夫;男命則剋妻。
五陽見五陰為敗財,主剋妻害子。
五陰見五陽為劫財,主破耗、防小人,不剋妻。
乙以戊己為財,甲見奪己壞戊;丁以庚辛為財,丙能奪辛破庚;類如此也。
兄見弟,弟能敗兄之財,奪兄之妻。
弟見兄,兄能劫弟之財,而不敢取弟之妻。
財者,人之所欲,方令弟兄見之,多有爭競,如夷、齊能幾人。
男命見劫財多剋妻,女命見傷官多剋夫。此極論也。
【淵海子平】神煞

《論陽刃》
夫陽刃者,號天上之凶星,作人間之惡殺,以祿前一位是也;如甲祿在寅,卯為陽刃。
喜偏官七殺,喜印綬;忌反吟伏吟,忌魁罡,忌三合。
何謂陽刃?甲丙戊庚壬五陽有刃,乙丁己辛癸五陰無刃,故名陽刃。
如命中有刃,不可便言凶,大率與七殺相似。
凡有刃者,多主富貴人;卻喜偏財七殺。
然,『殺無刃不顯,刃無殺不威!』刃殺俱全,非常人有之。大要身旺,運行身旺之鄉;不要見傷官、刃旺運。
若命中元有殺刃,歲運又逢之,其禍非常。
若命有刃無殺,歲運逢殺旺之鄉,乃轉生而反成厚福;如傷官財旺,身弱殺旺,最可忌也。
如【庚申,己卯,甲寅,XX】:此命甲日見卯為刃,庚為七殺。其殺本傷身,卻藉卯中乙木以配合,其殺有情,則殺不能傷身;正是甲以乙妹妻庚之義。其身旺南方運,所以為貴。
如【戊午,戊午,戊午,甲寅】:此命刃殺全,而又以午火為印,所以為貴。故《喜忌篇》雲:『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歲時火多,卻為印綬。』
如【辛酉,甲午,戊午,甲寅】:此命殺刃全,而有印綬。不合年幹傷官透出,運行辛卯,犯傷官元有之辰;壬為財,是壬辰歲凶事投水而死。壬水剋火印,時坐甲之七殺,謂之生殺壞印。即此命見辛為傷官,運行辛卯,忌見官;午中丁火為印綬,最忌傷官與財相見,緣水生木剋身也。
如【癸未,乙卯,甲子,己巳】嶽飛:此命卯刃癸印。不合時上己巳破印,運行辛亥,亥卯未合起陽刃;辛酉年,辛金又旺於酉,沖起卯刃二辛,則太過。金多見甲,身雖貴,亦遭刑也;然雖見辛為貴,所忌陽刃,不可一合一沖也。
陽刃存時莫看凶,身輕返助卻為凶;單嫌歲月重相見,莫把生時作怒宮。
壬子休來見午宮,午宮又怕子來沖;丙日坐午休重見,會合身宮事有凶。
日刃還如陽刃同,官星七殺喜交逢;歲君若也無傷劫,支上刑沖立武功。
陽刃嫌沖合歲君,流年遇此主災迍;三刑七殺如交遇,必定閻王出引徵。
時逢陽刃喜偏官,若見財星禍百端;歲運相沖並相合,勃然災禍又臨門。
陽刃重逢合有傷,主人心性氣高強;刑沖太重多凶厄,有制方為保吉昌。
陽刃之辰怕見官,刑衝破害禍千端;大嫌財旺居三合,斷指傷殘體不完。
馬逢丙戊鼠逢壬,喜見官星七殺臨;刑害無妨沖敗懼,怕逢財地禍非輕。

《論日刃》
日刃與陽刃同。日刃有戊午、丙午、壬子也,與陽刃同法;不喜刑衝破害,不喜會合、兼受七殺,要行官鄉,便為貴命。若四柱中一來會合,必主奇禍。
其人眼大鬚長、性剛果毅,無惻隱惠慈之心、有刻剝不恤之意。
三刑自刑魁罡全,發跡疆場。
如或無情、或財旺,則主其凶;或有救神,要先審察。如刑害俱全,類皆得地,貴不可言也!安得不舉。
獨陽刃以時言之,四柱中不要入財鄉,怕沖陽刃。
且如戊日刃在午,忌行子正財運;壬刃在子,忌行午正財運;庚刃在酉,忌行卯正財運;甲日行巳午並辰戌醜未財運不妨,忌酉運;丙日刃在午,行申酉庚辛醜不妨,忌子運。
大抵陽刃要身旺,喜有物以去之,經曰:『人有鬼人,物有鬼物,逢之為災,去之為福。』
如葛參政命,【壬申,壬子,戊午,乙卯】:戊日刃在午,喜得乙卯時,正官制伏去了,所以為福也。

《論日貴》
日貴者何?即甲戊兼牛羊之類。止有四日:丁酉、丁亥、癸巳、癸卯耳;最怕刑衝破害。經曰:『崇為寶也,奇為貴也,所以貴人怕三刑六害也。』
貴神要聚於日;運行怕空亡、及運行太歲,加會不要魁罡。
主人純粹、有仁德、有姿色,不傲物。
或犯前刑剋貧賤;刑沖太甚,貴人生怒,反成其禍。不可不察!
日貴有時法類同,須分晝夜貴;日要日貴,夜要夜貴矣!
日貴支幹一位同,空亡大忌帶官沖;仁慈廣德多姿色,會合財官空自崇。
丁日豬雞癸兔蛇,刑衝破害漫咨嗟;財臨會合方成貴,終始合建乃是佳。
癸丁蛇卯屈豬雞,官被刑沖禍必隨;純粹施為有仁德,尊崇富貴出希奇。
日貴看來是兔蛇,格生亥酉越堪誇;刑沖不遇空亡位,輔佐功勳在帝家。

《論日德》
日德有五:甲寅、戊辰、丙辰、庚辰、壬戌日是也。其福要多,而忌刑衝破害,惡官星,憎財旺;加臨會合,但空亡而忌魁罡。此數者,乃格之大忌也。
大抵日德,主人性格慈善。
日德俱多,福必豐厚,運行身旺,大是奇絕;若有財官加臨,別尋他格,正能免非橫之禍。
若旺氣已衰,運至魁罡,其死必矣!
或未發福,運至魁罡,體格既好,防生禍患;一脫於此,必能再發,終力微笑。不可不知也!
壬戌庚辰日德宮,甲寅戊丙要騎龍;運逢身旺心慈善,日德居多福自豐。
刑衝破害官財旺,空與魁罡會合凶;剋戰孤貧危險甚,縱交發跡命還終。
甲寅壬戌與庚辰,丙戊逢辰日德真;不喜空亡嫌祿破,更逢破害與刑沖。
丙辰切忌見壬辰,壬戌提防戊戌臨;日坐庚辰與庚戌,甲寅還且慮庚辰。
日德不喜見魁罡,化成殺曜最難當;局中重見須還疾,運限逢之必定亡。
日德重逢免禍殃,官星切忌見財鄉;更無衝破空刑物,堪作朝中一棟樑。

《論魁罡》
夫魁罡者有四:壬辰、庚戌、戊戌、庚辰日是也;如日位加臨者眾,必是福。
運行身旺,發福百端;一見財官,禍患立至。
主人性格聰明、文章振發、臨事有斷,惟是好殺。
若四柱有財及官,或帶刑殺,禍不可測。
倘日獨處,沖者太眾,必是小人;刑責不已,窮必徹骨。
運臨財官旺處,亦防奇禍。
魁罡四日最為先,疊疊相逢掌大權;庚戌庚辰怕官顯,壬戌壬辰見財連。主人性格多聰慧,好殺之心斷不偏;柱有刑沖兼破害,一貧徹骨受笞鞭。
戊戌庚辰殺最強,壬辰庚戌號魁罡;日加重者方為福,身旺逢之貴異常。
人帶魁罡性必強,鬼神愁立此身傍;如逢一位沖刑重,澈骨貧窮不可當。
魁罡四柱日多同,貴氣期來在此中;日主獨逢沖剋重,財官顯露福無窮。

《論金神》
夫金神者,止有三時:癸酉、己巳、乙丑。
金神乃破敗之神,要制伏,入火鄉為勝;如四柱中更帶七殺陽刃,真貴人也。
大抵威猛者,以強暴為能;威茍不專,人得以侮,故必狠暴如虎動。群獸既懾,威德行矣!
然太剛必折,不有以制之,則寬猛不濟,何以上履中和之道;故曰:『有剛者在馴伏,調致其和,福祿踵至。』
雖然,其人有剛斷明敏之才,倔強不可馴伏之志。
運行火鄉,四柱有火局,便為貴命;懼水鄉,則非福矣!
甲午時上見金神,殺刃相臨真貴人;火木運中財祿發,如逢金水必傷身。
性多狠暴才明敏,遇水相生立困窮;制伏運行逢火局,超遷貴顯祿千鐘。
金神遇火貴無疑,金水災殃定有之;運到火鄉多發達,官崇家富兩相宜。
時遇金神貴氣多,如逢陽刃卻中和;若逢水運貧而疾,火制名高爵位峨。
癸酉己巳並乙丑,時上逢之是福神;傲物恃才宜制伏,交逢殺刃貴人真。

六親
《六親總篇》
夫六親者:父、母、兄弟、妻財、子、孫是也。
用日幹為主:正印正母;偏印偏母及祖父也;偏財是父,乃母之夫星也,亦為偏妻;正財為妻;偏財為妾,為父是也;比肩為兄弟姐妹也;七殺是男;正官是女;食神是男孫;傷官是女孫及祖母也。
婦人命取六親,與男命不同:取官星為夫星;七殺是偏夫;食神是男;傷官是女。
經雲:『男取剋幹為嗣,女取幹生為子息及奴婢也。』
年為祖上,月為父母伯叔兄弟門戶,日為妻妾己身。
且如六親受剋何如?印綬見財,剋母及祖母也;見比劫陽刃,剋妻妾及父也;官殺多者,難為兄弟;傷官食神多,難為子息;梟印傷孫,剋祖母也。
譬如:正印作合母不正;財作合妻不正;官作合女不正;偏財作合妾不正;比肩作合姊妹不正;傷官作合祖母不正;食神作合孫女不正。
假如甲日為主,見癸為母,見戊辰戌為父及妾,見己醜未午字,則與戊字相爭奪,又傷癸水,剋母之義明矣;見甲寅字,剋父及妾;見庚申字,主剋兄姊也;見乙卯字剋弟妹;見丙巳字剋子女也;餘倣此。此必以歲運見何字,則剋何人;更將沖剋衰旺向背,將來者進,功成者退。兼有孤神寡宿,旬中有空亡者忌,二三反吉。
金空則鳴,火空則發,水空則流,此三者上吉;木空則朽,土空則崩,二者主凶。當以本生年起,剋害無疑也。
《六親捷要歌》分祿須傷主饋人,比肩重疊損嚴親;正財剋母偏財父,夫婦相刑值退神。食神有壽妻多子,偏官多女少麒麟;乘旺傷官嗣必絕,中和印綬自榮身。

《論父》
偏財是父,乃印綬之官星也。
如甲日以戊為父,再見甲寅字、或木局全、或臨死絕沖刑之地,主剋父也;不然,主離異不睦、或疾病殘傷。若得庚字申字救,庶無大害。
如甲旺戊衰,亦主有疾少靠。
如戊臨生旺、貴人、天月德地,亦主有貴;更得丙丁生助,享父之福無窮。
如臨殺地,父死他鄉。
居衰敗受制之處、墓絕之地,主父平常,不得父力也。

《論母》
正印者,乃生我之身也。
如甲日以癸為母,遇己醜未主剋母;見多,主母嫁二夫。
一戊失地、或被剋,主母傷前夫。
戊字受生、或印臨桃花沐浴,母有外情。
如印長生,主母慈淑壽長、益和子母。
如臨陽刃殺地、或值絕墓孤寡,主母不賢或有殘疾不睦。
須以理推,無不驗矣!

《論兄弟姊妹》
比肩者,兄弟也。
且如,甲見甲為兄,乙為弟妹;寅卯亦然。
見庚則剋兄,見辛則傷弟。
甲木旺相,兄姊爭財;甲乙寅卯既多,則兄弟姊妹奪財不和,爭鬥是非。
見己合甲,兄姊不正。
見庚,弟妹不正。
如見殺多,乙木得局,是殺合會乙木而傷甲;此兄不若弟之福,借弟之力而加恃。
甲木寅月,乙木受制,主兄旺弟衰。
其餘和順不睦,但以八字休旺死絕推之,無不應驗矣!

《論妻妾》
正財為正妻,偏財妾也。
甲木見己土為正財,戊土為偏財。
又見乙木局,亥卯未傷妻。
甲寅剋妻也,更主妻不正。
財衰敗墓絕,主妻有疾不賢,否則年高再嫁。
見癸字,則妾不正。
見己土醜未字,則主自安。
比肩分奪、財臨沐浴桃花,主妻妾私通。
日下月下坐財官,主妻多內助,更得妻財。
偏財得位,妾勝於妻。
主財自旺,妻不容妾。
官殺重見,妻招幹蠱可畏。
財官並美,為人怕妻;見殺尤忌。
財多身弱,妻反勝夫。
財命有氣,妻妾和順,是得妻力。
日坐空亡,難為妻妾。
又看孤鸞之日、陽錯陰錯,主剋妻;或因親致眷、寒房冷娶、入贅填房。女人犯此,主父母家陵替、或致訟事。餘倣此例。

《論子息》
七殺者子也。
如甲見庚申是子,辛酉是女。若見丙火午寅、或殺臨陽刃殺宮,主剋子;不然疾病不肖。遇戊己土得令,則子得力和順。見丙巳字,女不正;若臨沐浴桃花,更兼暗合,食神多者,其女私通。若殺臨長生月德天德,所臨之地,貴人、祿馬、食神、財鄉,言有強父貴子;要稟中和。
陽日陽時男重見;陽日陰時,先男後女;陰日陰時女重見;陰日陽時,先女後男。
傷官見官,子孫凶頑。
時上傷官及空亡,難為子息。
女命取傷官是子,食神是女;若見印綬梟神,難得子也。
男命官殺得地,而稟中和者,言其有子。將生成之數斷之,生旺倍加,死絕減半;太過不及,不以此斷。太過有子而多剋夭、或凶頑;不及則少生養。
官殺得地而有扶助,吉曜多者,其子忠孝賢明;居休、囚、死、絕、破、敗、衰、病、勾絞、元兇、空虛之地,則子當不肖,貧賤疾病之子。更兼孤神寡宿,主孤苦伶仃。
且如甲子之日,甲子之時:庚死於子,死中至老沒兒郎;入墓之時難保雙;受氣絕中一個子;胎中頭女有姑娘;養中三子只留二;長生之位,旬中半合,主七個兒子也;沐浴一雙保吉康;冠帶臨官三子位;旺中五子自成行;衰中二子;病中一;自己數至亥病中一。依此推之。
且如八字中若無子星,時上又不生旺,運行官殺旺鄉,主有子;運過卻無。
如柱中有官殺,而行傷、食、休、衰、絕、弱之運,傷損其子;運過方存。
八字有一殺一子,二殺二子,無殺無子。
如柱中身殺兩停,而殺逢旺鄉,就作多子斷之;亦看財神何如,逐時增減,多寡推之。無不驗矣!

《論小兒》
凡小兒命,見財多,必庶出螟蛉,剋父母也;若幼年行運於財旺之鄉亦然。
甲側生頂不正,有胎衣遮;丁偏生雙頂,乾生有依,應有剋刑;辰複生,背父易生易養;申有聲;寅遲滯;未吉;辰有胎衣包;仰生有驚。
夫小兒命,大要身旺,最喜印綬生之,無財剋之,則易生災少。不要官星七殺、陽刃傷官太旺,身旺亦多災;身弱則難養。
如見所畏之辰,切不要行運歲君助之。
大畏財旺,不庶出必螟蛉,剋父母也;更不要行運早,蓋氣難敵也。
【庚子,戊寅,戊子,丁巳】:生月中之後,月逢七殺,賴有丁火為印綬,寅為長生之地,能生戊土;不合見庚子,巳字金長生,其二子之水為財,剋丁火生氣,反生月中七殺。七殺來剋身,身弱難敵;故當年十一月,其子死矣!此為生殺壞印之禍也。
如【癸酉,癸亥,己醜,乙亥】:此命四柱財重,自分娩幾乎俱亡;未歲餘父母亦亡,乃過房繼養。其他倣此,無疑也!

《論小兒關煞》
小兒之命,當論時辰為主;先看關煞,次看格局。
日主強,財官旺,有關無煞。
日幹弱,財官少,常病可養。
日幹弱,財官多,有關有煞;又有三合,聚煞者難養。
不帶刑沖者,聲音響亮,夜啼急性。
八字有財官,生於富貴之家;偏官生於平常之家;傷官劫財,生於貧賤之家;偏官偏印偏財,主偏生庶出,不然第三四胎。
子平之法,偏官為關,偏財為煞,取生辰之數斷之;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且如甲日庚殺,乃四、九歲;如丙見壬殺,一、六歲;如戊日甲殺,三、八歲;庚日丙殺,二、七歲;壬見戊殺,五、十歲見之。至於陰乾,亦如此。無不驗矣!

女命
《論婦人總訣》
推婦人之命,與男命大不同。草堂丁進士先生作元《神趣八法》,照返鬼伏屬類從化;女命八法,純和清貴、濁亂娼淫。
取官為夫,為福星;財旺生官,則夫納福。
印綬食神為名貴,有稱呼。
生氣印綬,難為子息。
印綬財官,必生於富貴之家,才貌賢淑。
甲日見辛酉是正夫,丁午字傷正夫。
庚申是偏夫;如庚申辛酉重見,乃傷夫再嫁。
若財太多,官殺太旺,乃明暗夫集多,淫而且濫。
財多而淫;故女人要財薄,旺夫益子。
如官得地,七殺受傷,食神幹旺,印綬天月二德,夫榮子貴,封贈之命。
婦人八字,傷官官殺混雜,食神財旺身衰,為人妒害,好色貪婪,凶頑可畏。
傷官見官,剋夫再嫁、身心勞役;雖不傷夫,亦有病患、平生欠福,多主不安。
大忌年上傷官,主產厄帶疾;否則傷壽。
傷官主人聰明,美貌秀氣。
傷官見殺者富,無財者貧。
劫財敗財、傷官身旺,貧賤下格。
以上十五格,皆是沖官逢合,俱有傷官之忌;雖是富貴,不免淫濫之風。
七殺正官,只要一位者良;殺多則夫多。
官殺被合,乃婢妾姊妹爭權。
且如甲用辛官,丙合是也;乙用庚官,見丁是也;戊用乙官,見辛是也。此是被合取之,餘倣此,主婦人招嫁不定。
八字中傷官及官星死絕,孤神寡宿,日時空亡,乃孤剋之命。
如天干透出官殺,地支無官殺,更臨休囚死絕、退氣之地,乃女絕其夫之氣,當作偏房婢妾推之。
命若有天月德,無產厄血光之患,亦無淫濫之氣。
女命只要身弱,主性純粹而溫柔、能奉公姑、助益夫主;身強欺夫,不孝公姑、是非生事、性多急躁。身弱為病,身強亦然。
八字喜貴,不宜驛馬咸池;要純和柔弱,不宜剛健太強,歲運亦同。
外有陰錯陽差、孤鸞之日,不利嫁娶;皆無花燭成親,因親至眷,填房孝娶婚姻轉析。
《孤鸞煞》雲:『木虎孀無婿,金豬豈有郎;赤黃馬獨臥,黑鼠守空房。』主女寡而男孤。
時中併沖,女則難為夫嗣;加以空亡、時日孤剋,不待言而可知。
八字官殺俱無,卻行官殺財運,乃夫星得地則孤。
八字財官俱有,運行傷官劫財之地,難為夫宮;運過方嫁。細推甚驗。
財官印綬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不犯殺多無混雜,身強制伏有稱呼。
女命傷官福不真,無財無印守孤貧;局中若見傷官透,必作堂前使喚人。
有夫帶合須還正,有合無夫定是偏;官殺重來成下格,傷官重合不須言。
官帶桃花福壽長,桃花帶殺少禎祥;合多切忌桃花犯,劫比桃花大不良。
女命傷官格內嫌,帶財帶印福方堅;傷官旺處傷夫主,破了傷官損壽元。
飛天祿馬井欄叉,女命逢之福不佳;只好為偏併作妓,有財方可享榮華。

《陰命賦》
凡觀陰命,先觀夫主之盛衰;次論身榮,要見子息之強弱。
夫榮子旺,定知富貴榮華。
子死夫衰,只是窮孤下賤。
有夫有子而貧寒者,蓋因身在衰鄉。
無夫無子而昌盛者,亦是身居旺地。
若貴人少者,不富亦昌。
合貴神非妓即尼,論淫賤者。
四柱傷官,暗招財損。
招婿者,夫顯於門戶之中。
偏夫者,夫旺於日時之上。
夫衰身旺,主為廉潔之人。
鬼旺身衰,必作孤寒之婦。
凡觀陰命之五行,要精詳於明辨矣!

《女命總斷歌》
擇婦須沉靜,細說與君聽。
夫主要強宮,身主要強甚。
官星若不合,夫主無所依。
合絕莫合貴,此法少人推。
專以日為年,此法少人傳。
帶祿入生旺,產死教人謗。
驛馬帶貴人,終久落風塵。
有辰休見戌,有戌休見辰;辰戌若相見,多是淫賤人。
有殺不怕合,無殺卻怕合;合神若是多,非妓亦謳歌。
貴人一座正,兩三作寵定。
陽刃帶傷官,駁雜事多端。
滿盤多是印,損子必須定。
二德坐正財,富貴自然來。
四柱俱休囚,封贈福祿壽。
金水若相逢,必招美麗容。
寅申巳亥全,孤淫口便便。
子午逢卯酉,定是隨人走。
辰戌逢醜未,婦道之大忌。
兩貴一位殺,權家富貴說。
財官若藏庫,衝破豈不富。
天干一字連,孤破禍綿綿。
地字連一字,兩度成婚事。

《女命富貴貧賤篇》
欲推女命,先看官星;官帶殺而貧賤,官得令以安榮。
傷官太重必妨夫,且是為人性重。
倒食重逢須減福,那堪更犯孤辰。
殺重須奔貴室。
合多定損貞名。
坐祿乘輿而穩厚。
沖身動步以輕浮。
若乃桃花浪滾,淫奔之恥不堪言。
日祿歸時,貴重為人所敬。
天月二德以坐本命,如逢印綬,貴當兩國之封。
時日陽刃,本是凶神,既不利於夫主之宮,兼損壞乎平生之性。
身幹主禎祥。
時犯食神健旺,要觀八字之強;專食子榮,忌偏印竊身之勝。
守閨門而正靜,必由陰日守中和。
待夫婿以經營,此乃陽幹時旺甚。
大抵,欣逢正祿。
怕犯咸池。
清貴得長生之輔。
雜濁以敗氣之歸。
四柱敗多,大忌沖身而犯合。
一生忙甚,若非是妓即為尼。
印壞與公姑相妒。
食專得子嗣之宜。
官殺重逢,須防淫亂。
姊妹透出,便見爭夫。
魁罡有靈變之機。
日貴有安常之福。
即以干支分定,官殺勝而無制伏,不為娼妓,定作尼姑。

《滾浪桃花》
女命用官為夫、或殺;只喜一位,多者剋夫。
如命滿盤官星為忌;滿柱殺星,為福反吉。
傷官不為貴,傷官運複行剋夫。
傷官有制身絕。
女命傷官,刑子、剋夫為決。
女命官星多者,傷夫主賤。
傷官桃花,為妓女命,或主剋子息。
若見貴人一位,或帶榮神、或犯絕地,多富貴貞潔。
祿馬相隨,桃花帶貴,咸池遇馬,多淫、妨夫破家。
有辰無戌命孤,晚景寂寞。
戌多無辰,初年勞碌,中年好;不妨夫、不剋子,風流而淫。
辰戌全則淫亂破家、傷夫剋子、夭壽殘疾。

《女命貴格》
正氣官星。
財官兩旺。
印綬天德。
獨殺有制。
傷官生財。
坐祿逢財。
官星帶合。
日貴逢財。
官貴逢官。
官星坐祿。
官星桃花。
食神生旺。
食神生財。
殺化印綬。
二德扶身。
三奇合局。
陽刃有制。
拱祿拱貴。
歸祿逢財。

《女命賤格》
官殺混雜。
官殺無制。
殺星太重。
傷官太重。
貪財壞印。
比肩犯重。
無官見合。
無印見殺。
傷官七殺。
帶合桃花。
八字刑沖。
財多身弱。
陽刃沖刑。
金神帶刃。
多官多合。
倒插桃花。
身旺無依。
傷官見官。
財官遇印。
印綬遇劫。

賦論
《子平舉要歌》
造化先須詳日主,坐官坐印衰旺取;天時月令號提綱,元有元無旺重舉。
大抵官星要純粹,正偏雜亂反無情;露官藏殺方為福,露殺藏官是禍胎。
殺官俱露將何擬,混雜財官取財議;官旺怕官忌刑沖,官輕見財為福利。
年上傷官最可嫌,重怕傷官不可蠲;傷官用財乃為福,財絕官衰福亦然。
貪合忘官榮不足,貪合忘殺為己福;堪差身弱怕財多,更曆官鄉禍相逐。
財多身弱食神來,食神會殺必為災;會天合地有刑剋,更宜達士細推裁。

《詳解定真論》
夫生日為主者,行君之令,法運四時;陰陽剛柔之情,內外否泰之道。進退相傾,動靜相伐,取固亨出入之緩急,求濟複散斂之巨微。
擇日之法有三要:以幹為天,以支為地,支中所藏者為人元。乃分四柱,以年為根,月為苗,日為花,時為果。
又擇四柱之中,以年為祖上,則知世代宗派盛衰之理;月為父母,則知親蔭名利有無之類;以日為己身。
當推其幹,搜用八字,為內外生剋取捨之源。幹弱則求氣旺之藉,有餘則欲不足之營。
幹同以為兄弟。如乙以甲為兄,忌庚重也;甲以乙為弟,畏辛多也。
幹剋以為妻財,財多幹旺則稱意;若干衰則反禍矣!
幹與支同,損財傷妻。
男取剋幹為嗣,女取幹生為子,存失皆例;以時分野,當推貧賤富貴之區。
【理愚歌】雲:『五行真假少人知,知時須是洩天機』是也。俗以甲子作海中金,即婁景之前,未知金在海中之論。
或以年為主者,則可知萬億富貴相同者;以甲子年生,便可為本命忌日之戒。
以月為兄弟,如火命生酉戌亥子月,言兄弟不得力之斷。
以日為妻,如在沖刑剋殺之地,言剋妻妾之斷。
以時為子息,臨死絕之鄉,言子少之斷。
蓋此論之,皆非人之所為,造物陰陽之所致。傾世術士,不知斯理,而潛亂於俗,不可以言傳,當考幽微之玅矣!

《喜忌篇》
四柱排定,三才次分,專以日上天元,配合八字支幹;有見不見之形,無時不有;神煞相絆,輕重較量。
若乃,時逢七殺,見之未必為凶;月制幹強,其殺反為權印。
財官印綬全備,藏蓄于月季之中。
官星財氣長生,鎮居於寅申巳亥。
庚申時逢戊日,名食神幹旺之方;歲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合祿格)
月生日幹無天財,乃印綬之名。(印綬格)
日祿居時沒官星,號『青雲得路』。(歸祿格)
陽水疊逢辰位,是『壬騎龍背』之鄉。(壬騎龍背格)
陰木獨遇子時,為『六乙鼠貴』之地。(六乙鼠貴格)
庚日全逢潤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時遇子申,其福減半。(井欄叉格)
若逢傷官月建,如凶處未必為凶;內有正倒祿飛,忌官星,亦嫌羈絆。
六癸日時逢寅位,歲月怕戊己二方。(刑合格)
甲子日再逢子時,畏庚辛申酉醜午。(子遙巳格)
辛癸日多逢醜地,不喜官星;歲時逢子巳二宮,虛名虛利。(醜遙巳格)
拱祿拱貴,填實則凶。(拱祿格、拱貴格)
時上偏財,別宮忌見。(時上偏財格)
六辛日逢戊子,嫌午未位,運喜西方。(六陰朝陽格)
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月時中亦宜制伏;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
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有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
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時歲火多,卻為印綬。
月令雖逢建祿,切忌會殺為凶。
官星七殺交差,卻以合殺為貴。
柱中官星太旺,天元羸弱之名。
日幹旺甚無依,若不為僧即道。
印綬生月,歲時忌見財星;運入財鄉,卻宜退身避位。
劫財陽刃,切忌時逢;歲運併臨,災殃立至。
十幹背祿,歲時喜見財星;運至比肩,號曰『背祿逐馬』。
五行正貴,忌沖刑剋破之宮。
四柱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
日幹無氣,時逢陽刃不為凶。
官殺兩停,喜者存之,憎者棄之。
地支天干合多,亦雲『貪合忘官』。
四柱殺旺運純,身旺為官清貴。
凡見天元太弱,內有弱處複生。
柱中七殺全彰,身旺極貧。
無殺女人之命,一貴可作良人。
貴眾合多,定是師妮娼婢。
偏官時遇,制伏太過,乃是貧儒。
四柱傷官,運入官鄉必破。
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
是以陰陽罕測,不可一例而推,務要稟得中和之氣。神分貴賤,略敷古聖之遺書,縱約以今賢之博覽。若通此法參詳,鑑命無差無誤矣!

《繼善篇》
人稟天地,命屬陰陽,生居覆載之內,盡在五行之中。
欲知貴賤,先觀月令乃提綱,次斷吉凶。
專用日幹為主本;三元要成格局,四柱喜見財官。
用神不可損傷。
日主最宜健旺。
年傷日幹,名為『主本不和』。
歲月時中,大怕殺官混雜。
取用憑於生月,當推究於淺深;發覺在於日時,要消詳於強弱。
官星正氣,忌見刑沖。
時上偏財,怕逢兄弟。
生氣印綬,利官運,畏見財鄉。
七殺偏官,喜制伏,不宜太過。
傷官複行官運,不測災來。
陽刃沖合歲君,勃然禍至。
富而且貴,定因財旺生官。
非夭則貧,必是身衰遇鬼。
六壬生臨午位,號曰『祿馬同鄉』。
癸日生向巳宮,乃是『財官雙美』。
財多身弱,正為富屋貧人。
以殺化權,定顯寒門貴客。
登科甲第,官星臨無破之宮。
納粟奏名,財庫居生旺之地。
官貴太甚,纔臨旺處必傾。
印綬被傷,倘若榮華不久。
有官有印,無破作廊廟之材。
無官無印,有格乃朝廷之用。
名標金榜,須還身旺逢官。
得佐聖君,貴在沖官逢合。
非格非局,見之焉得為奇。
身弱遇官,得後徒然費力。
小人命內,亦有正印官星。
君子格中,也犯七殺陽刃。
為人好殺,陽刃必犯於偏官。
素食慈心,印綬遂逢於天德。
生平少病,日主高強。
一世安然,財命有氣。
官刑不犯,印綬天德同宮。
少樂多憂,蓋因日主自弱。
身強殺淺,假殺為權。
殺重身輕,終身有損。
衰則變官為鬼,旺則化鬼為官。
月生日幹,運行不喜財鄉。
日主無依,卻喜運行財地。
時歸日祿,生平不喜官星。
陰若朝陽(辛日戊子時),切忌丙丁離位。
太歲乃眾殺之主,入命未必為災;若遇鬥戰之鄉,必主刑於本命。
歲傷日幹,有禍必輕。
日犯歲君,災殃必重;五行有救,其年反必為財。
四柱無情,故論名為『剋歲』。
庚辛來傷甲乙,丙丁先見無危;丙丁反剋庚辛,壬癸遇之不畏;戊己愁逢甲乙,幹頭須要庚辛;壬癸透露戊己,甲乙臨之有救;壬來剋丙,須要戊字當頭;癸去傷丁,卻喜己來相制。
庚得壬男制丙,夭作長年。
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
天元雖旺,若無依倚是常人。
日主太柔,縱遇財官為寒士。
女人無殺、帶二德,作兩代之封。
男命身強、遇三奇,為一品之貴。
甲逢己而生旺,定懷中正之心。
丁遇壬而太過,必犯淫訛之亂。
丙臨申位,逢陽水難獲延年。
己入亥宮,見陰木終為損壽。
庚值寅而遇丙,生旺無危。
乙遇巳而見辛,身衰有禍。
乙逢庚旺,常存仁義之風。
丙合辛生,鎮掌威權之職。
一木重逢火位,名為氣散之文。
獨水三犯庚辛,號曰體全之象。
水歸冬旺,生平樂自無憂。
木向春生,處世安然必壽。
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無疑。
土虛逢木旺之鄉,脾傷定論。
筋疼骨痛,蓋因木被金傷。
眼昏目暗,必是火遭水剋。
下元冷疾,必是水值火傷。
金逢艮(寅)而遇土,號曰還魂。
水入巽(巳)而見金,名為不絕。
土臨卯位,未中年便作灰心。
金遇火鄉,雖少壯必然挫志。
金木交差刑戰,仁義俱無。
水火遞互相傷,是非日有。
木從水養,水盛而木則漂流。
金賴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沒。
是以五行不可偏枯,務稟中和之氣;更須絕慮忘思,鑑命無差誤矣!

《看命入式》
五行提綱,凡看命排下八字,以日幹為主。
取年為根,為上祖財產,知世運之盛衰。
取月為苗,為父母,則知親蔭之有無。
日幹為己身,日支為妻妾,則知妻妾之賢淑。
時為花實,為子息,方知嗣續之所歸。
法分月氣深淺,得令不得令。
年時露出財官,須要身旺;如身衰財旺,但多反破財傷妻。
身旺財多財亦旺,財多稱意。
若無財官,次看印綬得何局式,吉凶斷之。
學者不可拘執,而不知通變也。

《神趣八法》
類象者:乃天地一類也。如春生人,甲乙天干,地支寅卯辰全,無間斷破壞,謂之奪東方一片秀氣;最怕引至時為死絕之鄉,謂之破了秀氣,運至死絕,則不吉。或時上年上引生旺,為之秀氣加臨,十分大美。
屬象者:乃天干甲乙木,地支寅卯未全者是也。
從象者:如甲乙日主無根,地支全金,謂之從金;四柱純土,謂之從土;四柱純水,謂之從水;四柱純木,謂之從木;只有秀氣者吉,無秀氣者不吉。或天干有甲己字,或有根者不吉。其從火者,大旺運吉,死絕地凶。
化象者:乃甲乙日生人,在辰戌醜未月,天干有一己字合甲字,謂之甲己化土,喜行火運;如逢甲乙木生旺運,化不成,反為不吉。己字中露出二甲字,謂之爭合;有一個乙字露出,謂之妒合,為破格不成。
照象者:如丙日巳午未,年月日遇時上一位卯木,謂之木火相照,甚吉;如壬癸日申子辰全屬象者,遇時上一位金,謂之金水相照,大吉。年幹有照者,亦吉也。
返象者:乃所謂值月令用神,引至時上一位為絕之鄉,謂之用之不用,皆為返運;又遇返之太甚,則不吉。
鬼象者:乃秋月生甲乙日,地支四位純金,謂之鬼象;只要鬼生旺運皆吉。怕見至死絕之鄉,而又身旺則不吉。
伏象者:乃寅午戌三合全,又值午月生逢壬日,而天干無丁字透露,壬水又無根;乃取午中有丁火,合壬水而伏之。所謂伏象,運至木火之鄉皆吉;只愁水旺之鄉,則不利也。

《雜論口訣》
看子平之法,專論財官;以月上財官為緊要;發覺在於日時,要消詳於強弱。
論官星不論格局。
論格局不論官星。
入格者,非富即貴。
不入格者,非夭即貧。
官怕傷。
財怕劫。
印綬見財,愈多愈災。
傷官見官,為禍百端;若非疾病傷軀,必當官訟囚繫、子喪妻傷。
傷官見官,元有者重,元無者輕。
傷官見官,重則遷徙,輕則刑責。
傷官見官,心地勾曲,詭譎多詐,傲物氣高;常以天下人不如己;貴人憚之,小人惡之。
傷官用財者富。
傷官劫財者貧。
年上傷官,富貴不久。
月上傷官,父母不完。
日上傷官,難為妻妾。
時上傷官,子孫無傳。
歲月傷官劫財,生於貧賤之家。
日下時中有財官,先貧後富。
歲月財官印綬,生於富貴之家。
故,日時傷官劫財,先富後貧,傷損子息,無晚福。
故,傷官見官、官殺混雜,為人好色多淫,作事小巧寒賤。
乙木巳上為太乙,亥上登明;男好色,女淫濫。
官殺混雜,有財者吉;無財印者凶。
但看,財命有氣,縱背祿而不貧;財絕命衰,縱建祿而不富。
劫財敗財,心高下賤,見者主貪婪。
鬼中逢官須逼迫。
彼剋我(官殺)兮貴。
我剋彼(財)兮富。
彼生我(印)兮以仗母力,長我精神。
我生彼(食傷)兮,常懷逼迫。
財入月令,勤儉慳吝。
柱有劫財比刃多者,刑父傷妻,不聚財也。
路伎商賈,須觀落地之財。
宰相須看得時正祿。
七殺梟重,走遍他鄉之客。
傷官劫財,瞞心負賴之徒。
重犯財官者,貴。
重犯亡神者。夭。
七殺宜制,獨立為強。
明殺合去,五行和氣春風。
暗殺合來,刑傷害己。
時殺喜沖,喜刃無制;女多產厄,男犯刑名。
二德無破,女必賢良,男多忠孝。
傷官用印去財,方可馳名。
傷官用財,傷官處須當發福。
入格清奇者,富。
入格不成者,貧。
一格二格,非卿即相;三格四格,財官不純,非隸卒多是九流。
六陰朝陽,季月只作印看。
吉神惟怕破害。
凶神不喜刑沖。
財官印食,定顯慈祥之德。
傷官劫刃,難逃寡惡之名。
沖天無合,乃飄流之徒。
六壬趨艮(寅),逢亥月者貧。
馬落空亡,操心落魄之人。
離祖月合、逢沖過房、殺帶三刑,母明父暗,多是偷生。
財印偏官,庶出已定。
幹頭滅烈,冉伯牛怨于蒼天。
時日沖刑,難免卜商、莊子之歎。
刑多者,為人不義。
合多者,疏者亦親。
合多主晦。
沖多主凶。
辰多好鬥。
戌多好訟。
辰戌魁罡,多凶少吉。
時日空亡,難為妻子。
交馳驛馬,別土離鄉。
食神幹旺,勝似財官;順食者食前方丈,倒食者簞食豆羹。
食衰梟旺,不死也災。
水潤下兮,文學顯達。
土稼穡兮,富貴經商。
金水雙清而為道。
火土混濁而為僧。
子午最嫌巳亥。
卯酉切忌寅申。
己入亥宮,見陰木終為損壽;時逢丙寅,則冠帶簪纓。
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
化者有十日:甲申、乙酉、庚寅、辛卯、壬午、癸未、丙子、丁醜、戊午、己醜,八字雖不入格,富貴亦是盈餘;另有福德秀氣,各有天地神祇。
論化之格,化之真者,名公巨卿;化之假者,孤兒異姓。逢龍即變化,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又有冬逢炎熱、夏草逢霜、陰鼠棲水、神龜宿火,有合無合,後學難知,得一分三,前賢不載。
且夫論格局者,明有定例,撮口訣者,略舉一二;當謂諸賢經旨,無合取用,庶可易通。道合無窮,學無止法,經雲:『更能絕慮忘思,鑑命無差無誤』矣!

《群興論》
《當興》夫人生有秉富貴之榮,而當興富貴,而且能享福,而保其終身。其何故也?蓋四柱中身主專旺;而其所用吉神,或為財、或為官、或為印綬、或為食神,俱各帶祿權得令,不偏不雜;又無刑沖傷損剋害,方為富貴本源之不雜也。他日能成才,振耀前人之基業,成當代之功名;不招讒謗,不致傷害。又在運上步步皆吉,四柱益加吉利,是謂源清流潔;故能享福以過人,保其中而無悔也。皆由命運一路滔滔,生旺而然。非幸也,乃命也,可不辯乎!
《崛起》夫人之生,又有窮餓其身,愁苦孤寒顛倒;無何一旦逢時,興然而起。或當營財滿意,白手莊田;或致君澤民,獨步台鼎。斯人也,前後異見,其故何如?蓋因柱中日主生氣未旺,所用貴神,悉皆得位而成旺,又且合格;奈何日主無力,不能勝任其福,亦勞困偃蹇。忽逢運扶,其日幹得其強健,用神出虎嘯風生;元命用神,方為我用,我得乘之,則勃然而興。是偏氣乘和,衰以遇旺,故迎吉而能崛起。
若夫建業創功,有大小之不同;當於所遭命之輕重,辯之可也。
《聚興》又有日主強,則四柱五行,殺純不雜,身殺俱旺;則根本元無制伏,富貴不成,惟待運來制伏,殺神則化為權,方能崛興,才德動公卿,功名顯達,出類超群。是其身旺,殺神逢制化為權也;制神力旺,發福非常,安得其人不顯達,以致極品之尊貴乎,實有其命。又要行其運以扶,方見勃興也;如茍運不至,即常人耳。
又要四柱中,日主健旺,用神亦旺,各相停均,為富屋朱門,貴命之賢子也。及其長大,成立豐隆,一逢惡曜運,加臨元命,見其財而奪之,因其官而傷之,臨其印而壞之,逢其食而損之;遭逢此運,禍不勝言,所以中年見傾而不發。如其惡運一去,又逢好運扶身,使我用神一新,譬如枯苗得雨,勃然而興,鴻毛遇風,飄然而舉,不可禦也。
《中興》又有人生五行身旺,陽刃比肩,俱各爭旺,惟有財官格神等物,虛浮輕少,無力成功名矣;出門行運,又非作福之地,所以一生飢寒,勞苦落剝,有志無成。或至中年晚景,頓逢殺運,假殺為權,制伏陽刃;或得權貴以顯揚、或招貲財而發福,當隨五行清濁,以遇其運而別之。
《末興》是一生窮困,忽然興起于中年晚景也;故知此命元用財官,平生無氣,即至運到,方成富貴,一一興利。故末興者,乃得運而然也。學者可不勉乎!

《論興亡》
夫人生柱中有純殺為用也,殺神無制,則為白屋窮途之人、或一豪門營幹之士;故要逢制殺運,假殺而起,進用朝廷,操權威福,功不可量。制伏運一入財鄉,則能黨殺,便興禍患,如此官旺殺旺,運元恐失計。所以命黨殺運,倘來生凶,偶然遇流年財殺少旺,殺神相黨,併合興殃;身主孤寒剋害,輕則傾家徒配,重則刑棄其身,故其殺神併合,凶亡之可畏也。有如此殺刃者,一一難免禍患焉。
又有柱中月令,正氣官星,為一生貴氣,惟逢印運則利,蓋官星喜逢財旺以生之,印旺以護之;故令其人能行仁布德、緯國經邦、權重爵高,所以貴也。後遇殺神旺鄉,殺神祿位,歲殺併臨,官化為鬼,喪身必矣。不行殺運、或逢傷官運,又無印綬制之,傷官得地,祿遭傷損,喪妻剋子,剝職生災,立可見矣;更遇流年,儻他損官受剋,必致亡為慘惡。故欲官祿逢傷,而免剝戮者,不其難之乎?如有高見明識,知進退存亡之機,而保其身者;官祿逢傷,六親免禍,亦當自己受惡疾而終者矣!
又有四柱中所專用神,無官殺氣,惟偏財正財當旺而已;財神當道,隱隱興隆,積財聚寶,但少貴矣!欲知且看行運如何?若財逢官祿旺之鄉,又成富貴之局。設有不幸,財神脫局,陽刃相逢,財傾福敗,多患其凶;及流年沖合陽刃,財神盡傷,元命衰絕,陽刃生凶,敗亡極矣!

《寶法》第一
夫,稟陰陽而生天地間,故造化之賦於人也,稟造化而生;物亦如之,莫不由陰陽變化。是故,推人吉凶休咎,斯理昭著;然術家之法固多,究徵索子平之外未有矣!
子平一法,專以日幹為主,而取提綱所藏之物為令;次及年月時支以表其端。
凡格用月令提綱,勿於傍求年日時為格;今人多不知其法,於此百法百失。
譬如月令,以金木水火土為要,但有一事而定言之,若於傍求,則有失誤;取其月令實事,則以遍求輕重淺深格局破沖可也。
西山易鑑先生得其變通,將幹格分為六格為重:『曰官、曰印、曰財、曰殺、曰食神、曰傷官』,而消息之,無不驗矣!其法曰:『逢官看財,逢殺看印,逢印看官』,斯有奧妙不傳之法。取四者不偏不倚、生剋制化,而遇破體囚為下運;有生有去為福,有助有剝為禍。其理深長,最宜消詳切當;不昧庸術,宜熟讀幸加勉焉。

《寶法》第二
子平之法,以日為主;先看提綱為重,次用年日時支,合成格局,方可斷之;皆以月令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數,取格不定,十有九差。
惟易鑑先生之法,月令用金只用金,用火只用火;八字水多卻取水,不來取火,況此差矣!以法斷之,誤其大半。是西山易鑑參透玄機,十八格內取六格為重,用相生,定格合局;仍用年日下,以推輕重淺深,萬無一失。
六格法曰:『逢官看財』,『逢財看殺』,『逢殺看印』,『逢印看官』。如用印不怕殺;是殺拘印,印拘身,還作上格取之。如四柱逢印看七殺;但有官殺在,運行官殺鄉,亦作貴格。
月令通官,柱中遇財,財生官妙矣!乃富貴之格。
柱中見財,要人財旺,至興發福矣!
但見一殺,則以殺為重,不可又行財旺之鄉;乃財生殺旺,當作貧賤之格。
凡格當以殺官言之。

《寸金搜髓論》印淨禪師
造化先須看日主,後把提綱看次第。
四柱專論其財官,身旺財官多富貴。
若還身旺財官損,只是朝求暮討兒。
財官旺時日主強,紫袍金帶有何疑。
財官旺而日主弱,運行身旺最為奇。
日主旺而財官弱,運入財官名利馳。
日主坐下有財官,月令相逢貴不難。
富貴財官為總論,早年富貴祿高攀。
身旺無依更遷祖,不遷居死在外地。
身旺無倚,損財傷妻、或是外家冷落、或過房入舍。
身旺印旺,破財不聚;有財只好善破、或置物創屋、或閘大而倉廩虛,內不足而外有餘。
官喜露,露則清高。
財要藏,藏則豐厚。
殺藏官露,惡隱善揚;人生遇此,名振鄉邦。
官殺太重身更強,一逢制伏作賢良。
殺官拱印貴非輕,烜赫威揚定振名。
身居九夏火土多,相逢水濟貴中和;水火元來要既濟,管教名利振山河。
生居三冬,水冷金寒;得火相扶,莫作等閒。
火勢炎炎如無水,運行水鄉亦是美。
水勢滔滔若無火,運入火鄉亦為奇。
南方火炎,利入北方水運。
北方水寒,利入南方火運。
東方木多,宜入西方金運。
西方金旺,宜入東方木運。
水火有既濟之功。
金木有成名之論。
五行得其相濟,威名榮振九天。
三丘五行,辰戌醜未;若是重見,骨肉刑悲、父母不足、兄弟異離、親戚情疏,更虧妻子。
衝破提綱,多虧父母,或是刑、或是離異。
身旺比肩坐驛馬,兄弟飄蓬好瀟灑。
八字四馬總交馳,身榮勞碌任東西;倘有身閒心不定,動則風流靜則悲。
財星入庫主聚財。
財星入庫妻慳吝,謹守貲財不做人。
若是財星坐四馬,妻賢無處不欣欣。
官殺重重不帶財,妻能內助不和諧;公姑不敬妻無禮,奪卻夫權命所排。
官星若也逢生旺,更得長生旺在時;子息聰明多俊秀,兒孫個個著緋衣。
比劫傷官旺,傷妻更損兒;養子多不肖,乞養總非宜。
日主七殺帶梟神,妻主虛胎小產多,血氣不調成血疾;更看行運又何如。
男子梟食重重見,身弱多因癆病隨。
女人梟食非為吉,產難驚人病亦危。
女人官旺兼財旺,招得賢夫更好兒;若是財官俱受損,傷夫剋子守空帷。
印綬旺身身更旺,為人刑剋主孤貧;若得官顯財又顯,亦為超群拔萃人。
惹是招非,只緣水火相剋,或是目昏眼暗。
女命若也傷官旺,坐下傷官會罵夫;朝暮喃喃口不絕,百年終見帶刑孤。
日如乙巳、戊辰、庚午、辛未,日幹帶之,權貴之妻也;更主賢妻亦主貴,更看四柱又何如。
又如丙子、丁醜、戊寅、己卯,生人遇此,皆因前道。
辛巳、壬午、甲申、乙酉,俱是坐下財官,逢之富貴不少。
丁亥戊子並庚寅,日主逢之命不輕。
辛卯丙申丁酉位,財官內隱顯聲名。
己亥甲申見庚戌,印綬財官內裏藏;更得丙辰壬戌至,四時符印不非常。
甲子丙寅與丁卯、己巳壬辰癸巳同,虛名虛利任飄蓬。
乙亥庚申並己巳,生下財官並無有;妻宮子女帶虛花,東西南北是身家。
甲午戊戌並庚子,女剋丈夫男剋子。
乙巳丙午丁未同,重重壬子主孤窮。
甲寅乙卯與戊午,支幹同類子不足。
己未庚申及癸亥,月令更旺成禍害。
月主財官印綬全,月時符合福綿綿。
干支同類併身旺,剋子刑妻破祖田。
好將四柱分強弱,莫犯陰陽執一言;此是五行真妙訣,不逢智者莫虛傳。

《論命細法》
過房七殺帶三刑,母明父暗是偷生。
我明我暗從化象,父死之時不送靈。
庚金化成火相時,父亡見血不須疑。
比肩三合族人害,三刑零落及離妻。
比肩暗損及門房,兄弟無情被罔欺。
如帶比肩成別象,弟兄不睦報君知。
妻帶三合及坐妻,妻曾認得是親支。
坐妻透妻成別象,定主離妻再娶妻。
多透妻財須怕婦。
妻歸絕地不生兒。
化成別象剋正夫,必主欺夫禮義疏。
身旺食強亦如此,食明旺相懵然殂。
陽母專位主傷生,母來父上受其驚。
天時地利生過月,七殺兼刑頂上偏。
印歸殺地母有病。
丙丁雙者頂雙靈。
日祿歸時須應夢。
小兒無乳食沖刑。
壬子乙酉對偏生,丙戌丁醜妻獲靈。
背父而生甲乙卯,此時須要記分明。
假令,申子辰從水也;不然,五月無水,有火不從也。戊癸化火巳午,天干地支從火也,又將坐日甲木論。珞琭子雲:『學釋則離宮修定』,是如此取用也。杜老先生教鏡鐔僧判,將此為例,此日參詳,朝暮苦想;似此半年,忽然間得此時入處,雲:『公初學,進退了幾番;後獲此法,非與他陰陽也,此別家幽微之經也。』又論《心印口訣》:雙頂者,只可言八字,有雙丙丁者是也;若只一丙一丁,下有刑沖者,可言歪頂無失也。
又一法。言人兒女麻面者,是戊己被甲乙剋之,不然面主有疤痕;戊己見乙巳乙卯乙亥是矣!如此遞相貫穿,天干地支,往來相剋,化合之氣,死生破敗,皆此所主也;其干支萬變,如此化,病源此中出,成敗此中出。命之幽微,莫不由於此,而假外來哉!更於此看得到處,不須歸家多說。
四柱支中元有忌者,切忌運中透出病。
運中忌財作凶財,歲戰便為災。
凡坐殺者,不可行殺旺運。
身旺又加旺運,歲運併來傷殺,與我無情者是。
印綬怕行財運,主惡死或血疾。
印綬多母眾,或食眾乳、或寄養外人家。
如四柱有官星流氣,太歲沖官星,必因官訟;如遇比肩助者,言比肩之人救助無事,流氣轉生財官者。
凡識生財傷官有三:傷之不盡,多出吏道;元有物氣,傷官運及印綬,歲複見官星者,多凶化氣,怕逢返本;不化有變局,如化不成者,可只用本日幹斷。
且如,己土用癸水為妾,運逢辰庫,主妾與自家人私通。
丙用乙為母,遇庚申母多外情。
丙用庚為父,遇寅丙多主父弱。
戊用癸為妻,若坐酉宮,或主好酒。
本元無財官,運逢財官者主凶;他人發財發官。
火入水鄉,主血疾。
壬癸引歸寅卯,主陽不興;時歸敗絕,老後無成。
日幹與流氣(流年)合,主晦氣入門。
假令,六甲日,以偏陽土為父,陰土為妻,陽金子,陰金女;陽木陰木同法,餘皆倣此。
妻星入敗地,主妻不正;如己酉、庚午、癸酉、丁醜,是財入敗地也。
寅申巳亥,乃四長生,必得聰明妻。
財官印,得氣為妙。
元見財官,商旅農家。
財多印陷,少年剋母;母不貞潔,必重嫁。
女人之命,日幹同者,若我旺他衰,我為正;他旺我衰,他為正。
壬癸之水盛者,聰明多智,女多淫濫。
時上見財者,必須入舍。
支中有官無刑破者,因妻發官。
支中有殺無制,因妻致禍。
假令壬癸日,運逆行者,生於正月二月:取戊己土為官,故為祿絕,此為背祿;取丙丁火為財,四柱不透出財神,此為背祿不貧也,寅卯暗藏三陽四陽之火為財;如行子醜運,遇比肩分奪;交亥運木長生而助火,主發財;戌運亦然;酉運火死水敗,主破財。
如壬癸生寅卯月,順運者:巳午運發財福,亦忌財神透露,歲運亦然,如遇財神透出,四柱元有陽刃比肩,因妻致禍;忌申酉二運,如四柱元有印者,百物更改,革故鼎新;如流年遇殺者凶;酉運裸形沐浴,劫煞主死。
如丙子、丁醜、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時犯之,多因孝病中成親。
如用子女之法,不喜入墓庫;如子女入庫,主無子女。
庫日用甲為偏財為父;坐甲行西地,為財臨殺位,父死不歸家。
陽幹女命,食神多者為娼。
陰乾女命,食傷官多者為妓;有物去之為良。
火至天干,多主瘰?;地支多時生瘡。
用殺返輕,多為僧道之首。
此荀僧《判正傳歌》,即印淨禪師也。

《心鏡歌》
人生富貴皆前定,術士須詳論;
天上星辰有可加,此說更無差。
時年月建逢命位,正是福元取。
壽元合處是無真,此說不虛陳。
官祿貴馬見合刑,一舉便成名。
日逢貴地見祿馬,壯歲登科甲。
時日若逢祿馬位,為官必清貴。
五行時日無相雜,為官多顯達。
陽刃重重又見殺,大貴登科甲。
若逢三奇連祿馬,名譽滿天下。
日坐食支又合幹,九卿三公看。
甲子己巳有一說,天德得合訣。
丙子癸巳與前觀,官職三公卿。
木若逢金主不傷,兩府坐中堂。
火若逢水主將權,為將鎮戍邊。
金若逢火主大權,方面刺史官。
水若逢土入金局,宜作侍從下。
土若逢木為正祿,八座三台福。
年得月祿不為喜,日貴取為主。
生逢貴人值孤寡,決定為僧也。
空亡官祿遇貴人,淡服作高僧。
五行無氣守孤寡,必定作行者。
空亡刑害又逢囚,為僧及裹頭。
欲知人命主有權,食神旺必全。
相沖陽刃再殺傷,必主上法場。
的殺若逢盤足坐,惡鬼死刑獄。
麥田相逢共帝星,徒流定分明。
大害當權多夭折,少年逢刃殺。
日逢官鬼見重刑,惡死甚分明。
刃神劫煞兩頭居,早歲夢天衢。
祿馬俱逢行絕地,勞困難逃避。
月若逢時與刑沖,根基定一空。
時遇官星生旺位,子孫成行序。
向祿臨財官更期,貴顯有家資。
日月純官無財位,反主無官貴。
卯刑子位子刑卯,癸乙相刑貴。
子來沖午未刑戌,甲乙逢申顯貴名。
祿馬俱絕又發財,人元剋出來。
得一分三緣何議,祿馬飛天是。
歲合時日分兩頭,切須仔細求;
君子若逢主奏對,常人主災晦。
心懷悔退成何事,重陽剝官位。
柱中有祿運逢財,金玉自天來。
言前能說貴與賤,亦須看大運。
大凡行運逢祿馬,發跡為官也。
天月二德為救解,百災不為害。
向祿臨財甚希奇,貴顯主官貲。
命中祿馬同貴人,福祿進珠珍。
貴人君子坐刑煞,名成少年發。
陰陽貴賤宜消息,熟曉於胸臆;
日時身命許多般,一訣通變看。

《妖祥賦》
命理深微,子平可推;先要取其日幹,次則詳其月令。年時共表其吉凶,《妖祥》不忒於歲月,通參於成敗,禍福無遺。或有不見之形,須當審究;更有分抽之緒,後學難知。
天清地濁,自然稟一氣之生。
五行正貴,忌刑沖剋破之鄉。
四柱支幹,喜三合六合之地。
寅申巳亥,乃財官印綬長生。
辰戌醜未,係祿馬印星奇庫。
日貴時貴,大忌刑沖剋破。
拱祿拱貴,最怕填實刑沖。
觀無合有合,逢凶不凶。
傷官之於年,運到官鄉不喜。
陽刃沖合歲君,運臨而禍至。
辰戌魁罡,忌官星怕逢七殺。
金神日刃,喜七殺而忌刑沖。
時上偏官要制伏,弱身強官。
專殺莫逢鬼旺,亦要制伏為強;
但看本有本無,遇而不遇,要稟中和。
辛亥多逢醜地,怕填實,不喜官星。(飛天祿馬格)
甲子日再逢子時,嫌醜午,亦畏庚辛壬癸亥子。(子遙巳格)
祿馬飛天,離巽(巳)丙丁聚巳午。
倒沖天祿,壬騎龍背,辰多沖戌官星。
乙用丙子,聚貴聲名。(乙巳鼠貴格)
嗟夫!財命有氣,背祿而不貧;
絕財命衰,縱建祿而不富。
癸到艮(寅)山,怕庚辛忌逢戊土。(刑合格)
壬逢醜地,忌戊己怕見庚金。
庚遇申子辰,乃井欄叉,又謂之入局,忌丙丁,愁巳午。(井欄叉格)
戊見申時,怕甲丙亦忌寅卯。(合祿格)
辛金己土若遇,謂之『從格』,名為『秀氣』;
四柱火傷又無救,是災迍邅。
辛日戊子時,忌子多怕日相沖。(六陰朝陽格)
陽水逢辰見戊己,災臨難避。
甲見己時,偏財運喜財鄉。
丁日辛年號歲財,運逢戊貴。
乙逢申位,忌見刑沖。
日時歸祿,官逢有禍。(歸祿格)
另有天沖地擊、陰錯陽差、貪合忘官、劫先財後,名難成貴。
貪合忘殺,身旺時福,福祿增加。
官藏殺見,有制伏亦自輝煌。
官見殺藏,身弱後終見波渣。
身弱喜逢旺運。
身強最愛殺鄉。
將來者進,功成者退,富貴喜重犯者奇;
宜通變而推,決無差誤矣!

《絡繹賦》
參天地之奧妙,測造化之幽微,別人生之貴賤,取法則於干支;決生死之吉凶,推得失之玄妙。
甲乙之木,最喜春生。
壬癸之水,偏宜冬旺。
丙丁火而夏明。
庚辛金而秋銳。
戊己兩幹之土,要旺四季之期。
日乃自身,須究強弱。
年為本主,宜細推詳。
年幹父兮支母。
日幹己兮支妻。
月幹兄兮支弟。
時支女兮幹兒。
後殺剋年,父母早喪。
前殺剋後,子息必虧。
馬入妻宮,必得能家之婦。
殺臨子位,必招悖逆之兒。
祿入妻宮,食妻之祿。
印臨子位,受子之榮。
梟居子位,破祖之基。
財官月旺,得父貲財。
所忌,財傷祿薄。
最嫌,鬼旺身衰。
原其,剋彼為財,生我為印。
食神暗見,人物豐肥。
梟印重生,祖財漂蕩。
咸池財露,主淫奢。
兇殺合年,防自刃。
土剋水,而成腹髒之疾。
火鍛金,以患癆瘵之災。
桃花會祿,酒色亡身。
財旺身衰,因財喪命。
觀乎,財生官者,用賄求官;財壞印者,貪財卸職。
財旺生官,自身榮顯。
財生殺黨,夭折童年。
獨殺衝破,廢閒人。
諸殺逢刑,兇狠輩。
天干多兮,見幹年須當夭折。
地支多兮,見支年必見凶災。
財生官,官生印,印生身,富貴雙全。
幹黨財,財黨殺,殺攻身,凶窮兩逼。
酉寅刑害繼傷婚。
醜卯風雷多性急。
殺官混雜,乃技藝之流。
財祿生馬,為經商之客。
馬落空亡,遷居飄流。
祿遭衝破,別土離鄉。
陰多利於女人。
陽盛宜於男子。
陰盛於陽,主女興家。
陽勝於陰,男當建府。
純陽,則男必孤寒。
純陰,則女當寡困。
官貴生年,伏凶煞而名垂萬古。
貴宜乎多。
祿宜乎少。
絕慮忘思,無差無誤!

《相心賦》
人居六合,心相五行,欲曉一生,辯形察性。
官星愷悌,貴氣軒昂,性優遊而仁慈寬大、懷豁達而和暢聲音、丰姿美而秀麗、性格敏而聰明。
印綬主多智慧、豐身自在心慈。
食神善能飲食、體厚而喜謳歌。
偏官七殺,勢壓三公,喜酒色而偏爭好鬥、愛軒昂而扶弱欺強、情性如虎、急躁如風。
梟印當權,使心機而始勤終惰、好學藝而多學少成。
偏印劫刃,出祖離家,外象謙和尚義、內實狠毒無知、有刻剝之意、無慈惠之心。
偏正財露,輕財好義,愛人趨奉、好說是非、嗜酒貪花,亦係如此。
傷官傷盡,多藝多能,使心機而傲物氣高、多譎詐而侮人志大、顴高骨俊、眼大眉粗。
日德心善穩厚、而作事慈祥。
魁罡性嚴有操持、而為人聰敏。
日貴夜貴,朝榮暮榮,為人純粹而有姿色、作仁德而不驕奢。
金神貴格,火地奇哉!有剛斷明敏之才、無刻剝欺瞞之心。
乙巳鼠貴,遇午沖,貧如顏子。
壬騎龍背,逢丁破,慾比申棖。
井欄飛天,其心傲物。
刑合趨艮(寅),智足多仁。
六甲趨乾(亥),主仁慈而剛介心平。(六甲趨乾格)
五陰會局,為人佛口蛇心。
二德印生,作事施恩布德。
五行有化,看何氣而推。
四柱無情,取元幹而論也。
且,火炎土燥,必聲洪而好禮;水清潤下,主言悟而施仁。
金白水清,質黑肥圓。
土氣厚重,信在四時。
匯合如然,失時反此;事則舉其大略,須要察其細微。欲識情理,學者用心於此。

《玄機賦》
太極判為天地,一氣分有陰陽。
日幹為主,專論財官。
月支取格,乃分貴賤。
有格不正者,敗。
無格有用者,成。
有官,莫尋格局。
有格局,喜官星。
官印財食無破,清高。
殺傷梟刃,用之為吉。
善惡相交,喜去殺而從善。
吉凶混雜,忌害吉以化凶。
有官有殺,宜身旺,制殺為奇。
有官有印,畏財興,助財為禍。
身強殺淺,殺運無妨。
殺重身輕,制鄉為福。
身旺印多,喜行財地。
財多身弱,畏入財鄉。
男逢比劫傷官,剋妻害子。
女犯傷官偏印,喪子刑夫。
幼失雙親,財星太重。
為人孤剋,身旺無依。
年沖月令,離祖成家。
日破提沖,弦斷再續。
時日對沖,傷妻剋子。
日通月令,得祖安身。
木遇春長,遇庚辛反假為權。
火歸夏生,見壬癸能為福厚。
土逢辰戌醜未,木重成名。
金坐申酉之中,火鄉發福。
水居亥子,戊己難侵。
身坐休囚,平生未濟。
身旺喜逢祿馬。
身弱忌見財官。
得時俱為旺論。
失令便作衰看。
四柱無根,得時為旺。
日幹無氣,遇劫為強。
身弱喜印。
主旺宜官。
財官印綬,破則無功。
殺傷梟劫,去之為福。
甲乙秋生金透露,水木火運榮昌。
丙丁冬降水汪洋,火土木方貴顯。
戊己春生,西南方有救。
庚辛夏長,水土運無傷。
壬癸逢於土旺,金木宜榮。
身弱有印,殺旺無傷;忌行財地。
傷官傷盡,行官運以無妨。
傷官用印宜去財。
傷官用財宜去印。
是或,傷官財印俱彰,將何發福;身旺者用財,身弱者用印。用財去印,用印去財,方發彌福;正所謂喜者存之,憎者去之。
財多身弱,身旺以為榮。
身旺財衰,財旺鄉而發福。
重犯官星,只宜制伏。
食神疊見,須忌官鄉。
頑金無火,大用不成。
強木無金,清名難著。
水多得土,財多蓄。
火焰逢波(水星),祿位高。
有官有印,無破無榮。
無印無官,有格取貴。
陽刃格喜偏官。
金神最宜制伏。
雜氣財官,刑沖則發。
官貴太盛,旺處必傾。
身太旺,喜見財官。
主太柔,不宜祿馬。
旺官旺印與旺財,入墓有禍。
傷官食神並身旺,遇庫興災。
運貴在於支取。
歲重向乎幹求。
印多者,行財而發。
財旺者,遇比何妨。
格清局正,富貴榮華。
印旺官旺,聲名特達。
合官,非為貴取。
合殺,莫作凶推。
桃花帶殺,喜淫奔。
華蓋逢空,多刻剝。
平生不發,八字休囚。
一世無權,身衰遇鬼。
身旺者,則宜泄、宜傷。
身衰者,則喜扶、喜助。
稟中和,莫令太過不及。
若遵此法推詳,禍福驗如影響。

《幽微賦》
天地陰陽二氣,降於春夏秋冬,各生其時;有用者則吉,無用者則凶。是以泄天機之妙理,談大道之玄微。
天既生人,人各有命。
所以,早年富貴,八字運限鹹和;
中主孤單,五行逢死絕敗。
過房入舍,年月中分。
隨母從夫,偏財空而印旺。
早歲父亡,偏財臨死絕殺宮。
幼歲母離,只為財多印死。
比肩多,而兄弟無情。
陽刃多,而妻宮有損。
官逢死氣之方,子招難得。
若見傷官太盛,子亦難留。
如遇衝破提綱,定主離于祖業;
再見空亡,三番四廢。
印綬逢生,母當賢貴。
偏官歸祿,父必崢嶸。
官星臨祿旺之鄉,子當榮顯。
七殺遇長生之位,女招貧夫。
自身借宮所生,必是依人過活。
妻星失令,半路拋離;
若乃借宮所生,亦是他人義女。
酒色倡狂,只是桃花帶殺。
慈祥敏慧,天月二德聚來。
印綬旺,而子少息稀。
正官旺,而女多男少。
梟神興,早年折夭。
食神旺,老壽而高。
偏財逢敗,父主風流;
子曜若臨,破家蕩產。
自身逢敗,早歲興衰。
妻入墓,不得妻財。
父臨庫,父當先死。
比肩逢祿,兄弟名高。
食神多而好飲食。
正官旺而受沾滋。
身臨沐浴之年,恐愁水厄。
生入鬥剋之年,必逢火災。
女帶桃花坐殺,定主淫奔。
傷多而印綬被剋,母當淫蕩。
年月沖者,難為祖業。
日時沖者,妻子招遲。
若見天元刑戰,父母難靠;
如遇地支所生,凶中成吉。
日主弱,水火相戰,而招是非。
甲木衰,逢金旺,而無仁無義。此乃男命之玄機。
略說女人之奧妙,純粹在於八字。
純有富貴者,一官生旺。
四柱休囚,必為貴者。
濁淫者,五行沖旺。
娼淫者,官殺交叉。
命主多合,此為不良。
滿柱殺多,不為剋制。
印綬多,而老無子。
傷官旺,而幼傷夫。
荒淫之慾,食神太過。
四柱不見夫星,未為貞潔。
官星絕,遇休囚,孤孀獨宿。
清潔源流,金豬相遇。
木虎相見,四柱三夫。
陽刃重疊、水火逢蛇,夫宮早喪。
食神一位逢生旺,招子須當拜聖明。
父母之宮,男命同斷。若見此書,藏之如寶,若遇高士,對鏡分明;依其此法,萬無一失。

《五行元理消息賦》
詳其往聖,鑒以前賢;論生死全憑鬼穀,推消息端的徐公。陽生陰死,陽死陰生,迴圈逆順,變化見矣!
夫,陽木生亥死午,雖存亡易見;陰木跨馬(午)逢豬(亥),則吉凶可知;艮(寅)生丙而遇雞(酉)死;兌(酉)生丁而逢虎(寅)傷;戊藏寅而西方(酉)沒;己生酉而艮(寅)中亡;庚逢蛇(巳)而崢嶸,運見鼠(子)亦難當;辛生子死在巽(巳)地;壬生申藏於震(卯)方;兔(卯)生癸水衣祿足,運行猴(申)地見災殃。十幹生死同斷,造化依此推詳。
又,詳權刃雙顯停均,位至侯王;中途或喪或危,運扶官旺。
平生為富為貴,身殺兩停。
大貴者,用財而不用官。
當權者,用殺而不用印。
印賴殺生。
官因財旺。
食居先,殺居後,功名兩全。
酉破卯,卯破午,財名雙美。
享福,五行歸祿。
壽彌,八字相停。
晦火無光於稼穡(戊己)。
陰木(乙)絕氣于丙丁。
火虛有焰。
金實無聲。
水泛木浮者,活木。
土重金埋者,陽金(庚)。
水盛則危。
火明則滅。
陽金(庚)得煉太過,變格奔波。
陰木(乙)歸垣失令,終為身弱。
土重而掩火無光,逢木反為有用。
水盛則木無定,若行土運方榮。
五行不可太甚,八字須得中和。
土止水流,全福壽。
土虛木盛,必傷殘;運會元辰,須當夭折。
木盛多仁。
土薄寡信。
水旺居垣須有智。
金堅主義卻能為。
金水聰明而好色。
水土混雜必多愚。
遐齡得于中和。
夭折喪於偏枯。
辰戌剋制併沖,必犯刑名。
子卯相刑門戶,全無禮德。
棄印就財明偏正。
棄財就殺論剛柔。
傷官無財可恃,雖巧必貧。
食神制殺逢梟,不貧則夭。
男多陽刃,必重婚。
女犯傷官,須再嫁。
貧賤者,皆因旺處遭刑。
孤寡者,只為財神被劫。
去殺留官方論福。
去官留殺有威權。
逢傷官反得夫星,乃財命有氣。
遇梟神而喪子息,福薄無後而孤。
三戌沖辰禍不淺。
兩幹不雜利名齊。
丙子辛卯相逢,荒淫滾浪。
子午卯酉全備,酒色昏迷。
天干殺顯,無制者賤。
地支財伏,暗生者奇。
因財致富,陽刃與歲運併臨。
貪食乖疑,命用梟神因有病;姪男為嗣,義女為妻。
日時相逢卯酉,始生必主迂移。
平生敬信神祇,造化因逢戌亥。
陰剋陰,陽剋陽,財神有用。
官多無官,大旺傾危。
殺多無殺,反為不害。
財多無財,運逢化殺生災。
八字得局失垣,平生不遇。
四柱歸垣得令,早歲軒昂。
木逢類象,榮貴高遷。
命用梟神,富家營辦。
財官俱敗者,死。
食神逢梟者,亡。
龍藏亥卯,經商利絡絲綿。
丁巳孤鸞,合作聰明詩女。
日犯裸形沐浴,濁濫淫娼。
日祿歸時見財,則清高富貴。
歸祿有財而獲福。
無財歸祿必須貧。
財印混雜,終為困窮。
偏正濁亂,必致傷殘。
太歲忌逢戰鬥。
陽刃不喜刑沖。
癸從戊合,少長無情,多有不仁。
庚逢丙擾,豈知遇正官,卻無俸祿。
蓋,祿逢七殺,乃有聲名。
不從不化,淹留仕路之人。
從化得從,顯達功名之士。
化成祿旺者,生。
化成祿絕者,死。
處僧道之首,用殺反輕。
受憲臺之職,偏官得地。
生地相逢,壯年不祿,老壽無終。
丁逢卯木,遇己土梟食之人。
亥乃神漿,遇酉金嗜盃之客。
財逢旺地人多富。
官遇長生命必榮。
丁生酉金,丙辛遇之絕嗣。
財臨殺地,父死而不歸家。
八專日支同類,殺年殺運生災。
若能觀覽熟讀,詳玩貴賤,萬無一失。

《金玉賦》
數體洪範,法遵子平,命天地之奧妙,聽空穀之傳聲。一氣流行,則冬寒而夏暑;三陽生髮,自春長以秋成。竊聞既生有滅,若虧則盈;造化歸源,盡返寅申巳亥;五行藏蓄,各居四季丘陵。生長有時,自春夏秋冬之屬;旺衰有數,察貧賤富貴之機。
搜尋八字,專論財官,次究五行,須詳氣候。
論財官之輕重,察氣候之淺深,推向背財官之得失,論當生格局之高低。
他來剋我為官鬼,身旺當權。
我去剋他為妻財,官強則富。
年傷身主,乃父與子而不親。
時剋日辰,是子不遵于父命。
年剋日兮,上能陵下。
日剋年兮,下去犯上;若得有物制日幹,則可化惡為祥;更要本主逢喜神,則將凶而變吉。
喜神慶會,當知資產豐隆。
四柱無情,定見禍端並作;或見本主相沖,三刑重疊,歲運欺陵,必招橫事。
純粹五行入格,臺閣風清。
身強七殺降伏,藩垣鎮守。
無財官而有格局,青雲得路。
無格局而有財官,黃門成名。
財官格局俱損,不貧寒而功名蹭蹬之人。
日幹月令俱強,非窮困必草茅永逸之士。
丙丁坐南離而無制,是不遵禮法兇暴之徒。
壬癸遇戊己之相應,乃懷德抱才聰慧之士。
辛逢乙木于南墓,雖富而不仁。
丙逢辛金於北鎮,縱貧而有德。
年時月令有偏印,凶吉未明;大運歲君逢壽星(食神),災殃立至。
幼年乏乳,食神遭刑剋之宮。
壯歲崢嶸,乃財官居純粹之位。
陽日食神得地,無沖損則暗合官星。
陰日食神無破虧,雖契合則自親印綬。
偏財能益壽延年。
陽刃七殺,善奪財化鬼。
財星有破,費祖風別立他鄉。
印綬被傷,失宗業拋離故里。
人命以貴神為福,遭剋陷則凶禍不祥。
五行會凶曜為災,喜合殺並食神為貴。
命虧殺旺,要天赦二德呈祥。
身弱財豐,喜陽刃兄弟為助。
月令值食神健旺,善飲食而姿質豐滿。
四柱有吉曜相扶,堆金積玉。
五行無兇殺侵犯,名顯聲揚。
寅申巳亥疊犯,有聰明生髮之心。
子午卯酉重逢,害酒色荒淫之志。
女人無殺,一貴何妨;喜逢天月德神,忌見殺官混雜。
貴(官)眾,則舞裙歌扇。
合多,則暗約偷期。
五行健旺,不遵禮法而行。
官殺互逢,定是風聲之配。
迴眸倒插、泛水桃花、沐浴裸形、螟蛉重見,多為奴妾娼妓,少有三貞九烈。
雙魚(亥)雙女(巳)號淫星,不宜多犯。
官星七殺曰『夫主』,忌見重逢。
寅申互見性荒淫。
巳亥相逢心不已。
或有傷官之位,不遠嫁,定主剋夫。
臨沖梟印之神,非孤離,終須死別。
四柱有官鬼入墓,使夫星久入黃泉。
歲運臨夭絕之宮,俾鴛配分飛異路。
要知女命難婚,運入背夫之位。
欲識男兒早娶,定是運合財鄉。
子剋重重,殺沒官衰傷食重。
傷妻疊疊,財輕身旺弟兄多;若不如斯,定是刑沖妻妾位。
暗合財星妻妾眾。
虛朝財位主妻多。
財星入墓,必定刑妻。
支下伏神,偏房寵妾。
妻星明朗,喬木相求。
大運流年,三合財鄉,必主紅鸞吉兆。
或臨財敗之宮,家貲淩替、傷妻損妾、婚配難成。
妻星失位在何宮,要求端的。
官祿天廚,居甚位須察根源。
有格局純雜,忽遇惡物相沖,亦主死亡。
無財祿或逢財祿旺相,亦當驟發。
日求升合,食神旺處劫財多。
或,逢偏印剋食神,非貧夭壽,須知乞化;要審榮枯得失,當究輕重淺深。
官祿殺強,無制則夭。
日衰財重,黨殺則窮;更看歲運何凶?何吉?
身宮衝破無依倚,不離祖必出他鄉。
乾(亥)坤(申)艮(寅)巽(巳)互換朝,好馳騁則心無定主。
柱中若逢華蓋,犯二德清貴之人。
官星七殺落空亡,在九流任虛閒之職。
五行剋戰,非傷日主不為災。
歲運併臨,若損用神皆有禍。
木逢金剋,定主腰脅之災。
火被水傷,必是眼目之疾。
三合火神旺盛剋庚辛,損頭面及膿血之疾;如傷日幹及財官太盛,折肢體有眷戀之災。
心肺喘滿,亦本金火相刑。
脾胃損傷,蓋因土木戰剋。
支水幹頭有火遭水剋,必主腹?(痞)心朦。
支火幹頭有水遇火旺,則內障睛盲。
火土煩焦蒸四曜,則發禿眼昏。
潤下純潤充氣,返神清骨秀。
熒惑(火)乘旺臨離(午)巽(巳),風中失音。
太白(金)堅利合兌(酉)坤(申),兵箭落魄。
財星入墓,少許刑沖必發。
傷官傷盡,或見官星則凶。
十有八格,當從善惡推求;總繫五行,各取旺衰消息。
身旺何勞印綬。
身衰不喜財官。
中和為福。
偏黨為災。
但見貴神朝拱、祿馬飛天、遙合虛邀、不得沖格,逢合皆忌。
七殺官星,各嫌羈絆,填實則凶;忽然運到官鄉,當以退身避職。
馬瘦官破,困守窮途。
祿旺財豐,崢嶸仕路。
如臨喜處以得禍,是三合而隱凶星。
或逢凶處而返祥,乃九宮而露吉曜。
要知職品高低,當求運神向背;清奇則早歲成名,玷缺則晚年得地。
運行則一宮十載。
流年乃逐歲推移。
津路通亨,權高爵顯。
程途偃蹇,祿薄官卑。
推尋子位,先看妻宮;死絕者嫡庶難存,太旺者別門求覓。
妻星顯露,子息必多。
刑害嗣宮,男女罕得。
若問兄弟多寡,細檢四柱干支,月令雖強,更看運神向背;死絕刑傷,雁行失序;相生喜慶,棣萼聯榮。
兄弟身旺,父命有虧。
財帛旺多,母年早剋;若見官鬼(七殺)出見,母反長年;如逢脫氣排運,父還有壽。
壬臨午位,癸坐巳宮,稟中和兮,祿馬同鄉;遇休囚也,胎元絕地。
丙臨申位,庚坐燕寅,己入巽(巳)乾(亥),乙臨雙女(巳),金乘火位,甲坐坤(申)宮,名曰『休囚』,最嫌剋制。
七殺忌逢言喪魄,壽星(食神)欣遇曰『還魂』。
天命能施智力,難出網羅,造化幽微,乃除功妙。
貧寒將盡,能令白屋出公卿。
奢侈太過,反使朱門生餓殍。
家貲將廢,定生不肖之兒男。
婚媾多刑,必娶無壽之妻妾。
四宮背祿,不可妄求;官將不成,財當見廢。
八字無財,須求本分;越外若貪,必招凶事。
噫!甘貧養拙,非原憲之不才;鼓腹吹簫,使伍員之挫志。順則行,逆則棄,知命樂天,困窮合義,洪範數終,【淵源】骨髓。

《碧淵賦》捷馳千里馬
嘗謂:分二氣以定三才,播四時而成萬物,皆由命令也;斯令者,寓四時而立四柱,專以日主,以定三元。命乃無令而不行,令乃無命而不立;信知命令之相參,猶知天地之全體也。或雲:『子罕言命,皆天命而非人命歟!天命關乎氣數,人命稟乎五行;氣數五行何以殊,天命人命何以異。』誠哉是理,可得而議矣!
然而,人命榮枯得失,盡在五行生剋之中;富貴貧窮,不出乎八字中和之外。
先觀氣節之淺深,後看財官之向背。
人之命內,皆不離乎財官;諸格局中,只要虛邀祿馬。先賢已成矜式,後學須要變通。
太過無剋制者,貧賤。
不及無生扶者,夭折。
宜向之而運背,決之貧賤。
宜背之而運向,斷之困窮。
喜生而逢生,貴而堪斷。
愛剋而值剋,吉亦可言。
逢官而看財,見財而富貴。
逢殺而看印,遇印以榮華。
逢印看官而遇官,十有八貴。
逢財忌殺而有殺,十有九貧。
蓋,木盛逢金,造作棟樑之器;水多遇土,修防隄岸之功;火煆秋金,鑄作劍鋒之器;木疏季土,培成稼穡之禾;火炎有水,名為既濟之文。
水淺金多,號為體全之象。
甲乙運入西方,身旺功名可許。
壬癸路經南域,主健財貴堪圖。
劫殺不須逢旺地。
食神最喜劫財鄉。
亥卯未逢於甲乙,富貴無疑。(曲直格)
寅午戌遇于丙丁,榮華有准。(炎上格)
庚辛局全巳酉醜,位重權高。(從革格)
壬癸格得申子辰,學優才足。(潤下格)
戊己局全四季,榮冠諸曹;更值德秀三奇,名揚四嶽。(稼穡格)
木全寅卯辰之方,功名自有。(曲直格)
金備申酉戌之地,富貴無虧。(從革格)
水歸亥子醜之源,榮華之客。(潤下格)
火臨巳午未之域,顯達之人。(炎上格)
木旺宜火之光輝,秋闈可試。
金堅愛水之相涵,文學堪誇。
用火愁水。
用木愁金。
春木重重,休為太旺無依;夏火炎炎,莫作太剛有厭;秋金銳銳最為奇;冬水汪汪真可美;削之剝之為奇,生我扶我為忌。
丙丁生於冬月,貴乎戊己當頭。
庚辛產於夏天,妙乎壬癸得局。
甲乙秋生,貴宜玄武。
庚辛夏長,妙用勾陳。
丙丁水多嫌北地,逢戊己反作貴推。
庚辛火旺怕南方,遇戊己反成榮斷。
甲乙秋生透丙丁,莫作傷看。
戊己夏產露庚辛,當為貴論。
火帶水多,貴行木運。
土逢木旺,榮入火鄉。
庚逢水重,水冷金寒喜炎熱。
戊遇酉多,身衰氣銳愛熒煌(火)。
不及喜生扶。
太過宜脫剝。
官殺混雜,身弱則貧。
官殺相停,合殺為貴。
年月官星,早年出仕。
日時正貴,晚歲成名。
胞胎逢印綬,祿享千鐘。
財氣遇長生,肥田萬頃。
秋冬官星逢刃傷,存金去火貴無疑。
臘月傷官喜見官。
破印重傷禍而死。
財旺生官者,乃貴少而富多。
傷官見貴者,又官高而財足。
無傷不貴,有病者奇,理明於後,何必他求;雖始用之為奇,宜終去之為美,審其輕重,毋取一途。
如,水少火炎遇庚辛,休作身旺官輕而取。
或,木絕而坐金,重逢殺印,難為身弱氣旺之斷。
財輕勿經劫地,頻見妻災。
劫財陽刃有官殺,臺閣之臣。
歸祿倒沖行刃傷,廊廟之士。
身旺有殺行印綬,權斷之官。
身強主弱,無印綬遇財星,尋常之輩。
陽刃偏官有制,膺職掌於兵權。
正官正印無傷,出仕牧於庶士。
潤下稼穡,給賞之官。
子午為尊位,黃門之客。
癸日癸時兼亥醜,魁名及第入翰林。
壬日壬時疊壬辰,高爵承恩登禦闕。
日德見魁罡,遇刑沖貧寒之士。
魁罡見財星,總得地祿食之人。
傷官見官,妙入印財之地。
財星破印,宜逢比劫之鄉。
命逢財,運逢殺,吉亦堪陳。
命逢殺,運逢財,凶而可決。
女遇傷官,歸祿得之極貴。
男逢陽刃,身弱隨之為奇。
金神飛祿傷官,女命逢之最忌。
陽刃傷官七殺,男命值之得權。
金神入火逢刃殺,貴而無疑。
歸祿無官逢食傷,榮而有權。
正官無印,居官不顯。
陽刃七殺,出仕馳名。
身旺無依,僧道之命。
桃花滾浪,女妓之流。
金弱火絕,土木消磨之匠。
身強財淺,金火陶冶之流。
傷官逢財而有子。
七殺有制亦多兒。
印綬被傷,母年早喪。
財源被劫,父命先傾。
男命傷官須損子。
女命傷官定剋夫。
年月財官身旺,公顯父榮。
日時祿馬長生,妻賢子貴。
月中歸祿無財官,父喪他邦。
年逢祿馬被衝破,公亡外郡。
日逢財,時逢劫,妻妾產亡。
太歲值殺月值傷,弟兄不睦。
專祿若遇陰錯,外家零落。
逐馬如遇陽差,公姑真假。
歲月值殺有刑害,公父連傷。
日神背祿無財助,妻兒離散。
正財偏財見合,妻妾姦淫。
傷官正官有剋破,夫妻刑併。
旺妻傷子,必因食宿遭傷。
旺子傷夫,乃是官星失位。
女逢財旺生官,夫權必奪。
男遇財多身弱,妻話偏聽。
差錯居日,外家冷淡。
建刃伏年,祖基微淺。
財官生時,逢財旺生官,助國興家之子。
正官重見,多生女子少生男。
出現偏財,少愛正妻偏愛妾。
財星得位,因妻致富成家。
官祿歸垣,顯己增榮祖業。
年正官,月傷官,公強父弱。
日值財,時劫財,父興子敗。
青龍全從革之金,且貧且賤。
白虎備潤下之水,曰富曰貴。
春木榮而水淺,補衲之僧。
夏火炎而金衰,簪冠之道。
勾陳全備潤下,奔流之輩。
朱雀三合玄武,窮窘之徒。
金剛木弱,行商坐賈之人。
土凝水竭,破祖離鄉之客。
金生秋月土重重,貧無寸鐵。
火長夏天金疊疊,祿有千鐘。
春木水多,貧賤之輩。
冬水金盛,顛弱之人。
辰戌醜未遇刑沖,無人不發。
子午卯酉帶刑合,多者淫訛。
夏金疊火,秋木重金,非貧則賤。
季木盛金,春金多火,不夭則貧。
季木無根從妻(財)福,祿位高崇。
夏火失色配夫(官)榮,功名顯達。
火向春林逢水旺,好去求名。
土臨季地見金重,將來出仕。
甲乙夏榮土氣厚,功名半許足田莊。
丙丁冬旺水源清,爵位全備榮錦綺。
專祿帶食傷,權掌閫外。
陽刃入官殺,威震邊疆。
拱祿夾祿拱貴,爵祿豐榮。
倒沖遙巳欄叉,功名顯達。
壬趨乾(亥)、甲趨艮(寅),清朝之士。
辛朝陽、乙鼠貴,文學之臣。
局全風虎,良將之才。
柱備雲龍,大人之德。
四庫全備龍變化,逢大海為九五之尊。
三奇局秀鳳騰翔,遇天門乃三六之主。
旺財官而致富。
暗祿馬以榮華。
入格,以貴而推。
破局,以貧而斷。
究一理而察萬端,明片言以通萬物,後學術士,毋怠於斯!

《造微論》
兩儀肇闢,六甲攸生,將三元而作三才,建四時而為四柱。
幹為祿本,定一生職位高低。
支作命基,佈三限壽元終始。
年生為根;月建為苗;日管經營,斷中年之休咎;時為結果,定晚歲之榮枯。
先推胎息之由,次入變通之化。
為官為貴,緣上下以鹹和。
多滯多危,本根元而相剋。
是故,格清局正,當為臺閣之臣;印旺官生,必作鈞衡之任。
馬頭帶劍,鎮壓邊疆。
印綬逢華(華蓋),尊居翰苑。
祿雖多而有害,福不為祥。
殺雖重而無傷,刑當不禍。
三奇忽遇,才高立解成名。
六合正逢,家富又能增業。
空亡親於寡宿,孤獨躘踵。
長生陷於空亡,貧寒偃蹇。
桃花若臨帝座,因色亡身。
咸池更會日宮,緣妻致富。
根源淺薄,逢生旺而不榮。
本主興榮,遇休囚而反吉。
陽刃臨於五鬼,定須重配流徒。
勾絞疊于三刑,應是頻遭編配。
是以,登仕途者,莫逢吞陷,爵祿虧停;當兵權者,勿遇天中,身權退失。
胸襟澄澈,蓋因水濟江湖。
學問淵源,本是水居壬癸。
慈祥愷悌,木乘甲乙之鄉。
眊燥炎陽,火盛丙丁之地。
名高祿重,乾金早會庚辛。
貫朽粟陳,鎮土重親戊己。
木繁而無金斷削,縱榮而末歲孤窮。
火炎而無水淘溶,縱發而早年夭折。
粵若,水之浮泛,惟憑土以隄防;土重而無木疏通,遂歸愚濁;金堅而無火煆煉,終是兇頑。
至若,金脆火炎,多則損己;木柔金重,利則傷身。
水清而不假土多,土弱而不禁木盛,火強燥而微吵,水略濟以寬和;須將勻配為佳,亦以均調為上。
大顯者,貴守深隱。
大屈者,貴守卑伸。
壽極年高,皆是祿臨帝旺。
職崇位顯,為緣馬會官星。
華蓋逢空,偏宜僧道。
學堂遇貴,惟利師儒。
五行若也蕭索,五命因而低弱。
日逢空(空亡)寡(寡宿),其妻多致生離。
時值孤虛,其子多饒不肖。
絕宮為鼓盆之殺。
胎宮為白虎之神。
天空臨嗣息之宮,末歲損成家之子。
運逢吉宿無木主,則未足歡娛。
限守凶神有根苗,則不須畏懼。
歲君若臨惡曜,一歲迍邅。
生時若值休囚,一生愁歎。
源清者,其流必遠。
本濁者,所作無成。
八字超群,不貴則當大富。
五行駁雜,居安可不慮危。
休囚者,身性卑微。
旺相者,名位壯實。
先強後弱,必先吉而後凶。
始弱終強,亦始凶而終吉。
若乃運限所臨之地,憑流年星辰凶吉,以定禍福。

《人鑑論》
洪濛肇判,甲子攸生,幽顯而變通莫測,沉潛于二理尤深;二十四字之精神妙用,億千萬人凶吉灼知。
日生為主,年長為君;先論根本,察貴賤之由易見。假使粗識深藏之體,孰得而知;蓋,貴者雖吉,賤由不易。森列三才,勢有權衡輕重;包羅八卦,自存規矩方圓。天道尚有盈虧,人事豈無反覆;或先貧而終富,或先敗而後興,當捨短而從長,毋取彼而捨此。
四柱俱嫌其一字,大醇亦求其小疵,詳察其言,毋輕以斷。
官在祿鄉,伊尹負阿衡之任。
時居貴地,傅巖興作相之臣。
生逢貴格,入仕為臺閣之尊。
重疊鬼生,樂道有山林之興。
是知,居官居貴,五行醇而不疵;多滯多憂,八字雜而又戰。
根甘裔苦,賈誼屈于長沙。
源濁流清,太公興于渭水。
祿馬同鄉,而會登臺閣。
殺印重旺,而早入科名。
兄多逢弟,宜嗟範子之貧。
父疊生身,可比老彭之壽。
夾官夾貴日時值,而峻宇雕樑。
劫財奪馬歲時逢,而蓬門甕牖。
嗣位剋絕,鵲之巢而鳩占之。
妻位犯傷,鸞之孤而鳳無匹偶。
行運背祿,昔日富而今日貧。
命遇旺身,昨日悲而今日笑。
四柱坐學堂之上,回也不愚。
三元助墓庫之中,丘也好學。
年逢官貴,才高立解成名。
時值偏財,家富又添好業。
庚行丙地,禱爾於祗。
壬入戌鄉,胡不遄死。
伯牛有疾,緣戰剋以交差。
司馬何憂,蓋比和而無位。
身中衰弱,逢吉運以為凶。
命坐堅牢,遇禍年而反福。
殺須重而多合,何傷日月之明。
祿雖多而有破,難際風雲之會。
遇而不遇,庚辛在壬癸之鄉。
憂而不憂,甲乙行丙丁之地。
或若,生逢敗絕,鄭穀歸耕;祿馬病衰,馮唐皓首。
九宮旺相,難逃邀我桑中。
四柱合和,未免題詩葉上。
西施美貌,自身多帶長生。
綠珠墜樓,兇惡又逢七殺。
孤鸞入命,妻哭夫而夫哭婦。
煙花絆身,女求男而男求女。
頭目陷,而肢體相虧。
財有耗,而田宅有害。
生時若遇刑沖,一生屢乏。
歲月若臨劫奪,百歲孤寒。
財入財窠,不貴即當大富。
殺居太歲,居安不可慮危。
若乃,官星透露,未可便作貴推;殺星下攻,曷不便為凶兆。
大抵,歸祿喜逢于印綬,刑殺宜值於濟和。
是以當憂不憂,聞喜不喜,考其根而明其實,論其始而究其終;故知,失其本而忘其末,不救其實而義有餘。
是以,妻宮有剋,少年無早娶之人;鬼位逢傷,末歲損成家之子。
生平不已,而壽算松樁。
財祿帶多,而福姿蒲柳。
源清者,其流必遠。
本壯者,其葉必榮。
三命冠群,不貴即當大富。
九宮弱陷,怕凶運大忌凶年。
千條萬緒,當求不見之形;百派一源,貴得彌身之地。詳陳本末,備察盈虧,澄神定慮,深略沉機,可考而知,不言而喻;後之君子,鑒以前賢,言術者十常八九,造首者百無一二。辭簡而意微,言近而指遠,為之賢乎已,鑒命無忽諸。

《愛憎賦》
富莫富於純粹,貧莫貧於戰爭;貴莫貴於秀實,賤莫賤於反傷。
文辭稱辨,貴馬會於學堂。
錦繡文章,火木合於性情。
深謀遠慮,德性居沉靜之宮。
術業精微,帝座守文章之館。
吉福生旺祿馬,全要精神。
魁罡有靈變之機。
離(火)坎(水)乃聰明之戶。
貴人祿馬,宜逢劫刃,空亡奇遠。
長生,招君子之可愛。
衰敗,遇小人之憎嫌。
四柱鬥亂兮,不仁不義。
五行相生兮,為孝為忠。
印綬在刑沖之內,心亂身忘。
日時居墓庫之中,憂多樂少。
日幹旺,而災咎寡。
財命衰,而惆悵多。
衣食奔波,旺處遭刑。
利名成敗,貴地逢傷。
平生禍福,賴於一時;一世吉凶,憑於氣運。
福有氣而變通陞遷。
歲剋運凶,無氣而人離散。
大運凶,而生百禍。
流年吉,而除千殃。
無絕至絕,財命危傾。
本主得生,利名稱遂。
三合六合,逢之吉重禍輕。
七殺四凶,遇之禍深福淺。
加官進職,定因祿會之年。
廣置根基,必是合財之地。
歲君衝壓主凶災。
大運受傷殊少吉。
歲宜生運,運喜生身;三位相生,一年稱意。
財官俱旺,應顯達於仕途。
財食均縈,豈淹留于白屋。
祿入聚生之地,富貴可知。
馬奔祿旺之鄉,榮華可斷。
欲取交關利息,須尋六合相扶。
財官帶祿朝元,定主安然獲福。
月衰時旺,早歲豐肥。
木重土輕,終身漂蕩。
慣取市廛之利,必因旺處逢財。
忽然顯達成家,定是刑沖見貴。
主本當時,得女以扶持。
貴祿有情,因男子而升吉。
南商北旅,定因馬道之通;東販西馳,必是車運之利。
日幹困弱,伯牛敢怨蒼穹。
祿馬衰微,顏子難逃短命。
凶,莫凶於劫刃。
吉,莫吉於剛強。
官微馬劣,男逃女走。
天羅地網,非橫之災。
脫命夭亡,遇之必不得實而死。
窮途逢劫,危疑必犯于自刑。
絕處逢財,妻子應難諧老。
大耗小耗,多因博戲(賭博)亡家。
官符死符,必主獄訟時有。
或,行四柱遇絕,三命刑傷,未免徒絞之刑,難逃黥面之苦。
若逢五鬼,雷傷虎咬無疑,更值群凶,惡殃橫死定斷;女多淫賤,男必倡狂。
或問人之情性,賢愚善惡,先推貴賤旺相之由,衰敗方究機巧靈變。心高者,魁罡為禍;性順者,六合為祥。
觀幽閒瀟灑之人,遇華蓋孤虛之位。
好恃勢倚霸之輩,犯偏官劫刃之權。
劫刃生鄙吝之慳,更出機關之險。
謀略大因於壬癸。
威風氣猛于丙丁。
孤囚遇之,無精神。
破敗遇之,多疏坦。
甲乙順而仁慈大量。
庚辛虧而果斷氣剛。
燥敗火盛須疑。
隱忍金多定論。
刑戰者,愚頑。
安靜者,賢俊。
金木司令而相生,火土逢時而相助,不勞心而衣食自足,不費力而家計自成;更若得神扶持,定是權尊鄉裏。
祿貴拱位者,臺省揚名。
其所憂者福不福,其所慮者成不成。福不福者,吉處遭凶;成不成者,格局見破。
傷其格者,則傷。
破其格者,則禍。
譬若,苗逢秋旱,而冬廩空虛;花被春霜,而夏果無成。
智謀思慮,措用無成,縱有回天轉軸之機,而無建功立業之遂;豈不見酈生烹鼎,範生甑塵,淵明東歸,子美西去,孟軻不遇,馮衍空回,買臣負薪而行歌,江革苦寒而坐泣。蓋苗而不秀者有之,秀而不實者有之,更值傷敗太過,一福不過芻蕘;縱有百藝多能,難免飢寒苦疾,困於溝壑,命使其然爾,淹滯無成,何勞歎嗟!
欲問富貴,全仗財官。
朕何由得之?大莫大於鎡基,奇莫奇於秀異。達聖達賢者,無時不有;至富至貴者,自古皆然。
或生生月之中,文高武顯。
或居冠帶之下,業大財奇。
若此玄妙,何如推測?先論學堂之內,三奇四福,次察格局之外,一吉二宜。
若,己未見甲午為祥,壬申見丁巳為瑞。
壬子丙午,主光風儒雅之人。
辛酉丙申,長俊秀榮華之士。
陰陽全憑純美。
造化最喜相生。
難辨者日精月華,莫測者金堂玉匱,得之者榮,遇之者貴。若遇賢愚顯晦,無非造化鈞陶,物既榮枯,為人豈無成敗;假若鳳生於雉,蛇化為龍,芳蘭不斷蓬蒿,枯木猶生於山野。
少貴老賤,初迍後亨;蓋由大運之衰旺,以致富貴之更變。
格局純而反雜,惆悵殘春。
運行老而得時,優遊晚景。
防不測運之艱危,是以時有春秋,月圓有缺。嘗觀資蔭之子,親一喪定無聊;複見﹛田井﹜釣之人,運一通而殊顯。多年爵祿,一旦俱休;時運至者,片時相遇。值生旺者,未必為凶;有情者通,無情者滯;有合者吉,有沖者凶。
官印歲臨,仕途定知進擢。
食財運遇,庶民亦喜榮昌。
或有少依祖父之榮,長借兒孫之貴;又有垂髫難苦,至老無依;蓋因四柱之旺衰,所由大運之亨否。
豈不見枯槁之木,縱逢春而不榮;茂盛之標,雖淩霜而不敗。
論日更虧年月,定無下稍。
生時旺氣朝元,必有晚福。
古有琢磨之玉,值價連城;世有正直之人,自成家計;如烹煉之餘而不朽,如歲寒之後而不凋。消息妙在變通,禍福當察衰旺,庶幾君子,共鑒是幸!

《萬金賦》
欲識五行生死訣,容易豈與凡人說,星中但以限為憑,子平但以運為訣;運行先布十二宮,看來何格墮時節,財官印綬與食神,當知輕重審分明。
官星怕行七殺運,七殺猶畏官星臨。
官殺混雜當壽夭,去官留殺仔細尋。
留官去殺莫逢殺,留殺去官官莫逢。
官殺受傷人必夭,更宜財格定前程。
日時偏正問何財,生怕幹頭帶殺來。
劫若重逢人夭壽,孰知偏正甚為災。
有財官運須榮發,財地官鄉是福胎。
只怕日幹元自弱,財多生殺趕身衰。
財多身弱行財運,此處方知下九台。
官不逢傷財不劫,壽山高聳豈能摧。
第一限逢印綬鄉,運生生旺必榮昌。
官鄉會合遷官職,死絕當頭是禍殃。
若是逢財來害印,墮崖落水惡中亡;為官在任他鄉死,作客逢之死路傍。
印不逢財人不死,如前逐一細推詳。
財官印綬分明說,莫道食神非易訣;食神有氣勝財官,只怕傷殘前外截,卻分輕重細推詳,大忌財官為死絕。
傷官命運莫逢官,斬絞徒流禍百端。
月德日貴逢剋戰,此命危亡立馬看。
飛天拱祿嫌填實,最怕絆神來犯幹;子運行年來甲子;壬寅申地見丙申,巳丙一同推禍福;卯宮乙木怕相逢;巳宮戊庚丙辛會;午丁年上午戌凶;醜未年中須是禍,但宜遷運而搜尋。
同官同運如逢祿,逢祿刑禍來相侵。
外逢仍還逢內敵,其餘官分外方尋;外逢內敵為災重,內逢外敵禍微侵。
戊己土皆分四季,雜氣之中難又易,逐一依定數中推,受制受刑隨運氣,只定其凶此運中,何年月日災刑重。
此是石金玉匣訣,只此洩漏與君知。

《挈要捷馳玄妙訣》
以日為主,專論財官。
蓋,官乃為扶身之本,財為養命之源。
故推天時,察地利,約太過而不及,以中和而為用;去留舒配而中理,輕重強弱而表正。
先觀節氣之深淺,後論財官之向背。
人之命內,皆不離乎財官;諸格局中,總要虛邀祿馬。先賢已成矜式,後學須自變通。
宜向之而運背,決之貧賤。
宜背之而運向,斷之困弱。
喜生以逢生,貴而可取。
受剋而值剋,吉而堪言。
逢官而看財,見財富貴。
逢殺而看印,遇印榮華。
逢印看官而遇官,八而七貴。
逢財看殺原有殺,十有九貧。
甲乙運入西方,身旺功名可許。
壬癸路經南域,主健為貴。
印財不宜身旺地。
食神最喜劫財鄉。
官殺混雜,身弱則貧。
官殺兩停,合殺為貴。
年月官星,早年出仕。
日時正貴,晚歲得名。
胞胎逢印綬,祿享千鐘。
財氣遇長生,田肥萬頃。
秋冬官星逢刃傷,存金去火貴無疑。
臘月傷官喜見官。
破印重傷而禍死。
財旺生官者,何貴少而富多?
傷官見官者,何官高而財足?
無傷不貴,有病為奇,宜當棄之,理妙於斯,何必外取。
如,火炎水少遇庚辛,休作身旺官輕而取。
或,土重木絕逢壬癸,難作身旺官輕而決。
財輕莫逢劫地。
印多最妙財鄉。
財旺生官,用賂取貴。
殺星制刃,劫寶圖名。
身旺偏財何取,必取橫財。
主捷正財偏劫,頻見妻災。
劫財陽刃入官殺,臺閣之臣。
歸祿倒沖逢刃傷,廊廟之貴。
身旺有殺逢印綬,權斷之官。
主弱逢印見財星,尋常之客。
陽刃傷官有制,膺職掌于兵刑。
正官正印無傷,出仕牧其士庶。
財旺稼穡,給餉之官。
飛祿朝陽,侍廷之相。
乾坤本清氣,畿國之榮。
子午為極尊,黃門之貴。
癸日癸時兼亥醜,魁名及第入翰林。
壬日壬時疊寅辰,高爵承恩登禦閣。
日德見魁罡,縱吉運,貧寒之士。
魁罡見財官,任得地,衣祿之人。
傷官見官,妙入財印之地。
財星破印,貴行比劫之中。
命逢財,運逢殺,吉而堪言。
命逢殺,運逢財,凶而可決。
女多傷官,歸祿得之極吉。
男逢陽刃,身弱遇之為奇。
金神、歸祿、欄叉,女命逢之最忌。
陽刃、傷官、七殺,男子值之得權。
金神入火逢殺刃,貴而無疑。
殺重有印逢食傷,榮而自有。
正官無印,居官不顯。
陽刃七殺,出牧馳名。
身旺無依,僧道之例。
桃花滾浪,娼妓之流。
金弱火強,土木消溶之匠。
土多水淺,行商針線之工。
五湖雲遶,始榮終辱己身貧。
遍野桃花,一世風流多酒色。
亡神拱殺,盜賊之徒。
秀氣失時,清名之士。
印旺身強多嗜酒。
丁壬妒合犯淫訛。
身印俱強,平生少病。
天月德助,處世無殃。
食神生旺,勝似財官。
貴全官殺,有棄命就財、就殺、就官者;有餘富貴,無依專旺。
絕食、絕財、絕官者,無限貧窮。
身弱棄命要無根,官居宰輔。
主衰身化得其時,位近天廷。
男命,類屬從化、照返鬼伏;女命,純和清貴、濁濫淫娼。宜細詳之!

《淵源集說》
最貴者,官星為命,時得偏正財為福。
最凶者,七殺臨身,逢天月二德為祥。
官星若遇劫財,雖官無貴。
七殺如逢資助,其殺愈重。
三合六合,運至逢而必榮。
七官八官,月逢官而為喜。
四合四刑,合刑當為偏正。
七沖七擊,衝擊喜得會藏。
夾貴夾丘為暗會。
財庫官庫要正沖。
官星在生旺之方,逢則何鬚髮見。
印綬臨孟仲之下,見而不見。
露形印綬,得劫財為貴。
財源喜傷(傷官),貴為奇。
傷官要見印綬,貴不可言。
歸祿若見子孫(食神),祿無限妙。
年月立有陰陽陽刃,刑罰重犯。
官殺混逢天月德,壽位高遷。
飛刃伏刃,會刃多凶。
傷官見官,剝官見禍。
陽刃若逢印綬,縱貴,有病疾在身。
七殺並制,逢官為禍,而壽元不長。
三偏三正,貴居一品之尊。
四柱四合,福坐眾人之上。
殺化為印,早擢登科。
財旺生官,少年承業。
官殺同來,要知扶官扶殺。
偏正會合,須知合正合偏。
福祿若逢陽刃,世事不明。
金神運入水鄉,身衰夭折。
暗中藏殺,須憑月下刑神。
見處無財,必受空中禍患。
陽刃兼會七殺,千里徒流。
用財若遇劫奪,一生貧困。
人生前定,窮富已明,如要識其消長,亦多究其始終;或有前貧後富、或有驟發卒傾、或有白屋之公卿、或有朱門之餓殍、或一生長樂、或一生失所,當視流運之源,要察行年之位。
身弱徒然入格,縱發早亡。
福轉若遇休囚,卒發傾夭。
是以,用神不可妄求,形蹤自然發見,有福必當用彼,無時必是用身,禍患在於五行,福崇在於運氣;福源人所同具,如或傷終困此中。消息陰陽,在我通明理智,榮辱兩端,媸妍一斷。自古相傳,非賢勿授。

《子平百章論科甲歌》
魁罡歲駕五經名,甲旺提綱榜眼清;火明木秀從魁印,金白水清甲第新。
重疊玉堂登紫閣,調和木火貫黃金;木生春令逢傷食,甲宿文場義理深。
財印兩輕官殺足,甲第連科一舉成;根苗天乙俱榜眼,為魁木火定解英。
相涵金水親黃榜,遞互丙丁侍紫宸;金水秋氣炎方取,魁星官殺貴分明。
殺重身輕休道弱,如逢印綬作魁星;誰知識此分高下,熟記猶如徐子平。

《四言獨步》
先天何處,後天何處,要知來處,便知去處;四柱排定,三才次分,年幹為本,配合元辰;神煞相絆,輕重較量,先觀月令,論格推詳;以日為主,專論財官,分其貴賤,妙法多端;獨則易取,亂則難明,去留舒配,論格要精。
日主高強,月提得令;用財為物,表實為正。
年根為主,月令為中;日生百刻,時旺時空。
幹與支同,損財傷妻。
身支年同,破蕩祖基。
月令見祿,不住祖屋;一見財官,自然發福。
用火愁水,用木愁金;輕重能分,禍福自真。
五行生旺,不怕休囚;東南西北,數盡方休。
寅申巳亥,四生之局;用物身強,遇之發福。
辰戌醜未,四墓之局;人元三用,透旺為真。
子午卯酉,四敗之局;男犯興衰,女犯孤獨。
進氣退氣,命物相爭;進氣不死,退氣不生。
財官臨庫,不沖不發。
四柱干支,喜行相合。
提綱有用,最怕刑沖;沖運則緩,沖用則凶。
三奇透露,日主專強;其根有用,福祿榮昌。
十幹化神,有影無形;無中生有,福祿難憑。
十惡大敗,格中大忌;若遇財官,反成富貴。
格格推詳,以殺為重;化殺為權,何愁損用。
殺不離印,印不離殺;殺印相生,功名顯達。
官殺重逢,制伏有功;如行帝旺(陽刃),遇之不凶。
時殺無根,殺旺取貴。
時殺多根,殺旺不利。
八月官星(甲木見酉為官),大忌卯丁;卯丁剋破,有情無情。
印綬根輕,旺中顯達。
印綬根深,旺中不發。
印綬比肩,喜行財鄉。
印無比肩,忌見財傷。
先財後印,反成其福。
先印後財,反成其辱。
財官印綬,大忌比肩;傷官七殺,反助為權。
傷官用財,死宮有子。
傷官無財,子宮有死。
時上偏財,怕逢兄弟。
月印逢財,比肩不忌。
傷官見官,格中反忌;不損用神,何愁官至。
拱祿拱貴,填實則凶;提綱有用,論之不同。
月令財官,遇之發福;祿位高強,比肩奪福。
日祿歸時,青雲得路。
庚日申(甲申)時,透財歸祿。
壬騎龍背,見戌無情;寅多則富,辰多則榮。
天元一氣,地物相同;人命逢此,位列三公。
八字連珠,支神有用;造化逢之,名利必重。
日德金神,月逢土旺;雖有輕名,祖業漂蕩。
金神帶殺,身旺為奇;更行火地,名利當時。
甲日金神,偏宜火制。
乙日金神,何勞火制。
六甲生春,時犯金神;水鄉不發,土重名真。
甲乙丑月,時帶金神;月幹見殺,雙目不明。
甲寅重重,二巳刑殺;終身必損,遇之難發。
六甲寅月,透財時節;西北行程,九流立業。
乙日卯月,金神剛烈;富貴比肩,旺橫死絕。
天干二丙,地支全寅;更行生印,死見禍臨。
火旺二寅,月令水金;火鄉有救,見土刑身。
巳日月戌,火神無氣;多水多金,眼昏目閉。
年幹會火,日時會金;己幹用印,官徹名清。
秋金生午,二庚火丙;到醜傷情,逢離順境。
庚金坐午,辛金生未;透殺兩停,冬生最貴。
辛金月辰,庚金醜庫;逆數清孤,順行豪富。
辛逢卯日,年月見酉;時帶朝陽,為僧行醜。
辛金亥日,月逢臨戌;水運初行,須防目疾。
辛金生酉,財官用印;順行南方,名利必振。
辛金坐巳,官印遇祿;順行南方,貴顯榮福。
辛金逢離,透土何慮;無土傷身,壽元不住。
月生四季,日主庚辛;何愁主弱,旺地成名。
辛金逢火,見土成刑。
陽金遇火,透土成名。
壬生午位,祿馬同鄉;重重遇火,格局高強。(玄武當權格)
壬癸多金,生於酉申;土旺則貴,火旺則貧。
癸向巳宮,財官拘印;運至南方,利名必振。(玄武當權格)
癸日己亥,殺財透露;地合傷官,有勞無富。
癸日申提,卯寅歲時;年殺月劫,林下孤悽。
癸日幹己,陰殺重逢;無官相混,名利必通。
傷官之格,女人最忌;帶印帶財,反為富貴。
殺多有制,女人必貴。
官星犯重,濁濫淫類。
官星桃花,福祿堪誇。
殺星桃花,朝劫暮巴。
庚日申時,柱中金局;支無會合,傷官劫妻。
癸日寅提,寅時亥月;莫犯提綱,禍福難推。
甲日乾(亥)提,見殺喜比;金水栽根,忌行卯未。
戊己醜月,比肩透出;宜金入局,忌逢午未。
壬癸坎宮,支逢午戌;幹頭比肩,東行為吉。
甲乙震(卯)宮,卯多須夭;逆順運行,子申發福。
庚辛巳月,金生火旺;比劫栽根,西行成象。
丙丁酉月,比肩不忌;火入離宮,比肩一例。
曲直醜月,帶印多金。
壬癸醜月,土厚多金。
食神生旺,勝似財官;濁之則賤,清之則垣。
此法玄玄,識得成仙;學者寶授,千金莫傳。

《身弱論》
陽木無根,生於醜月;水多轉貴,金多則折。
乙木無根,生臨醜月;金多轉貴,火土則折。
丙火無根,子申全見;無制無生,此身貧賤。
六甲坐申,三重見子;運至北方,須防橫死。
丙臨申位,陽水大忌;有制身強,旺成名利。
己入亥月,怕逢陰木;月逢印生,自然成福。
己日逢殺,印旺財伏;運轉東南,貴高財足。
壬寅壬戌,陽土透露;不混官星,名崇顯祿。
陰水無根,火鄉有貴。
陽水無根,火鄉即畏。
丁酉陰柔,不怕多水;比肩透露,格中返忌。
戊寅日主,何愁殺旺;露火成名,水來漂蕩。
庚午日主,支火炎炎;見土取貴,見水為嫌。
辛金身弱,卯提入格。
癸酉主衰,見財成格。
癸巳無根,火土重見;透財名彰,露根則賤。(棄命從財格)

《棄命從殺論》
甲乙無根,怕逢申酉;殺合逢之,雙目必朽。
甲木無根,生於醜月;水多轉貴,金土則折。
乙木酉月,見水為奇;有根醜絕,無根寅危。
乙木坐酉,庚丁透露;二庫歸根,孤神得失。
丙火申提,無根從殺;有根南旺,脫根壽促。
陽火無根,水鄉必忌。
陰火無根,水鄉有救。
陰火酉月,棄命就財;北方入格,南則為災。
戊己亥月,身弱為棄;卯月同推,嫌根劫比。
庚金無根,寅宮火局;南方有貴,須防壽促。
辛巳陰柔,休囚官殺;運限加金,聰明顯達。
壬日戌提,癸幹未月;運喜東方,逢沖則絕。
棄命從財,須要會財。
棄命從殺,須要會殺。
從財忌殺;從殺喜財;命逢根氣,命殞無猜。

《五言獨步》
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財祿兩相隨。
寅卯多金醜,貧富高低走;南地怕逢申,北方休見酉。
建祿生提月,財官喜透天;不宜身再旺,惟喜茂財源。
土厚多逢火、歸金旺遇秋、冬天水木泛,名利總虛浮。
甲乙生居卯,金多反吉祥;不宜重見殺,火地得衣糧。
火忌西方酉。(十二長生,丙死於酉)
金沉怕水鄉。(十二長生,庚死於子)
木神休見午。(十二長生,甲死於午)
水到卯中傷。(十二長生,壬死於卯)
土宿休行亥,臨官在巳宮;南方根有旺,西北莫相逢。
陰日朝陽格,無根月建辰;西方還有貴,惟怕火來侵。
乙木生居酉,莫逢全巳醜;富貴坎離宮,貧窮申酉守。
有殺只論殺,無殺方論用;只要去殺星,不怕提綱重。
甲乙若逢申,殺印暗相生;木旺金逢旺,冠袍必掛身。離火怕重逢,北方反有功;雖然宜見水,猶恐對提沖。
八月官星旺,甲逢秋氣深;財官兼有助,名利自然亨。
曲直生春月,庚辛幹上逢;南離推富貴,坎地卻猶凶。
甲乙生三月,庚辛戌未存;醜宮壬癸位,何慮見無根。木茂宜金火,身衰鬼作關;時分西與北,輕重辨東西。
時上胞胎格,月逢印綬通;殺官行運助,職位至三公。
二子不沖午;二寅不沖申;得一分三格,財官印綬同;運中逢剋破,一命喪黃泉。
進氣死不死,退氣生不生;終年無發旺,猶忌少年刑。
時上偏財格,幹頭忌比肩;月生逢主旺,貴氣福重添。
運行十數載,上下五年分;先看流年歲,深知來往旬。
時上一位貴,藏在支中是;日主要剛強,名利方有氣。

《五行生剋賦》
大哉干支,生物之始,本乎天地,萬象宗焉。有陰陽變化之機,時候淺深之用;故,金木水火土無正形,生剋制化理取不一。
假如死木,偏宜活水長濡。
譬若頑金,最喜紅爐煆煉。
太陽火忌林木為讎。
棟樑材求斧斤為友。
火隔水,不能鎔金。
金沉水,豈能剋木。
活木忌埋根之鐵。
死金嫌蓋頂之泥。
甲乙欲成一塊,須加穿鑿之功。
壬癸能達五湖,蓋有併流之性。
樗木不禁利斧。
真珠最怕明爐。
弱柳喬松,時分衰旺。
寸金尺鐵,氣用剛柔。
隴頭之土,少木難疏。
爐內之金,濕泥反蔽。
雨露安滋朽木。
城牆不產真金。
劍戟成功,遇火鄉而反壞。
城牆積就,至木地而愁傷。
癸丙春生,不雨不晴之象。
乙丁冬產,非寒非煖之天。
極鋒抱水之金,最鈍離爐之鐵。
甲乙遇金強,魂歸西兌(酉)。
庚辛逢火旺,氣散南離(午)。
土燥火炎,金無所賴。
木浮水泛,火不能生。
三夏鎔金,安制堅剛之木。
三冬濕土,難隄氾濫之波。
輕塵撮土,終非活木之基。
廢鐵銷金,豈是滋流之本。
木盛,能令金自缺。
土虛,反被水相欺。
火無木,則終其光。
木無火,則晦其質。
乙木秋生,拉朽摧枯之易也。
庚金冬死,沉沙墜海豈難乎!
凝霜之草,奚用逢金。
出土之金,不能勝木。
火未焰,而先煙。
水既往,而猶濕。
大抵,水寒不流,木寒不發,土寒不生,火寒不烈,金寒不鎔;皆非天地之正氣也。
然,萬物初生未成,而成久則滅。其超凡入聖之機,脫死回生之妙;不象而成,不形而化,固用不如固本,花繁豈若根深。
且如,北金戀水而沉形(水多金沉);南木飛灰而脫體(火旺木焚);東水旺木以枯源(木盛水縮);西土實金而虛己(金多土變);火因土晦皆太過(土多火埋)。
五行貴在中和。
以理求之,慎勿茍言,掬盡寒潭須見底。

《珞琭子消息賦》
元一氣兮先天,稟清濁兮自然;著三才以為象,播四時以為年。
以幹為祿,以向背定貧富;以支為命,詳順逆以迴圈。
運行則一辰十載。
折除乃三日為年;折除者乃一年二十四氣,七十二候。
命有節氣淺深,用之而為妙。
其為氣也,將來者進,成功者退;如蛇在灰,如鱔在塵。氣者,四時向背之氣也;其為有也,是從無而立有;其為無也,天垂象以為文;此五行臨於絕地而建貴也。五行絕處有祿馬;其為常也,立仁立義;其為事也,或見或聞。崇為實也,奇為貴也,將星扶德,天乙加臨,本主休囚,行藏汩沒。
至若,勾陳得位,不虧小信以成仁;真武當權,是知大才而分瑞。
不仁不義,庚辛與甲乙交爭。
或是或非,壬癸與丙丁相畏。
故,有先賢謙己,處俗求仙;崇釋則離宮修定,歸道乃水府求玄。見不見之形,無時不有;抽不抽之緒,萬古聯綿。是以何公懼其七殺;宣父畏以元辰;峨眉闡以三生,無全士庶;鬼穀布其九命,約以星觀。今集諸家之要,略其偏見之能,是以未解曲通,玅須神悟。
臣出自蘭野,幼慕真風;入肆無懸壺之玅,遊街無化杖之神;息一氣以凝神,消五行而通道。乾坤立其牝牡,金木定其剛柔;晝夜分為君臣,時節分為父子,不可一途而取,不可一理而推。時有冬逢炎熱,夏草遭霜;類有陰鼠棲水,神龜宿火;是以陰陽罕測,志物難窮。大抵三冬暑少,九夏陽多,禍福有若禎祥,術士希其八九。
或若生居休敗,早歲空亡;若遇健旺之鄉,連年偃蹇。
若乃,初凶後吉,相源濁而流清;始吉終凶,狀根甘而裔苦。觀乎萌兆,察以其元;根是苗先,實從花後;胎生元命,三獸定其門宗;律呂宮商,五虎論其成敗。無合有合,後學難知;得一分三,前賢不載。
年雖逢於冠帶,尚有餘災。
運將至於衰鄉,猶披少福。
大段,天元羸弱,宮吉不及以為營;日下興隆,月凶不能成其咎。
若遇,尊凶卑吉,救療無功;尊吉卑凶,逢災自愈。
祿有三會,災有五期。凶多吉少,類大過之初爻;福淺禍深,喻同人之九五。
聞喜不喜,是六甲之盈虧;當憂不憂,賴五行之救助。
八孤臨於五墓,戌未東行;六虛下於空亡,自乾南首。
天元一氣,定侯伯之尊榮。
支作人元,運商徒而得失。
若乃,身旺鬼絕,雖破命而長生;鬼旺身衰,逢建祿而壽夭。
背祿逐馬,守窮途而悽惶。
祿馬同鄉,不三台而八座。
官崇位顯,定知夾祿之鄉。
小盈大虧,恐是劫財之地。
生月帶祿,入仕居赫奕之尊。
重犯奇儀,蘊藉抱出群之器。
陰男陽女,時觀出入之年;陰女陽男,更看元辰之歲,與地之相逢。
宜退身而避位,凶會吉會,返吟伏吟,陰錯陽差,天沖地擊;或逢四殺五鬼,六害七傷,天羅地網,三元九宮。福臻成慶,禍並危凝;扶兮速速,抑乃遲遲。
曆貴地而待時。
遇比肩而爭競。
至若人疲馬劣,猶托財旺之鄉;或乃財旺祿衰,健馬何避。掩沖歲臨,尚不為災,年登故宜獲福。
大吉主逢小吉,及壽長年。
天罡運至天魁,繼生續壽。
從魁抵蒼龍之宿,財自天來。
天沖臨昴胃之鄉,人元有害。
金祿窮於正首,庚重辛輕。
木人困于金鄉,寅深卯淺。
玅在識其通變,拙說猶神;巫瞽昧於調絃,難希律呂。
庚辛臨於甲乙,君子可以求官。
北人運至南方,貿易獲其厚利。
開朝懽而旋至,為盛火之炎陽。
剋禍福之遙,則多因於水土。
金木未能成器,聽衰樂以難明;似木盛而花繁,狀密雲而不雨。乘軒衣冕,金火何多;位窮班卑,陰陽不定。所以,龍吟虎嘯,風雨助其休祥;火勢將興,故先煙而後焰。每見凶中有吉,吉乃先凶;吉中有凶,凶為吉兆;禍旬向末,言福可以近推。纔入衰鄉,論災宜其逆課。男迎女送,否泰交居;陰陽二氣,逆順折除。占其金木之內,顯于方所分野;標其南北之間,恐不利於往來。
一旬之內,於年中而問月;一歲之中,求月中而問日。向三避五,指方面以窮通;審吉查凶,述歲中之否泰。
丙寅丁卯,秋天宜以保持。
己巳戊辰,度乾(亥)宮而脫厄。
值病憂病,遲生得生;旺相崢嶸,休囚絕滅。論其眷屬,憂其死絕,墓在鬼中;危疑者甚,足下臨喪,面前可見。
憑陰察其陽福,歲君莫犯於孤辰。
恃陽鑑以陰災,天元忌逢於寡宿。
先論二氣,次課延生;父病推其子祿,妻災課以夫年。三宮元吉,禍遲可以延推;始末皆凶,災忽來如迅速。宅墓受殺,落梁塵以呻吟;喪吊臨人,變宮商為薤露。幹推兩重,防災于元首之間;支折三輕,慎禍於股肱之內。下元一氣,同居去住之期;仁而不仁,慮傷伐於戊己。至於寢食侍衛,物有鬼物,人有鬼人;逢之為災,去之為福。就在裸形夾殺,魄往酆都,所犯有傷,魂歸岱嶺。或乃行來出入,抵犯凶方,嫁娶修營,路登黃道;災福在歲年之位內,發覺申日時之擊揚。五神相剋,三生定命。
每見,貴人食祿,無非祿馬之鄉;源濁伏吟,惆悵歇宮之地。
狂橫起于勾絞。
禍敗發於元亡。
宅墓同處,恐少樂而憂多。
萬裏回還,乃是三歸之地。
四殺之父,多生五鬼之男。
六害之徒,命有七傷之事。
眷屬情同水火,相逢於沐浴之間。
骨肉中道分離,孤宿猶嫌於隔角。
須要制其神煞,輕重較量;身剋殺而尚輕,殺剋身而尤重。
至於迴圈八卦,因河洛以為文,略之為定一端,究之翻成萬緒。
若值,扳鞍踐祿,逢之則佩印乘軒;馬劣財微,遇之則流而不返。
善惡相伴,搖動遷移,夾殺持丘,親姻哭送;兼須察其操執,觀其秉持。原薄論其骨狀,成器藉於心源。
木氣盛而仁昌。
庚辛虧而義寡。
吉曜而有喜,疑其災器。
福星臨而禍發,以表凶人。
處定求動,剋未進而難遷;居安慮危,可以凶中而卜吉。貴而忘賤,災自奢生;迷而不返,禍從惑起。殊當易從變處為萌,福善禍淫,吉凶異兆。
至於公明、季玉,尚無變識之文;景純、仲舒,不載比形之妙。詳其往聖,蓋以前賢;或指事以陳謀,或約文而切理。多或少利,二義難精。今者參詳得失,補綴道蹤,規為心鑒,永掛清瑩,引列終緒,十希得九。

《論八字撮要法》
用之為官,不可傷。
用之為財,不可劫。
用之為印,不可破。
用之食神,不可破。
用之為祿,不可沖。
若有七殺須要制,制伏太過反為凶;若遇傷官須要靜,此是子平萬法宗。
傷官最怕為官運。
正官尤忌見財星。
印綬好殺,嫌財位。
陽刃怕沖,宜合迎。
比肩要逢七殺制。
七殺喜見食神刑。
有祿怕見官星到。
食神最喜偏財臨。
此是子平撮要法,江湖術者仔細明。

《格局生死引用》
夫格局者,自有定論,今略而述之。
印綬見財,行財運、又兼死絕,必入黃泉;如柱有比肩,庶幾有解。
正官見殺,及傷官刑衝破害,歲運相併必死。
正財偏財,見比肩分奪、劫財陽刃,又見歲運沖合必死。
傷官之格、財旺身弱、官殺重見、混雜沖刃,歲運又見必死;活則殘傷。
拱祿拱貴填實,又見官空亡沖刃,歲運重見即死。
日祿歸時,刑衝破害;見七殺官星空亡沖刃必死。
殺官大忌,歲運相併必死。
其餘諸格,並忌殺及填實,歲運併臨必死。
會諸兇神惡煞勾絞空亡吊客墓病死宮諸煞,十死九生。
官星太歲、財多身弱,元犯七殺,身輕有救則吉,無救則凶。
金多夭折,水盛飄流,木旺則夭,土多癡呆,火多頑愚,太過不及。
作此論,一不可拘,二須敢斷;必須理會推之,求其生死決矣!

《會要命書說》
夫造命書,先賢已窮盡天地精微之蘊而極矣!自唐李虛中一行禪師、宋徐升東齋、明王詮醉醒子諸公,登覺【淵海】【淵源】,其理雷同,至矣!盡矣!無非木火土金水之微妙耳。
今之後學,加增旨意、口訣;莫非先賢已發之餘意,大同小異。
今將【淵海】、【淵源】二書,合成一集,一覽便知;不必尋究二書之旨,刪繁去簡,永為矜式。

格局
內十八格《月上偏官格》
喜身旺,怕沖多。
為人性重、剛執不屈;時偏官多者亦然。
喜見陽刃殺。
月上偏官用地支,只要一位,要行偏官運。
若有甲子,年時上又有之,卻要行偏官旺運;亦不要行官鄉,歲君亦然,為大過而反成其禍。須要行制伏得地之運方發,與時偏官相似。
【戊寅,癸亥,丙申,戊子】:王鎮撫此格,殺神太重,喜行東方運。身衰八字,水多火微,獨喜寅宮火旺,乃是一年之火,運行卯合戌火局,何益?又係濕木,不生無焰火,則木自旺不能生火;譬如橫水木於圍爐之上,此火縱悍力,亦無由得盛。是以寅運丁卯運中而死,即六丙生人亥子多。

內十八格《時上偏財格》
如時上偏財,與時上偏官相似,只要時上一位;不要多,而三處不要再見財。卻怕沖,與月上偏官格同。
偏財要財旺運。
月偏財是眾人財,最怕干支兄多來;身強財旺皆為福,若歸官星足為災。
時正財與壬官同,不逢破害與相沖;性沖不見財官殺,防時來尋此格中。
時上偏財不用多,支幹須要用搜羅;喜逢財旺兼身旺,衝破傷財受折磨。
時上偏財一位佳,不逢衝破享榮華;破財劫刃還無遇,富貴雙全比石家。
時上偏財遇劫星,田園破盡苦還貧;傷妻損妾多遭辱,食不相資困在陳。
若是偏財帶正官,劫星若露福難幹;不宜劫運重來併,此處方知禍百端。

內十八格《時上一位貴》
夫一位貴者,惟只時上,只見一位方為貴;或年月日又有,反為辛苦勞役之人也。
如時上一位七殺,要本身自旺,而三處有制伏多;則行七殺旺運,或三合得地可發。若無制伏,則要行制伏之運可發。或遇殺旺而無以制之,則禍生矣!
月上偏官卻怕沖,與陽刃同;時上偏官不怕沖,與陽刃同。
又要本身生日自旺,如甲乙日在正二月生是也。
時偏官為人性重、剛執不屈;月偏官多者亦然。
偏官妙喜食神遂,印綬身強福祿豐;若見正官並梟用,卻見死絕禍重重。
偏官有印化為權,運助身強福祿全;切忌身弱並刑害,一生災病禍連綿。
時逢七殺是偏官,有制身強好命看;制過喜逢殺旺運,三方得地發何難。元無制伏運須見,不怕刑沖多殺攢;若是身衰惟殺旺,定知此命是貧寒。
時上偏官喜刃沖,身強制伏福豐隆;正官若也來相混,身弱財生主困窮。
時上偏官一位逢,身強殺淺怕刑沖;假如月上又重見,辛苦徒勞百事空。
時上偏官一位強,日辰自旺貴非常;有財有印多財祿,列定天生坐棟樑。

內十八格《正官格》
月上有官星者是也,時上兼有財星者,真貴人也。
怕沖,忌見傷官七殺,大運亦然;喜印殺,喜身旺,喜財星,歲運同。
官星宜露,豈可藏之。似乎為官者,顯揚威德,則用之國家者,方為大丈夫;豈受人之壓伏者,則為臣下之臣,豈非小人。
正氣官星,切忌刑沖;多則論殺,一位名真。官藏殺淺,露殺官升;今則為破,事恐不成。

內十八格《雜氣財官格》
辰戌醜未是也!經曰:『財官印綬全備,藏蓄於四季之中,辰戌醜未是為之。』如官露印露財露,則不妨也。
如,辰宮,則有乙木癸水戊土;戌宮,則有辛金丁火戊土;醜宮,則有癸水辛金己土;未宮,則有乙木丁火己土也。
雜氣財官在月宮,天干透露始為豐;財多官旺宜衝破,卻忌干支壓伏重。
辰戌醜未為四季,印綬財官居雜氣;幹頭透出格為真,只問財多為尊貴。
財官寓在庫中藏,不露光芒福不昌;若得庫門開透了,定教富貴不尋常。
雜氣從來福不輕,天干透出始為真;身強財旺生官祿,運見刑沖聚寶珍。
四季財官月內藏,刑沖剋制要相當;太過不及皆成禍,運到財鄉是吉祥。
透出財官官祿鐘,官加富貴位三公;刑沖一變方為妙,得運應知蛇化龍。
五行四季月支逢,印綬幹頭要顯榮;四柱相生喜官殺,更饒財產又崢嶸。

內十八格《印綬格》
此格大要生旺,忌死絕,要四柱中有官星為妙;月上印綬最緊。
行官印運便發。
見財運破印,反為貪財壞印,不利也;歲運亦然。

內十八格《雜氣印綬格》
辰戌醜未也!亦忌財,要行官運。
【庚寅,丙戌,戊子,癸醜】:葛待詔係賣職瑁梳兒。此命是雜氣之中,月令透出丙丁火,乃為印綬;只是不合日時下有癸水為財。行亥子醜運,入於壬辰運六年而不遂意,第七年歲在戊子年,二月二十八日壬戌日不祿,正乃是貪財壞印也。不可不仔細推之,記之以為術者鑒。

內十八格《合祿格》
此格以六戊日為主!以庚申時合卯中乙木為戊官。
四柱有甲乙字丙字巳字刑壞子申,丙傷庚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食神生旺無刑剋,命中值此勝財官;官印更來相協助,少年登第拜金鑾。
戊日庚申時上逢,如無官印貴秋冬;甲丙卯寅兼巳字,四營歲破怕同宮。
申時戊日食神奇,惟喜秋冬福祿宜;甲丙卯寅來剋破,遇而不遇主孤離。

內十八格《合祿格又格》
六癸日為主!喜逢庚申時;用申時合巳中戊土,癸日得官星。
若四柱中有戊字並巳字刑壞了申時,或丙字及傷庚申時,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日幹癸水時庚申,生在秋冬富貴人;大忌寅來傷秀氣,若逢春夏惹災迍。
時遇庚申癸日生,此格官印合官星;不逢官殺兼陽火,名譽昭彰拜紫宸。

內十八格《歸祿格》
此格假令六甲日生人得寅時,謂之歸祿;蓋日祿在寅,餘皆倣此。但四柱全不見官殺,見之則難歸矣!
喜行身旺運,兼行食神傷官財運,亦可發福;怕衝破。
歸祿逢財名利全,幹頭不忌透財源;身強無破平生好,大怕行來遇比肩。
日祿歸時要旺宮,食神喜遇怕刑沖;傷官嫌入傷財運,官不高兮財不豐。
日祿歸時格景良,怕官嫌殺喜身強;若見比肩分劫祿,刑衝破害更難當。
青雲得路祿歸時,凡命逢之貴且奇;四柱無沖官不至,少年平步上雲梯。

內十八格《拱祿格》
此格只有五日,忌填實。最怕沖了日時拱位,又怕四柱中有傷,日幹遇殺,皆拱不住,則減分數;歲君大運同。
經雲:『拱祿拱貴,填實則凶。』
此格有五日:丁巳日見丁未,己未日見己巳,戊辰見戊午,癸醜見癸亥,癸亥見癸醜!

內十八格《拱貴格》
以日幹甲寅取貴人,甲戊庚牛羊是也。
貴人大忌填實貴位,怕刑沖了日時拱位;又怕四柱有官沖身、七殺之類,皆拱不住,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此格有六日:甲寅日見甲子時,壬子日見壬寅時,甲申日見甲戌時,戊申日見戊午時,乙未日見乙酉時,辛醜日見辛卯時!

《拱祿拱貴格詩訣》
拱祿拱貴格希奇,遇者腰懸衣紫衣;只怕刑沖並剋破,應嫌七殺月年隨。所拱之位怕填實,又怕傷官在月支;陽刃重重來格破,如無此破貴無疑。
拱祿拱貴格中稀,也須月令看支提;提綱有用提綱重,月令無官用此奇。
癸日癸時逢亥醜,名為拱祿福重重;若無官殺來沖壞,雁塔題名有路通。
兩絆本身非是我,拱藏一位虛中好;不宜填實見官星,更忌官星當剋破。
甲寅甲子拱辛官,壬辰壬寅拱貴看;日遇甲申時甲戌,戊申戊午桂生香。
看來辛醜逢辛卯,乙未乙酉格高強;切忌刑沖填破害,腰金衣紫食皇糧。

內十八格《乙巳鼠貴格》
此格如月內有官星,則不用之。大怕午字沖之,丙子時丙字為妙,謂之聚貴也。
或曰,柱中有庚字辛字並申字酉字醜字,內有庚辛金,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又曰,四柱中元無官星,方用此格。

內十八格《六乙鼠貴格》
此格以子暗合巳,巳動合申;庚祿居申,則用庚官,得引出庚金用事。喜子亥卯時為妙。
忌巳刑寅,無沖害傷破子乙二字,及無財星,即『六乙日子時』。
元有官星論,忌寅午戌沖,見庚辛申酉醜字,有一位元則減分數,歲君同;亦忌月通財官,六格不用,大運亦然。
陰木逢陽亥子多,多為聚貴福嵯峨;柱中只怕南離位,困苦傷殘怎奈何。
乙日生人得子時,名之聚貴最為奇;切嫌午字來衝破,辛酉庚申總不宜。
乙日須逢丙子時,如無午破貴尤奇;四柱忌逢申酉醜,若無官殺拜丹墀。
六乙鼠貴在生時,殺官衝破不相宜;月中通得真三木,方定當生利祿奇。
六乙生人時遇鼠,官星又帶複如此;庚辛申酉馬牛欺,一位逢之為丐子。

內十八格《井欄叉格》
此格庚申庚子庚辰三處,須要四柱中申子辰三位全!不必三個庚字;若有三庚尤妙。只要庚日生申年,月時或戊子戊辰不妨,但得支是申子辰全也。
若時遇丙子,則是偏官;若時是申時,則是歸祿格,而非井欄叉矣。
此格四柱中見寅午戌三字,則沖壞矣!
庚用丁為官,以申子辰三合沖寅午戌火局,庚日得官星。行運如正氣,若行東方財地,或南方皆好。
若四柱中有巳字丙丁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庚日喜逢全潤下,貴神名曰井欄叉;丙丁巳午休相遇,申子辰宮全乃佳。若是申時歸祿格,時逢丙子殺神加;水局要衝寅午戌,若還填實祿難賒。
庚日全逢申子辰,井欄叉格制官星;局中無火方成貴,破動提綱禍亦臨。
井欄運喜東方地,得到財鄉真富貴;丙丁巳午歲運逢,失祿破財須且畏。
庚日全逢潤下方,癸壬巳午怕相傷;時遇子申福減半,功名成敗不能長。

內十八格《飛天祿馬格》
此格以庚壬二日用子字多!沖午中丁己為官星;要四柱中有寅字並未字或戌字,得一字可合為妙。
如六庚日六壬日以子沖午字,庚日以子沖午中丁火為官星;若四柱中有丁字並午字,則減分數,歲君亦忌。
如六壬日以子沖午中己土為官星;若四柱中有己字並午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須忌之。

內十八格《飛天祿馬格又格》
以辛癸日用亥字!沖巳中丙戊為官星;要四柱有申字並酉字或醜字,得一字可合為妙。
假令六癸日以亥沖巳,若四柱有戌字,則亥不能去沖矣;歲君大運亦忌。
如六辛日以亥沖巳中丙字為官星;若四柱中有丙字並巳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忌。運連太歲輕,再見巳字,有禍矣!

《飛天祿馬格詩訣》
庚壬鼠隊來沖馬,辛癸尋蛇要眾豬;丙日馬群沖鼠祿,丁逢蛇眾見雙魚。最忌絆神兼論合,官星填實禍當途;運重歲輕消息取,用神不損上天衢。
祿馬飛天識者稀,庚壬二日報君知;年時月日重逢子,無破無沖富貴奇。
飛天祿馬貴非常,辛癸都來二字強;年月日時重見亥,無官沖絆是賢良。
丙丁巳午要多臨,沖出官星貴氣深;四柱若無官殺重,複行官運禍難禁。
丙丁離位激江湖,歲運無官入仕途;專祿榮名皆遂意,片言投合動皇都。
丙日須宜子午沖,午能衝子吉相逢;不須論合惟嫌未,子癸相逢再見凶。
丁日多逢字字重,局中無水貴和同;傷官此格宜傷盡,見亥刑沖數必空。
丁日坐巳多沖亥,壬癸休來四柱中;倘若地支申字出,必能相絆貴難同。
丁巳支中疊見蛇,刑沖壬子格為佳;若有亥午兼乙卯,合官錦上又添花。
庚壬日主重重子,倒沖祿馬號飛天;何如金水多清貴,運入南方慮有邅。
辛日重逢乾又乾,格中惟此號飛天;格成酉戌比身貴,巳運刑沖壽莫全。
癸日亥字為仇家,進寅絆合有爭差;春秋半吉冬無用,生於夏月享榮華。
亥逢辛癸子庚壬,祿馬飛天仔細尋;歲君若逢官絕處,功名唾手遂初心。
日刃庚壬子字多,飛天祿馬格純和;沖官合起真為貴,填實其中又折磨。
七殺官星休要犯,醜字相逢絆若何;天地人元重見土,剋其子醜不興波。

內十八格《六陰朝陽格》
喜行西方,東南次之;最忌北方。
此格以六辛日為主!用丙火為正官,喜逢戊土,戊來動丙,辛日得官星。子字則要一位,多則不沖。
若四柱中有丙字丁字午字,則減分數,大運亦同。
戊子時逢日主辛,陰陽朝位貴超群;官星七殺休相見,巳馬南離局裏嗔。歲月有財尋別格,辛中醜絆又非真;此格斷然為宰輔,運行西地佐朝臣。
辛日單單逢戊子,六陰貴格喜朝陽;丙丁巳午休填實,歲運輪逢一例詳。南地平平最嫌北,西方第一次東方;若還子字無相遇,貴處朝堂姓字香。
辛逢戊子最相宜,名利高遷折桂枝;四季秋生無亥字,榮華富貴業尤奇。
六陰行運喜西方,臨在東方也吉昌;若到北方凶且畏,南離衝破主災殃。

內十八格《壬騎龍背格》
此格以辰多者貴,寅多者富!
壬日坐辰土,以丁為財,以己為官;壬日以辰沖戌中丁戊,壬辰日得財官,而寅午戌三合。
或壬日坐寅,卻要年月時上多聚辰字,方可用。
若壬辰日有年月時上,皆在寅字,只為富命;以有午戌為財得地。
若年月時上辰字多,則沖出財來,所以貴也。
壬騎龍背喜非常,寅少辰多轉發揚;大忌官星來破格,刑沖須見壽元傷。
壬騎龍背怕官居,重疊逢辰貴有餘;設若寅多辰字少,須應豪富比陶朱。
壬辰不及壬寅日,四柱壬辰字要多;辰字多兮官殺重,寅多可比石崇過。
壬辰日又見辰時,年月辰多最是奇;四柱若逢寅位上,發財發福兩相宜。
日遇壬辰格罕逢,格中疊見號騎龍;若還寅字重重出,富貴仍教比石崇。午戌成財寅合局,戌中祿馬用辰沖;忽然若是壬寅出,四柱居辰格亦同。

內十八格《刑合格》
此格以六癸日生人為主!用戊土為正氣官星,喜逢甲寅時,用寅刑巳中戊土,癸日得官星;如庚寅刑不成,惟甲寅時是,行運與飛天祿馬同。
若四柱中有戊字巳字,則減分數。又怕庚寅傷甲字,刑壞了;忌申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忌。
陰水寅時格正清,又愁庚剋不能刑;運行若不逢蛇地,方得清高有利名。
四柱支幹合到刑,多因酒色喪其身;若臨陽刃並七殺,定作黃泉路上人。
六癸日生時甲寅,假名刑合亦非真;月令若加亥子位,傷官格內倒推尋。
癸日生人時甲寅,最嫌四柱帶官星;若無戊戌庚申字,壯歲榮華達帝京。
但求癸日甲寅時,刑去官星貴可知;不喜庚金傷甲木,寅申衝破主憂危。
癸日寅時刑合格,入此格時須顯赫;官星七殺莫相逢,甲庚己字為災厄。
柱中若逢酉醜字,遇者英豪名利客;參詳歲運定榮枯,此是子平真法則。

內十八格《子遙巳格》
此格以二甲子!子中癸水遙合巳中戊土。戊來合丙,丙來合酉中辛金,甲子日得官星,則巳酉醜三合官祿。
要行官旺運鄉。
忌四柱中有庚字七殺,辛金官星,並申酉醜字絆住,則子不能去遙矣。若有午字衝子,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甲子日逢甲子時,子來遙合巳中支;戊能動丙丙合酉,甲得辛官貴可知。不喜庚辛申酉出,醜來相絆亦非宜;更無午字相沖害,運入官鄉旺處奇。
甲臨子字日時全,擬作蟾宮折桂仙;醜絆午沖官殺顯,反為淹滯禍綿綿。
甲子重逢甲子時,休言官旺不相宜;月生日主根元壯,運到金鄉返得奇。
甲子重逢甲子時,名為遙巳最相宜;纔臨醜午家須破,歲運官逢亦不奇。

內十八格《醜遙巳格》
此格只有辛醜、癸醜二日!用醜字多,遙合巳中丙戊,辛癸日得官星;醜字多為妙。
若四柱中有子字絆住,則醜不能去遙矣;要四柱中有申字並酉字,得一字為妙。
如辛醜日,若四柱中有丙丁字並巳字午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同。
癸醜日,亦不要見戊字己字巳字丁字。
辛醜癸醜二日幹,醜能合巳巳藏官;醜日多見方為妙,不宜子在柱中間。若逢申酉更為美,辛嫌巳午丙丁幹;癸嫌戊己及巳午,此命必須仔細看。
辛日癸日多逢醜,名為遙巳合官星;莫言不喜官星旺,誰信官來返有成。
辛癸二日逢遇醜,便是官星暗入宮;申酉喜來臨一字,忌逢巳午子垣凶。

內十八格《倒沖格》
凡四柱中元無官星,方用此格!
以丙日為主,用午字衝子中癸水,丙日得官星;不論合。若四柱有未字,則午不能去沖矣!大忌癸字並子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
丙日須逢午字沖,午能衝子吉相逢;不須論合幹嫌水,子癸相逢再見凶。午衝子癸是官星,功名榮達顯神京;最忌未宮相伴合,平生虛利又虛名。

內十八格《倒沖格又格》
此以丁日為主!用巳沖亥宮壬水為丁之官星,不論合;若四柱中有辰字,則巳不能沖矣。大忌四柱中有壬字並亥字,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同。
運重歲君輕,再見亥辛,則禍作矣!
丁日多逢巳字通,局中無水貴合同;傷官此格宜傷盡,見亥刑沖數必空。

外十八格《六甲趨乾格》
乾為亥宮,六甲日生,亥多者是!有官殺,非此格。
且如六甲日生,柱中要亥字多,乃為天門之位,北極之垣,甲木賴之以長。如人以甲日生亥字多者,自然富貴矣;忌巳字沖之。
此論甲祿在寅,寅與亥合,謂之合祿;忌見財星,及寅巳二字,歲運亦同。
甲日生人遇亥時,甲趨乾格最相宜;歲運若逢財旺處,官災禍患共來齊。

外十八格《六壬趨艮格》
且如壬水日主多見寅字!則用寅中甲木,暗邀己土為壬日之官星;丙火邀辛金為壬日印綬。
怕午字申字沖之,忌財官填實;喜身旺地,歲運同。
寅為艮土之方,故曰趨艮。謂壬祿在亥,寅與亥合,又謂之合祿。
亦忌破害;運行申則壞寅字,不吉。
壬日寅時為貴格,此名趨艮福非常;大怕刑沖並剋破,相逢歲運禍非常。
壬喜逢寅庚喜辰,雲龍風虎越精神;支頭重見無沖戰,定是清朝食祿人。

外十八格《曲直格》
一曰仁壽、二曰青龍。
此格以甲乙日幹,取地支寅卯辰,或亥卯未木局!要不見辛庚之氣;見庚辛即官殺,非此格也。
只從木運論,故曰『曲直』;運喜北方。北方有水,木賴水生,故從其類。
主人多仁,忌西方運。
甲乙生人寅卯辰,又名仁壽兩堪評;亥卯未全嫌白帝,若逢坎地必榮身。
木從木類正為奇,秋令逢之事不宜;得此清高仁且壽,水源相會福元齊。

外十八格《炎上格》
且如,丙丁二日見寅午戌全,或巳午未全亦是!但忌水鄉金地,喜行東方運。怕沖,要身旺;歲運同。
炎上者火之勢急,又得火局,渾然成勢;火為文明之象,值之者,當為朱紫之貴,蓋非尋常之命也。
夏火炎天焰焰高,局中無水是英豪;運行平地方成器,一舉崢嶸奪錦袍。
火多炎上氣沖天,玄武無侵富貴全;一路東方行運好,簪纓頭頂帶腰懸。

外十八格《稼穡格》
以戊己日生,值辰戌醜未全者是也!忌東方運及北方財運。此格喜行西南,惟忌東北。
所謂稼穡者,俱從于土支幹,重見則為土之一類,深有培養之功。
主人多信、人品重厚豐肥、生財有道,斯為富貴人矣!
【戊戌,己未,戊辰,癸醜】:此命辰戌醜未俱全,得水為財,又無木剋,是以為福。
戊己生居四季中,辰戌醜未要全逢;喜逢財地嫌官殺,運到東方定有凶。
戊己重逢雜氣天,土多隻論土居全;財星得遇堪為福,官殺如臨有禍纏。

外十八格《從革格》
此格以庚辛日,見巳酉醜金局全,或申酉戌全者是也!忌南方火運,喜庚辛旺運。
見亥卯未者,為之金木間革也,忌沖刑庫破運;歲運同。
【辛酉,戊戌,庚申,辛巳】:此命得申酉戌全,月令戊土生金,得從其類,主任權衡之職。
秋生金局一類看,名為從革便相懽;如無炎帝來臨害,定作當朝宰輔官。
金局從革貴人欽,造化清高福祿真;四柱火來相混雜,空門藝術漫經綸。

外十八格《潤下格》
且如壬癸日要申子辰全,或亥子醜全是也!忌辰戌醜未官鄉,喜西方運。不宜東南,怕沖剋;歲運同。
【庚子,庚辰,壬申,辛亥】:此命得申子辰全,亥子醜水鄉渾然;庚辛又生,湛然福量,福量廣闊,真富貴之人也。
潤下者,天干地支渾是水,如湖海汪洋,翫以無際。
主人清秀量洪;倘遇土運,必主淹滯。
若生於冬月,又為奇特者也。
天干壬癸喜冬生,更值申辰會局成;或是全歸亥子醜,等閒平步上青雲。
壬癸生臨水局中,汪洋一會向流東;若然不遇隄防土,金紫榮身位至公。

外十八格《勾陳得位格》
此格以戊己日為主!勾陳遇亥卯未木局為官,申子辰水局為財地是也;正是戊寅戊子戊申、己卯己亥己未日是也。
忌刑衝殺旺,則反生災矣;歲君大運亦然。
日幹戊己坐財官,號曰勾陳得位看;若有大財分瑞氣,命中值此列朝班。
勾陳得位會財官,無破無沖命必安;申子北方東卯未,管教環佩帶金鑾。
戊己勾陳得局清,財官相遇兩分明;假令歲運無衝破,富貴雙全享太平。

外十八格《玄武當權格》
且如壬癸二日生,值寅午戌火局為財,辰戌醜未為官是也!正是壬寅壬午壬戌、癸巳癸未癸醜是也。
忌衝破身弱,則不吉。
壬癸屬水,故為『玄武』;但得火局,故曰『當權』。無非水火既濟之功,理而已矣,夫何異哉!
得斯道者,主人性格溫和、有智慧、有禮貌、面帶赤黑、威而不猛。
遇刑沖,或歲運見之,則不利矣!
玄武當權玅入神,日幹壬癸坐財星;官星若也居門戶,無破當為大用人。
壬癸名為玄武神,財官兩見始成真;局無衝破當清貴,輔佐皇家一老臣。

外十八格《日德秀氣格》
要天干三個乙字,地支巳酉醜全!
更有丙子、壬子、辛卯、丁酉日,亦是秀氣;怕沖剋,大運同。

外十八格《日德秀氣格》
要天干三個乙字,地支巳酉醜全!
更有丙子、壬子、辛卯、丁酉日,亦是秀氣;怕沖剋,大運同。

外十八格《福德格》
此格只要己醜日主,地支巳酉醜全者是!忌火鄉、官鄉,嫌衝破。
福德非獨己土,五陰皆有。陰土己醜己巳己酉,陰火丁巳丁酉丁醜,陰水癸巳癸酉癸醜,陰金辛巳辛酉辛醜,陰木乙巳乙酉乙丑;忌刑衝破害,歲運同。
陰土逢蛇金與牛,名為福德號貔貅;火來侵剋非為美,名利空空一旦休。
陰火相臨巳酉醜,生臨醜月壽難長;更兼名利多成敗,破耗荒淫祿不昌。
癸巳癸酉月臨風,名利遲延作事空;富貴生成難有望,始知成敗苦匆匆。
陰金合局有前程,造化清奇發利名;四柱火來侵剋破,須知名利兩無成。
西方金氣坐陰柔,不怕休時不怕囚;鬼殺生時方發福,功名隨步上瀛洲。
陰木加臨醜酉蛇,生居六月暗咨嗟;為官得祿難長久,縱有文章不足誇。
福德春丁壬所喜,夏逢甲己又逢癸;乙庚秋令辛冬妙,遇此吉祥真可美。

外十八格《傷官生財格》
且如乙日生,地支見寅午戌局全,則自以戊己為財。
要行火鄉財運,身旺運;怕官鄉,忌刑沖倒,則不吉。

外十八格《傷官帶殺格》
且如甲乙日生,寅午戌地支全。若干頭有庚辛,則藉庚辛為權,火制之為福。
最要行旺運,忌見財,得中和為貴。

外十八格《歲德扶財格》
且如甲日見戊己年是也。
若財命有氣,則主其人得祖上物業。
身弱者,雖有祖業,當耗散而無承也。

外十八格《歲德扶殺格》
且如甲日見庚年是也。
正如年為君位,日為臣位,臣得君權;然又以年為祖,日為己身,七殺有制,則祖上曾有要職也。

外十八格《棄命從財格》
假如乙日見辰戌醜未,財神極旺;乙木四柱無依,則舍而從之。
主其人平生懼內,為填房贅繼之人。
財者妻也,身無所托,倚妻成立,故為此論。
日主無根財犯重,全憑時印旺身宮;逢生必主興家業,破印紛紛總是空。

外十八格《棄命從殺格》
且如乙日幹,見巳酉醜金局大盛,又無制殺;身主無氣,只得捨身而從之。
要行殺旺及財鄉,忌日主有根及比肩之地。
土臨卯位三合全,不見當生金水纏;火木旺鄉名利顯,再逢坤坎禍連綿。
五陽在日全逢殺,棄命相逢命不堅;如見五陰來此地,殺生根敗吉難言。
陽水重逢陽土戈,無根何處被刑磨;格中有貴須還顯,切忌官星破局多。
庚日全逢寅午戌,天干透出始為神;重重火旺聲名顯,命裏休囚忌水鄉。
六乙生人巳酉醜,局中切忌財星守;若還行運到南方,管教其人壽不久。
陽火喜居身弱地,勾陳朱雀作凶媒;一片江湖太白象,不為將相作高魁。

外十八格《夾丘格》
亦名『拱財』。此格用日支與時支,更拱其財!
且如甲寅日甲子時,虛拱醜宮己土為財庫;又如乙卯日丁巳時;甲午日壬申時;癸酉日癸亥時是也。
要虛拱,不要填實,及有牽絆,則拱不得;更要日主自旺,或財旺運,皆吉。
夾丘之格少人知,拱夾休填墓庫中;不犯柱中官殺位,一生清貴顯當時。

外十八格《兩幹不雜格》
此格乃謂年月日時,連占兩幹,統一而不雜也,取兩字不亂之類是也;又謂之『兩幹連珠格』!
經雲:『兩幹不雜利名齊』,其斯之謂與。

外十八格《五行俱足格》
此格取年月日時胎,帶金木水火土全者是也!
甲子(金),戊辰(木),丁巳(土),丁未(水),胎元己未(火)。
乙酉(水),壬午(木),辛未(土),丙申(火),胎元癸酉(金)。
此二格,亦不論官殺,只取五行為全;自有生生不絕之義,化化無窮之理,是亦罕有矣!

《化氣十段錦》
甲日元甲從己合,賴土所生:遇乙兮,妻財暗損;逢丁兮,衣祿成空;貴顯高門,蓋辛金之力;家殷大富,皆因戊土之功;見癸兮,平生發福;逢壬兮,一世飄蓬;遇金,家徒四壁;時逢丙火,祿享千鐘。
己日元己能化甲,秀在於寅:逢丁兮,他人淩辱;遇乙兮,自己遭迍;陽水重重,奔走紅塵之客;庚金銳銳,孤寒白屋之人;丙內藏辛,必得其貴;戊中隱癸,不至於貧;若要官職榮遷,先須見癸;家殷巨富,務要逢辛。
甲己中央化土神,時逢辰巳晚埃塵;局中歲月逢炎地,方顯功名富貴人。甲己幹頭生遇春,平生作事漫勞神;有般折朽反成拙,孤苦伶仃走不停。
乙日元乙從庚化,氣稟西方:蹇難兮,生逢丙位;榮華兮,長生壬鄉;丁火當權,似春花之笑日;辛金指世,若秋草之逢霜;最喜己臨,滿堂金玉;偏宜甲向,麻麥盈倉;日日勞神,蓋為勾陳(戊土)作亂;時時費力,多因玄武(癸水)為殃。
庚日元庚從乙化,金質彌堅:最忌辛金暗損;偏嫌丙火相煎;遇丁官兮,似蛟龍之得雲雨;逢己卯兮,若鵬鶚之在秋天;癸水旺兮,田園漂蕩;壬水盛兮,財祿增遷;遇戊相侵兮,不成巨富;逢壬助力兮,永保長年。
乙庚金局旺於酉,時奇從剋是月奇;戊辰醜未如相剋,此是名門將相兒。二庚最怕火炎傷,志氣消磨主不良;寅午重逢為下格,還添奔走卒無常。
丙日元丙為陽火,化水逢辛:有福兮,戊土在位;成名兮,乙木臨身;官爵遷榮,生逢癸巳;家門顯達,長在庚寅;強橫起於甲午;禍敗發於壬辰;屢遇陰丁,縱富貴能有幾日;重逢己土,雖榮華一似浮雲。(水以火為財,以土為官,如重見之,必有傷害矣!)
辛日元辛能化水,得丙方成:四柱最宜見戊;一生只喜逢庚;見己兮,何年發福;逢壬兮,何日成名;癸水旺兮,縱困而不困;甲木旺兮,須榮而不榮;富貴榮華,重重見乙;傷殘窮迫,疊疊逢丁。
丙辛化水生冬月,陰日見時須有青;有土局中須破用,得金相助發前程。
丁日元丁屬陰火,喜遇陽壬:見丙兮,百年安逸;逢辛兮,一世優遊;富貴雙全,喜甲臨於天秤;祿封雙美,欣己共于金牛;活計消疏,皆因戊敗;生涯寂寞,蓋為癸因;乙木重重,財祿決無成就;庚金燦燦,功名切莫妄求。
壬日元壬從丁化,秀在東方:遇甲兮,多招僕馬;逢辛兮,廣置田莊;丙火相逢,乃英雄之豪傑;癸水相會,為辛苦之經商;佩印乘軒,己臨官位;飄蓬落泊,戊帶殺官;皓首無成,皆為庚金乘旺;青年不遇,蓋因乙木為殃。
戊日元戊從癸合,火化成功:見乙兮,終能顯達;逢壬兮,亦自豐隆;眾祿拱持,喜丁臨於巳位;六親不睦,緣甲旺於寅宮;丙火炎炎,難尋福祿;庚金燦燦,易見亨通;妻子損兮,皆因己旺;謀為拙兮,蓋為辛雄。
癸日元癸從戊合,化火當臨:丙內藏辛,一世多成多敗;甲中隱己,百年勞心勞力;倉庫豐肥,欣逢丁火;田財殷實,喜得庚金;官爵陞榮,連綿見乙;貲財富貴,上下逢壬;財源得失兮,緣辛金之太旺;仕途蹭蹬兮,蓋己土之相侵。
戊癸南方火燄高,騰光照上顯英豪;局中無水傷年月,獻賦龍門奪錦袍。天元戊癸支藏水,敗破門庭事更多;行運更逢生旺地,傷妻剋子起風波。

《化氣詩訣》
甲己化土乙庚金,局中奇妙最難尋;如何六格分高下,貴賤方知論淺深。
六乙坐亥多逢木,庚金相合透時幹;幹生無火方成化,又恐金多返作難。
丁壬化木在寅時,亥卯生提是福基;除此二宮皆別論,金多猶恐反傷之。
戊癸南方火燄高,勝光時上顯英豪;局中無水傷年月,獻賦龍門奪錦袍。
丙辛化水生冬月,陰日陽時須見清;有土局中須破用,得金相助發前程。
丁壬化木喜逢寅,蓋世文章絕等倫;曲直更歸年月地,少年平步上青雲。
丁壬化木入金鄉,茍狗蠅營空自忙;氣喘殘傷無足取,眼前骨肉亦參商。
丙辛四柱月中生,變化艱辛福壽增;土數重重貧且賤,飄飄身世若浮萍。
丙辛化合喜逢申,翰苑英蜚氣象新;潤下若居年月上,須知不是等閒人。
乙庚金局旺於酉,時遇從魁是格奇;辰戌醜未如相剋,此是名門將相兒。
乙庚最怕火炎陽,志氣消磨主不良;寅午重逢為下格,隨緣奔走覓衣糧。
天元戊癸支藏水,敗壞門庭事緒多;行運更逢生旺水,傷妻剋子起風波。
甲己中央化土神,時逢辰巳脫埃塵;局中歲月趨火地,方顯功名富貴人。
甲己幹頭生遇春,平生作事漫勞神;百般機巧番成拙,孤苦伶仃走不停。

《論運化氣》
夫五運化氣者:甲己化土乙庚金,丁壬化木盡成林,丙辛化水分清濁,戊癸南方火焰侵。
甲己化土,中正之合;辰戌醜未全,曰『稼穡勾陳得位』。
乙庚化金,仁義之合;巳酉醜全,曰『從革』。
戊癸化火,無情之合;得火局,曰『炎上』。
丙辛化水;得申子辰水局,曰『潤下』。
丁壬化木;得亥卯未全,曰『曲直仁壽』。
天干化合者秀氣,地支合局者福德。
化之真者,名公巨卿。
化之假者,孤兒異姓。
逢龍即化,變作龍飛在天,利見大人。
月令生旺養庫臨官之地方化,陰陽得合,夫婦匹配。
中和之氣而化;太過不及,皆不能化。
有夫從妻化;妻從夫化;正化偏化;日下自化;轉角化,乃未坤(申)醜艮(寅)。經雲:『東北喪朋,西北得朋。』
甲日見己字化土,己見甲亦然;乃化之真,謂之正化。
化之真者,名公巨卿,乃富貴之格。
化之假者,孤兒異姓,或為僧道之類。十幹效此推之。
但戊癸化火,南不化午,北不化子;午乃少陰君火,所以不化;寅申乃少陽火乃化。
經雲:『化之格局,玄中又玄,妙中又妙,不可俱述。』當觀天元《神趣八法》,返照鬼伏類屬從化,仔細推詳。

《論時墓》
夫時墓之論,謂財官之墓時論之也!
要刑衝破害以開扃鑰,其人必難發于少年;經曰:『少年不發墓中人』也。
怕有物以壓之;如丁用辰為庫官,別有戊辰之類制之,則丁不能官矣,如此難作好命。必乃有物以破其戊;雖得之,發福也淺。
經曰:『鬼入墓中,危疑者甚,若觸類而長,才亦如之。』此是秘言,不可輕洩。
財官藏蓄四時辰,年少刑沖可進身;不遇刑沖遭壓伏,果然不發少年人。
北方壬癸遇河魁,南域加臨大吉時;倉庫豐盈金玉滿,優遊處世福相隨。
若問財官墓庫時,辰戌醜未一同推;財官俱要匙開庫,壓住財官未是奇。
要知何物能開庫,刑衝破害是鑰匙;露出財官方得用,身衰鬼墓甚危癡。

《論福德秀氣》
福德秀氣,專用其主也。
如乙巳乙酉乙丑是也,乙用庚官露出,殺喜制喜印綬。不喜生於八月之中,恐露其殺;卻喜行印綬、官旺運,便能發福。茍四柱中露出辛殺,須制伏。
如丁巳丁酉丁醜,是壬為官,喜金旺生水。亦不喜生於八月,故火死在酉;卻喜行官旺運,便可發福。亦不要露雜其官,為壽而不耐久。
己巳己酉己醜,是用甲木為官,巳酉醜金局,皆傷其官,亦名盜氣。何以為吉?雖然喜得金局,能生水財;亦不要四柱見火,恐傷金局。卻喜行財運,便發。
癸巳癸酉癸醜,是用金神為印,見巳酉醜金局能生癸水。不喜生於四月,水絕於巳;雖然金生在巳,以金能生水,亦不能絕。得官印運,便能發福;最不喜火財,恐傷金也。大抵與印綬相似,各有例於後。

《論刑合》
刑合者,刑中有帶合者是也。
如人命犯之,多因酒色喪家成病,至於耽迷不省,乃神迷之也。
如十八格中,有合祿合格者;何謂也?是乃癸用戊官,戊祿在巳,不見巳字,但見寅刑;但巳酉醜合,此乃見不見之形,所以貴也。如此者,皆見於前,所以凶也。
且如丙子辛卯丙子辛卯:此命年月日時,俱帶刑合,為子水沖丙火,兼身又弱。大運二十六交甲午,四十六交丙申;年太歲併在陽刃之上,有二字沖午,其刃刑俱合,所以因酒淫佚而亡也。
如【己巳,己巳,甲寅,己巳】:此命身旺財旺,身入長生,故為入格。不合帶刑合太重,交癸亥沖巳,而飲酒耽色,遂患痼疾而死。
如【乙卯,癸未,戊戌,癸醜】:此命女人戊戌日,生於六月中旬;歲幹透出乙字,戊日見之為官;地支亥卯未木局,生戌中之火,為戌之印綬,官印兩全。只不合癸醜時,癸水沖戌中之火;醜中之金,傷官兼刑合重為戊用,乙官在歲幹旺矣!

《論雜氣》
雜氣者,蓋謂辰戌醜未之位也!辰中乙癸戊字,戌中辛丁戊字,醜中有癸辛己字,未中有丁己乙字;此四者,天地不正之氣也。
且如甲則鎮於寅位陽木之垣,乙專鎮於卯,皆司春令,而奪東方之氣;辰為東南之隅,及春夏交接之界,受氣不純,稟命不一,故名『雜氣』也。醜戌未亦然。
雖看六甲何如以論之?假日幹是甲,而得醜月,貴既在中;辛則為正官,癸為之印綬,己則為正財。不知用何者為福?要在四柱中看透出是何字,隨其所出,而言其吉凶。有如前說法,但庫中物皆閉藏,須待有以開其扃鑰,方言發福;所以開扃鑰者,何物也?乃刑衝破害耳。
且如四柱中元有刑衝破害,複行此等運氣;則刑衝破害多,反傷其福。
大抵雜氣要財多,便是貴命;若年時別入他格,當以他格例斷之。蓋此乃天地之雜氣,不能統一,故少力耳!
別格專於時年,乃重事。
看命須審輕重,以取禍福;先論重者,次言輕者,百發百中矣!其他當以言類之。

詩訣
《正月建寅候》詩訣
正月寅宮元是木,木生火旺土長生;戌兼午未宮中喜,申酉休囚數莫行。
寅月重逢午戌該,庚辛為主兩推排;有根有土偏宜火,身弱休囚怕土來。
如月寅宮木火神,南方午未財祿欣;逆行戌亥身當旺,破損憂愁見酉申。
庚辛主弱逢寅月,午戌加臨會殺星;日主無根還透土,逆行金水福隆興。
戊己身衰喜見寅,重重官殺必榮身;只求木火相生吉,運到西方怕酉申。

《二月建卯候》詩訣
丙丁二月身逢印,大怕庚辛酉醜傷;水運發財木火旺,西方行運定遭殃。
甲日卯月重逢醜,格中有火不須嫌;再行火土興財祿,歲運宜金怕水纏。
木正榮於卯月中,若將為用喜生逢;北方亥子成名利,午未行來助福濃。
卯宮大怕逢金降,火旺根深制伏強;四柱有金嫌巳醜,運來酉未定須傷。
己卯日主二三月,殺生有露火偏奇;只宜木火重迎見,金水行來命必虧。
庚辛卯月多逢木,日主無根怕財旺;南北兩頭防有破,如逢申酉禍難來。
癸日無根卯月逢,局中有火返成功;如行身旺多財富,若到官鄉數必終。

《三月建辰候》詩訣
三月辰宮只論土,殺多金水化為祥;提綱若用財官印,金水相臨命有傷。
戊土無根日坐寅,重重水旺福源深;如行木火宮中吉,金水相逢禍必侵。
三月幹頭只用金,火生土厚福還真;身為壬癸多逢土,火旺提防禍必臨。

《四月建巳候》詩訣
甲乙如臨四月天,水鄉木旺振財源;北方大地多凶破,酉醜相逢禍便言。
四月幹頭水土逢,火鄉木旺祿還通;如行金水多成敗,更怕提綱物對沖。
金水幹頭四月胎,土為印綬火為財;身強土厚宜金土,日主輕浮怕水來。
壬日巳月多火土,無根無印怕財鄉;順行申酉是名利,逆走東南壽不長。
四月金生火旺土,三般神用要分明;財官印綬藏宮內,運看高低仔細尋。

《五月建午候》詩訣
五月宮中火正榮,高低貴賤兩分明;財官印用宜生旺,化殺欣逢要水準。
五月炎炎則論火,如逢木火自然興;西方金水多防剋,醜土週還怕子迎。
午宮怕子水來沖,用火逢沖數必凶;日主庚辛如會殺,運中逢此返成功。
財官印綬如藏午,西北休臨申子辰;木火土鄉還富貴,休來水土更嫌金。

《六月建未候》詩訣
丙丁日坐未宮逢,金水雖凶未必凶;木庫水鄉應富貴,再行申酉禍災重。
未月支藏木火時,不逢順逆格高低;南方行去東方旺,西位休愁戌亥虧。

《七月建申候》詩訣
印綬財官月建申,北方回喜福還真;火金生旺多清貴,大限行來最怕寅。
建祿庚辛旺在申,有官有印有財星;逆行辰巳榮財祿,北地須知富貴成。
壬癸生臨七八月,火土多厚北方奇;無傷無破休行水,帝旺臨官運不宜。

《八月建酉候》詩訣
甲乙無根八月逢,庚辛金旺不嫌凶;北方水運財星足,逆走南方得失中。
酉月藏金乙日逢,北方亥子水重重;離明午未財權重,巳醜加臨壽必終。
甲乙酉月多官殺,無根日主一生低;北方順走休臨醜,逆走南方巳上虧。
丁生酉月天干癸,去殺方能可去財;有氣保身存印綬,無情行到水中來。
秋金酉醜重金旺,除非火煉有聲名;東方行去盈財祿,西北來臨福必傾。

《九月建戌候》詩訣
九月戌中藏火土,庚辛不忌日無根;格中若有財官印,運到南方福祿亨。
甲乙秋金九月生,木衰金旺怕庚辛;如臨水火興家計,金水纔來禍便行。
財官印綬九月臨,發旺升騰見卯寅;順去北方行子醜,逆行嫌酉破逢申。
戌月金生藏火土,或行南北或行東;不分順逆高低格,大運辰逢壽必終。
壬日無根戊己多,生於九月忌財過;逆行休用南方午,寅若如逢奈若何。
丙丁無主戌中旬,財透天干作用神;此格傷官殺喜旺,只愁身旺盡傷身。

《十月建亥候》詩訣
水木生居亥月乾,財官印綬喜相連;用壬運旺南方去,用木須欣寅卯邊。
丙日壬殺喜東南,來至東南發顯官;大運愁逢金水地,再行西兌壽難完。
財官印綬立乾宮,水木相生福祿通;陽水喜金嫌火土,運行最怕巳刑沖。
日主無根幹土金,月通亥子土來侵;只宜印綬扶身旺,何怕提綱損用神。

《十一月建子候》詩訣
丙丁日主月逢子,支下存申時又辰;火土旺鄉成富貴,再行金水禍難禁。
子宮有水金鄉旺,見土休囚忌破支;無有土離逢水貴,午來沖對壽元衰。
庚金遇子多強吉,火土相嫌未必凶;運去元辰番作貴,再行午運福重重。
庚日逢寅午戌行,日通火局是提綱;如行金水番成富,火土重來禍怎當。
水歸冬旺樂無憂,透用財官富九州;順逆不分還富貴,提綱刑剋事休休。

《十二月建醜候》詩訣
甲子生居醜月中,無根金水不嫌凶;重行金水聲名顯,火土相逢破本宗。
丙丁坐火財中殺,四柱無根忌水鄉;運到火鄉加福助,須知顯振名利香。
庚辛醜月中藏印,火土來臨福祿齊;壬癸天干或透出,如逢戊己喜相宜。
壬癸生居醜月提,有金有土格中奇;順行辰巳興財祿,逆去升騰申酉支。
戊土生居十二月,傷官財旺藏時節;水清金白助格中,若逢火土多週折。
己土提醜支金局,殺旺身強格局高;金水重來名利厚,水鄉火地不堅牢。
丙日多根醜局逢,財官藏在月提中;水鄉有旺金鄉吉,土困行南總是空。
戊己生居醜月中,忽逢陽刃在天宮;金多有水方成貴,火土雖嫌比劫同。

《天元一氣》詩訣
四重陽水四重寅,離坎交爭旺氣臨;運至火鄉成富貴,往來須忌對提刑。
人命如逢四卯全,幹頭辛字又相連;身輕福淺猶閒事,誠恐將來壽不堅。
金龍變化春三月,四柱全逢掌大權;不入朝中為宰相,也須名利振邊疆。
己巳重逢命裏排,一身天祿暗催來;人中必顯名尊貴,秀奪江山出類才。
戊土重逢午字多,天元一氣得中和;英豪特達功名好,見子沖來沒奈何。
四重丁未命安排,暗合陰生祿位胎;有分東西成富貴,無情行到水中來。
丙申四柱命中全,身殺相逢顯祿元;不是尋常名利客,管教勢力奪魁權。
乙酉生居八月天,重重乙酉喜相連;不居左右皆榮顯,更有收成在晚年。
天干甲戌重逢戌,分奪財官無所益;若還行運到南方,合出傷官名利赫。
天干四癸在乾宮,水木相逢作倒沖;名利盈盈須有望,南方行運壽還終。

《天元一字》詩訣
天元一字木為根,傳送登明顯福元;四柱官星如得地,功名利祿早承恩。天元一字火融融,大吉功曹時日中;沖起財官為發用,中平富貴福興隆。
天元一字土為基,四季生時更是奇;申酉二支為格局,聰明俊秀異常兒。
天元一字若逢金,時日魁罡福氣深;庫刃運中並帶貴,一生多得貴人欽。
天元一字水為源,生在秋冬貴莫言;大運吉神逢一位,少年仕路必高遷。

《殺重有救》詩訣
丙臨申位逢陽水,月逢戊土返長年;若有吉神來救助,方知安樂壽綿綿。
丙臨申位火無煙,陽水逢之命不堅;若得土來相救助,管教福壽得長年。
己到雙魚夭可知,更逢乙木死無疑;幹頭若有庚金助,恰似春花放舊枝。

《刑沖》詩訣
比肩陽刃日時逢,若問年齡父道凶;父母干支相會合,財星健旺壽如松。
剋父那堪妻又傷,堪居道院共僧房;閉門作保防連累,財破妻災事幾場。

《飄蕩》詩訣
偏財偏位發他鄉,慷慨風流性要強;別立家園三兩處,因名因利自家亡。
偏財別立在他鄉,寵妾防妻更剋傷;愛慾有情妻妾聚,更宜春酒野花香。

《帶疾》詩訣
丙丁日主運行衰,七殺加臨三合來;升合日求衣食缺,耳聾殘疾面塵埃。
丙丁火旺疾難防,四柱休囚辰巳方;水火相生來此地,啞中風疾暗中亡。
戊己生時氣不全,傷官時月見留連;必當頭面有虧損,膿血之災苦少年。
日主加臨戊己生,支辰火局氣薰蒸;沖刑剋破當殘疾,發禿更兼眼不明。
壬癸重重疊疊排,時辰若彀見天財;縱然頭面無斑癩,定是其人眼目災。

《壽元》詩訣
壽算幽玄識者稀,識時須是洩天機;六親內有憎嫌者,歲運逢之總不宜。
壽星明朗壽元長,偏印逢之不可當;寵妾不來相救助,命如衰草值秋霜。
丙臨申位逢陽水,定見天年未可知;透出幹頭壬癸水,其人必定死無疑。

《剋妻》詩訣
天干透露弟兄多,財絕官衰旺太過;月令又逢身旺地,青春年少哭嬌娥。
當生四柱有財星,陽刃逢時定剋刑;歲逢經行妻眷絕,妻宮頻見損年齡。

《運晦》詩訣
幹事難成又費錢,提防凶事近流年;初心欲遂熊羆兆,中卻番成飽事眠。
比肩歲運必爭論,鬥訟官司為別人;兄弟陰人財帛事,閉門還有是非屯。
不作禎祥返作災,外情牽惹是非來;匣中珍寶牢難取,幹事難成又破財。
到此難留隔宿錢,求之勞碌及熬煎;若還財聚主妻剋,又是官災口舌纏。
劫財陽刃兩頭居,外面光華內本虛;官殺兩頭居不出,少年夭折實嗟籲。

《長生》詩訣
長生管取命長榮,時日重臨主性靈;更得吉時相會遇,少年及第入王庭。
長生若也得相逢,生下須招祖業隆;父母妻兒無剋陷,安然享福保初終。

《沐浴》詩訣
沐浴凶神切忌之,多成多敗少人知;男人值此應孤獨,女命逢之定別離。
沐浴那堪吉位逢,更兼引從在其中;讀書必定登科甲,莫比諸神例作凶。
桃花沐浴不堪聞,叔伯姑姨合共婚;日月時胎如犯此,定知無義亂人倫。
咸池無祿號桃花,酒色多因敗壞家;更被凶神來剋破,瘠羸病死莫咨嗟。
女命若還逢沐浴,破敗兩三家不足;父母離鄉壽不長,頭男長女須防哭。

《冠帶》詩訣
命逢冠帶少人知,初主貧寒中主宜;更得貴人加本位,功成名遂又何疑。
人命若還逢冠帶,兄弟妻孥無陷害;因何接祖紹箕裘,只為胎中有冠蓋。

《臨官》詩訣
臨官帝旺最為奇,祿貴同宮仔細推;若不狀元登上第,直須黃甲脫麻衣。

《帝旺》詩訣
臨官帝旺兩相逢,業紹箕裘顯祖宗;失位縱然居世上,也須名姓達天聰。

《衰病死》詩訣
納音衰病死重逢,成敗之中見吉凶;若得吉神來救助,變災為福始亨通。
衰病兩逢兼值死,世人至老無妻子;不惟衣食不豐隆,災病綿綿終損己。

《墓庫》詩訣
墓庫原來是葬神,一為正印細推論;相生相順無相剋,富貴之中次第分。
人命若還逢墓庫,積穀堆財難計數;慳貪不使一文錢,至老人呼守錢虜。

《絕胎》詩訣
絕中逢旺少人知,卻去當生命裏推;反本還元宜細辯,忽然迍否莫猜疑。
胎神一位難為絕,剋陷妻孥家道劣;不惟朝暮走忙忙,羊狠狼貪無以別。

《胎養》詩訣
胎養須宜細審詳,半凶半吉兩相當;貴神相會應為福,惡殺重逢見禍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