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琭子消息賦


作者:小閣    發佈時間:2009/4/16 下午 11:12:00    分享:

《珞琭子消息賦》

  元一氣兮先天,稟清濁兮自然;著三才以為象,播四時以為年。
  以干為祿,以向背定貧富;以支為命,詳順逆以循環。
  運行則一辰十載。
  折除乃三日為年;折除者乃一年二十四氣,七十二候。
  命有節氣淺深,用之而為妙。
  其為氣也,將來者進,成功者退;如蛇在灰,如鱔在塵。氣者,四時向背之氣也;其為有也,是從無而立有;其為無也,天垂象以為文;此五行臨於絕地而建貴也。五行絕處有祿馬;其為常也,立仁立義;其為事也,或見或聞。崇為實也,奇為貴也,將星扶德,天乙加臨,本主休囚,行藏汩沒。
  至若,勾陳得位,不虧小信以成仁;真武當權,是知大才而分瑞。
  不仁不義,庚辛與甲乙交爭。
  或是或非,壬癸與丙丁相畏。
  故,有先賢謙己,處俗求仙;崇釋則離宮修定,歸道乃水府求玄。見不見之形,無時不有;抽不抽之緒,萬古聯綿。是以何公懼其七殺;宣父畏以元辰;峨眉闡以三生,無全士庶;鬼谷布其九命,約以星觀。今集諸家之要,略其偏見之能,是以未解曲通,玅須神悟。
  臣出自蘭野,幼慕真風;入肆無懸壺之玅,遊街無化杖之神;息一氣以凝神,消五行而通道。乾坤立其牝牡,金木定其剛柔;晝夜分為君臣,時節分為父子,不可一途而取,不可一理而推。時有冬逢炎熱,夏草遭霜;類有陰鼠棲水,神龜宿火;是以陰陽罕測,志物難窮。大抵三冬暑少,九夏陽多,禍福有若禎祥,術士希其八九。
  或若生居休敗,早歲空亡;若遇健旺之鄉,連年偃蹇。
  若乃,初凶後吉,相源濁而流清;始吉終凶,狀根甘而裔苦。觀乎萌兆,察以其元;根是苗先,實從花後;胎生元命,三獸定其門宗;律呂宮商,五虎論其成敗。無合有合,後學難知;得一分三,前賢不載。
  年雖逢於冠帶,尚有餘災。
  運將至於衰鄉,猶披少福。
  大段,天元羸弱,宮吉不及以為營;日下興隆,月凶不能成其咎。
  若遇,尊凶卑吉,救療無功;尊吉卑凶,逢災自癒。
  祿有三會,災有五期。凶多吉少,類大過之初爻;福淺禍深,喻同人之九五。
  聞喜不喜,是六甲之盈虧;當憂不憂,賴五行之救助。
  八孤臨於五墓,戌未東行;六虛下於空亡,自乾南首。
  天元一氣,定侯伯之尊榮。
  支作人元,運商徒而得失。
  若乃,身旺鬼絕,雖破命而長生;鬼旺身衰,逢建祿而壽夭。
  背祿逐馬,守窮途而悽惶。
  祿馬同鄉,不三台而八座。
  官崇位顯,定知夾祿之鄉。
  小盈大虧,恐是劫財之地。
  生月帶祿,入仕居赫奕之尊。
  重犯奇儀,蘊藉抱出群之器。
  陰男陽女,時觀出入之年;陰女陽男,更看元辰之歲,與地之相逢。
  宜退身而避位,凶會吉會,返吟伏吟,陰錯陽差,天沖地擊;或逢四殺五鬼,六害七傷,天羅地網,三元九宮。福臻成慶,禍並危凝;扶兮速速,抑乃遲遲。
  歷貴地而待時。
  遇比肩而爭競。
  至若人疲馬劣,猶托財旺之鄉;或乃財旺祿衰,健馬何避。掩沖歲臨,尚不為災,年登故宜獲福。
  大吉主逢小吉,及壽長年。
  天罡運至天魁,繼生續壽。
  從魁抵蒼龍之宿,財自天來。
  天沖臨昴胃之鄉,人元有害。
  金祿窮於正首,庚重辛輕。
  木人困於金鄉,寅深卯淺。
  玅在識其通變,拙說猶神;巫瞽昧於調絃,難希律呂。
  庚辛臨於甲乙,君子可以求官。
  北人運至南方,貿易獲其厚利。
  開朝懽而旋至,為盛火之炎陽。
  剋禍福之遙,則多因於水土。
  金木未能成器,聽衰樂以難明;似木盛而花繁,狀密雲而不雨。乘軒衣冕,金火何多;位窮班卑,陰陽不定。所以,龍吟虎嘯,風雨助其休祥;火勢將興,故先煙而後焰。每見凶中有吉,吉乃先凶;吉中有凶,凶為吉兆;禍旬向末,言福可以近推。纔入衰鄉,論災宜其逆課。男迎女送,否泰交居;陰陽二氣,逆順折除。佔其金木之內,顯於方所分野;標其南北之間,恐不利於往來。
  一旬之內,於年中而問月;一歲之中,求月中而問日。向三避五,指方面以窮通;審吉查凶,述歲中之否泰。
  丙寅丁卯,秋天宜以保持。
  己巳戊辰,度乾(亥)宮而脫厄。
  值病憂病,遲生得生;旺相崢嶸,休囚絕滅。論其眷屬,憂其死絕,墓在鬼中;危疑者甚,足下臨喪,面前可見。
  憑陰察其陽福,歲君莫犯於孤辰。
  恃陽鑑以陰災,天元忌逢於寡宿。
  先論二氣,次課延生;父病推其子祿,妻災課以夫年。三宮元吉,禍遲可以延推;始末皆凶,災忽來如迅速。宅墓受殺,落梁塵以呻吟;喪吊臨人,變宮商為薤露。干推兩重,防災於元首之間;支折三輕,慎禍於股肱之內。下元一氣,同居去住之期;仁而不仁,慮傷伐於戊己。至於寢食侍衛,物有鬼物,人有鬼人;逢之為災,去之為福。就在裸形夾殺,魄往酆都,所犯有傷,魂歸岱嶺。或乃行來出入,抵犯凶方,嫁娶修營,路登黃道;災福在歲年之位內,發覺申日時之擊揚。五神相剋,三生定命。
  每見,貴人食祿,無非祿馬之鄉;源濁伏吟,惆悵歇宮之地。
  狂橫起於勾絞。
  禍敗發於元亡。
  宅墓同處,恐少樂而憂多。
  萬里回還,乃是三歸之地。
  四殺之父,多生五鬼之男。
  六害之徒,命有七傷之事。
  眷屬情同水火,相逢於沐浴之間。
  骨肉中道分離,孤宿猶嫌於隔角。
  須要制其神煞,輕重較量;身剋殺而尚輕,殺剋身而尤重。
  至於循環八卦,因河洛以為文,略之為定一端,究之翻成萬緒。
  若值,扳鞍踐祿,逢之則佩印乘軒;馬劣財微,遇之則流而不返。
  善惡相伴,搖動遷移,夾殺持丘,親姻哭送;兼須察其操執,觀其秉持。原薄論其骨狀,成器藉於心源。
  木氣盛而仁昌。
  庚辛虧而義寡。
  吉曜而有喜,疑其災器。
  福星臨而禍發,以表凶人。
  處定求動,剋未進而難遷;居安慮危,可以凶中而卜吉。貴而忘賤,災自奢生;迷而不返,禍從惑起。殊當易從變處為萌,福善禍淫,吉凶異兆。
  至於公明、季玉,尚無變識之文;景純、仲舒,不載比形之妙。詳其往聖,蓋以前賢;或指事以陳謀,或約文而切理。多或少利,二義難精。今者參詳得失,補綴道蹤,規為心鑑,永掛清瑩,引列終緒,十希得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