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峰通考(3/4)


作者:小閣    發佈時間:2009/4/16 下午 11:19:00    分享:


運晦歌
比肩事物莫爭論,聞訟官司為別人。兄弟親友財帛事,閉門莫與論和平。
劫財羊刃兩頭居,外面光華內本虛。官殺兩頭居不出,因此當原慢嗟籲。
運通歌
三合財官得運時,綺羅香裏會佳期。洋洋已達青雲志,財祿婚姻喜氣宜。
運遂時來事事宜,布衣有分上天梯。貴人輕著些兒力,指日青雲實可期。
自是生來不受貧,官居華屋四時春。夏涼冬暖清高處,肴饌杯盤性別人。
此運祥光事轉新,一團和氣藹陽春。青雲有信天書近,定是超群撥萃人。
甲子丁卯非為刃,乙酉庚申理一同。合起人元財馬旺,中年顯達富家翁。
刑克歌
比肩羊刃日時逢,若問年齡父道凶。父母干支相會合,旺星健旺壽如松。
克父那堪妻又傷,堪居道院共僧房。閑身作保防連累,財破妻災有幾場。
刑妻歌
天干透出弟兄多,財絕官衰旺太過。月令又逢身旺地,青春年少哭嫦娥。
當生四柱有財星,羊刃時逢定克刑。歲運更行妻墓絕,妻宮必見損年齡。
克子歌
五行四柱有傷官,子息初年必不安。官鬼運臨身旺地,可存一二老來看。
嗣中沖旺見刑沖,月令休囚子息空。官鬼敗亡重見克,如無庶出必螟蛉。
印綬重疊克子斷,子息難存誰為伴。若還留得在身邊,帶破執拗難使喚。
時逢七殺本無兒,此理人當仔細推。幹上食神支又合,兒孫定是貴而奇。
女人印綬月時逢,官食遭傷子息空。當主過房兼別立,孤辰重犯兩無功。
局中官殺兩難清,羊刃重重或助之。八字純陽偏印重,妨夫疊疊更妨兒。
帶疾歌
戊己生時氣不全,月時兩處見傷官。必當頭面有虧損,膿血之瘡苦少年。
日主加臨戊己生,支神火局氣薰蒸。沖刑克破當殘疾,發禿那堪眼不明。
丙丁日主五行衰,七殺加臨三合來。升合日求衣食缺,耳聾殘疾面塵埃。
壬癸重重疊疊排,時辰設若見天財。縱然頭面無斑癩,定是其人眼目災。
丙丁火旺疾難防,四柱休囚辰巳方。木火相生來此地,啞中風疾暗中亡。


壽元歌
壽算幽玄識者希,識時須是泄天機。六親內有憎嫌者,歲運逢之總不宜。
壽星明朗壽元辰,繼母逢之不可當。寵妾不來相救助,命如衰草值秋霜。
丙臨申位逢陽水,定見天年夭可知。透出幹頭壬癸水,其人必定死無疑。
飄蕩歌
偏財得位發他鄉,慷慨風流性要剛。別立家園三兩處,因名因利自家忙。
偏財得所最為良,透出羊刃甚可傷。破蕩家庭渾閒事,敗門辱祖逞兇強。
偏財別立在他鄉,寵妾防妻更足傷。愛欲有情妻妾眾,更宜村酒野花香。
女命歌
財官印綬三般物,女命逢之必旺夫。不犯殺多無混雜,身強制伏有稱呼。
女命傷官福不真,無財無印受孤貧。局中若見傷官透,必作堂前使喚人。
有夫帶合須還正,有合無夫定是偏。官殺犯重成下格,傷官重合不須言。
官帶桃花福壽昌,桃花帶殺少禎祥。命中切忌桃花犯,劫比桃花大不良。
女命傷官格內嫌,帶財帶印福方堅。傷官旺處傷夫主,破了傷官損壽元。
月建生克
正月建寅歌   正月寅宮元是木,木生火旺得長生。戌兼午未宮中喜,申酉休囚數莫行。
寅月重逢午戌亥,庚申為主兩推排。無根有力方宜火,主弱休囚怕火來。
如用寅宮木火神,南方午未祿財欣。逆行戌亥還當旺,破損憂愁見酉申。
庚辛主弱逢寅月,午戌加臨會殺星。日主無根宜透土,逆行金水福隆興。
戊己身衰喜建寅,重重官殺必榮身。只宜木火相生局,運到西方怕酉申。
二月癸卯歌   丙丁二月身逢印,大怕庚辛酉醜傷。水運發榮木火旺,西方行運定遭殃。
甲日卯月重逢醜,格中有火不須嫌。再行火土興財祿,歲運宜金怕水纏。
木正榮於卯月中,若將為用喜生逢。北方亥子成名利,午未行來助福濃。
己卯日主當二月,殺星有露福偏奇。只宜木火重迎見,金水行來數必虧。
庚辛卯月多逢木,日主無根怕旺財。南北兩頭多有破,如逢申酉福方來。
卯宮大怕遇金降,火旺根深制伏強。四柱有金嫌巳醜,運來酉上定損傷。
癸日無根卯月逢,局中有火返成功。如行身旺多財福,若到官鄉數必終。
三月建辰歌   三月辰宮只論土,煞多金水化為祥。提綱若用財官印,金水相逢命有傷。
戊土無根日坐寅,重重水旺福財深。如行水火宮中吉,金水相逢禍必侵。
三月幹頭只用金,火生土還真厚福。身為壬癸多逢土,火旺提防禍必臨。
四月建巳歌   甲乙如臨如四天,木鄉水旺振財源。北方水地多凶破,酉醜相逢我便言。
四月幹頭水土逢,火鄉木旺祿還通。如行金水多成敗,更怕提綱相對沖。
金水幹頭四月胎,土為正印木為財。身強土厚宜金水,日主輕浮怕水來。
壬日巳月金火土,無根無印怕財鄉。順行申酉升名利,逆走東方壽不長。
四月金生火旺土,三般神用要分明。財官印綬藏宮內,運看高低仔細尋。
五月建午歌   五月宮中正火榮,高低貴賤兩分明。財官並用宜生旺,化殺欣逢要水平。
五月炎炎正論火,如逢木火自然興。西方金水多防克,醜上須知怕子迎。
午宮怕水子來沖,用火逢沖數必凶。日主庚辛如會煞,運中逢此返成功。
財官印綬如藏午,西北休臨申子辰。木土火鄉還富貴,再行申酉戌災重。
六月建未歌   未月支藏木官時,不分順逆格高低。南方行去東方旺,西位休愁戌亥虧。
七月建申歌   印綬財官月建中,北方回喜福還真。水清金旺多生貴,大限行來最怕寅。
庚辛二日藏申月,有官有印有財星。逆行辰巳榮財祿,北方須知富貴成。
壬癸生臨七八月,火土多厚北方奇。無傷無破休行水,帝旺臨字運不宜。
八月建酉歌   甲乙無根八月逢,庚辛金旺不嫌凶。北方水運財星足,逆走南方得失中。
酉月藏金乙日逢,北方亥子水重重。離明午未財權重,巳醜加臨壽必終。
甲乙酉月多官煞,無根日主一生低。北方順走休臨醜,逆走南方巳上虧。
丁生酉月天干癸,去煞方能可去財。有氣保身存印綬,無情行到水中來。
秋金酉醜重金旺,除非火煉有聲名。東方行去盈財祿,西北來臨禍必傾。
酉為印綬火為財,食用傷官一例排。金水相生榮福厚,南方休到午中來。
九月建戌歌   九月戌中藏火土,庚辛不忌日無根。格中若無財官印,運到南方福祿真。
甲乙秋生九月中,火衰金旺怕庚辛。如臨木火興家計,金水纏來福便臨。
財官印綬九月臨,發旺升騰見卯寅。順去北方行子醜,逆行嫌酉破逢申。
戌月金生藏火土,或行南北或行東。不分順逆高低格,大運逢辰壽必終。
壬日無根戊己多,生居九月忌財過。逆行休用南方午,寅醜如逢奈若何。
丙丁日主戌中句,財透天干作用神。此格傷官煞喜旺,只愁煞旺又傷身。
十月建亥歌   水木生居亥月乾,財官印綬喜相連。用壬運旺西方去,用木須欣寅卯邊。
亥月壬殺喜東南,來至東南發顯官。大運愁逢金水地,再行西兌壽難完。
財官印綬立乾宮,水木相生福祿通。喜水喜金嫌火土,運行最怕巳刑沖。
水旺當生亥子宮,根多水弱格中逢。重行火土財官旺,運到西方一路通。
日主無根幹上金,月通亥子土來侵。只宜印綬扶身位,何怕提綱損用神。
十一月建子歌  丙丁日主月逢子,支下存申時又辰。火土旺鄉成富貴,再行金水禍難禁。
子宮有水金鄉旺,見土休囚忌破支。元有土離逢水貴,午來衝破壽元終。
庚金遇水多強吉,火土相逢未必凶。運去元神番作貴,再行午運禍重重。
庚日逢寅午戌行,日通火局是提綱。如行金水番成局,火土又來禍怎當。
水歸冬旺樂無憂,透用財官富九州。逆順不分還富貴,提綱刑克事多休。
十二月建醜歌  甲子生居醜月中,無根金水不嫌凶。重行金水聲名顯,火土相逢破本宗。
丙丁坐醜財中殺,四柱無根忌水鄉。運到火鄉加火助,須知顯振利名香。
壬癸生居醜月提,有金有土格中奇。順行辰巳興財祿,逆去升高申酉支。
戊土生居十二月,傷官財旺藏時節。水清金白助格中,若見火土多周折。
己幹提醜支金局,煞旺身強格局高。金水重來名利厚,財鄉火地不堅牢。
丙日多根醜局逢,財官藏在見祿中。水鄉有旺金鄉吉,土困行南總是空。
庚辛醜月申居正,火土來臨福祿齊。壬癸天干或支出,一見己土喜相宜。

看命捷歌
凡觀男子命,先論財官始。有財乃為妻,有官方作子。印綬為二親,比肩乃兄弟。財死慮喪妻,官死宜克子。印死父母亡,比死傷兄弟。
   凡觀女子命,先須看夫子。以官為夫星,傷食乃子女。印綬是雙親,比肩作姐妹。官死怕刑夫,傷食死克子。印死損椿萱。比死喪兄弟。有財乃有夫,有夫方有子。財旺自生官,夫榮並子貴。子亡夫死,必是下賤孤貧。子秀夫榮,定知榮華富貴。有子有夫而貧寒者,蓋因身在衰鄉。無子無夫而昌盛者,乃是身居旺地。貴人少者,不富亦昌。食神多者,非尼即妓。
   正官格歌   用官喜身旺,嫌刃與沖刑。傷食俱所忌,喜印及財星。
   七殺格歌   七殺喜印刃,傷官與食神。合煞身旺者,所忌見官星。殺星如不旺,方喜用財生。
   用財歌   用財嫌比劫,七殺及偏財。身弱忌羊刃,身旺印宜哉。
   印綬歌   印綬兼身旺,喜殺與官星。沖印為無用,亦畏有財臨。
   羊刃歌   甲祿到寅,卯為羊刃,乙祿卯,辰為羊刃。丙戊祿己,午為羊刃。丁己祿午,未為羊刃。庚祿申,酉為羊刃。辛祿酉,戌為羊刃。壬祿亥,子為羊刃。癸祿子,醜為羊刃。祿前一位是也。
   羊刃喜傷煞,所忌劫刑沖,身旺與印綬,不喜格中逢。以上數格歌,並逸叟所著
   三奇格歌   天上三奇甲戊庚,地下三奇乙丙丁。若人命值三奇貴,三元及第冠群英。
   太乙妙指法   乙丙丁,甲戊庚,上局相生複生。不作蓬萊三島客,也應金殿玉階行。
論諸格有救
亥卯木旺不逢金,醜土休嗟見木侵。巳午土高何怕木,寅宮何忌水源深。
醜巳金堅休怯火,印木分明忌酉金。戌辰未土何憂水,申喜炎神忌土星。
酉金大忌午合寅,逆順高低仔細尋。運向北方為富貴,如臨離火必傷身。
壬癸逢申火破支,局中有殺貴方知。惟有寅宮最怕申,水來克火太無情,
木多根旺方為救,無甲終年破耗人。甲乙臨乾遇比肩,丙丁醜月不相嫌。
庚金生巳翻成貴,壬癸逢離破了泉。戊己生於醜月中,或逢羊刃在天宮。
金多有水方成貴,火重須嫌比劫同。
取格指訣歌斷
以日為主本,而取提綱為用。次年月日時為實,逢官看財,逢財看殺,逢殺看印,逢印看官。
   歌曰:一官二印三財位,四殺五食六傷官。立法先詳生與死,次分貴賤吉凶看。
節氣歌斷
凡看命,要論節氣淺深,以分輕重。立春一日火方生,雨水之中木正榮。
驚蟄春分皆論木,其中輕重在三旬。木茂水聚清明候,穀雨水土兩存形。
立夏五朝尤是土,土金相會旺中旬。小滿之時丙火用,火土芒種不須論。
夏至陰生陽始極,一交小暑木存形。土最旺時交大暑,立秋坤土五朝存。
坤土既生金自旺,時逢處暑水方生。白露秋分金旺極,寒露七日尚言金。
火土聚時霜降後,立冬乾氣水將盈。二候一朝方用水,木須小雪始能生。
大雪水生陰正極,陽生冬至火堪論。小寒火絕卻言水,大寒金土兩存形。
此是五行生旺理,再憑造化定衰興。
萬尚書瓊璣三盤賦
官星帶刃,掌萬將之威權,印綬生身,居三台之重位。傷官有刃,將相公侯;印綬逢官,早沾雨露。官無刃而有印,非台憲之職,必郡守之尊;殺有制而無梟,非肅殺之權,即兵刑之任。財氣遇正官,聲價遠馳於六國;食神帶七殺,英雄獨壓於萬人。印刃相隨,官高極品;財星正立,位步超群。殺刃休囚,祿薄官卑之士;財神無氣,朝封夕貶之官。
    正印月逢,官居翰苑;偏財時見,位列皇朝,祿高有王佐之才,班馬有封侯之體。名標金榜,蓋緣六格清純;身近龍顏,只為四柱不濁。
   木向春生,遇金制必為宰輔之臣;火當夏令,得水滋定作阿衡之任。秋金宜以煆煉,膺紫誥以治民;冬水得土以提防,謁金門而進諫。寅申巳亥兼全,位至三公之列,子午卯酉全備,職封一品之官。二德俱全,為官清正,三奇均正,終能濟世安邦,七殺專權,自解調元贊化。
     科甲之星不陷,青年及第登科;催官之曜俱強,指日攀龍附鳳。官星印旺,獨居一代之功名,殺制刃興,主掌滿營之兵卒。若是用神輕淺,決為吏卒卑官,倘逢命脈遭傷,須要乞骸避位。
    用財無比劫,治邦振廉介之稱;用食絕梟神,在位有得入之譽。若先財而後印,居官必一歲一升,倘先印而後財,入試許百發百中,金多無火,功名蹭蹬之儒;木重無金,歲月蹉跎之士。火明木秀,斯人必負經魁;金水極清,此輩擬登甲第。金逢火煉,早步金階;木得金裁,廊廟輔宰。
    食神制殺,遂十年燈火之光;刃輔傷官,際一旦風雲之會。格局無官相雜,可知腰佩金魚,祿多有印相輔,職位定登臺鼎。幹透財官雙美,中年身到鳳凰池;支藏祿馬兩全,壯歲首登龍虎榜;時上食神騎祿馬,斯人睡手掇功名。
    財官一位,狀元一舉無疑,身殺兩停,魁甲兩途有分。官印無刃無殺,職居翰苑之清;偏官有制有生,威鎮藩垣之士。列金階而陳大計,緣柱中金水相涵;登玉殿以進忠言,值命內水火相照。金馬文章,官印輔明於歲月;玉堂翰職,財殺不黨於提綱。六壬趨艮透財印,早步青雲;六甲趨乾無破沖,捷登黃甲,飛天祿馬,少壯冠場;拱祿無傷,早歲跨灶;衣紫腰金,財輔官旺。
    歲德扶官扶馬,許君早拜金階,日辰夾貴夾財,准擬榮登仕路。子醜遙合巳宮,是一舉成名之輩;二德配宮,類周勃當時入相。兩幹不雜,效相如昔日題橋。
    壬日騎龍,入仕必擁旗喝道;乙幹見鼠,讀書有封誥臨門。居邦食祿萬鍾,得祿與其合祿,入相為官一品,正官不雜偏官。
    用物清純,為德秀之名;行運順平,作青雲之客,申時癸日合官,為折桂之人;癸日寅時刑合,作探花之客。庚日三合水局,貴冠諸儒;時逢一位偏官,名揚萬里。金神帶印,內閣股肱;祿馬同鄉,當朝柱石,貴人出色。金水涵清;貴命傷官,風霜滿路。相合相生,男子定登將相;無沖無破,女人必配儒臣。論命知貴賤之殊,察理要中和之氣,江湖星士,請監於斯。
崖泉男命賦
凡觀男命,先觀日主之盛衰,次察財官之強弱。日主旺,財官得地,一生福祿優遊。日幹衰,財官敗絕,一世貧窮到老。日主旺而財官衰,遇財官發福。財官旺而日主弱,運行身旺馳名。財旺官柔,不可以官柔而言不貴。官旺財絕,縱貴也不顯榮。財星入庫逢衝破,富有千倉。官星正氣遇刑沖,貴而不久。官若有沖還有合,頭腳崢嶸;庫逢衝破最逢沖,家資漸退。四柱純財身更旺,不貴即當大富。財官入墓,非損子即傷妻。財官皆臨敗絕,寡獨貧寒蹇滯。財官俱值於空亡,中途子喪妻傷,奔走仕途少得。傷官就祿,財星秉令支中,早配豪門淑女。官星得祿日時,定生折桂賢郎。月令財居絕地,妻無內助之賢。時上官星無氣,有子不能跨灶。傷官羊刃日時,莊子鼓盆之歎。丙辛遁入酉時,他日何人掃墓。財星帶合日幹衰,外春風而內懷奸詐,陽木金多無火制,性剛暴而兇惡之徒,印旺財輕身更弱,錦心繡口之人;財多印輕身又弱,有學寒酸之輩。身弱財多,偏聽內語。官少身弱,一子傳芳。學海奔波,非縣佐也,只是儒官。財多殺重,富家榮幹之人。印破財傷,少遂青雲之志。印旺一見財鄉,自然家肥屋潤,印輕倘行財運,俄然夢入南柯。印重重財被劫,嚴慈重拜北堂。
印綬若行身旺運,到底尋常。陽剛陰柔,兄強弟弱。陰盛陽衰,弟必強兄。羊刃劫財財疊疊,花燭重輝之事。術中殺印相生,身旺功名顯達。印旺殺輕,馳身定享科名。殺旺印輕,出仕定居武將。帶殺魁罡逢沖戰,性高強而生殺之權。羊刃七殺交加,守邊城軍民受惠。七殺有制化為權,定產麒麟之子。食多殺少又身柔,子少而性無發越。傷官入墓,要分陰陽:陽傷官入墓,地老天荒;陰傷官入墓有病何妨。傷官若見四柱,有子難繼書香。大運得入財鄉,麒角麟毛可寶。金水傷官得令,五經魁首文章。火土水木傷官,恃己淩人傲物。火明木秀,日主強定作狀元郎。傷官身旺若逢財,身到鳳凰抬;傷官身弱見傷官,平地起風波。傷官運若見刑沖,一夢入幽冥。羊刃殺敵殺,黃金榜上定標名。傷官有情來合殺,金榜標名定是真。夫年論妻災何處,看財星受克淺深。子命推母病源深,看印星受傷輕重。癸用庚金為印星,乙庚暗合,定然母氏心邪。庚用乙木作財星,重見庚辛,必主室人內亂。戊用癸妻坐亥酉,妻主好色而好酒,己用甲官子午時,縱然有子損而危。倒沖格井欄叉,有財位居台閣。甲趨乾,壬趨艮,身旺乃朝庭之相。拱祿貴夾丘鄉,無填實,為廊廟之人。金木交叉身更弱,為技藝而招惹是非。水火遞互帶魁罡,犯刑名而多遭囹圄。羊刃傷官逢沖戰,性兇惡而與人少合。水多木少又身柔,性飄蓬而五湖四海。群陽妒合一陰,如楚漢爭鋒之象。諸陰爭合于陽,不過蛙鳴蟬噪。逢沖則凶,有合反吉。有合則吉,妒合反凶。甲乙生逢寅卯辰,為仁壽,見坎地多者登榮。丙丁局全寅午戌,位重權高逢水鄉坎離交媾。戊己局全辰戌,火運始許飛騰。壬日全逢申子辰從潤下,見財地榮登仕路;辛日子時畏離位,喜見西方,弱而有救。壬癸生申亥子,志識多能。運行火土鄉,名蓋當朝。甲日亥月,見離壽促。乙日卯提,官鄉發祿。卯字提綱,到乾宮歸寄兩途。丙子寅月,逢坤兌,火不西行。丁日酉提,到艮方,明無不滅。壬水亥月到震方,子巽方,子旺母衰;陰水運到坤申生,土重露珠乾燥,陰木運到巽方,木被巽風吹折,到離位煙滅灰飛。陽土陽金陽火,逢坎地總入幽冥。陰木陰金陰水,到離巽,居安不慮危。壬癸耗在北方,無土制定損溝澗,戊日寅提見酉申,十死一生,己日酉月到寅宮,少全安逸。辛逢巽地,少樂多憂。
崖泉女命賦
凡觀女命要身弱,正氣官星要得祿。有財無殺混官星,定配賢良富貴族。
無官便要看財星,財旺生官富貴真。食神祿旺有財星,子貴夫榮理最明。
食神祿旺財官衰,子貴夫愚無所托。財官敗絕食神衰,夫愚子懦無所依。
財官得祿食神強,因數因夫紫誥章。食神入墓子必損,官星入墓夫先亡。
食神重見在中央,早年父母後先傷。縱然蟄蟄螽斯羽,瓜瓞綿綿也難當。
干支官食落空亡,後嗣良人命不長。日時辰戌兩相沖,既取偏房獨守空。
雖然有子難登第,百歲光陰不善終。金水傷官柱內逢,其人如玉更玲瓏。
有財帶印隨夫貴,淑善幽閒主饋中。傷官太旺若無財,一對鴛鴦兩拆開。
幹頭戊己土重重,心內玲瓏無發達。子午卯酉號桃花,官帶桃花福祿誇。
殺帶桃花貧且賤,為娼為妓走天涯。柱中梟食並傷官,子死夫亡是兩端。
梟食傷官女命嫌,財食官印女命喜。梟食傷官運見財,決然有子不須猜。
支內財官印綬多,非淫即賤損兒郎。癸日生人用戊官,少年定嫁白頭郎。
若還亥酉支中見,好飲桑中約夜郎。干支暗合貴人多,畫眉咬指笑呵呵。
支內暗藏官帶合,定然有寵在偏房。擇婦沈靜要純和,察理詳明不用多。
識得崖泉如鏡賦,萬卷千秋永不磨。
講命捷徑賦
    詳觀三命,細究五行。格局乃八字之樞機,日幹為一身之主宰。清濁辨乎貴賤,運限決於榮枯。莫言身弱而為造化之衰,勿以殺多而斷壽年之夭。要在隨時變通,須知入眼分明。陰為柔物,身遇刑克亦無妨。陽主剛強,原逢殺官而兩破。壬癸生巳午月,逆運當主榮華。丙丁值孟冬時,順行早當發達。壬水喜財官,惟八月逢財則破。戊己入北方之運,一生作事無成。庚金無火,非夭即貧。身旺無財,縱壽則否。建刃若行財官運,為人必白手成家庚金若行巳午方,定是中年損壽。月逢羊刃,運神喜殺以嫌財輕,殺透天干,歲月怕官而喜制。殺輕制重,為人到底屯稟。殺重制輕,身旺終鬚髮達。時帶傷官,男命決然損子,柱中印綬,女命決定無兒。印綬與傷官,為人奸吝偏淺,兼作事虛花。正財隱於地支,良賈深藏之士;官殺透於時月,浮潺淺露之人。
    金白水清,聰明特達。土多火少,晦性昏朦。月逢墓庫,官殺混雜亦無傷。格用財神,比劫重逢於不利。干支同而傷官重,害子刑妻。財星旺而日主強。興家創業。二月丁火有殺,榮貴非常。子提幹火無財,飄蕩之士。土怕寒而喜暖,水嫌印而宜財。身強殺淺,不宜有制。印多身旺,最喜逢財。
    大抵日主是人之根基,財官為人之祿馬。財官旺而身主強,多主富貴。財官輕而日太旺,亦見貧寒。印綬多而宜見殺,傷官重而不忌官。一位食神,富貴賢良之女。滿盤金水,淫邪智慧之人。官殺混而財星多,夫多重疊。印綬多而日主旺,子息難成。甲乙木生醜月,必主光亨。壬癸水值孟秋,終當富貴。四柱中有辰龍,方為得化。三元內無比劫,可作得從。從殺者必然富貴,從財者定主富豪。棄命無從,決然夭壽。
四言獨步
先天何處?後天何處?要知來處,便是去處。四柱排定,三才次分。日幹為主,配合元神。
神殺相絆,輕重較量。月為提綱,論格推詳。日幹為主,喜見財官。分其貴賤,次看淺深。
獨則易取,亂則難尋,先看月令,次看淺深。年根為本,月令為中。日生百刻,時旺時空。
身主要強,月提得令。用物為財,表實為正。幹與支同,損財傷妻。月支年同,破刑祖基。
月令建祿,多無祖屋。一見財官,自然成福。五行生旺,不慮休囚。東西南北,數盡方休。
用火愁水,用木愁金。喜氣能分,禍福自真。辰戌醜未,四土之神。人元三用,透旺為真。
寅申巳亥,四生之局。用物身強,遇之發福。子午卯酉,四敗之局。男犯興衰,女犯孤獨。
進氣退氣,命物相爭。進氣不死,退氣不生。財官臨庫,不沖不發。四柱干支,喜刑相合。
官殺重逢,制殺有功。如行帝旺,逢之不凶。印綬根深,旺中不發。印綬根多,旺中不發。
先印後財,自成其辱。先財後印,反成其福。傷官用財,無官有子。傷官無財,子宮有死。
時上偏財,怕逢兄弟,印綬逢財,比肩不忌。拱祿拱貴,填實則凶。提綱有用,論之不同。
庚日申時,透財歸祿。名利高強,比肩奪福。天元一氣,地物相同。人命得此,位列三公。
八字連珠,元神有用。造化逢之,名利必重。金神帶殺,身旺為奇。更行火地,名利當時。
六甲生春,時犯金神。水鄉不發,土重名真。甲乙丑月,時帶金神。月幹見殺,雙目不明。
甲寅重寅,二巳刑殺。終身必損,遇火難發。乙日卯月,金神剛烈。富貴比肩,財旺死絕。
天干二丙,地支全寅。更行生印,死見凶臨。火旺來寅,透土坐申。衣祿多厚,見水傷身。
六戌生寅,月令水金。火鄉有救,見土刑身。己日戌月,火神無氣。多水多金,眼昏目閉。
秋金坐午,丙丁透露。運至離明,血傷泉路。金旺秋時,二庚夾丙。遇卯傷情,逢離順境。
庚金坐午,辛金坐未。煞旺西方,東生取貴。辛逢卯日,年月見酉。時帶朝陽,為僧行醜。
辛日坐亥,月莫臨戌。水運若行,須防目疾。辛日坐巳,官印遇祿。順行南方,顯貴榮福。
酉金逢離,透土何慮。無土月傷,壽元不住。陰金遇火,逢土成刑。陽金遇火,透土成名。
壬寅壬戌,陽土透幹。不混官星,名崇祿顯。壬癸兼金,生於酉申。土旺則貴,水旺則貧。
癸向巳宮,財宮拘印。運至南方,利名必振。癸日巳亥,殺財透露。地合傷官,有勞無福。
癸日申提,卯寅戌時。年殺月劫,林下孤淒。癸日幹己,陰煞重逢。無官混雜,名利富貴。
殺多有制,女人必貴。官星犯重,濁濫淫類。陽火申提,無根從煞。有根兩旺,脫根壽促。
壬日戊提,癸幹未月。運喜東方,逢沖即絕。乙日酉月,見水為奇。有根醜絕,無根寅危。
庚日申時,柱中金局,支無會合,傷官劫妻。癸日寅提,壬日亥時,莫犯提綱,禍福別推。
提綱有用,最忌刑沖。沖運則吉,沖用則凶。三奇透露,日幹要強。其根有用,富貴榮昌。
十幹化氣,有影無形。無中生有,禍福難憑。十惡大敗,格中不忌,若會財官,反成富貴。
格局推詳,以殺為重。制煞為權,何愁損用。煞不離印,印不離煞。殺印相生,功名顯達。
時煞無根,煞旺最貴。時煞多根,煞旺不利。八月官星,大忌卯丁。卯丁克破,有情無情。
印綬比肩,喜行財鄉。印無比肩,畏行財鄉。財官印綬,大忌比肩。傷官七煞,反助為權。
傷官見官,格中大忌。不損用神,何愁官至。日祿居時,青雲得路。月令財官,遇之吉助。
壬騎龍背,見戌無情。寅多則富,辰多則榮。日德金神,月逢土旺,雖有名利,祖業飄蕩。
甲日金神,偏宜火地。己日金神,何勞火制。六甲寅月,透財時節。西北行程,九流成業。
陽火無根,水鄉必忌。陰火無根,水鄉有救。年幹會火,日時會金。己幹用印,官澈名清。
辛金月辰,庚無醜庫。逆數清孤,順行豪富。辛金坐酉,財官臨印。順行南方,名利必振。
土生四季,日坐庚辛。何愁主弱,旺地成名。壬坐午位,祿馬同鄉。重遇火局,格最高強。
傷官之格,女人最忌。帶財帶印,返成富貴。官星桃花,福祿堪誇。煞星桃花,朝劫暮嗟。
食神生旺,勝似財官。濁之則賤,清之則發。此法玄玄,微妙難言。學者得授,千金莫傳。
身弱論
陽木無根,生於醜月。水多轉貴,金多則折。乙木無根,生臨醜月。金多轉貴,火多則折。
丙火無根,子申全見。無制無生,此身貧賤。六甲坐申,三重見子。運至北方,須防橫死。
丙臨申位,陽水大忌。有制身強,旺成名利。己入亥宮,怕逢陰木。月逢印生,自然成福。
己日逢殺,印旺財伏。運轉東南。貴高財足。壬寅壬戌,陽土透出。不混官星,名顯榮祿。
陰水無根,火鄉有貴。陽水無根,火鄉即畏。丁酉陰柔,不怕多水。比肩透露,格中反忌。
戊寅日主,何愁殺旺。露火成名,水來漂蕩。庚午日主,支火炎炎,見土則貴,見水為嫌。
辛未身弱,卯提入格。癸酉身弱,見財成格。癸巳無根,火土重見。透財名彰,露根則賤。
棄命從殺格
甲乙無根,怕逢申酉。殺合逢之,雙目必朽。甲木無根,生於五月。水多轉貴,金多則折。
乙木酉月,見水為奇。有根醜絕,無根寅危。乙木坐酉,庚丁透露。二庫歸根,孤神得失。
丙火申提,無根從殺。有根南旺,脫根壽促。陽火無根,水鄉必忌。陰火無根,水鄉有救。
陰火酉月,棄命就財,北方入格,南地為災。戊己亥月,身弱為美。卯月同推,嫌根劫比。
庚金無根,寅官火局。南方有貴,須防壽促。辛巳陰柔,休囚官殺。運限加金,聰明顯達。
壬日戌提,癸幹未月。運喜東方,逢沖則絕。棄命從財,須要會財。棄命從殺,須要會殺。
從財忌殺,從殺喜財。若逢根氣,命殞無猜。
五言獨步
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財祿喜相隨。寅卯多金醜,貧富高低走。
南地怕逢申,北方休見酉。建祿生提月,財官喜透天。不宜身再旺,惟喜茂財源。
土厚多逢火,歸金旺遇秋。冬天水木泛,名利總虛浮。甲乙生居卯,金多反吉祥。
不宜重見殺,火地得衣糧。火忌西方酉,金沉怕水鄉。木神休見午,水到卯中傷。
土宿休行亥,臨官在巳宮。南方根有旺,西北莫相逢。陰日朝陽格,無根月建辰。
西方還有貴,惟怕火來侵。乙木生居酉,莫逢全巳醜。富貴坎離宮,貧窮申酉守。
有殺只論殺,無殺方論用。只要去殺星,不怕提綱重。甲乙若逢申,殺印暗相生。
木旺金逢旺,冠袍必掛身。離火怕重逢,北方返有功。雖然宜見水,猶恐對提沖。
八月官星旺,甲逢秋氣深。財神兼有助,名利自然亨。曲直生春月,庚辛幹上逢。
南離推富貴,坎地卻為凶。甲乙生三月,庚辛戌未存。醜宮壬癸位,何慮見無根。
木茂宜金火,身衰鬼作關。時分西與北,輕重辨東南。時上胞胎格,月逢印綬通。
殺宮行運助,職位列三公。二子不沖午,二寅不沖申。二午不衝子,二申不沖寅。
得一分三格,財官印綬全。運中逢克破,一命喪黃泉。進氣死不死,退氣生不生。
終年無發旺,猶忌少年刑。時上偏財格,幹頭忌比肩。月生身主旺,貴氣福重添。
運行十載數,上下五年分。先看流年歲,深知來往旬。時上一位貴,藏在支中是。
主主要剛強,名利方有氣。
喜忌篇
四柱排定,三才次分。專以日上天元,配合八字干支,支中有見不見之刑,無時不有。
凡看命,先看四柱年月日時,次分天地人三元。幹為天元,支為地元。以支中所藏者為人元,年為基根,月為提綱,日為命主,時為分野,故以日主天元配合,取其官貴財印鬼敗傷爭。此論八字支幹有見不見之形,造化生旺制克衰絕,只是支中所藏之造化也,無時不有。四季中有墓絕中餘氣也,五行休旺,配合生死也,刑沖克破,變化也。或三合六合之貴地,雖祿馬妻財子孫父母兄弟,皆是見不見之刑,無時而不有也。
    神殺相絆,輕重較量。
    神者,貴人也。殺者,七殺也。若神殺混雜,看入節氣之深淺,或有去官留殺,或有去殺留官,四柱或歲運,亦當知輕重較量也。
    若乃時逢七殺,見之未必為凶。月制幹強,七殺反為權印。
    此論時上一位貴格,只用一位,方為可貴。別位不要再見。始為清貴。若年月上再見之,反為辛苦艱難之命。要日幹生旺,不畏刑傷,羊刃為人性重,剛執不屈,若四柱中元有制伏,卻要行官旺運,然後可發福,又不可專言制伏,貴在得其中道,乃盡法無民之喻。假如 [甲申,丙寅,乙卯,辛巳],此命專用日幹旺,時上偏官,月上制伏,此是史彌遠衛王之命也。[壬子,庚戌,戊戌,甲寅],時上偏官,月上制伏,行丙寅東方運,白手發財成家。[庚子,戊子,戊庚,甲寅],時上偏官,年上制伏,早年登第,曆仕至尚書,乃先年巡按繡衣李如圭八字也。
    財官印綬全備,藏蓄於四季之中。
    此論雜氣財官印綬格。四季者,辰戌醜未也,乃天地不正之氣,為雜氣也。蓋辰中有乙木餘氣,壬癸之庫墓,有戊己之正位,辰戌醜未各隨所藏之氣而言之。此四者藏蓄雜氣,為我之官星財氣祿馬印綬也。須看四柱天元透出何字為福,次分節氣淺深。若殺旺官少,要制伏,不喜財,若主旺相沖,要行財運庫旺,大抵福聚之地,不可破傷,如無所忌,大發財。假如 [ 丙戌,戊戌,甲午,己巳] ,雜氣財官格。此命用辛官,己為財,戌中有辛金餘氣,戊己土為財,史太師越王浩命。[ 辛醜,壬辰,丙戌,乙未 ],此八字是邵豳的。行官印運,早年登科,仕至禦史。[ 辛未,辛醜,庚戌,庚辰 ],此八字亦辰戌醜未全,奈比劫多,又土重金埋,行酉運身旺,背逐之鄉,所以為刀筆吏,功名無成,終自鰥獨。
    官星財氣長生,鎮居於寅申巳亥。
    此財官生旺于四孟,寅申巳亥,乃五行長生之地。如 [壬申,辛亥,己巳,丙寅],此命先榮後辱,己用甲為官,亥中有甲木長生,己用壬為財,申中有壬水長生,己用丙為印綬,寅中有丙火長生,巳中有金長生,此四孟格局。[ 壬寅,乙巳,癸亥,庚申],此八字初行丙午丁未運好,一到酉戌亥,巳中丙戊財官死於酉,用神損傷,家自消乏,妻子俱喪。
    庚申時逢戊日,名食神幹旺之方。歲月犯甲丙寅卯,此乃遇而不遇。
    此乃專旺食神格。戊以庚為食神,其中有庚金建祿,戊土用水為財,申中有水長生,乃財旺也。或用乙為官星,庚能合卯中乙木,為戊土官貴氣。若四柱透出甲丙寅卯四字,則壞了申中庚之貴氣,此乃遇而不遇也。[ 丙子,己亥,戊辰,庚申],此八字乃一生員的,緣露了丙字,但中備卷三次,庚子年起貢,運行甲辰水土庫於辰,用神入墓,卒於北京。
    月生日幹無天財,乃印綬之名。
    此乃論印綬格,十幹生我者是也。為父母,為生氣,又能護我之官星,故印綬無傷官之患矣。大要生旺,忌死絕,若四柱中元有官星尤好,忌見財運。若行官運則發,若行財旺鄉,貪財壞印,其禍百端,行死絕運必死。
    如 [丙辰,甲午,乙未,丁卯 ],此命月生日幹,為印綬格,系高和尚命,大運丁酉,流年壬午,當年三十歲。至元十九年三月廿四日遭極刑,何故?印生逢死絕之運,又見壬來破印也。此流年用天元,大運用地支。[ 壬申,辛亥,乙未,己卯 ],此八字系廣東李兆龍僉事的,行乙卯運,水到卯宮傷,去官。
    日祿居時沒官星,號青雲得路。
    此論歸祿格,要四柱中無一點官星,方為此格。號為青雲得路。最要日幹生旺,兼行食神傷官之鄉,可發福。但歸祿有六忌,一則沖刑,二則作合,三則倒食,四則官星,五則日月天元同。六則歲月天元同。犯此六者,不可一例以為貴矣。
    假如:[ 甲子,丙子,癸醜,壬子 ],此是張統領命,乃子多為聚福歸祿矣。[ 甲子,丁醜,乙丑,己卯 ],此蔡文輝八字,術士皆許讀書有功名之造,後學醫,行辛巳運,庚子年不祿,此非日祿歸時。《獨步雲》:“乙木無根,生臨醜月。金多轉貴,火土則折。”
    陽水疊逢辰位,是壬騎龍背之鄉。
    如壬辰日生,遇辰字多者貴,寅字多者富。蓋壬以己土為官星,丁火為財星,辰巳並沖戌中之官庫,所以貴也。寅字多,能合午中之財,所以富也。[ 丙子,甲午,壬辰,甲辰 ],此一生員八字,術士見其早年利考,皆作壬騎龍背格,許其堪取青紫。餘獨以財格看,謂酉戌運未善,至此果不祿,且無嗣。
    陰木獨遇子時,為六乙鼠貴之地。
    此格大怕午字沖丙子時,子字多妙,謂之聚貴也。或四柱中有庚字辛字申字酉字醜字,內則有庚辛金,則減分數,歲君大運亦然。如月內有官星,則不用此格。若四柱中元無官星,方用此格。[ 丁卯,壬子,乙巳,丙子 ],此一胥吏八字,術士皆謂六乙鼠貴,許其功名,行申運頗得辦事北京,至未運來為事罷。此只好作印看。
    庚日全逢潤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時遇子申,其福減半。
    此論井欄叉格。此是庚申庚辰庚子,三庚水局為貴。何也?蓋庚用丁為官,子沖午,庚用木為財。而申沖寅,戌中戊土為庚之印,而辰沖之,又辰戌為財印,故以申子辰三叉來沖寅午戌為財官印綬。若四柱中須用申子辰全為貴,不止庚金,得三庚全者尤奇,或戊子丙辰亦不妨。喜行東方財地,北方傷官,南方火地不為貴,此乃壬癸巳午之方也。
    假如:[ 庚子,庚辰,庚申,丁醜 ],此是王都統制命,丁卯出邊上,得十四官誥, [ 庚申,戊子,庚辰,丙戌 ] ,此一生員八字,亦候過稟,後告侍親,惟放發些財而不貴。何也?所謂生江南則為橘,生江北則為枳,土產故也。
    若逢傷官月建,如凶處未必皆凶。
    此論傷官格。傷官之法,務要傷盡,而不為禍。四柱若元有官星,傷之尤重,元無官星,傷之則輕。若三合會起傷官之殺,及運行傷官之地,其禍不可言矣。故傷官見官,為禍百端。若當生年幹,有傷官七煞為禍最重,謂之福基受傷,終身不可除去,若月時上見傷官之地,可發福矣。若女人命有傷官者,主克夫,若見合多,則為卑賤,不娼則淫,非奴婢則師尼。何故?傷官傷夫。若四柱中財來合去,非良婦也。[ 己卯,癸酉,戊寅,庚申 ],此八字一附學生,地支六沖,作戊日庚申時之格不得,只好作傷官看,行南方運,常考不利,克妻無嗣,己運卒。
    內有正倒祿飛,忌官星亦嫌羈絆。
    內有正倒祿飛者;乃丁巳得巳字多。巳沖出亥中壬水為官星,乃正飛天祿馬格也。若辛日得亥字多,亥沖出巳中丙火為官星,乃是倒飛天祿馬也。其中若壬癸辰巳,皆是官星羈絆也,則減分數,歲運亦同。壬辰,辛亥,癸亥,癸亥,都堂王守仁八字,倒飛天祿馬格。戊寅,癸亥,癸亥,癸亥,此乃丐者八字,露出戊字官星,斯為下矣。
    六癸日,時逢寅位,歲月怕戊己二方,
    此論刑合格。以六癸日為主星,用戊土為正氣官星,喜逢甲寅時,用巳中戊土,癸日得官星,如庚寅刑不成,推甲寅時,是行運與飛天祿馬同。怕四柱中有戊字己字,又怕庚寅傷甲字,刑壞子,忌申字,仔細推之。假如癸酉,辛酉,癸卯,甲寅,此是婁參政命。己卯,乙亥,癸未,甲寅,此八字年上露出己字,所以功名蹭蹬,屢科不第。
    甲子日再遇子時,畏庚辛申酉醜午。
    此論子遙巳格。甲用辛官。辛祿在酉,二字為甲木之印綬,遙合巳中之丙戊,合動酉中之辛,為甲之官。木喜壬癸亥子月,忌庚辛申酉,乃金來傷甲木,午來衝子,子醜羈絆,則不能去遙合矣。假如庚申,甲戌,甲子,甲子,此乃是羅禦史之命,雖然是遙巳,然年上有庚申,沖克甲運,行戊寅,寅刑己,反成禍矣,乙丑年罷官。癸醜,己未,甲子,甲子,此八字乃一好賭博人。家業蕩盡,其中畏庚辛申酉醜午,此年支正露出醜字,行東方北祿之鄉,所以貧窮。
    辛癸日多逢醜地,不喜官星。歲時逢子巳二宮,虛利虛名。
    此論醜遙巳格。只辛醜癸醜二日可用,但要四柱中無一點官星,方用此格。蓋辛用丙官,癸用戊官。丙戊祿在巳。惟醜能遙巳,丙戊之祿出矣。不要填實巳位,子字羈絆,不能遙矣,若申酉得一字為妙。假如乙丑,己醜,癸醜,癸醜,乃是葉侍郎之命。又有丁醜,癸醜,辛醜,己醜,此是王通判之命也。癸醜,乙丑,癸醜,癸亥,此八字白手發財成家,乃醜遙巳格真也。
    拱祿拱貴,填實則凶。
    此論拱貴拱祿二格者,乃兩位虛拱貴祿之地,四柱不可占了貴祿之宮,則填實不容物,只為官星榮顯也。其祿貴者,比之盛物之器皿,若空則容物,乃貴祿顯榮。經雲官崇祿顯,定是夾祿之鄉。又忌傷了日時,皆供不住矣。假如丁巳,丙午,甲寅,甲子,此是王郎中之命,此二甲來夾醜中之貴氣,醜中癸水余氣,辛金庫墓,己土乘旺,乃甲木之財,豈不為貴,後運行辛醜除通判,入庚子運,庚金克甲木,又是午月,衝破甲子,乃天中殺,即空亡,夾貴不住,走了貴人,一旦壞了。庚戌,戊子,壬辰,壬寅,此乃戴大寶命,十一歲行庚寅中舉,十九歲戊辰年中探花,行辛卯運填實卒。
    時上偏財,別宮忌見。
    此論時上偏財格,又名時馬格,與時上偏官同,用時上天元,及支內人元,只要時上一位有之始為貴,若別位有之,便多了,難作偏財而論,要身旺,不要克破,要財旺即發矣。假如丁酉,己酉,戊子,壬子、邵統制命也。丁醜,己酉,丁醜,辛亥,此八字時上偏財,月支又酉醜會局,所謂別宮忌見也,家業破盡。
    六辛日逢戊子,嫌午位運喜西方。
    此論六陰朝陽格,辛金至亥為六陰之地,而得子時,故曰六陰盡處一陽生,故雲六陰朝陽之格,乃謂盡陰還陽。辛用丙官,癸為壽星,只要子字一位,若多不中,喜戊幹,戊來合癸,動巳中暗丙,丙為辛之官星。四柱中忌見午衝破子祿。西方乃金旺之地,故喜也,東方財氣之鄉次之,不要行南方火鄉,北方水鄉傷官也。
    假如戊辰,庚申,辛卯,戊子,此畢甫遇命,運行西方。又如己未,辛未,辛未,戊子,此王郡玉命,運行東方。甲寅,甲戌,辛卯,戊子,此一生員命,術士皆作六陰朝陽格推,行東方運家破,歲考問充吏,看來還要作貪財破印而論為是。
    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類為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
    此論偏官,即七殺,若四柱中全無一點官星,用七殺為偏官。若有正官,此為七殺之鬼,乃爭奪之人也,故謂見不見之刑。最要日幹生旺,故喜身旺,怕沖,喜羊刃,只要制伏,不要四柱見正官,有兄不顯其弟之說。或四柱中犯歲運,或是去官留殺何也,得制伏可也。若官殺混雜,不為清福,只此偏官七殺為貴。七殺乃小人也,小人多兇暴,無忌憚,乃能勞力,以養君子也。惟是無術以控制之,則不能馴伏而為用矣。若四柱中原無制伏,要行制伏之運。四柱中原有制伏,要行殺旺之鄉,若有制伏,又行制伏之運。蓋為盡法無民之喻。
    假如己未,乙亥,丙寅,辛卯,此是王章明之命,此月偏官制伏在年上,兼日坐長生,又木三合,日主逢貴,所以發祿,後遭刑戮,無棺槨,初行壬申起福運。乙酉,乙酉,乙酉,乙酉,兩個婦人,同此八字,一個極貴,一個極貧而有壽,何也?蓋婦人之命,貴賤從夫也。乙酉,辛巳,乙卯,辛巳,此乃朱舉人命,行戊寅運,乙卯科中試,行丁醜,是巳酉醜會金局,乃殺重,壬戌年不祿。
    戊日午月,勿作刃看,時歲火多,卻為印綬。
    此論羊刃者,非犬羊之羊,乃是陰陽之陽。此祿前一位,是惟陽位有刃,陰位無矣。如丙戊祿在巳,午為羊刃也。戊日得午月,午上不為刃。刃不為刃者何也?乃陰火生陽土,正謂月生日幹,若歲幹時幹又見火,乃是印綬格矣。
    月令雖逢建祿,切忌會殺為凶。
    大凡命中,以財官為貴。若四柱中有作合,以貪合忘官,又兼會起七殺,反為凶兆。且如甲日用酉月,為官星正氣。若年時子辰,則會起申中庚為七殺,乃甲之鬼賊,故為凶。
官星七殺交差,卻以合殺為貴。
    官星乃貴氣之神。純而不雜,乃為清福,雜而不純,便壞造化,有支中合出七殺為吉兆,經雲合官星不為貴,合七殺不為凶,乃是五行賴之救助,且如甲日生人得卯時,卯中之乙,能合庚字,為甲之偏官,是為合殺也。若男子得之和氣,與人投合貴者。女人得之,多生心意不足,雖美麗性樂私情,主克夫壞子矣。如庚日生,四柱見丙為殺,則有申辰合起子為水局來救之,丙化為官,則為吉矣。
    柱中官星太旺,天元贏弱之名。
    大抵人生以財官祿為貴,取其中和之氣為福厚,偏黨之氣為福薄。若官星太旺,天元身弱,又行官旺鄉,反成其禍。且如甲乙日,天元用庚辛申酉巳醜為官貴,四柱中官星既多,元有制伏則妙。本身弱,雖行制伏之運,乃可發福。若行官旺之鄉,乃造化太過,其禍害破財,不可勝言,運數亦然。辛巳,庚子,丙子,癸巳,此八字官旺行丙申運,丙臨申為殺重之位,甲子年十月,不祿。
   日幹旺甚無依,若不為僧即道。
   此論時旺,主本得地,乃為時旺之鄉也。其人沉屙不染,耆年齒牢發黑,強其體骨,天年過數,此格多出俗避位,出塵尚志,慕道修禪,乃日幹甚旺。且如庚日生人,月時在申,或運又西方,此庚以火為官星,火至西方而死,庚以木為財,木至西方而絕,既是財官祿馬俱無,則欲步於前程,何以設施,故無依,蓋全身遠害之命也。假如乙卯,丙子,丙午,癸巳,此祁真人命,日幹旺於東方南方運矣。
    印綬生月,歲時忌見財星,運入財鄉,卻宜退身避位。
    此論月生日幹,乃印綬之名。印綬乃喜官星,畏財氣,若天干財鄉,乃為壞印也,印綬者,乃我氣源,須要根固。若行財運者,宜退身避位,不然必遭降謫徒配也。假如庚戌,甲申,癸醜,丁巳,此命月中正氣,庚金印綬,主本雜氣,不合巳中丙火,為癸之財,其水見財。貪財壞印。一生蹭蹬,故曰:印綬在刑克之地,身亂身亡之故也。後大運行己醜,流年丙寅四月破家,何故?元有傷印之殺,歲運又行傷運氣,庚入墓也。丙寅,丙申,癸醜,乙卯,此八字癸水日幹,以申中庚金為印綬,丙火為財克庚金,印綬被傷,亥運即得咯血之疾而卒。蓋乙木為壽星,乙死于亥,金主肺,得血疾無疑。
    劫財羊刃,切忌時逢。歲運並臨,災殃立至。
    劫刃乃是日上天元,分爭財祿,比肩是也。陽刃者,日幹祿前一位是也,且如祿馬,甲祿在寅,甲用己土為財,見卯為刃,刃來相侵奪己士矣。假如戊午日並月相同者,二三午戊字者,共相侵奪癸水為財,故曰劫財。以戊祿在巳前一辰,見午,午有己土克癸水,此謂之劫財羊刃。故主破財散業,離家失土,施恩反怨,心性卒暴,進退孤疑,偏生庶妻為正,帶疾破相,性勇貪婪,志大心高,傷害不足。若大運流年逢之,因財爭競,不然疾病連妻子矣。
假如癸未,乙卯,甲子,已巳,此嶽飛命,此為劫財羊刃,行運辛亥流年,辛酉三十九歲,合起辛亥,災禍起坐囹圄亡身。戊寅,乙卯,甲戌,甲子,此八字有祖業,有子息,無兄弟,父母早喪。自今正發,行己未運,甲子年,因宮事破財不祿。戊寅,已卯,甲子,甲子,此八字有些祖業,有庶生兄,無子息,父母亦早喪,丁巳運癸卯年,被兄打成疾死,何也?蓋春木無金,歲運又見卯也。
    日幹背祿,歲時喜見財星。運至比肩,號日背祿逐馬。
    祿之向也為順,背也為逆,且如甲得寅為祿,若遇己丙為背祿。經雲:背祿主無疑之論。主初明後晦,喜財星,戊己土助其身,火至亥無氣,比肩見甲分財,經雲:馬者,在乎財位,乃甲見寅為生旺處;甲用土為財,用金為官,土至寅病,金至寅絕,乃祿馬不扶身。賦雲:馬劣財微,宜退身避位。豈不謂之守窮途而悽惶也。
    五行正貴,忌刑沖克破之官。
    此論正氣官星者。提綱之要,要年時上有財氣,乃貴人也。忌刑沖克破之神填之。
    四柱干支,喜三合六合之地。
    凡支幹有三合六合者,乃天地陰陽萬物,皆有感應相合。倘得剛柔相制,兩兩相對所以有眷屬,妻妾,貴乎大人之重,幾乎上人之象。合財為官祿之相從,舍刑為刑殺之相壓也。
日幹無氣,時逢羊刃不為凶。
    且如甲申日,卯時為刃,此是申中庚金,能克卯中乙木為財為馬為妻,須逢刃不為凶矣。甲午,丁卯,戊子,戊午,此八字戊土春生則弱也,喜午時為刃,以幫其身。原有福業,行南方印運,增創大業。但官殺混雜,考降稟後,納粟去作國子生終。
    官殺兩停,喜者存之,僧者棄之。
    甲用辛酉為官星,又見申庚,何以訣?又見三合之混同,甲乙用庚辛為官貴,而有巳有醜,是官殺混雜,雖行制伏之運,或去殺用官,或去官用殺,方發福。若混雜之命,歲更在旺鄉混官殺,其禍不可具述矣。
    地支天干合多,變雲貪合忘官。
    且如甲用辛為官,而有丙,見庚為殺而有乙。乙用庚為官,而辛為殺,又有丙及支幹多合,此陽官陰殺,乃是造化之必然也。若四柱有合,是為貪合忘官。經雲:合星官不為貴,合七殺不為凶,五行有救助之謂也。
    四柱殺旺運純,身旺為官清貴。
    此七殺即偏官也,喜制伏,四柱內以殺為官。且如甲忌庚為殺,而甲生於寅地,乃身旺,其甲暗包丙長生,則不畏金為殺,以殺化為官星,則甲庚各自有特旺之勢,而行純旺運,乃為極品之貴。
    凡見天元太弱,內有弱處複生。
    此論日主自坐官殺,乃為人元弱處複生,乃是胎生元命。且如甲胎在申,申中有庚金為偏官,壬水為印綬,受氣相感,氣生胎元。得壬水長生,酉上沐浴,戌上冠帶,亥上臨官,如人之算日必生木矣,此格只要官星旺運,方可發福,不要衝破刑克。
    柱中七殺全彰,身旺極貧無救。
    傷官乃祿之七殺。敗財乃馬之七煞,偏官乃身之七煞,四柱有之,身旺建祿,不為富矣。
    無殺女人之命,一貴可作良人。
    大抵看男命,與女命不同,女命不取官星,不取財星,不取貴人,不取三合六合,不要敗馬生旺暴敗,不要干支剛強羊刃,不要比肩,乃見如此,何以知其貴賤乎?答曰:陰人者,全靠夫主,夫富貴妻變富貴,夫貧賤妻亦貧賤,乃天地陰陽之理也。凡女人之命,大喜要安靜清貴,旺夫旺子為妙。若絕氣並刑衝破害不美,若女命貴一併夾貴者,必為貴人妻矣。
    貴眾合多,定是尼師娼婢。
    貴者,官殺也。官者正夫,殺者偏夫。合者地支暗合,三合六合,心多不足,雖生美質,性樂私情,非良婦也。
    偏官時遇制伏太過乃是貧儒。
    偏官命主人性聰明,剛強傲物。若四柱中制伏多,乃盡法無民也。中和之氣為福厚,偏党為福薄。假如丙午,甲午,癸亥,乙卯,此乃是錢雁秀才之命,月上偏官,所以傷殘,目盲足跛,卻有文章秀氣,終身貧窮矣。
    四柱傷官,運入官鄉必破。
    此論傷官,四柱有官星,運入官鄉破者輕,須要明輕重。假如癸未,癸亥,辛未,癸巳,此五都丞命,辛以丙為官,巳中有丙,月中有壬水,則破其官星也。
    五行絕處,即是胎元,生日逢之,名曰受氣。
    李侍郎命,即胎元逢生,名曰受氣。詩曰“五行絕處是胎元,生日逢之富貴全。更若支元來佑助,定榮衣冠早乘軒”,度理可以知幽微之妙,度性可以知生死之理。甲辰,壬申,丙子,己醜,丙子日乃胞胎日,支會水局,喜甲木生之,己土制之,一交甲戌運,甲子科中試。
    是以陰陽罕測,不可一理而推,務要稟得中和之氣,神分貴賤,略敷古聖之遺蹤,約以今賢之博覽,若此法參詳,論命無差無忒。
繼善篇
人稟天地,命屬陰陽,生居覆載之間,盡在五行之內。欲知貴賤,先觀月令及提綱。
    歌釋:提綱即是月令,先觀氣候淺深吉凶。官印與財神,忌劫沖刑,衰運逢吉,則為吉斷,遇凶則為凶評,生於節氣,屬何神,貴賤貧富由命定。
次斷吉凶,專用日幹主本。三元要成格局,四柱喜見財官。用神不可損傷,日主最宜健旺。
    歌釋:專以日幹為主,次看印綬財官。甲子生於酉月,其中官祿端詳。寅午戌嫌丙丁,又嗔比劫,傷官破印,反為下賤,無劫財運馨香。辰戌醜未,祖遺糧,戊己名登金榜。
    又韻:欲問三元何取,天時地利人和。例如甲子日生,吾憑此依例無訛,甲天干地癸人窠,印綬財官真可賀。若還有此又無傷,身惹天香台閣坐。取用正官為例,嫌以劫破傷官。一位正財為美,財多生殺為殃。比肩運行失旺,值斯男效才良,身衰財運禍難當,家健家肥福又旺。
年傷日幹,名為主本不和。
歌釋:年逢七煞克日,祖宗無力過房。 若還日月及時中,歸祿逢財夭喪。
      殺旺運逢為禍,印生多福為祥。比肩旺運莫疑猜,只是單衾紙帳。
歲月時中,大怕煞官混雜。
歌釋:大凡財官印食,俱憑生月用之。 見財作財而斷,逢官以官而議。
      逢印作印而論,淺深氣便思之。死絕敗衰較量,生年月運,貴多基多,出宗而求貴。
取用憑於生月,當推究於淺深。發覺在於曰時,要消詳於強弱。官星正氣,忌見刑沖。
    歌釋:官星正印莫混,財多傷食莫逢。且如乙卯見庚辰時月,戌逢沖損,甲生巳酉醜月,午未火局休逢,若還官旺見沖,幹有印見之吉用。
時上偏財,怕逢兄弟,生氣印綬,利官運畏入財鄉。
歌釋:年月時來生日,號為印綬資身。運行官印起珍珠,財旺運逢破印。
      印旺無制孤蹇,相停官印超群。 旺財破印命歸雲,官運擬為貴命。
七煞偏官喜制伏,不宜太過。
歌釋:無制為七煞,七煞有制是偏官。有制有煞則為良,一制一伏為上。
      制過貧寒愚蠢,喜行七煞之鄉。身旺無制旺身強,卻要運行煞向。
傷官複行官運,不測災來,羊刃沖合歲君,勃然禍至。
歌釋:細論傷官喜忌,忌之不並官來。歲君月建日辰猜忌者,最為刑害。
      應如仇人相見,怒生廝殺難回。
如逢此者,必生災禍,宜精研喜忌。
歌釋:甲子日時丁卯,算來羊刃之功。歲運辛酉若相逢,丁破辛卯無用。
      丙日生時甲子,年逢戊已相同。甲能破戊戊子沖,制之返為吉用。
富而且貴,定因財旺生官。
歌釋:洪遣富而且貴,定因財旺生官。身強財積福如山,不露財官貴算。
      財旺無官亦妙,財神疊露浮蕩。若還主弱不能生,定是富家貧漢。
非夭則貧,必是身衰遇鬼。
歌釋:甲生庚金秋旺,身衰制也難當。時逢寅卯夭須防,豈知木絕金旺,
      無疾禍重孤苦,早發須是夭亡。刃食須印禍推詳,貴顯民豪達士。
六壬生臨午位,號日祿馬同鄉。
歌釋:壬日生臨午位,午時丁己財官。更逢寅午戌來詳,最喜刑沖官煞旺。
      又怕財官顯露,魁傷歲運為殃。正官為祿馬財鄉,午月時運一樣。
癸日坐向巳官,乃是財官雙美。
歌釋:癸日生居巳位,財官福祿何如。巳藏丙戊最為奇,丙是財神官是巳。
      月時運同倒沖刑,貧賤多疑。歲運官煞露分明,減福艱辛而已。
財多身弱,正是富屋貧人。
歌釋:財神二三疊見,身衰福淺難承。算來先富積珍珠,後破家囊似聲。
      日主若逢印助,始見富貴稍臨。正財乘旺倚妻榮,壬事迷花不定。
以煞化權,定作寒門之貴客。
歌釋:癸日提逢癸醜,天干二氣相連。雖然逢煞本身堅,子醜俁之殺淺。
      未與年支幹煞,相停身煞也憎。如斯富貴兩雙全,顯祖名揚福祿堅。
又韻:逢煞切宜看印,印綬化煞為權。殺多宜食制為先,後富必當先蹇。
      甲日見庚申煞,喜逢木旺東行。丙丁寅午火燥,庚制過,反為下賤。
登科甲第,官星臨無破之宮。
歌釋:丙日生官醜月,財官歸祿名馳。庫中之物喜沖奇,柱外刑沖運喜。
      其造逢沖則貴,登科位至同知。若還柱內有沖刑,運再逢之不吉。
納粟奏名,財庫居生旺之地。
歌釋:丁巳日提己醜,時逢辛醜財全。年幹乙卯助身堅,巳火出來鍛煉。
      豈料財多歸庫,土金二曜結緣。分明納粟去朝天,學士名登金榜。
又韻:庚日生居未月,未中乙木為財。財星歸庫要衝開,無躍鴻門光彩。
      申日戊辰土重,逢沖富貴美哉。因財而得富貴,貫朽粟陳豪邁。
官星太旺,經臨旺處必傾。
歌釋:柱中官星太旺,身強反福為奇。主旺無沖方論,運行財地家肥。
      身衰若行財地,化鬼反必傾危。若然印綬喜財依,父死早歲無久遺。
印綬被傷,倘若榮華不久。
歌釋:六甲生逢癸地,最嫌戊己來侵。如柱財外運逢之退藏,災刑可避。
      運不見財為美,柱中財氣超群。詩書博覽事多知,虎榜高標名姓。
有官有印,無破作廊廟之材。
歌釋:有印逢之為上,妙逢官煞為祥。仍分官煞莫剛強,富貴名登金榜。
      最忌財星破印,又嫌傷食破官。運行不錯食皇糧,有家破壞毀傷。
無印無官,有格乃作朝廷大用。
歌釋:命內無官無印,須觀有格為奇。壬騎龍背及飛天,遙巳朝陽之例,
      倒沖食傷雜氣。魁罡日祿居時,金神鼠貴井欄叉,又無破,化生為貴。
名標金榜,須還身旺逢官。得佐聖君,貴在沖官逢合。
歌釋:日主高強察理,官星有氣當時。若逢財印助根基,無破文場得意。
      傷食劫財莫逢,財官旺氣權威。首登虎榜鳳凰池,烏帽金冠霞帔。
又韻語曰:亥沖巳位,丙為官祿之藏。丙丁透出巳嗔殃,反丙逢辰絆當。
          癸亥巳藏丙戊,為官祿位軒昂。不逢寅戊巳垣鄉,定擬紫袍卿位。
非格非局,見之焉得為奇。身弱遇官,得後徒然費力。
歌釋:非格非局細察,只因破損傷神。身弱官多先貴後貧,費力榮心。
      身若居官難發,運行身旺財榮。官星一二弱無嗔,相停曰為貴命。
小人命內,亦有正印官星,君子格中,也犯七煞羊刃。
歌釋:小人有正官正印中,傷克刑沖。惡多善少反為凶,可擬讒庾而論。
      君子羊刃七煞,善多惡少相逢。煞星喜刃而相同,制煞身強貴用。
為人好煞,羊刃必犯於偏官。
歌釋:羊刃若逢七煞,主人心毒害民,徒然富貴不長,自大聲高氣象。甲日見庚為煞,卯來為刃分明。若逢印吉好求名,逢殺亦看刃。
素食慈心,印綬遂逢於天德。
歌釋:大凡印旺重重,天月德而助吉。仁義禮智信常存,好善濟人利物。富貴超群,發達心慈,拜道祀佛,有終有始。事三思,財旺為人反覆。
生平少病,日主高強。一世安然,財命有氣。
歌釋:寅卯專嫌戰克之鄉,壽年鶴算少災殃,福發渾如海漾。甲生辰戊醜未,安然財命榮昌。財官印綬旺為良,心地寬洪方能小祥。
官刑不犯,印綬天德同官。少樂多憂,蓋因日主身弱。
歌釋:印綬喜逢天德,平生福祿聲香。乙日酉月煞剛強,又嫌己醜金旺。
      若還無制夢黃梁,辛苦憂愁刑喪。倘然日主衰弱,其造斷然不良。
身強殺淺,假煞為權。
歌釋:化煞為權可以取,甲生寅卯之鄉。木逢亥卯戌未行,何怕庚金作黨。
      乙生巳酉醜月,喜逢火局相當。若逢亥卯未生殃,處世艱難貧相。
殺重身輕,終身有損。
歌釋:陰不生於乙酉,時逢辛巳少祥。身輕煞重最難當,又恐運行煞向。
      縱有富貴疾病,無疾富貴早亡。如斯嫩草又逢霜,柳絮風吹飄蕩。
衰則變官為鬼,旺則化鬼為官。
歌釋:日主生來衰弱,官多化鬼為殃。若逢主旺煞來降,變鬼為官顯達。
      官多必難領受,煞重無制夭亡。身衰身旺細推詳,只喜化煞為上。
月生日幹運行不喜財鄉。日主無依,卻喜運行財地。
歌釋:月生日幹為印,,不宜財運壞傷。甲生亥子印無沖,巳午辰戌醜未損,日主生旺太過,  若無格局印逢,豈知身旺卻無依,運喜財鄉多福重。
時歸日祿,生平不喜官星。
歌釋:日祿居時最妙,年提畏煞官星強,官制祿,祿難歸,但見官星格善,月提運喜財地,   無官職顯名高。天干之內見官星,運喜食傷福泰。
陰若朝陽,切忌丙丁離位。
歌釋:六辛時逢戊子,號日陰去朝陽。運行西地姓名香,一舉首登金榜。
      仍忌丙丁離位,最嫌官殺相傷。歲時最怯此星藏,只是經商之客。
太歲乃眾煞之主,入命未必為殃。若逢戰鬥之鄉,必主刑於本命。
歌釋:歲乃人君之象,未可便作凶言。生當羊刃克流年,不死災刑非淺。
      衝破歲君為禍,應如臣犯於君。夫子遭陳于蔡地,渾如六國吞秦。
歲傷日幹,有禍必輕。日犯歲君,災殃必重。
歌釋:歲傷日如父怒子,禍則輕而可恕。日犯歲如子怒父,下犯上者難容。
      日幹喻如臣子,太歲時若君父。凶運災重歲再逢。柱凶流年定故。
五行有救,其年返必為祥,四柱無情,故論名為克歲。
歌釋:甲日主來逢戊,名為日犯歲君。庚辛柱制福非輕,柱若無庚運蹇。
      庚辛日主於甲,歲傷日幹略病。食神印綬制清平,無制災非刑並。
      庚辛來傷甲乙,丙丁先見無危。丙丁反克庚辛。壬癸逢之不畏。
      戊己愁逢甲乙,幹頭須用庚辛。壬癸慮遭戊己,甲乙臨之有救。
      壬來克丙,須用戊去當頭。癸去傷丁,卻喜己來相制。
庚得壬男制丙,反作長年。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
歌釋:庚得壬男制丙,子來救母無病。甲得乙妹配庚,親成是凶而吉慶。
      故曰有心變愛,果然無意傷人。貪歡喜合殺忘刑,福旺名揚財勝。
天元雖旺,若無依倚是常人,日主太柔,縱遇財官為寒士。
歌釋:天元日主太旺,歲時月印財官。三才不顯,主貧寒僧道孤形之漢。
      日幹柔金生旺,財官多返生殃。當之不住守寒窗,辛苦囊消貌臒。
女人無煞,帶二德受國家之封。
歌釋:女以官為夫星,不宜七煞爭功。無官七煞是夫宮,不喜官星相混。
      財官印綬全帶,夫榮妻貴名門。二重天月德相逢,職掌皇家贈俸。
男命身強,遇三奇為一品之貴。
歌釋:日主高強富貴,財官印綬俱全。甲逢辛己癸為緣,乙戊庚壬可見。
      丙日癸辛乙未,丁壬庚甲高遷。戊喜癸乙丁卯,己壬甲丙三元。
      庚辛壬癸例依前,無破名登金殿。
甲逢己而生旺,定懷中正之心。
歌釋:甲逢己土合中旺,富貴榮華定可量。常懷中正得人心,常遇貴人須可望。
      甲屬東方生木之氣,主乎仁。土屬中央厚土之氣,主乎信,甲己化土,而四柱中更帶生旺,為人忠厚,乃正直之人也。
丁遇壬而太過,必犯淫訛之亂。
歌釋:乙日生六甲,心存仁義忠良。日時甲己是財官,化合家興財旺。
      丁日遇壬太過,化官作鬼為殃。柱中三兩巧淫娼,夫重沿門彈唱。
丙臨申位,逢陽水,難獲延年。
歌釋:丙日生於申位,申長生水疏通。壬申壬子及辰中,七煞剛強禍重。
      壬午壬寅壬戌,其禍輕而無用。煞多身弱定成凶,仔細參詳理同。
己入亥宮,陰木見終為損壽。
歌釋:為人日生己亥,禍逢乙木交爭。殊知亥有木長生,無制夭亡蹭蹬。
      乙巳乙丑乙酉,煞中以義掩恩。乙未乙亥卯森森,不死貧寒偃蹇。
庚值寅而遇丙,生旺無危。
歌釋:假如庚寅日主,生於丙火煞剛。寅中艮土返為祥,以煞化權為上。
      庚日生申歸祿,其中旺氣高強。反將丙火化為官,臨危見機無恙。
乙遇巳而見辛,身衰有禍。乙逢庚旺,長存仁義之風。
歌釋:乙木生臨巳位,身衰有禍禎祥。丙辛庚乙配鸞凰,處世無如福長。
      陰水逢庚之地,春風四海名揚。上和下睦體三綱,貫世超群少恙。
丙合辛生,鎮掌威權之職。
歌釋:丙合辛生夏令,歲月時見辛多。龍韜豹略志蕭何,又怯刑傷克破。
      辛日見丙得合,逢生逢祿中和。運行官旺福崇峨,四海名揚振播。
木重逢火位,銘為氣散之文。
歌釋:一木疊逢火位,夏生丙丁重逢。火能泄木氣,豈知無功,作事無成貧困。
      支喜寅午戊巳,戊己財通。火木化無凶,福祿優遊家潤。
獨水三犯庚辛,號日體全之象。
歌釋:壬癸兩庚辛,喜生歲日時中。癸生辛透又庚逢,歲日時中亦用。
      莫道印多不悅,一梟一正不凶。故知號曰休全功,五伯諸候食俸。
水歸冬旺,生平樂自無憂。
歌釋:癸亥年提甲子,癸亥壬子時真。提時傷劫運南程,最喜食財官印。
      師人含山縣住,掌下三百姓陳。煞官旺處反為嗔,刑若百端病症。
      癸亥 甲子 癸亥 壬子 老彭之命
木向春生,處世安然有壽。
歌釋:甲乙生於春月,柱逢寅卯重重。溫良性格定慈心,青史朝廷備用。
      財食印官旺處,火旺又反夭窮。術能精究似中庸,談命宜知變動。
金弱遇火炎之地,血疾無宜。
歌釋:庚日生居火地,柱逢丙丁重逢。若還寅午戌全通,不病也防疾重。
      男主瘋癆疾蠱,女產血勞之風。若無制伏歲時中,火急宜修棺塚。
土虛逢木旺之鄉,脾傷定論。
歌釋:甲子年提丁卯,己醜日時乙亥。歲時提路木徘徊,煞重脾寒疾害。
      運行坎地夭折,歲逢木地定災。西南方可發錢財,俊士閩丘後代。
    甲子 丁卯 已醜 乙亥 甯子之命
金遇艮而遇土,號曰還魂。
歌釋:庚金生寅遇火,其中艮土為祥。天干戊日若相逢,扳桂雲梯可上。
      重見丙丁相克,必當壽夭貧寒。不見丙丁逢戊己,管教家富粟千倉。
水入巽而見金,名為不絕。
歌釋:壬癸生居巳地,本為富貴而看。柱嫌戊己作災殃,豈逢庚金為上。
      壬水受氣于巳,水得母而長生。而能生水,故曰水入巽云云。
土臨卯位,未中年必定灰心。金遇火鄉,雖少壯必然挫志。
歌釋:己日提逢卯位,身強有制貴人。殺多無制本身輕,疾苦心中不正。
      庚辛性柔煞旺,少年挫志無成。作為性燥宜招刑,旺制堪為貴命。
金木交差刑戰,仁義俱無。水火遞互相傷,是非日有。
歌釋:甲乙庚辛左右,乙逢左右庚辛。庚辛申酉旺支神,安有始終性情。
      又是官煞混雜,所以無仁無義。財鄉發福更勞心,潢潦財能有勝。
木從水養,水而木則漂流。
歌釋:甲乙生居子地,但逢一二為奇。壬癸亥子疊干支,則木漂流無倚。
      辛亥年提庚子,甲申乙丑交支。年逢丁酉運申隨溺水,故閩吳吉。
金賴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沒。
歌釋:庚辛日逢戊己,辰戌醜未俱齊。若逢火土疊干支,土重埋金無氣。
      縱有金珠萬斛,難攀月桂仙枝 西江月下細詳之,休道命之理微。
是以五行不可偏格,務稟中和之氣。更能絕慮妄思,鑒命無差無訛矣。
歌釋:看命先觀日主,次審歲月時支。去留強弱舒配之,輕重淺深察理。
      節稟中和之氣,運參向背之宜。三才偏正產何時,俱藏西江月裏。
六神篇
五行妙用,難逃一理之中。進退存亡要識變通之道。命之理微,聖人罕言。
正官佩印,不如乘馬。
詩釋:正官無印本無權,佩印如何又不然。只為印多官洩氣,不如乘馬得高遷。
七煞用財,豈宜得祿。
詩釋:財星生旺殺傷身,四柱全無倚靠神。天命相從成貴象,運行得祿受孤貧。
印逢財而罷職。
詩釋:印綬貪財德有傷,難從天地立綱常。更無比動來相救,罷職偷閒歸故鄉。
財逢印以遷官。
詩釋:身旺誠能掌大財,財多身弱便生災。遷官何處求根本,歲運還須有印來。
命當夭折,食神孑立逢梟。
詩釋:七殺重重主太柔,食神一位立當途。梟神印綬無財救,夭折芳魂逐水流。
運至凶危,羊刃重逢破局。
詩釋:用財不有殺重來,羊刃逢之必奪財。再遇刃鄉應破局,傷妻敗業見非災。
爭正官不可無傷。
詩釋:官星一位比肩重,爭奪之間最有凶,傷盡直須官不用,自無冰炭到胸中。
歸七煞最嫌有制
詩釋:比肩本是無知物,一見傷官勢必歸。第恐食神來制之,喪家心事自成灰。
官星煞地,難守其官。
詩釋:正官純雜殺如頑,荊棘門居特立難。情性豈無君子恨,堅冰當道虎狼關。
煞在官鄉豈能變煞。
詩釋:殺多堅佞性偏剛,混入官星禮儀邦。頑石豈能變化,依然心事尚豺狼。
貪財壞印擢高科,印分輕重。
詩釋:印旺偏官弱不堪,用財生殺豈為貪。只愁印薄逢財旺,未許蟾宮把桂攀。
運比用財纏萬貫,比得資扶。
詩釋:見財不用是何哉?財多旺甚日幹衰。得遇比肩資扶處,白手猶能聚大財。
運到旺鄉身反弱。
詩釋:身弱拖根微有助,未從七煞未從財。假饒歲運扶身記,戰敵無成力反衰。
財旺劫處禍猶輕。
詩釋:偏正財多禍必多,日幹無力奈如何。真逢比劫分將去,省得貧魔與病魔。
財逢有傷,還忌陰謀之賊。
詩釋:財無劫奪則無傷,支庫中間有暗藏。莫道小人不明露,豈知君子在高梁。
殺無明制,當尋伏敵之兵。
詩釋:並多七殺正相刑,明制無人慢自驚。沖出暗藏兵有用,馬陵樹下火燒林。
貴人頭上戴財官,門充駟馬。
詩釋:貴人互換得相成,上戴財官更顯明。進氣有根還有合,定從千里握兵刑。
生旺宮中藏劫殺,勇奪三軍。
詩釋:長生劫煞本非奇,生旺宮中卻正宜。舉鼎有為真足羨,每從邊塞拂旌旗。
為跨馬以亡身。
詩釋:歲運逢財日主貪,又無比刃與成行。格中若見如斯局,此命危亡立馬看。
因得祿而避位。
詩釋:官星失馬不為官,得馬登庸理自然。只恐此身行遇祿,解還金帶向林泉。
印解兩賢之厄。
詩釋:兩殺重來威制重,食神無奈見梟神。柱中有印能成化,丁火奚能害此身。
財勾六國之爭。
詩釋:比刃貪官圖利名,無財彼此自相寧。黃金一見成戰局,惹起燕齊魏趙爭。
眾煞混行,一仁可化。
詩釋:偏官疊見將何救,制殺無如化殺高。行去不勞重見食,疾之已甚禍相遭。
一煞倡亂,獨力可擒。
詩釋:一殺為妖應有限,不逢財印本為福。只消一食能歸我,何必干支制伏多。
印居殺地,化之以德。
詩釋:甲木逢申用煞神,縱然無火未傷身。中藏壬水生歸化,惟恐干支見土神。
印居殺地,齊之以刑。
詩釋:偏財偏官坐一宮,不能為福卻為凶。局中要解侵淩患,制伏還須用一沖。
兄弟破財財得用。
詩釋:此法從虛邀祿馬,天干不動地支沖。但愁綰合併填實,用力艱難未有功。
殺官斯主主須從。
詩釋:只力豈能支旺煞,無根端的只相從。他行他運成家業,我運身強業反空。
一馬在廄,人不敢逐。
詩釋:一財得所不遮搓,天地明明眾所看。計取秋毫應不許,除非私向中探。
一馬在野,人共逐之。
詩釋:庫墓藏財財不露,有何疑忌有何妨。誰知比劫能為福,暗竊陰謀不敢當。
財臨生劫庫破生宮,兼奉兩家宗祁。
詩釋:局中財以神為家,財要根深印要華。若使破根財不立,螟蛉過繼定無差。
身坐比肩成比局,當為幾度新郎。
詩釋:我成我局必傷妻,比占妻宮總不宜。鴛帳豈能諧白髮,無如冷落自家知。
父母一離一合,須知印綬臨財。
詩釋:正宗偏財同一所,悲歡離合豈能辭。印財生祿同鄉者,立業成家尚有之。
夫妻隨娶隨傷,蓋為比肩伏馬。
詩釋:比肩原伏妻財下,七煞藏身奪未成。乍見食神來制煞,鼓盆難免歎壯生。
子為子填,孤磋伯道。
詩釋:欲求子位在生時,填食休囚恐沒兒。不解孤貧原有命,理怨天道忒無知。
妻宮妻守,賢齊孟光。
詩釋:妻宮妻守無相克,五煞桃花未有緣。誰知謝安財堪比,相夫應各孟光賢。
入庫傷宮,陰生陽死。
詩釋:五陽歸庫無生氣,故有傷官入庫名。天地未嘗生意息,返魂猶在五陰生。
幫身陽刃,喜合嫌沖。
詩釋:柱逢羊刃本為凶,合煞成權最有功。破局喪身困憊甚,偏官忘合正官沖。
權刃複行權刃,刀藥忘身。
詩釋:偏官羊刃要均停,赫赫飛揚萬里名。用神更行權煞地,英雄難免喪刀兵。
財官再遇財官,貪污罷職。
詩釋:祿無求進俸無餘,輕節清高幾不如。行到財官遇俸祿,貪污歸去浪嗟籲。
祿到長生原有印,清任加官。
詩釋:官強印旺皆為貴,印旺官強用不齊。祿到長生官得地,九重雨露沐光來。
馬行帝旺舊無傷,官途進爵。
詩釋:偏正之財用得輕,不逢妒合與傷刑。健馳帝旺臨官處,積白堆黃享大名。
財旺身衰,逢生即死。
詩釋:孤寒何意獲多財,正欲相求若自捱。忽遇有情生旺處,苟貪惹得喪身災。
刃強殺薄,見煞生官。
詩釋:健逢羊刃一財輕,意在生官不敢生。七殺俱來成配合,得蘇財困旺官星。
茲法玄玄之妙,今頗習而成章。少助愚蒙,並明萬一。
氣象篇
今夫立四柱而取五行,定一運而關十載。清濁純駁,萬有不齊,好惡是非,理難執一。是必先觀氣象規模,乃富貴貧窮之綱領畢具,次論用神出處,凡死生窮達之精微盡知。
乃若一陽解凍。
    注釋:冬月水成冰凍,盛寒時也。至後則一陽發動,暖氣初生,有火得用,則雖堅冰寒凍,亦可解矣。
    三伏生寒。
    注釋:夏已炎極,至後則一陰發生。三伏中暑深陰盛,為火退寒生之漸,所謂夏草遭霜也。
    陽亢不制,亢則害也。
    注釋:此象亢陽無制,更不包藏陰物。而運又行東南,則陽剛失中,而必至為害也。用此者孤貧兇暴。
    剛而能柔,吉之道也。
    注釋:此言五陽生於陰月,干支夾合陰柔之物,運道又行陰柔之鄉,乃為吉也,用此者縱然寒賤,終必榮華。
    柔弱偏枯,小人之象。
    注釋:此象不中之道也,四柱中但見陰柔,而不入格。干支又不包陽,則終於柔懦。用此者機心陰險,無所不至。
    剛健中正,君子之風。
    注釋:四柱中陽而藏陰,剛柔得中,不犯破克刑沖,用此者德行過人,忠直蓋世,故曰君子之風。
    過於寒薄,和暖處終難奮發。
    注釋:四柱純陽,生於十月絕五陰之根,日幹又見寒弱,而無剛健之氣,縱遇和暖之,亦難發達。
    過於燥烈,水激處反有凶災。
    注釋:四柱純火,生於夏至之前,火性炎烈,佳遇水激,不惟不能制,而反致害矣。用此者夭折孤貧。
    過於執實,事難顯豁。
    注釋:執實者,用一而不通也。假如用官無財,用印無殺,多合少成者,遇事終無顯達。
    過於清冷,思有淒涼。
    注釋:此言金水過於清寒,不遇和暖之運,平生獨食孤眠,生涯寂莫,人不堪期憂矣。
    過於有情,志無遠達。
    注釋:局中之物,不可過於有情,若遇有情,則牽迷不能自脫,外衣所見矣,其志安能遠達哉!
    過於用力,成亦多難。
    注釋:凡注中得自然之妙為妙,若用力扶持,終為不美,其成就終必艱難矣。
    過於貴人,逢災自愈。
    注釋:八字中原多貴人,二德扶用財官,不有刑破,雖居顛沛之中,亦無妨矣。
    過於惡殺,遇福難亨。
    注釋:八字中原多惡殺,三刑六沖,又與財官反背,縱遇財官之地,將何享福之基。
    五行絕處,祿馬扶身。
    注釋:凡遇絕處,不可便指為凶。蓋凶處亦有福神相助,如木絕于申,申有壬水為印,庚戊為財官,皆我所用之物,不能傷身。
    四柱奇中,比肩分福。
    注釋:古以官為貴,以財為奇,局中得遇財官,乃為吉矣。如見比肩則無忌憚,爭官劫財,福無全美。
    陰陽固有剛柔。
    注釋:陽剛陰柔,天地之道也。此言剛柔之道,雖陰陽之中,抑且不能去者也。
    干支豈無顛倒。
    注釋:顛之倒之,反覆之謂之,如幹有壬癸甲乙丙丁,支有亥子醜之類是也。
    父無子而不獨。
    注釋:木以火為子息,四柱中如無丙丁巳午之位,則無子矣。若地支暗畜有火,亦不為無子矣。
    子有父而反孤。
    注釋:木以水為父母,若被損克,則不得其所。如甲乙日生於亥子之年月,值四季,水被土傷,所生之人失矣,豈不孤哉!
    生尚可以再生。
    注釋:局中之物,原有長生,先被克損,歲運複遇生旺之地,身力複強,如再生也。
    死不可以複死。
    注釋:凡柱中之物,原值死絕之宮,複來歲運,再遇死地,不為更凶之論,蓋死無二也。
    即死亦非為鬼。
    注釋:木值春生,得時乃旺。柱中雖遇死絕之中,若運行生旺之鄉,亦不為之死也。
    逢生又不成人。
    注釋:木值秋生,失時乃弱。柱中雖遇生旺之官。若運行衰絕之一地,終不為之生地。
    五行各得其所者,歸聚成福。
    注釋:凡五行不可虛名失位,俱要得令歸坦,方能為貴,若歸聚一局,妙不可言。
    一局皆失其垣者,流蕩無依。
    注解:凡日主用神,俱要著落之處。如四柱中不得通根有靠,又遇空亡死絕,則終無成立,必然飄蕩失所矣。
    大運折除成歲。
    注釋:大運者,八字之表裏也。取用乃度其淺深,成歲須知多寡是也。
    小運逆順由時。
    注釋:小運者,補大運之不足而立名也。古人以男起丙寅,女起壬申,以是定逐年禍福,鮮有不左。予嘗見一秘書,以為男女小運,皆由生時而行之,順逆亦以年定。
    六合有功,權尊六部。
    注釋:凡四柱中,有刑沖克破,木為凶論,得神挽回有力者,即反為祥,其福高厚。
    三刑得用,威震邊疆。
    注釋:刑本不吉,得用者富貴聰明,無用者孤貧凶夭。何以為得用?三刑有氣,日主剛強。何以為無用?三刑無氣,日主衰弱。
    天地包藏神得用,豁達胸襟。
    注釋:如八字中不見亥申二字,得左右之神拱起二字,兼有貴氣,不落空亡,須當顯豁。
    風雨激烈貴無虧,發揚姓字。
    注釋:巳為風門,卯為雷門,八字中虛拱二位,更有貴人歲運,若逢沖起,必能發達。
    賊地成家,賊亂家亡身必喪。
    注釋:此法如歲月日中,有神爭合為妻,月支陷弱其中,欲出而不可得,故曰賊地。更得歲月之神自刑,無暇合我,得時支乘機與月支成合,是謂賊地成家。富貴不淺,大運去賊則安,再見賊亂,其家必亡而身喪矣。
    梁材就斷,木多金缺用難成。
    注釋:夫木本賴金斷以成器,若金被神留合,不能克其木,卻要木與金為鄰,就彼雕琢可也。若木盛金弱,則雖就金,亦不能斷而有用,木與金作合,彼此兩強,乃為貴論。
    純陽地戶包陰,兵權顯赫。
    注釋:八字純陽,本為偏黨,殊不知子寅辰午申戌,暗拱醜卯巳亥未酉之陰,二象相濟,則反全天地之正氣,發福菲小。
    獨虎天門帶木,台閣清高。
    注釋:凡歲月得寅一位,卻要時帶天門,虎必朝天,甲日柱內更有卯未合局,木盛生風,風從於虎,豈不美哉!若刑沖克破,不得印綬財官則無用矣。
    學堂逢驛馬,山鬥文章。
    注釋:凡身坐長生之位,皆為學堂,更得驛馬交馳,又得高大氣象。帶財煞貴人者,文章瀟灑出塵。
    日主坐咸池,江湖花酒。
    注釋:咸池,又名桃花煞,男女逢之,必然淫亂,多因花酒流落江湖。若見財官貴德同宮,反得標格清奇,富貴安享,大忌刑合,只喜空亡。
    福滿須防有禍。
    注釋:凡用印生身,乃為我之福也。運行比印旺地,生扶太過。福滿處豈無禍生,是以君子須知防也。
    凶多未必無禎。
    注釋:局中原多官煞,再行官煞歲運,其凶乃甚。歷盡艱難,後必有制身旺之運,否極泰來之象。
    馬頭帶箭,生於秦而死于楚。
    注釋:此言驛馬。在時日之下者,若見有刑沖,謂之帶箭,主人決定異國喪亡也。
    馬後加鞭,朝乎南而慕乎北。
    注釋:凡取用驛馬,順則年取其日時,逆則時用其日主,馬無提攔,則縱肆而不可遏,如後再加刑沖,馬必疾行,終無安頓之地,主人一生勞碌,奔競四方。若刑沖之神,遇有三合六合,則不為加鞭矣。
    一將當關,群邪自服。
    注釋:將者,貴重之神也。關者,要緊之處也。邪者,妒我之物也。假于甲乙日生於金旺年月,皆來克我,得丙丁透出幹上,制殺為權,而殺自服矣。
    眾凶克主,孤力難勝。
    注釋:此言殺重身輕,孤獨無助者,蓋無當關可救之神也。則不能勝所克矣,決主夭疾。
    脫此輩忌見此輩。
    注釋:此言如甲己化土,脫木氣而從妻家,若見甲乙寅卯未亥,皆我比肩,則有原旺之藉,豈無咎哉。
    化斯神喜見斯神。
    注釋:如乙庚化金,喜見金旺,而妻得依其夫。丁壬化木喜見木旺,而子得依其母之類是也。
    驛馬無韁,南北東西之客。
    注釋:無韁,馬無合也。東西南北,無所不至矣。若遇此,必主飄零。
    桃花帶殺,娼妓隸卒之徒。
    注釋:桃花日時相見是也。不惟忌刑合有情,尤忌五煞同處,凡遇此者,不知禮義廉恥之徒也。
    母子有始終之靠。
    注釋:如戊日坐辰,生於申月,然土以金為子,金養於辰,少倚母而自強,老得子而有靠。
    夫妻得生死相依。
    注釋:如丙丁坐子月,用酉金。然火以金為妻。金生於子,適夫家以養其身。火至酉亡,賴妻家以活其命。
    雙眼無瞳,火土熬乾癸水。
    注釋:癸水在人屬腎,為一身之基,兩目之本。目關五行,惟瞳屬水,水涸腎虛,則瞳無所依。
    大腸有病,丙丁克損庚金。
    注釋:庚屬大腸,宜臨水土,嫌者丙丁寅卯,得局無制。然庚金雖得托根,又被衝破,便有此疾。
    土行濕地而傾根,伯牛有恨。
    注釋:戊土屬脾,四柱中不有生旺通根之位,又加水浸金虛,運行濕地,歲見木克,因而有疾。
    火值炎天而得局,顏子無憂。
    注釋:火乃文明之象,生於九夏,三合寅午戌,用火愈發輝,少用木資其火,不宜見水拖根,遏火之炎。人生得此,樂道無憂。火行極處,多遇木生,反主夭貧,至不利也。
    水泛木浮,死無棺槨。
    注釋:木從水泛,不遇土提防,更值死鄉沖並,是必墮崖落水,橫禍毒亡,多不為美。
    火炎土燥,主受孤單。
    注釋:土因火燥,萬物不生。初運南行,廢而無運,後來雖遇財官,不能為用,以致孤貧奔走,無家之命也。
    妻多力弱,花粉生涯。
    注釋:凡用財為妻,最要得位得時,日主更喜剛強,歲月有倚,陰陽各得其所,良配可知。若財多散亂,刑合不齊,日主孤柔,不能任用,必因其妻而獲利,以養其身也。
    馬弱比多,形骸飄泊。
    注釋:凡遇財旺身強,生平安樂。若見財輕比重,終必飄泊江湖,逐財困苦,安享何能。
    性靈形寢,多因濁裏流清。
    注釋:凡八字,濁中流有一點孤清,則人雖樸陋,穎悟機謀異常,與眾回異也。
    貌俊心蒙,蓋是清中涵濁。
    注釋:此論用神清奇,特立中或有物來傷之,主其人外雖貌美,內無學識,皆迷酒色。
    凡遇凶神交會,善雖小而難成。吉耀並臨,惡雖多而亦化。道從理悟,神入心生。熟讀苦求,巨微判矣。
渭涇論
《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陰陽剛柔,各有其體。故女命以柔為本,以剛為刑,以清為奇,以濁為賤。乾,陽也,坤,陰也。陰陽交則成人道。陽剛而陰柔,稟得乾道,則為男,稟得坤道,則為女,故男剛而女柔。陽有陽體,陰有陰體,且女命貴乎陰靜,最忌陽剛,貴乎清而賤乎濁也。
    三奇得位,良人萬里封侯。
    三奇者,財官印,非乙丙丁也。女命以官星為夫,如甲生人見辛為官,即夫也。辛金長生於子,旺于申酉之地,以己土為財,得辰戌醜未之地,以癸水為印,得亥子醜之方,皆得其位,主其夫有貴,故曰萬里封侯。
    二德歸垣,貴子九秋步月。
    二德者,天月二德也。天德貴人,正丁二坤,三壬四辛,五乾六甲,七癸八寅,九丙十乙,子巽醜庚之例。至月德貴人,寅午戌月在丙,申子辰月在壬,巳酉醜月在庚,亥卯未月在甲之例是也。女命帶之,當主生子登科。
    一官一貴,烏雲兩鬢擁金冠。
    女命只取官星一位,無官取七殺一位。七煞偏官也,貴人只取一位,毋得重見。重見即二夫也。亦要乘旺,祿馬暗合,主有此貴,貴人不宜重見,多者乃為貴重合多之論。
    四殺四空,皎月滿懷啼玉筋。
    女命忌煞多,並四柱空亡,主克夫傷子,重疊再嫁,還主孤單,故雲啼玉筋。玉筋者,淚痕也。冬月天寒極矣,啼哭淚已憂冰,如玉筋之狀,故雲玉筋。
    官行官運,鏡破釵分。
    女人命中只取一位正官為夫,又行官星之運,則又遇一夫星也。豈不為二夫爭一妻也,必主分離之事。如甲以辛金為官,則為一夫矣。若又遇辛運酉之地,主有克夫而再嫁之理。故雲鏡破釵分也,
    鏡破者,徐德言尚樂昌公主,因國亂分離,公主剖鏡,各執一半,其他日恐情緣未斷,再圖相會。樂昌公主果于越國公楊素處得之,德言約以貨鏡為期,公主得鏡悲泣,越公聞而知之,召德言還其妻。此為破鏡之故事。
    財入財鄉,夫榮子貴。
    財者,命之源也。男命以財為妻,故謂之妻財。女人以財而事夫,則其夫榮矣。凡女人之命,有財得地,又行財運,而財更盛,定主其夫家富貴,生子亦貴。
    衣錦藏珍,官星有氣。
    官星者,女人之夫星也。五行中得生旺無沖者,主其夫亦榮貴,故身衣錦繡而藏珍寶者有之。
    堆黃積白,財庫無傷。
    黃與白者,金與銀也。凡人有財豐厚者,必得財庫以藏之。以辰戌醜未為四庫,既藏財物倉庫。恐有傷之,傷之則財散矣,又豈能保其長富乎?
    大抵官多不榮,財多不富。
    女命官多者,則夫多矣,豈得為榮哉?且如男子眾多,與一女共處一室,如柳巷花街之流,安得有榮?而且有辱其身者也。但凡女命官多者,取其一官為主,以去留舒配之義斷之,只得其安樂,不得其榮華。財多者以事他人,自己亦不能富矣。且女命隨其夫之貴賤,委身於人,豈由自身者乎?
    用正印而逢梟,蘭階夜冷。
    正印者,生我之母也。如甲人以癸水為正印,又逢壬水為偏印。偏印,即嫋神也。梟者東方不仁之鳥,長成則食其母,故曰梟,女命以正印為用,又逢梟印,未免有侵淩之禍,主其人有蘭階夜冷之淒涼矣。
    用梟神而遇印,玉樹春榮。
    梟神不仁之辰,正印慈善之辰,雖惡人得善人正之為惡亦反福矣。凡女命以梟為用,遇正印則為吉助,如玉樹臨於春風中矣。
    金清水冷,日鎖鸞台。
    金生冬月之間,水且寒矣。且金為水母,金洩氣過多,而水又冷,則為骨肉無情之論。女命遭此,故曰日鎖鸞台。
    土燥火炎,夜寒衾帳。
    土生夏月,火已盛矣。且土賴火生,火愈盛而土亦愈燥,正謂子枯母盛之論。女命遇此,亦主孤單為無依之命。
    群陰群陽,清燈自守。
    五行天之中,幹地支俱見陰者,謂之群陰,俱見陽者,謂之群陽,似無相濟之理陰陽不得為配,男無妻而女無夫,其理然也。
    重官重印,綠鬢孤眠。
    女命只喜一官一印,則為一夫。若重見則為重夫,必主克夫。雖少年且有孤眠獨宿之意,假使有不克夫者,亦主遠別離隔,經年未得歡合,縱榮貴亦難免此。
    田園廣置,食神得位不逢官。
    食神者,女命以之為子。子星得位,則可以養母。食神主衣祿豐厚,女命甲生者,以丙為食,甲能生丙,以丙為子,子既得祿,未有不養其母者也。甲見辛為官,且辛與丙合,使其子而戀其妻,則忘其母之謂,故雲不逢官可矣。
    粟帛盈餘,印綬逢時還遇煞。
    用印者,雖有煞方顯,女命甲生,以癸水為印,庚金為殺,印賴殺生,遇之則顯。男主權貴,女主富厚。故雲粟帛盈餘。
    傷官不見官星,猶為貞潔。
    女以官為夫,最忌傷夫之人。凡女人甲生者,以辛為正夫,以丁火為傷官,取火克金之故,若無癸水以制之,則夫受傷。但用傷官者,四柱不見官星,無官星則傷官無所可傷,反為貞潔之婦。且傷官為我生之子女,只喜傷盡,更有財助,則為福矣。
    無食多逢印綬,反作刑傷。
    凡女人之命,取食神為子,如無食神,則無子星。殊不知無子則無以為養,多遇印綬,則損子矣。故雲反作刑傷。
    窮梟見食,坐產花枯。
    甲木以壬水為梟,以丙為食,是壬克丙之故,俗雲梟神能奪人之食。女人以食為子,故以坐產喻之然也。
    惡煞混官,臨春葉落。
    惡煞,七煞也。女以正官為夫,偏官為偏夫,,豈宜見之。若無正官,即以七殺為正夫。若有正夫,最忌見之。如婦人有二夫,一善一惡,混同一室,豈不反傷其身乎?故曰臨春葉落。
    遠合勾情,背夫尋主。沖官破食,棄子從人。
    女命若三合六合,又有驛馬交情,桃花臨水,幹帶雙鴛,支逢四殺,皆主與人私通。有官遇沖,有食遇破,夫子即被衝破,豈有不從他人者乎?
    財衰印絕,幼出娘門。
    婦人之命,以財衰無以事夫,以印絕出身微賤,豈得以福氣論之。
    身旺運強,早刑夫主。
    婦人不宜身旺剛健,貴乎身弱沈靜。若身旺又行身旺之運,必主刑夫。
    五煞簪花,日夜迎賓送客。
    五煞,謂咸池紅豔劫殺破耗之類。又見桃花殺,謂之簪花。凡女命帶亡劫咸池,切不可合焉,貴人亦然,必主外貌尊重,內意嬌淫,心好酒色,如庚申己醜丁亥壬寅是也。
    三刑帶鬼,始終克子傷夫。
    三刑者,寅刑巳,巳刑申,申刑寅,醜刑戌,戌刑未,未刑醜,子刑卯,卯刑子,辰午酉亥自刑之類。如帶三刑,又帶鬼者,主刑夫克子之造。
    楊妃貌美,祿傍桃花。
    桃花煞,一名咸池殺,此殺主人清秀美貌,如寅午戌生人見卯是,巳酉醜生人見午是,申子辰生人見酉是,亥卯未生人見子是也。殊不知桃花煞,年月帶之為園中之花,與官星合祿主貴,堪為良婦。若時上帶之,謂之牆外桃花,任人攀折,反為下賤。所以桃化會祿合官星者,以楊妃比之。
    謝女才高,身任詞館。
    女人之命,帶詞館,主有才學,五行旺處,即為詞館。或生坐於詞館之上,如木生人,得庚寅為正。
    華蓋臨官,情通僧道。
    華蓋星其形如寶蓋之狀,此星主孤。有官有印者,遇之為翰苑之尊,華蓋逢空,宜為僧道。女人命犯華蓋,則與僧道同流,故曰情通僧道。
    孤辰坐印,身作尼姑。
    孤辰寡宿,男女忌見。女人有此,亦主為師尼之類,不然亦且孤寡,身太旺尤忌。訣曰:“寅卯辰人怕巳醜,巳午未人怕申辰。申酉戌人嫌醜未,亥子醜人寅戌嗔。”
    胞胎常墮,食旺身衰。
    胞胎者,受胎之月也。若身衰而逢食神生旺,則主有墮胎之患。食者,子也。所以子旺而母衰,其理然也。
    鸞風頻分,官輕比重。
    如甲生人,又重見一二甲,則弟妹眾多。且夫主無力,使比肩爭奪,定奪其夫,則有分離之義,謂之官輕比重。
    姐妹剛強,乃作填房之婦。
    姐妹者,甲見乙、乙見甲之類。四柱重見之,入乘旺相,主其女不得洞房花燭之歡,當為填房續娶之婦。或為二婚側室之命也。
    財官死絕,當招過繼之兒。
    財堪養命,夫賴終身,二者死絕,則無以延年。且官死絕,不能生子,必過繼他人之子,以續宗枝可也。苟不承繼,則絕嗣而無所望。如甲生人,以辛為官,以己為財,辛死於己,己絕於子是也。餘者並同此例。
    官臨財地必榮夫,身入敗鄉須克子。
    官者,女人之夫星也。官行財鄉,財為祿也,官之遇祿,豈不榮乎?財者男子以之為妻,妻即財也。女人以之事夫,財旺則夫亦盛。故以榮夫喻之。
    例如五行至敗絕之地,主克子而孤,且甲木生於亥,而敗於子,子為甲之沐浴,如人初生臨水而浴,故為險地,是取克子之義然矣。
    殺梟破祿連根,墮冰肌於水火。
    如甲生人以庚為殺,以壬為梟,且甲之祿被殺梟破之,則身被害,主有水火之厄。
    比劫遭刑喪局,掩玉骨於塵沙。
    比劫者,兄弟姐妹之類。在人命中主有爭端,如又遭刑,為禍非輕,正謂之劫財羊刃是也。婦人遇此妒害相戕,如人家兄弟多者,有財則爭,無財則禍,更加刑殺,則亡身害命。
    交馳逢驛馬,母氏荒涼。
    女命貴乎恬靜,最忌驛馬。《格解》雲馬是扶身之本,馬即財也。祿為養命之源,祿即官也。無非財官交互相見之理。男命喜有之,女人以財事夫,莫非得妻家之財,以事夫也。豈不為損母氏之財物,故曰母氏荒涼。
    差錯對孤神,夫家零落。
    陽差陰錯者,止有十二日,丙子、丁醜、戊寅、辛卯,、壬辰、癸巳、丙午、丁未、戊申、辛酉、壬戌、癸亥。陽日為陽差,陰日為陰錯,女子逢之,公姑寡合,妯娌不足。日月時兩重,或三重犯之極驗,只日家犯之尤重。婦人犯之,故主夫家零落。
    五馬六財,窮敗比肩之地。
    馬即財也。甲子生人,以己為財,自甲至己乃六,為財之母,倘比肩兄弟多者,則劫而分之,故曰窮敗,女人無財以事夫,亦可謂窮矣。
    八官七殺,分離刑害之鄉。
    甲子生人,以庚午為殺,辛未為官。自甲子至庚午為七殺,辛未為八官。七殺為偏夫,八官為正夫,倘遇三刑六害,或夫死或夫離,此之謂也。
    刑空官煞,幾臨嫁而罷濃妝。
    既以官煞為夫星,當要旺相,不受克制,正謂夫貴則妻榮。倘若官星落空,殺星被刑,二者俱不得力,已受凶人所制,自己安能獲福哉?謂臨嫁而罷濃妝者幾希。
    沖克印財,縱得家難成厚福。
    財者可以養命,印者可以生身,二者人以之獲福,假令沖克不能見用,固不可以為福。縱然成家,亦無安享之榮。女人之命,以財事夫,既被沖克,難以安福斷之。
    不若藏財不露,明殺無傷。
    命中有財,貴乎藏而不露,則露者人人得而奪之,藏之者,始而安穩,終而豐厚。殺露者有何傷?書雲:財藏則豐厚,官露則清高,其斯之謂歟。
    殺重印行財,多財遇印。
    印與財本相克。克者,假使甲以癸為印,以己為財,甲以己為妻,且財多亦為喜。但恐有印,則財破之,重印行財稍可,多財遇印,則謂貪財壞印,若有劫財乃可。
    四敗非家人之有幸,四沖豈良婦而無嫌。
    此等皆女人所忌者。
    水聚旺鄉,花街之女。
    水之性就下,而不能返也。又至旺鄉,且有汪洋之勢,故女人之性似之者,何也。謂從其夫而不能由己,且婦人之質,若水之柔且清,賦性然也。若與金會合,則欲從其類,若花街之女也。
    金成秀麗,桃洞之仙。
    金之質極美,故以婦人喻之。女命金生得西方之秀氣,加柔火以成質,並無瑕玷,非仙而何。
    四生馳四馬,背井離鄉。
    寅申巳亥者,四生之局也。又為馬所馳之地,女人之命,最忌驛馬,帶之者,主有遠行出嫁離鄉。
    三合帶三刑,傷夫敗業。
    婦人最忌有合,若與官星合,乃正夫相合為妙。又若有二三合,則為相妒,且為眾人之妻,又帶三刑,則骨肉相戕,並損六親,故曰傷夫敗業,理必然矣。
    暗殺逢刑,槁砧不善。
    殺,亦為夫也,且暗有刑傷,主其夫不善,且為惡人乎。
    明官跨馬,夫主增榮。
    官星喜露,露者謂之明官,又逢祿馬,主其夫出仕馳名。
    黃金滿嬴,一財得所。
    如甲木生人,用己土為財。又得辰戌醜未之地,乃財星得地也。其婦主有富貴,為相夫益子之造也。
    紅顏失配,兩貴無家。
    貴人,天乙貴人也,凡女命不宜多見。經雲貴眾合多,定是師尼娼婢。凡一官者,亦為一貴,若重見者主克夫,且如人無家者,不得地之謂也,所以主少年而失配也。
    先比後財,自貧至富。
    四柱中,先有比肩,然後行財運,謂之為先比後財。若四柱原有財有比,不為先比而後財,乃是財源被劫,則不為美也。此以行運逢財,方是此斷。
    沖官合食,靠子刑夫。
    官者,女人之夫也,食者,女人之子。官被沖,主其夫不得力,食神帶合,其子得濟,所以靠子而終身。
    死絕胞胎,花枯寂寂。
    胞胎者,受氣之月也。如逢死絕,主一生寂寞,至老而孤苦也。
    長生根本,瓜瓞綿綿。
    五行得長生之位,女人多俊雅,且有子孫綿遠,謂之瓜瓞綿綿。根本者,木生亥,火生寅,金生巳,水土生申,故曰根本也。
    合貴合才,珠盈金屋。
    合貴者,官星夫星得合也。只合其一官為貴,非合貴人也。合財者,財神也。女人以財事夫,男子以財為妻。故喜合之,主有珠盈金屋。
    破財破食,衾冷蘭房。
    女命最喜者,財與食而已,財以事夫,食以養老,假使破之,將何為生,遇此者甘受淒冷,故曰衾冷蘭房。
    呂後名馳天下,只緣陰並陽剛。
    女人之命,以純陰為柔則為貴福。兼併陽剛者,乃奪夫之權,多能多為,未免有陰邪之刑。故以呂後例之。
    綠珠身墮樓前,蓋是梟沖煞位。
    命有用梟者,為事多不仁,婦人不宜有之,殺者女人亦忌之。何況又逢梟而沖之,綠珠之命,未嘗有之。以此譬喻之言,學者宜詳審之。
    秋水通源,剔眸立節。
    此言壬癸生於秋月,又兼有亥子水之源者。況秋金旺而又生水,水性清,金性剛。又以眼喻秋水,故雲剔眸,有節之操。
    冬金坐局,斷臂流芳。
    金生於冬月,又得巳酉醜局,此金之從類。夫金之性主義,有剛果毅然之立。男子稟之有威武之權,女人稟之有堅貞之節。此謂冬金者,則為金白水清,且水冷而金寒,故雲斷臂流芳,其理然矣。
    姐妹同宮,未適而先有恨。
    姐妹者,比劫也。如甲生,重見甲乙之類。如甲寅乙卯之日月,謂之同宮。恐有爭妒之意,故未適而先有恨。
    命財有氣,配夫到老無憂。
    命,謂本命也。財,謂財帛也。二者有生旺之氣,可以榮身,可以助夫,豈不謂之到老而無憂也。
    是以榮枯貴賤,所造淵源,務要投明博學,領受真傳。若夫理誤時差,雖先賢不自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