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峰通考(1/4)


作者:小閣    發佈時間:2009/4/16 下午 11:18:00    分享:



神峰子曰:天之所賦者命,窮達夭壽,系諸氣稟之先,雖聖賢在儒,莫能移易。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唯不知命,無以為君子。然命之理,溯其原則肇于軒轅氏,始有干支之降,師大找作甲子,遂以人之年月日進所生,謂之命焉。蓋與天賦之命,其揆一也。但始無書稽考,至唐袁守成,始作《五星》指南書(原文為“指南五星”應為《五星指南》,後文即作此名,故改。)呂才作《合婚書》,一行禪師作星曆書(指一行所訂定《開元大衍曆》等。)五代有《轆轤》書;前宋有《殿駕》書,南宋遼金有《喬拗》書,元有耶律楚材書(耶律楚材著有《庚午元曆》《五星秘語》等書。)裴大猷有《琴堂虛實》,均以人之生年,五行納音所屬,身命限度為之主,七曜四餘為之用。至有明徐均作《子平》書(本名為《淵海子平》),專以日幹為主本。
    月令為用神,歲時為輔佐。籲!命書之作,至此盡矣。其故何歟?蓋五星之說,只是以生年為主,月與日時或遺焉;,或以納音為主,幹與支或遺焉,熟若子平之理,獨得其中,日通月氣,歲與時為脈終,日為身主,月為巢穴,歲與時為門戶,得於此而不遺於彼,通於上而不遺於上,抑有餘,補不足,中正之道,孰得是焉。餘涉獵群書,頗領旨趣,獨觀命理,有《五星指南》,〈琴深嘗書〉,〈淵海子平〉書,理出於正,立法之善,但其中間頗有不根之言,進退之說,無確然一定示人之見,後世緣此,立說益多,益滋人惑,雖授受不過襲謬。殆若行書者迷道,問盲人指示焉。是以究之窮取,僻壤,盡皆招搖售術,聽其言則是,校其理則非竟無一人能埒其堂陛而是撮其樞要也。嗚呼!非惟誣人,實自誣也,子深慨焉。由是究心此道,四十餘年,一理恍然有得,始覺其理有正途,斷無旁出,立五星正說,五星謬說,子平諸格正說,子平諸格謬說,動靜說,蓋頭說,六親說,病藥說,雕枯弱旺損益生長八法說,人命見驗說,蓋取諸尊崇正理,辟諸謬說之意,因名之曰:〈命理正宗〉付諸剞劂,以分同好,庶可有補六藝中之萬一雲爾。臨川西溪逸叟張楠敘。
五星正說類
安身命宮,原取逢卯安命,逢酉安身,其理何歟?然卯屬東方正木,木主仁,仁主壽,故以命宮寓焉。酉屬西方之方正金,金主義,義主宜,故以身宮寓焉。然命宮為受胎之初,故以仁木主之。仁有生生之道也。身宮為受胎之後。故以義方之,義有成身之道也,身命之立,其原於此,理出於正也。
    安星辰法,當以 ,《五星指南》為之體,《琴堂》、《殿駕》為之用。體可祖之,而為造命之矜式,用可則之,而為禍福之根底。若《喬拗》,若《加盤》,若《步天經》,俱以命宮為祖。如寅亥二宮屬木,畏金克這,喜之生之。卯戌二宮屬火,辰酉二宮屬金,申巳二宮屬水,子醜二宮屬土,午屬太陽,未屬太陰,生克之例同前。獨午屬太陽,被木星遮蔽光,其理頗非近正。然太陽為萬物之尊,穹隆于萬仞之上,木豈能蔽焉。但喜金水以伴之,其理甚是。未屬太陽,未土計以獨之,喜火羅金以護之,但諸星生克俱當以命而論,未可以身宮論之,善命在身先也。
    限行于命宮之後,而不從身為廬舍,蓋命屬身之先也,胎之後,即以命宮為廬舍。人之禍福,但當究諸命宮。有何恩星?有何難星?如難星守命。[主]一生孤苦,恩星守命,[主]一生富貴。如命宮無星辰之可考,當以三合宮看,如坐寅。則看午戌宮也。如三合無,則看四正宮。但四正宮,頗不近理,如命宮畏金為難,行限亦畏之。凡諸財帛田宅等宮,俱同此也,此系五行生克,正理之說也。
    度主,即以木度所屬。如寅宮立命,纏尾火虎度,即以水克火星度星,為劃度星,即以木恩星,但論度為准,則又有一說焉,或命宮所喜,或又度主所忌,一喜一忌,將何為主?然但以命宮為主,其理則近,若又以度論之,由惑人心矣。劃度則以張剔穀《劃度歌》為則。若日月木火土金水為正七曜星,若羅星則為水之奴,計星則為土之奴,氣星則為木之奴,孛星則為水之奴,此為四餘星。然七曜星命限逢之,見禍或淺。四餘星命限逢之,見禍式烈。何也?七曜主星屬君子,四余奴星屬不人,狐假虎威,正理然也。
    五星諸書之立,惟《五星指南》,所立起八字,安身合,安星辰,節氣五行生克之理,此系看命之門戶,不可無也,其餘同則陳諸五行謬說類內。又若《五星》、《琴堂》、《殿駕》、《加盤》、《步天經》俱屬正理。但五星之說,近正理者頗少,近謬說都頗多也。
五星謬說類
夫金木水火土,原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即以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次第列之。後類景即是以海中、爐中、大林、路旁之妄說配其納音五行為歌,使後人可以成誦。夫何後世妄以海中爐中無理之說,立為門戶。若《三車一覽》、《望鬥真經》、《耶律經》、《玉井奧訣》、《蘭台妙選》等書,俱不以祖其身命限度,近理之事為言,漫以江山、水石、道風、道雨言之,又以人之生年、十二支生肖所屬,論人吉凶,夫何謬也!蓋原生肖本以十二禽獸身中各欠一件肖者似也,以十二禽獸似此也。如鼠欠光,牛欠牙,虎欠項,兔欠唇,龍欠聰,蛇欠足,馬欠瞳,猴欠脾,雞人賢,豬欠筋,皆以十二支所生肖此也,全不關係人之八字干支。妄以此生肖而論命耶,然以人所生之年地支一字而論,如剜人肉而貼己肉,血氣實不相通。且如今宜黃縣顯宦譚二華命,庚辰甲申丁未丙午,本然八字是身強殺淺,行殺旺地,貴封萬戶之候,其理甚是。舍此正說,謬言其命屬龍,得丁未丙午日時,謂之龍天河,以龍遇水龍為極貴。假如有一貧命,是庚辰甲申癸亥癸亥,亦可以龍歸大海論之,何以極貧?蓋緣此八之水多,以水為病,再行北方之運,以水濟水,正謂北祿逐馬,守窮途而犧惶也。且如人屬雞狗鍺羊。跡有貴人命,請問將何理論之?二者所說俱謬。一五星指南,載破碎吞啖等殺,及小兒雷公金鎖斷橋休庵百日,四柱雞飛等關。中以生年一字,以犯某時甘日為言,又立險語,哭斷不過三歲死,及打腦斷橋之說,以驚人之父母,並不以八字干支生克制化財官論之。且以正理搜尋,尚且禍福不驗,此只把一字以定生死,以實謬說也。
    呂才作《合婚書》,豈有是理耶?蓋人之婚姻,由於月老鹼書,赤強系足。今之擇婚擇命,無過欲盡父母愛子之心,男之擇女也,八字貴看夫子二星,女之譯男也,八字貴得中和之道。夫何以下文男女所噩這諸般為忌,其理甚謬。說見下文。如俗諺雲:此是來蠻經。蓋滅退蠻人,羞與中國為婚,故將此無下理之說,以哄滅之,其理或是。
    骨髓破鐵掃帚六害:大敗、狼籍、飛天、狼籍、八敗、孤虛謬說。此說原止是將人之禍不與日地相關,斷頭絕腳為說,不特立諸空言,而且刻諸版籍,立險語,以駭人之聽信。後世愚夫婦,遂以為真,或有斯犯,即駭而驚,或有高明,知其果於應驗,以破其說,彼亦不信,且言曰:唯讀儒書,未諳此理,或亦酷信,遂使下愚之人,曰此上人尚且信之,我何疑焉!一犬吠形,百犬吠聲。又或儲備了,果系偏枯,太弱太旺,有病無約,兼帶謬說,愚人且不以儲備字正理不好為說,只浪怨帶此謬說之害,又蔌浪聽愚人諺語,飛天狼籍是八敗耶,,此非君子之言,齊東野人之語也。愚謂此等妄語,刊諸版籍,必須焚其版,火其書,而後可出。
    進財退財,望門守寡,妻多厄,夫多厄,死墓絕妨妻,死墓絕妨夫,斯說之謬,原止以人之生年。金木水火土納音所屬,只論年月以上一字犯之,嗚呼,豈有是理耶!只論年月,丟下日時不論。年月日時全備,方能論得人之禍福。且進財退財,系乎自己命運所招,安有他人家男女而能致我之禍福耶?俗說退九年,退十年,益見此說益也。又有金輿祿,以馬前一位所犯一字,浪以男人為忌,其謬之甚何惑人之甚耶!
    婦命禍福淫亂,式以八敗、桃花殺為道忌,八敗則以豬羊犬吠春三月,蓋以亥未戌生人,見三月生者,遂為之八敗,並不聯屬日時,並不論其夫子和之道。假如亥未戌三個生人,見此辰月,終不然是他仇家也,亦非天地將此此辰月虧負此三人也。八敗之說,其謬甚矣。又桃花殺之說曰:寅午戌兔從犯裏出。蓋其立說之意何耶?其寅午戌屬火,火則裸形,沐浴於卯,謂其火在卯上,浴水有裸體之嫌,妄立此名,其謬可知矣。吾嘗屢見富貴夫子兩全老婦,幼帶八敗,父母另將年命改造適人,及至臨終,始夫子真造,以紀譜券,其夫又無大敗之對。乃我嘗將此婦真造視之,果系夫子星秀,理得中和,八敗謬說果然也,。又或本然八字偏枯,
夫子星虧,又帶八敗,世俗之人,只謂其帶敗,不知其八字本然不差了。故人擇女之命,但以夫星為主,子星次之,柱中若有夫星,便以夫星論之,原無夫星,另尋他格。蓋夫貴妻亦貴,夫貧妻亦貧,富貴從夫,其理甚明,何以名其官星為夫?蓋克我者,官星也。則身受制於夫,不敢淫亂,不敢妒暴,又喜夫星生旺之運,及有財神助起其夫,大畏食神傷官之運,以克其夫也,若日方弱,夫星太旺,帶有二三重者,此非好夫也,乃命之夫也,則喜食神傷官以制之,大運亦然。若制之太過,則又不足,貴得中和。大抵女命有夫則有子,子則從夫生,無夫則無子,子從何處覓?愚曾欲覓河准橋黃女為子婦,閱其八字不美拒之,是己未丁醜甲寅甲子。愚曰用醜中辛金為夫也,嫌未中丁火,鑽入醜中,破去其夫星,再加丁火透出天干,寅中又有丙火進氣,原夫星衰,而制夫星旺也。吾推其運,入寅五月必死,果五月患痘疹而頑強也,又如淫亂娼婢之說,亦甚有理。蓋或身主太旺,無夫星以制之,或又無財星以為依託,尤且身主血氣太旺,無官克制,無夫管攝,逾於規矩準繩之外,安得不放逸為淫為奔乎!非特無夫,又且無子。蓋八字柱中無夫星,則子星何而生也?又或身主太弱,被其偏官正官,三四點夫星以制之,又無食神傷官以制其夫星,又或財多以撓其身主,雖曰官殺為夫也,此則非夫星也,乃克身之賊也。若有此等,必須制夫之運。又若日主無根,官殺太多,或從夫星,要行夫星旺處,蓋棄命從殺從夫,如人捨命而從強賊也。亦主富貴有子,但畏見從,苟或日主有根,而惟官殺太旺,又無克制,多是為婢為娼,是不得已而從人也。此等八字,俱系淫亂。或因八字有此旺身弱之病,而又帶桃花,愚人不言八字偏枯之病,而浪以帶桃花為名,此等之謬,有智之士,請當細察。
男女合婚說
原出呂才蠻滅之說,只以男女年,浪立數目,配合相成,名曰合婚。妄立天醫福德為上婚,遊魂歸魂為中婚,五鬼絕命為下婚。其謬甚矣。安可只以男女二年命,舍去月與日時,而能論人婚配者乎?若是有理,則天下之議婚者,俱擇上中二婚者而配之,擇下婚者而舍之,其書其易而不難,宜乎天下先天奇之婦,喪偶之矣。夫何後世又有孤孀之患者?分雖出於宿世之所定,而亦由於議婚者之明也。然議婚之禮,人道之端,亦不可不慎也。其理當何如耶?但當看男命,帶比肩劫財重者,心擇婦命帶傷官食神重者配之。若婦命帶傷官食神重者,必擇男命帶比肩劫財重者配之。此系合婚之正理。豈可以呂才上中下三婚無根之說,無據之理,而議人之婚配也耶!呂才說之謬,不足信也明矣。
總論子平謬說類
格曰:如《珞錄子》,專以財官為主,據其為說亦謬矣。雖人身以財官為依據財官太旺,日主太弱,則身主不難任其財官。苟日主太旺,財官氣輕,則財官不足身主之理。以財官日主參看。若子平書雲:“財官輕而日旺,運行財官最為奇。”此主至此至當可為看命之法則。右《珞錄子》所言,止要財官生旺,不看日主旺弱,豈不甚謬乎?
    日貴格,如甲戊庚牛羊,乙巳鼠猴鄉之類也。焉有斯理“雖曰天乙貴人,日主臨此貴人之上,或作日貴論其體咎。然貴人之說,名有數端,原取名之不據理出。即與五星小兒、諸多關妄謬之說同。雖曰日主臨之,不論財官印星,獨以貴人為主,甚為虛誕。且原立諸多貴人之說,只是飄空而立,不根理出。豈可信乎?六乙鼠貴格,亦同此例。謬說無疑也。
日德格有五:甲寅、戊辰、庚辰、壬戌曰也。何以見其為德也?不考原委,不詢來歷,誤以日德名之,豈不是子平中之謬說乎?
    魁罡格,取壬辰,庚戌、庚辰、戊戌,臨四墓之上,取其為魁罡,難掌大權,並不以理論。何以臨此四墓之上就能掌握威權?此亦子平書之大謬也。
    六壬趨艮,謂用寅中甲木,能合己土,為壬之官;謂用寅中丙火,能合辛金,為壬之印。俱是無中生有之說,吾恐謬也。大抵與前拱祿、飛天、祿馬之說,相為表裏。此說尤非,故以謬名之也。
    六甲趨乾,謂該上乃天之門戶,謂甲日生人臨此,謂之趨乾。假如別日幹生臨亥上,何以不謂之趨乾也?然天門亦只好此六甲日主來趨也。然天門體至圓,本無門戶可入,然乾乃西北之界,類天之門戶,豈可論人禍福乎?此說是子平之謬也。
    勾陳得位,以戊為勾陳,其一理也。得位謂其臨財官也,若戊己身主不柔,則能任財官也,則謂這勾陳位也。宜矣。若戊己氣弱,臨其財宮太旺之地,或為財多身弱,或為殺重身輕,若以勾陳得位為美,豈不謬首?玄武當權,與此理相同也。
    從革格,謂庚辛日幹,見申酉戌全,或巳酉醜全,此多剝雜,原非純粹可睹,與壬癸潤下格理同,此二格多矣。未曾有富貴者,但當以別理推之。止有曲直稼穡二格多富貴,火全巳午未格,亦未見其美。由是尊其所正,而辟其所謬也。
動靜說
何以為之動也?其體屬陽,陽主動。故天行健。圓轉循球而無端。故以人之八天干透露於上者,為之動也。如八字天干之甲木,但能克運上天干之戊土也。不能克巳中所藏之戊土也。蓋以動攻為親切。,如男人之攻得男人也,不攻閨閫中所藏之女人也。但雖不能攻人,而亦不能搖動震驚之意,但不能作實禍也。如女人見男來攻,雖不能加捶楚於其身,而亦有恐懼之意焉。如運中申中地支之庚金,亦不能攻我八字中天干所透之甲木也。是以天干之動,只能攻得天干之動,不能攻地支之靜也,明矣。
    何以為之靜也?其休屬陰,陰主靜,故地承順,方靜守固而有常。故以人之八字支隱藏於下者,為之靜也。如八字地之庚金,但能克運上地支之甲木,不能克運上天之甲木也。蓋以靜攻靜為親切,如女只攻得女人也,不能攻在外之男人也。但雖不能被其攻,亦有搖動震驚之意也。如運上地支之庚金,亦不能破我八字天干之甲木也。是以地支之靜,只能攻得地支之靜,不能攻天干這動也,亦明矣。又如辰戌醜未四地支之物,乃天地四方收藏之庫,極牢固,假如八字地支,辰在有戊土,乙未癸水運,或行寅,寅中雖有甲木,亦不能破其戊。又運行酉,酉中雖有辛金,亦不能破其乙。又或生行午,午中雖然己土,亦不能破其癸。非不能破也,蓋其庫中,鎖鑰甚牢,真要戌字動來衝開之,就如有了鎖匙,開了其鎖,而入出戊土乙木癸水出來。如醜字就要未字沖,別物不能攻之。故曰雜氣財見沖,正此意也。
蓋頭說
何以謂之蓋頭也?如人之一身,獨有頭為一身為端也。頭與面相連,耳目中鼻系焉,統而言之為之頭也。其下若四肢肚腹,稍有不善,可以衣服以飾其不善也,若頭之諸物,發見於外,則為之動物。非若四肢肚腹所藏之物,不足為輕重也。大抵人之八字,類如此。八字中上四個字是頭也,下地支四字是肚腹四肢也。支中所藏之物,是五藏六腑也,如肚腹秀氣,發出在面頭上來,便是英發華出外來,一生富貴貧賤,只從頭面上見得。如八字畏傷官,這傷官藏在內,尚不足畏,如天下透此傷官,便是頭面上已見了,怎能掩飾?凡有所害之物,露出頭面,便是動物,就能作害。凡行運如原八字是乙日幹,用丙丁火為傷官,乙日幹傷重者,便以庚金官星為病,若八字上見了庚金,便要丙丁為疾病之神。如早年行壬申癸酉運,便不是好運。蓋因壬癸水蓋在申酉頭上,是壬癸水蓋了頭,便不好也。後行甲戌乙亥運,便好了,是甲乙木蓋了頭也。又行丙子丁醜動又好,蓋行丙丁火蓋來克庚也,雖下麵地支有亥子醜水,其水被丙丁蓋了頭,亦不能為害。又如庚辛日幹,喜甲乙丙丁四字為神,庚辛壬癸四字為病神,行運望見甲乙丙丁數字,蓋了頭便好。如望見庚辛壬癸數字,便是壞命,雖運上地支有甲乙丙丁,亦被庚辛壬癸蓋球了頭,此地支雖有甲乙丙丁,亦不能作福蓋為庚辛壬癸,蓋在上面,出頭不得。看八字以此蓋頭望見了,就識得人一生好歹,此是真傳秘訣也。
六親說
年上財官,主祖宗之榮顯;月上官殺,主兄弟之凋零。又曰:年看祖宗興廢事,月推父母定留存。然年屬祖宗之宮臨財官之地,乃坐祿馬之鄉,榮顯理然也。但坐比肩劫財,無財官之地。乃坐祿馬之鄉,榮顯理然也。但從比肩又當與羅土之祖宗,月上兄弟兩宮相寓而參看焉。若歲月無財官,俱主根基淺薄,白手成家,獨月令官殺司權,俱主損傷兄弟。雖有兄弟,多主鬩牆,何也?比肩乃兄弟之壽星,見官殺面克之,安得不損兄弟乎?故曰:官殺排門兄壽夭,殺官司戶弟成行。故月乃門戶也,又若日通月氣,比肩神旺,多主鴻雁成行,理雖如是,變貴變通。苟或日主根多,比肩太旺,亦主參商,蓋緣兄弟多來劫財神也,此又喜官殺而得兄弟也。偏財為父,比劫重重損父親,正印為母,星旺處雖損母,以官殺為子,傷官食神多損子。若官殺太重,克制日主,早自身救死不贍,安能生子乎“必須食神傷官,制去官殺,方能生子也。男命如斯,女命亦然。若財官旺而日主弱,夫家興而母家灰,蓋財官乃旺夫之物也。然財能損母,官能克兄弟,多主父母兄弟凋零。孤鸞曰:木火蛇無媚,蓋乙巳日也。然乙巳坐下有庚夫,丁巳會下有庚財,有財能生夫也,不可謂夫婿也。女命生此二日,多主旺夫旺子也。金豬豈有郎,辛刻日坐下有正財,財亦能主夫,豈可謂無郎乎?土猴長獨臥,乃戊申日也,坐下有庚金,能克夫也。發命戊申日,極損夫也。木虎定居孀,甲寅日也。夫星絕於寅也,不能生子也。又喜印星損其子,養其精,方能生子也。若食神傷官少,而又嫌印星,能損其食神傷官子也。若辰戌醜未四字全,此坐天地之四獄也,又安能生乎?若止犯二字,亦不畏也若夫星子入墓,亦難為夫子也。男女二命,俱不可犯。妻星夫星子星而論之,但只看八字,有病能去其病,由有妻有夫子也。論六親只是死格,說見上文五星謬說內。
病藥說類
何以為之病?原八字中原所害之神也;何以為之藥?如八字原有所害之字,而得一字以去之謂了,如朱子所謂各因其病而藥之也。故書雲:“有病方為貴,無傷不是奇;格中如去病,財祿兩相隨。”命書萬卷,則四名為之括要。蓋人之造化,雖貴中和,若一于中和,則安得探其消息,而論其休咎也?若今之至富至貴之人,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然後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人命之妙,其猶此乎!愚嘗先前未諳病藥之說,屢以中和而究人之造化,十無一二有驗。又以財官為論,亦俱無歸趣。後始得悟病藥之旨,再以財官中和參看,則嘗八九而得其造化所以然之妙矣。何以言之?假如人八字中,四柱純土水,日幹則為殺重輕,如金日幹,則為土厚埋金,火日幹,則為比肩太重,是則土為諸格之病,俱喜木為醫藥,以去其病也。如用財見比肩為病,喜見官殺為藥也。如用食神傷官,以印為病,喜財為藥也。或本身病重而得藥重,又宜行運,以取其中和。若病而藥,大富貴之人也。究人之命,將何以探其玄妙?如八字中看了日幹,次看了月令,且如月令中支中所屬是火,先看月令中此一火字起,又看年上或火,又看月時上或有火,宜將以上各火做一處看,或為病,或非病。又或地支雖又藏有別物,且不必看,若再看別物,由混雜不明,故曰:從重者論。此理是看命下手法處。若以火論,又再年水金看土,則不知命理之要也。若財官印綬有病,就要醫其財官印緩也。如身主有病,就要醫其身主也。如八字純然不旺不弱,原財官印俱無損傷,日幹之氣,又得中和,並無起發可觀,此是平常人也。然病藥之說,此是第一家緊要,得斯術者,不可不精察也,詳見見驗類。
雕桔旺弱四病說類
何以為之雕也?如玉雖至寶也,雨貴有雕琢之功;金雖全寶也,而貴有鍛煉之力。苟玉之不琢,雖曰荊山之美,則為無用之玉也;金之不煉,雖曰麗水之良,則為無用之金也,人之八字,大概類此。如見官星未曾有傷官,見財星未曾有比劫,見印綬未曾有財星,見食神傷官夫曾見印綬,若此純然無雜,不猶未琢之玉,未煉之金乎?大抵天之生人也,盈虛消長之機,未嘗不寓焉。若四時之有生長也,必有春夏焉;若四時之有收藏也,必有秋冬焉。又如地理骨龍穴砂水之美,而來脈又貴有蜂鶴膝斷續之妙焉。人之造化窮愛壽夭之理,亦貴宜有去留舒配,以取用焉。是以八字貴有雕也。
    何以為之桔也?風霜木之,春華之至可觀焉。旱魑之苗,得雨之機難遏焉。故沖霄之羽健。貴在三年之飛,驚人之聲雄,貴在三年之不鳴。是以清涼之候。恒伸于炎烈之餘。和煦之時,每收於苦寒之後。故人之造化,官貴有桔也,行官旺地,貴不可言。財貴有桔,行財旺鄉,財難計數。然又當然喜其有根在苗先,實從花後,但貴具有根而桔也,不貴其有苗而桔也。苟若官星無根,官從何出?財星無根,財從何生?是以財有印綬,貴有根而桔之病也。或若無根,而自為之桔焉,則亦非矣。貴有根而桔之病也。或若無根,而自為之桔焉,則亦非矣。是以八字貴有根桔之病也。
    何以為之旺也?群芳茁長,可觀真木之光輝,萬物凋零,可識真金之肅殺,是以各全其質,各具其形。若木不木而金不金,旺不旺而弱不弱,則五行之質有虧矣。所以考入禍福也哉?若人之用木出也,則宜類聚,斯木性之當雜。若人之用火也,則宜照應,斯火性之不裂。若春林旺,見水多益壯其神。夏月火炎,見木多愈資其烈。由引區別,則知其所以旺者,當何旺者,宜行比劫動以去財星;印星太旺者,宜行財星運以破其印是;日幹太旺者,宜行官殺運以制其日主。一理如是,百理皆然。若其旺弱之相參,斯其下矣。是以八字貴有旺之病也。
    何以為之弱也?雨露不足,則物性為之磨。血氣不充,人身為之贏瘦。天根可躡,六陽之弱可聞乎,月窟可探,六陰之弱者究也。是以六陽之弱,不至於終弱,而有《臨》《泰》之可乘。六陰之弱,不至於終弱,而有《遁》《比》之可托。猶人之命,弱不弱而旺不旺,則何以稽其禍福哉?然雖貴有母也,則猶恐極弱之無根,故水雖至已為極弱,然己有庚金為水根也。火雖至亥為極母也,然亥有木為火之根也。人之造化,財官印綬,貴有弱也。弱則有旺之其焉。若官星太弱,宜行官旺之鄉;財星太弱,宜行財旺之地;日主太弱,宜行身旺之地。然猶畏弱之無根,所謂根在苗先也。弱而有根,則官星雖弱而可致其旺,財星雖弱而可致其強。是以八字貴有弱之病也。
損益生長四藥說類
何以謂之損?損者,損其有餘也。然木生震位,正木氣之當權也。金產競宮,正金神之得位。當權者不宜資助,得位者不必生扶。假或水又滋土,土或培金,若木有餘之病,用金以制之;金氣有餘之病,用火以克之。官星之氣有餘,則損其官星;財星之氣有餘,則損其財星。壁如人身元太旺為族,當以涼劑通藥以濟之也。是以八字貴有損之之藥也。
    何以謂之益?益者,益其不及也。若木之死於午,若水之死於卯也。不及則宜資助,且如木氣之本衰,庚辛又來克木也;水氣之本衰,戊己土又來克水也,則水木不及之病在此矣。益之之理又當何如耶?若木之不及,或行水運以滋其根本。或行木運以茂其枝葉。若水之不及,或行金運浚其源流,或行水運以廣其澎湃。若宮星之氣不足,則喜官旺之鄉;財星之氣不足,則喜行財旺之地。譬如人身血氣之不足,則用溫藥之劑以補之也。是以八字貴有益之藥也。
    何以謂之生也?六陽生處,真為生也。如甲木生亥,亥有壬水,來滋甲木也。六陰生處,俱為弱。如乙木生於午也,午有丁火泄木之精英,有己土為乙木之撓屈。又如六陰死處俱為生,如乙木死於亥,亥有壬水,反來滋木也。六陽死處死真為死,如甲木死於午,且午中有丁火,泄木真精,己土為之撓屈。且如生之理,形氣始分,赤子未離于褓,精華初判,嬰兒初脫于胞胎。如木之生於亥,根氣猶桔也,未可以木為旺也。如火之生於寅,氣焰猶寒也,未可以火旺也。又或財官印臨於生地,未可以財官印為旺也。凡氣之不足,故貴濟之有生之藥也。
    何以謂之長也?春蠶作繭,木氣方敷。夏熱成爐,炎光始著。如木臨震位,火到離宮。若此帝旺之鄉,實不同於生長之位。是以生者長初,長者生之繼也。如財官屬木,則長養在寅卯辰之方,此木氣方敷也。如是則貴行金運以克之,則與長生之木理不同也。如財官屬火,火則長養在巳午未方,此火氣之方熾也。如果則貴行水運以克之,則與長生之火理不同也。走以生長二字,衰旺之不同,故運行有喜生喜克之異。是以八字貴有長之之藥也。
    以上諸格,楠於合理者取之,背理者辟之矣。以後各格,楠所未及者,附陳於後。以備參考。
正官格
楠曰:正官者,何以言之?蓋以陽見陰,陰見陽,故曰一陰一陽之謂道,如人之一夫一婦之有配對也。何以謂之官?蓋官者答也。如人焉,必須官管,然後循規蹈矩,居仁由義,不敢放逸為非,故為制我身主之宮也。然月令提綱之官,若我之本府太守本縣之令尹也。但當服其管,則豈能用之。故凡月上官星,世無用官之理,如此將如取用?但或止有官星一點,日主又旺,則官星輕而日主弱,運行官旺最為奇。譬如府縣官,是我之主也。今主人弱也。當以財生之,行官運以助之。若行印運,則又泄弱官星之氣。若官星犯重,日主根弱,克制日幹太重,則不曰官星,而曰七殺也。七殺克身,則傷官食神,以制其官殺也。大抵用月上官星,要官旺,官旺方好取用。要官星有病,各因病而藥之,官旺官多,喜食神以制去之,官星氣弱,喜財神以生之,官旺之運以助之。若日幹官星二者,純和無病,俱是平常人也。若歲日時上虛官,用之十有九貴。然官為扶身之本,夫人非官,則放于禮法之外,故官星不宜破損,而亦不可用也。惟官星太弱太旺,方為有病,因其病而藥之,斯可作為用神而論禍福也。
    《繼善篇》雲:有官有印無破,作廊廟之材。
    楠曰:舊洋謂有官有印,乃雜氣所藏官印也,牽強不可從。或曰:有官有印,蓋言人命中有官星印綬雙全者,更無刑衝破害之物,破傷官印貴氣之物,則官生印,印生身,其人必是廊廟棟樑之大材。此說可從。蓋乙生辛月,丁生亥月,己生寅月,辛癸生巳月,皆官印兩全,何必拘於雜氣兩全乎。況雜氣喜衝破,謂之無沖可乎?
    古歌雲:正氣官星月上推,無沖無破始為奇。中年歲運來相助,將相公侯總可為。
    補曰:正氣官星,謂陽見陰、陰見陽,如六甲日生酉月、六乙日生申巳月、六丙日生子月、六丁日生亥日之類,乃月正官也。柱中無沖刑破害,功名顯達,始為奇特,下文雲“登科甲第,官星臨無破之宮”是也。中年歲運遇財星印綬,身旺之助。更無刑傷殺雜,則台閣可登。古歌雲“官印相生臨歲運,玉堂金馬作朝臣”是也。
    司馬季主雲:真官時遇,早登金紫之封。
    補曰:真官時遇,謂真正官星,遇于生時,正《淵源》所謂時土正官格是也,必早得腰金衣紫之貴。解時作月令之時,非生時之時。又于時正官格,刪而去之,則非也。若以此時遇為月令之時,則《喜忌篇》雲:“偏官時遇,造微論之時”,遇官星生旺位,亦可謂令之時乎?牽強不可從。
    強都憲造 辛未 乙未 丁未 辛亥
    亥中壬水,為丁火正官,則真官為主時之遇也,有准矣。
    《通明賦》雲:祿得天時,奇花生于金帶。
    補曰:祿得天時,乃時幹得正官,而且見其言之祿,必有奇花金帶之榮貴。與上文大同而小異。解謂祿馬為官,則是為天時即幹,則泛而不切。曰天下,則年月亦在其中矣,于時幹,則隱而晦矣。
    都禦史造 癸未 乙卯 丙子 癸巳
    此造時幹,以癸水為官,而建祿於子,官印相生,則天時為時幹,不可泛言天干也明矣。
    甲午 丁醜 壬辰 乙巳    宜黃縣劉景八公富命生生活巳格
    楠曰:壬生醜日水源深,疊疊財官共拱臨。水入巽官尋貴格,陶朱之富異乎人。
    壬水生臨醜月,水寓根源,四柱財官七殺太旺,此造本難尋究。蓋得巳時,水入巽宮,合起金局,蓋壬水能生甲乙木也。甲乙木不生丙丁火也。且四柱純粹,並無間隔,上下相親,正作生生不巳格看。所以行東南西北俱美,宜邑第一富人也。壽高五福,蓋得時上有庚金印星也。
    癸卯 甲子 乙巳 癸未    富夫女克制剋星格
    楠曰:乙未逢庚便作夫,傷庚丙火氣盈餘。火神未上重相見,見火傷庚壽必殂。
    乙木生於子月,用巳中庚金為夫星,則夫星得生於巳也。所以富出紅縷,原日主不弱,能任夫星。不合遇入丙寅,夫星克制重重,患瘵死也明矣。
    辛醜 乙未 戊戌 庚申    貧夭女見夫受制格
    楠曰:夫星子宿兩星期,最是誇苗實不成。枯木不堪金過克,早行金運壽先傾。
    戊生未月,乙木夫星透出,俗儒推其夫明子秀,不知乙木被金破之。未中乙木,被醜中辛金破之,夫星受制太過,雖有庚金子星,夫星既制,子安可生乎?大運入酉,乙木損重,自縊死矣。
    壬戌 辛亥 甲子 丙寅    貴而早寡金輕火重
    楠曰:夫明子透透天干,運入西方福自完。最恨南方金受制,不堪鏡破舞孤鸞。
    甲木生亥月,夫子星透天干,日主有根,樂堪任矣。夫何夫星頗弱,運入西方星生旺之地,夫登科甲,官至禦史。運入南方,火制辛夫太過,入未夫死而孀居也。丙午火氣盈甚,帶疾而終驗也。
    丁巳 戊申 丁巳 乙巳    夭女官輕制重
    楠曰:丁逢戊土太重重,壬水重遭克制凶。戊運不宜重見土,中間早已失行蹤。
    丁火,以壬水為夫也。夫何戊土四重,克制太過,雖巳有庚金,亦不能生之,大運入戌,又見戊土,一勺之水,豈勝眾土之攻乎?患癱疾而死,蓋為丁火身衰,見土泄弱精英也。
    丁酉 壬寅 辛巳 丙申    貴女命去留官格
    楠曰:殺星得制獨留官,官殺相停兩得安。最喜南方官旺也,時師莫作等閒看。
辛金生寅,本畏丁火為殺,得丁壬化之。更畏丙火官星太重,喜有申中壬水,沖去月上丙火,獨存時日丙火為夫星。原夫星氣弱,喜行甲乙丙丁旺夫之地。夫作廉使,其貴宜矣。
    甲辰 甲戌 癸未 壬戌    孤夭女土重木輕格
    楠曰:癸生戌月土重重,甲制幹頭返有功。大運不宜重見土,再行土運壽年終。
癸水生戌,夫何年月日時俱有土旺,水強進氣,亦不能勝眾土也。早行壬癸,水滋木旺克土。母夫家富,但四庫太多,生子不良。運入未字,土神太重,嘔血而死。
    丙午 辛醜 甲戌 己巳
    楠曰:甲木逢辛本作夫,庚辛夫旺木神桔。豈宜再入西方運,孤苦貧寒壽早殂。
    甲戌日主,四柱官殺太盛。本以官星為夫也,夫星太旺,變為克身之殺也。運入西方,官殺重見,克子夫淫賤,為身不由己,而從人也。運入申運,殺重死矣。世入不知,謬以八敗而責其不美,殊不知八字本然不美也。
    癸醜 己未 戊辰 庚申    貧夭女命未輕制重
    楠曰:戊土分明賴木扶,木星入庫兩模糊。不堪再入西方運,貧夭應知賦稟枯。
    戊土生未,未星入墓,再加醜字沖之,辰中雖亦有乙木,庚申金帖克牛山之木,安得為美乎?運入西方,綠窗貧女,夫出遠遊,入酉會金,損傷乙木夫星服藥而死,宜矣。
    庚午 戊寅 己酉 甲子    先富後孤貧夫弱被制格
    楠曰:己生寅月正初旬,木嫩逢金太損神。運早北方夫子秀,西方運入受孤貧。
    己生寅月,甲木夫星得祿,豈不美乎?夫何生在立春後一二日,甲木柔嫩,年上庚金露出,酉中又有辛金,其木極衰矣。早行丙子乙亥甲運,衰夫得生。旺夫生子,富足金珠。一入西方運,夫星受制,夫子俱死,而孤貧也。
    丁巳 丁未 乙未 庚辰    布政妻命火重金輕
    楠曰:乙逢庚旺旺夫星,火重傷金理自明。自信柱中夫子秀,重重封贈豈常人。
    乙木未月,夫子兩星明透。且日主有根,則夫子兩星能任矣。運入西方,相夫相子,俱登雲路。運入北方,見水破火存夫,享受褒封,其理然也。
偏官格附棄命從殺格
楠曰:偏官為陽見陽、陰見陰,原非陰陽配合。更得食神傷官,以制去其凶銳,雖先為克我之凶神,今則馴致其凶,而反為我之奴僕也。用偏官,如人之畜奴僕,擒制太過,則為盡法無民,則奴僕力衰,不能為我運動。若擒制之不及,則奴欺主矣。偏官即七殺也,如甲日幹,數至七個字逢庚字,號為七殺,乃克身之刀劍一般,偏官無制曰七殺,故宜制伏,亦畏太過,亦畏不及。凡看命先看七殺,若有七殺,就要將此七殺處置了,方能用得別物。若不能制去其七殺,則殺星能害我性命。譬如人雖有金銀田產,無性命,此實為閑物。原書去雲:“有殺須論殺,無殺方論用。”蓋先人立有此言,特未分明顯說,故使學者心上模糊,但殺是勢惡權貴,奸邪小人之象。故用殺得宜,多主顯耀,宦臣相類與其媚於奧,不若媚於灶之意也。月上逢官無可用之理,但能管束我之身,安肯為我用也?但或官星衰,則生之,官星太旺,則克之,取此定禍福。吾亦未見用月上官星是貴命,只見用殺星,多富貴人也。子平書俱涵說隱,而不發其真理。故殺者,殺我也,是殺身之對手。官者管我也,是制身之繩法。此造化之正理,不可知也。
    又曰:棄命從殺格,緣日主全無一點生氣,四柱純然有官殺,則不得已而只得從殺也。劈如遇強盜,本身無主,只得捨命從之,就要有財,生起其殺,行財殺運,以生用其殺也。畏見八字有根處,及制殺運猶如從盜,又思歸父母兄弟之鄉,則盜必惡汝。此格出正理,甚有驗也。但六陰日幹有從之之理,如婦人屬陰,亦有從人之道。若六陽日幹,見殺多,只或作殺重身輕看,若日主全無氣,亦作棄命看,亦畏見根死。
    《喜忌篇》雲: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
    補曰:四柱純雜有制,蓋言四柱中純殺無官。有食神制伏得宜,定居一品之尊。上文所謂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之謂也。若殺為用神,雜以正官,有傷官克制,或官為用神,雜發七雜,有食神制伏,亦定居一品之尊。上文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之謂也。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是無制伏,無去留之謂也。或才改純雜有制,為純殺有制,誤。
古純雜有有制類
    嶽總領造 癸卯 丁巳 壬寅 甲辰
    趙侍郎造 丙午 丙申 甲寅 丁卯
    劉八門司造 甲申 乙亥 丙戌 庚寅
    周伯蘊右丞相造 戊戌 甲子 丁未 庚戌
近時純雜有制類
    毛價川尚書造 甲寅 丙子 丁巳 甲辰
古殺為用神雜官有制例
    帖木丞相造 戊申 辛酉 乙巳 丙子
    李禦帶造 戊子 乙丑 丁未 辛亥
    黃狀元造 壬子 甲辰 己卯 壬申
    何參政造 丙寅 戊戌 壬戌 辛醜
    雖不一晶,合官星七殺交差,卻以合殺為貴。
    郎中造 丙子 甲午 辛亥 辛卯
    雖不富,合殺有去留而貴。
古官為用神雜殺有制例
    脫脫太師造 甲寅 己巳 癸酉 丁巳
    葉丞相造 壬寅 壬寅 己卯 壬申
    陳寺丞造 乙酉 辛巳 辛未 戊子
古官煞混雜例 癸亥 癸亥 丙午 壬辰
古時偏官雜正官有制例
    史衛王彌遠造 甲申 丙寅 乙卯 辛巳
    右丞相造 己亥 癸酉 庚午 丙戌
    三寶奴丞相造 庚午 辛巳 甲申 壬申
古時純偏官有制例
    鄭尚書造 庚寅 壬午 戊寅 甲寅
    朱尚書造 庚辰 丙戌 戊戌 甲寅
    范尚書造 辛巳 辛醜 乙卯 丁亥
    《格解》 又分五行遇月支偏官,歲時中亦宜制伏為一節。分四柱純雜有制,定居一品之尊,略見一位正官,官殺混雜反賤為一節。至於中間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二句,乃刪之而不用,俱屬可疑。
    《喜忌篇》雲:四殺旺運純,身旺為官清貴。
    舊注雲:“此七殺即偏官也。”且如甲忌庚為七殺,而甲生於寅地,乃身旺。其中暗包丙長生,則不畏金為殺,而鐐化為偏斷,則甲庚各自恃旺之勢,而行純殺之運,乃為極品之貴,此說似牽強。蓋身殺或強,而或制伏得官,固多權貴者,使柱中殺旺身強無制,又行純殺無制之運。乃為極品之貴,恐不可從。或者又解為身旺殺旺,身殺居長生臨官帝旺之鄉,乃通月氣者是也。運純謂中和之道,制殺化殺之運是也。清貴者,清高而貴顯,繡衣黃門是也。蓋四柱四七殺日生俱旺,無食神制殺,運入制伏之地,則為清高而貴顯也。此說可從。
    《喜忌篇》雲:柱中七殺全彰,身旺極貧。
    舊注解曰:“傷官本祿七殺,則財本馬之七鄉,偏官本身之七殺,四柱有之,身旺建祿不為富矣。”此誠確論可從。蓋建祿身旺之人,喜見財官,所謂一見財官,自然成福是巳。忌見七殺反傷,所謂切忌會殺為凶是己。若柱中有傷官,則官祿之七殺彰矣。有敗財,則財馬之七殺彰矣。有七殺偏官,則身之七間彰矣。此所以為全彰,雖見祿身旺,貧不自聊者,故曰:“身旺極貧。”或曰此乃純殺格怕身弱也。蓋言人命四柱中七殺之神全彰著,又身弱者,乃極貧窮夭壽之人也,乃又為身弱極貧下中農壽。噫!以此解殺重身輕終身有損可也,以此解非夭即貧定是身衰遇鬼可也,解此節則鑿之甚矣。
    《繼善篇》雲:庚值寅而遇丙,主旺無危。
    補曰:庚日值寅,坐休絕之地,而柱中又遇丙,似乎衰而危。然寅中戊土生長,能生庚金,以泄丙火之氣,乃絕處逢生,名曰胎元受氣,又名小長生。人命逢之,主一生造化,衣祿興旺而無危,非言日主之旺也。下文雲金逢懇而遇土,號曰還魂。或者以庚寅日為旺不通,遂以庚值寅而為庚值申,以迎合主旺為日主之旺。非經本義,不可從。
    古歌雲:絕處逢生少人知,卻去當生命理推。返本還原宜細辯,忽然屯否莫猜疑。
    又歌雲:或雲胎養小長生,人命惟逢自積靈。若也修文應稱遂,不然榮運亦光享。
    古歌雲:偏官如虎怕沖多, 運旺身強豈奈何。身弱虎強成禍害,身強制伏貴中和。
    補曰:月上偏官,謂陽見陽,陰見陰。如甲生申月,乙生酉月,是已。為人剛暴好殺,觸之即怒,性情如虎,最怕三刑六害,或羊刃魁罡,相沖必有凶禍。最喜運皆旺相,身強有制,化為權貴。若身弱殺強,無制之運,則虎加翼者也,其咆哮之威不可禦,反為所噬。然偏官固宜制伏,亦貴中和。如一位偏官,制伏有二三,複行制伏之運,反不作福。何以言之?蓋盡法無民,可繹思也。
    又歌曰:偏官不可例言凶,有制還他衣祿豐。幹上食神支又合,兒孫滿眼福無窮。
    解曰:偏官即克我之神,本為惡宿兇殺。然不可例言凶也,須要制伏。有制化之權要,則衣祿不期豐而自豐。天干有食神,如甲見丙,地支有食神,如卯中乙木合申中庚金之類。則子孫振振,有無窮之福矣。所謂七殺有制亦多兒是巳。
    又歌曰:偏官有制化為權,英俊文章以少年。歲運若行身旺地,功名大用福雙全。
    解曰:偏官這格,雖為人兇暴無忌憚。然無制則為七殺,有制則為偏官,即化為權貴,少年穩步表青雲,早歲題名黃榜,必是文章顯赫之人,故曰英俊文章發少年。殺強有制,故曰美矣。若運衰弱,欲其大用也難矣。若歲運又無制,則聲名特達遍朝野,所謂從殺多是大富大貴之人。所謂平生為富貴,只因殺重身柔,此等格局,但多夭耳。若運扶身旺,與殺為敵,或七殺透露,食神破局,皆不吉。
又歌曰:五陽坐日全逢殺,棄命相逢命不堅。如見五陰臨此地,殺星根敗吉難言。
    補曰:舊文末句,本謂殺星之根敗而無氣,身無所從,則禍即至,而為吉難言。或者改根為臨敗,非也。又一說,改殺星而為殺強,以根敗而為日主之根敗亦非也。《格解》謂殺強根敗吉難言,但非棄命從殺之意。蓋從殺者,正不嫌于殺強根敗耳。誠是但未知其根敗,非日主之根敗。識者詳之。
又歌雲:土臨卯位三合全,不忌當生金不纏。火木旺鄉名利顯,再逢坤坎禍連綿。
    補曰:舊文第二句,原是“不忌當生金水編”而或都改為“不見”與末句“再逢”字不相應,仍當作不忌看。蓋土臨卯位,謂己卯日主,亥卯未三合殺局,謂從殺亦可。當生金水,俱有謂金生水。水生殺,亦不忌。或生火土旺運,殺印相印相生,功名顯達。再行坤坎金水之運,必禍連,蓋當生既逢金制,而運又逢之,必禍連綿不已,所謂食神破局反不吉是已。又一說末句舊文,原是福連綿,而或改為禍連綿亦非。蓋己卯日主,逢亥卯未三合,是謂殺強身弱,當生金水相纏,水固生殺,而金能制殺。故不忌。及犯行身旺之地,則廊廟之客,金紫之貴,所必至矣,故曰功名大用福雙全。
又歌曰:煞星原有制神降,制旺身強貴必昌。叵見制神先有損,反將富貴亦災殃。
    解曰:煞星者,七殺偏官也。制神者,食神也。使月上逢七殺,而有食神降制得宜。又身居強旺之地,則富貴榮昌必矣。若食神逢梟,則食神先自損矣,不惟失其富貴,且有災殃。所謂食制殺逢梟,不貧則夭是也。
《玄機賦》雲:身強殺淺,殺運無妨。殺重身強,制鄉為福。
    解曰:身居強旺而殺淺者,強行殺旺無制之運,亦無妨害,所謂原犯鬼輕,制卻為非是也。七殺太重而身弱者,雖行制伏得宜之鄉,方可發福,所謂一見制伏卻為貴是已。
《天玄賦》雲:殺星重而行殺旺運,早赴幽冥之客。
    補曰:身弱殺重,宜行制伏之運,則為福為壽。而又行殺旺之鄉,必至天夭壽而死。故雲。
     《定真篇》雲:七殺無制,逢官祿為禍,而壽元不入。
    七殺以有制有貴,若無制伏,又逢正官,且建其官之祿,如甲逢庚無制,又逢辛金官星祿之數,則為官殺混雜。《萬金賦》雲:官殺混雜當壽夭。
《幽玄賦》雲:身太柔殺太重,聲名遍野。
    身勢太柔,略無一點恨氣,七殺太重,而滿盤重重。三合火木旺鄉,木生火,火生土,殺印相生,功名著,再逢申坎金水之運,福自連綿。蓋當生雖有金水,而制伏尚不及,必再逢金水,方為制伏得宜,當享福於不替也。
丙戌 戊戌 辛未 壬辰    進賢朱逢升尚書 貴命土厚埋金格
    楠曰:重重土厚去埋金,官殺那堪洩氣深。最喜運行財旺地,聲華不日振儒林。
    辛未日幹,身坐土位,年月日時俱有土旺,正謂金賴土生。土厚而金遭埋沒,初行北方庚子辛醜運,金土氣盈,塞滯不利。後行東方寅卯甲乙運,破土而生官殺,位登臺閣。
庚子 己卯 癸酉 辛酉     嚴介溪閣老貴命去食存殺格
    楠曰:見殺雖當論殺星,殺衰誰養殺精神。不堪卯木為真病,時有辛金去病人。
    癸水生卯,己土殺星,天干透出,是以有殺只論殺。善喜殺衰,要嫌地支兩重乙木,暗來克殺,作七殺制伏太過,則為重病,蓋得辛酉時,沖去卯木為藥也。早行南方,衰殺得地,擢登科甲,運入西方金運,制去病神,位登宰相,名顯天下,貴而且壽,直入亥運,會起木來損殺,膏肓之疾複作,忽生奇禍而死。
丙子 庚子 丁醜 辛亥    盱江格溪劉翰十六公水重土輕格
    楠曰:丁生子月水汪洋,七殺雖多喜內藏。幸得醜中微土制,南方土運發非常。
    丁火生於子月,七殺極旺矣。再加年日時中,俱有水氣,來克丁火,但水雖多,喜靜伏於地支,其凶未逞於天干。若原殺逞天干,主早年夭也。壬寅癸卯甲辰運,雖是東方,亦嫌壬癸水蓋頭,雖好亦蹇晦。大運入巳午未,沖去水神,財發萬緡,蓋喜土來克水也。入申水得長生,壽至八十餘死。
丁醜 壬寅 庚子 乙酉    書坊楊員四公富命制殺太過
    楠曰:庚生寅月火神經,壬癸重來制伏明。土木運中人富貴,再行金水禍來並。
    庚子日生寅月,年月丁壬作化,生火助殺,用殺明矣。木命三陽之火尚衰,金水寒威猶在,壬癸水透天干,制伏太過,病在此矣。猶喜羊刃存時,醜酉合金得局,身主不弱,又得乙庚存時,化金成旺,早行子醜,丙火氣寒,殺衰不能為我運動,故多蹇滿。漸行己亥,甲木財神得生,財來生殺,隱隱興隆。一人戊戌,原壬水為丙火之病神,一見戊土,克去壬水淨盡,如鴻毛之遇風,飄然而舉。如枯苗之得雨,勃然而興,財發成緡,書林出色,豈偶然哉!大運入酉,丙火殺神死地,更且財來生水,水來滅殺,法盡無民,其死也非偶然也。
癸巳 己未 庚子 甲申    臨川饒舜臣春元貴命制殺太過格
    楠曰:庚生未月火雖炎,制殺那堪水火嚴。甲乙丙丁資殺運,青雲得路豈能淹。
    此格與李閣老制殺之理頗同,但未月二陰,水方進氣,水氣比肩更甚。運行東方,財來生殺,七殺行權,雲中高登。其理宜也。
丙戌 庚子 丁卯 丙午    吾都王仁王公制殺過富命
    楠曰:丁生子月水雖寒,一殺那堪制兩般。己土病神宜卯木,東方木運始堪歡。
    丁火子月,殺星本旺,那堪一殺而有戌午兩土以制之,正謂殺不足,而制有餘。賴有日下卯木,破出午中己土,以卯木為福神,東方壬寅癸卯甲乙運,助起木來克土,財發千緡。一入巳千未鄉,破敗如洗,未運土重,殺暮死矣。
己酉 戊辰 癸酉 丙辰    盱江格溪傅佑十五公富命殺多生印格
    楠曰:癸水生辰土氣重,土生金印助身榮。不堪丙火為金病,見水名為既濟功。
    癸日生辰,本為土重水輕也。官殺雖重,蓋得己土貪生於酉,戊土自坐辰庫,更得辰相合,其土見金不來克身,反地去生印,而助身也。遙見時上丙火精欲克酉為病,迨後入丙寅運,金絕於寅,傾家蕩產,片瓦未留。一入北方,見水去火存印,一發如雷。入戌,火土太重死矣。
庚午 己醜 壬辰 甲辰    撫城過桓文生員土重水輕格
    楠曰:壬臨醜月水之垣,殺重官多也作衍。制殺喜看時有甲,棘闈之陣幾乎先。
    壬辰日生醜月,壬水之氣有寓焉。但四柱有土,官殺之氣盛,水氣輕也。喜時上甲木進氣制殺,本為登科之命,但不合上有庚壞甲,故此未遂。運行寅卯壬運,木神生旺,屢戰秋闈。大運入辰丙午流年,戊土殺得地,殺旺攻身而死。
甲午 丁醜 壬辰 甲辰    宜黃縣住稟牽豬牯貧命殺重身輕
    楠曰:壬臨壬月殺星多, 印破難生受折磨。再看運行財殺地,一生勞碌愛奔波。
    壬水雖生醜月,蓋因財殺太多,雖醜中有一點辛金,蓋緣不曾會局,月有丁火,貼身暗破辛金壞印,作不得殺化印生,只作殺重身輕。運行東方,木神制殺,衣食頗給。再行南方,殺旺運,身雖不死,說住稟牽豬牿度活,入未殺重而死。
壬辰 丁未 辛醜 甲午    臨川劉覺吾貴命火重水輕格
    楠曰:辛生未月火乘權,時殺重逢一氣全。制殺水輕宜水運,官居樞要掌銓衡。
    辛金生於未月,伏制猶炎,喜年上丁壬合殺為貴。月中雖有丁火,醜中癸水去之,止用時上一位貴格。然火氣旺而水氣輕,原雖有壬癸之水,且四柱土重,亦能去水也。所以運入亥位,擢顯官,其理然也。
壬辰 丁未 辛醜 壬辰    水重火輕之格
    楠曰:丙火那堪六傷,殺星制過害非常。再行水運生難獲,死敗徒流禍幾場。
    辛醜生未,本是火炎之域,夫何止有二火為殺,六水制之,此為七殺制過,盡法無民,可不畏哉。與前貴造天淵之隔,理則然也。前則有甲午時,多一重木火之氣,則火重水輕,所以宜行北方。此則水重火輕,則畏行北方。此命一入亥運,問遼東三萬里沖軍,壬水年又旺,非命而死也。
甲寅 辛未 辛未 丁酉    臨川周半峰火多為病格
    楠曰:辛金坐未殺星多,丁火傷辛苦太過。運喜北方能去殺,最宜水火制中和。
    辛生未月,丁火過多,運入北方子運,濫知命術,而得冠帶,自且不知,吾以水濟火炎之理告之,方諳斯理。吾以寅運火旺必死,寅運果死耳。
己未 己巳 庚子 甲申    建甯李默閣老制殺太過貴命火不足格
    楠曰:庚金巳月殺雖強,制殺那堪水性狂。衰殺喜行寅卯運,北方重見水難當。
    庚生巳月,殺性本然旺矣。夫何見水結局克制殺星?雖年支有丁相幫,然又見土多,亦泄弱火之氣。此以制殺太過,運行丙寅丁卯乙丑,火木之地,助起殺神,能為我用,此所謂不足宜補起火也。位登黃閣。運行亥子,水來破殺,死宜矣。
丁酉 丙午 戊寅 丁巳    臨川帥謙齋貴命制殺太過格
    楠曰:戊寅日下殺星微,己酉那堪太制之。運入東方官殺顯,枯苗得雨發生機。
    戊土生午,火氣為熱,運入壬癸去火之炎,再喜培起寅中甲木,其貴然耳。此以為旺衰殺為病,去火存殺為去病神也。
乙酉 丁亥 丙午 己醜    先伯瑛四公制殺太過格
    楠曰:丙生亥月兩幫身,一殺那堪三制神。運入西方生殺地,超騰不作等閒人。
    丙火生亥,殺星木可畏也,然有丁火,合去三重己土制之太過。大運入乙酉甲申,破土生殺,發財數千緡。壬癸運美,午未運中制殺太甚,屢遭凶變,入巳丙戌年,六十二歲死矣,重見戊土破壬也。
丁未 己酉 乙巳 丁亥     先兄西庵 制殺太過
    楠曰:乙木生臨酉巳垣,兩金制火制相連。不宜見火重攻殺,去火存金是福田。
    乙木生酉月,本根輕也,畏金制。夫何金少而火多,制殺太過,盡殺無民?早行丙午,制過殺星,屢屢克子,且財名不遂。大運入辰,坐壬癸之水,去火存金,財源大振,貴產佳兒,福壽兩全。寅運見火克金,災生回祿,入醜殺星入墓,八十三歲而死。
庚辰 甲申 丁未 丙午    宜黃譚二華尚書命身強殺淺格
    楠曰:丁火生申水氣微,殺輕身旺貴何凝。水輕喜入汪洋運,職掌兵權震外夷。
    丁生申月,伏火尚有餘炎,蓋喜年月合成殺局,所謂身強殺淺,萬戶封候。運行北方,補其水用殺得權,名魁夷幫,豈偶然哉,俗術妄以龍奔天河為譽,不根理之所有,何其謬哉?
乙酉 辛巳 己酉 乙亥    本府楊太爺貴命身強殺淺格
    楠曰:己土生臨身旺鄉,土金清秀大非常。財逢七殺輕為病,滋殺威權顯廟廊。
    己生巳月,火土本旺,蓋辛金清清透出,己土好泄其精,而從金為用神,殺為權柄,蓋得時上殺星,宜行殺旺地,及生殺地。所以運轉東北,耿耿二運,豈不富且貴乎。止畏辛金金制殺太過,則不及耳。
甲午 丁醜 壬辰 甲辰    貧命殺重身輕之格
    楠曰:壬臨醜月殺星多,印破難生受折磨。再看運行財殺地,一生勞碌受奔波。
    壬水雖生醜月,蓋因財殺太多,雖醜中有一點辛金,蓋緣不曾會局,且有丁火貼身,暗破辛金,則壤印,作不得殺化印生,只作殺重身輕。運行東方木神制殺,衣食頗給。再行南方殺旺運,身雖不死,亦住廩牽豬軲度活,入未殺重而死矣。
丁卯 甲辰 戊午 癸亥    一丐者命殺重無制
    楠曰:戊土生辰木旺鄉,貼身七殺太剛強。不堪頑殺原無制,只作齊人覓四方。
    戊土生辰木之分野,再加亥卯結成木局,且甲木透出天干,又行北方財地,生其七殺,正謂財生七殺趕身衰。運雖有庚辛,亦不能制者何也?蓋緣四柱中原無一點金氣,雖逢金亦不能制,根在苗先也,一生為乞丐,亥運殺旺方死。
丙子 甲午 己亥 乙亥    女命貧淫夫星犯重
    楠曰:爭權官殺亦何多,疊見無星克制過。洛浦風塵真可鄙,只因八字犯淫論。
    己土得祿於予,身主有氣,又不能從殺也,而且見三甲作合,貪合忘夫,所合不得其正。再行東方官殺,多夫之地,豈不大肆淫風,而作桑間濮上之女乎,且身旺不旺而弱不弱,還作殺重,貧可知矣。
壬辰 己酉 乙未 辛巳    尚書妻火少金多格
    楠曰:乙未那堪疊見金,金多火少病堪尋。去金宜入南方運,宮閫方知有貴人。
    乙日生於酉月,巳酉合成金局。木不足而金有餘,此謂夫星術旺,宜傷官食之,以克去其夫而得夫,所以貴而有予也。正謂金有餘,行火運以去其金子,同生富貴,夫子全美也。
丙申 癸巳 己亥 乙亥     女貴命多有餘財不足格
    楠曰:己臨亥日坐夫宮,申巳刑沖作病神。運入東方夫旺地,豈同閨閣等閒人。
    己土生臨巳月,庚金得祿得生,兩重亥中夫星,克去明矣。惟有時上一點殺星為夫也。夫星孤秀,所以行東方旺夫之地,夫為參政,五子俱非常人,子星得祿故也。
庚寅 甲申 戊辰 丁巳    克損七夫金有餘財不足之格
    楠曰:金神克木不存夫,疊疊刑沖夫不如。行運不宜金再見,不堪重睹鏡鸞孤。
    戊土用年上寅中甲木為夫,申宮庚金破之,用日上寅木為夫,巳上庚金破之,用月上甲木為夫,年上庚金破之,徒見夫而無春也。一入辛巳庚運,三年而兩嫁有之,五年而三嫁者有之,損七夫矣。
辛巳 乙未 乙酉 壬午    逸叟妻命火重而金頗輕
    楠曰:乙木生臨伏火炎,金衰頗以火為嫌。丙丁運上多災病,金水重逢樂自然。
    乙木生臨六月中旬,火氣炎蒸,雖有多金,然金氣自消矣,但喜坐下夫星得祿,雖火旺而不能傷夫也。凡女命坐下見夫星者當美。初行丙丁二字,辛金被制,生子不育,而且多災。戊己庚金之運,助比夫星,生子而身頗安也。
乙卯 癸未 辛未 甲午    旺舉夫子命火重水輕格
    楠曰:辛金坐未火炎陽,金水三陰入旺鄉。最慨四柱多火氣,喜行金水福榮昌。
    辛金生未,三陰將進之時,夫子二星,俱巳受氣。但四柱金龍盛,但得火俱伏藏,天干動制之有力。早行丙戌,助夫攻身,屢損子星。運入北方,火炎水制,助子興家,五福俱全,入寅七十五死,兄嫂長三孺人也。
庚午 甲申 戊申 戊午    貧夭命夫太過格
    楠曰:戊土生申金氣多,夫星克制太如何。不宜早入刑沖運,壽夭應知受折磨。
    戊生申月,金氣重重,不宜月上見有申水。夫星無根,此乃極貧格。夫殘疾無子,蓋為夫星金制太過,庚運死。
丙戌 丁酉 乙巳 戊寅
    楠曰:乙木逢金夫本榮,不堪太重制失星。北方運美南方否,此量分明豈徇情。
    乙木生臨酉月,坐下夫星得祿,本為好也。不堪重重見火,傷損夫星,再行南方午未運中,夫逃子竄,身幾不振,蓋為火多制金也。癸巳壬辰兩運,衣食滿給,夫子如故,蓋喜壬癸水破火而存金也。
辛醜 辛醜 乙亥 丙戌    先貧後富金多火少
    楠曰:乙木逢金火損傷,時逢丙火制相當。直看老景南方運,夫子興隆大異常。
    乙木生醜,木氣本枯,再加五殺攻之,身益衰矣。賴有丙火進氣,制殺福神,早行壬且破丙,頗受艱辛,一入南方,丙午丁未克殺之地,五福俱全,入申殺旺方死。
甲戌 辛未 乙丑 乙酉    先貧後富金多火少
    楠曰:乙木生臨未月提,木衰金旺理堪知。直須火運將金克,定主興夫並旺兒。
    乙木生未,雖有甲乙之木三重,夫何木氣輕而不能制金,所以見夫星多而身衰者,返為戕身之賊也。運行己巳戊辰,財又生殺,貧苦克夫,一入丁卯,火制殺星,再醮助夫,丙寅旺殺得制,安享優遊,子孫並秀。
戊申 甲子 乙丑 乙酉    娼賤命殺多無制格
    楠曰:乙木金多制太過,再行金運失中和。娼淫濁亂汙中垢,受制於人楚撻多。
    乙木生子,木氣無根,水木漂泛,四柱重重金氣,所以金多無夫,豈不為娼妓乎?原金多再行金旺之地,七殺七馬,受制於人,多遭捶楚,入庚破甲,死無根也。
丙子 壬辰 庚子 庚辰    賤婢夫輕制過
    楠曰:夫星衰弱制重重,火少那堪水氣沖。再入北方夫氣絕,一生婢妾走西東。
不合丙火無根,夫星透出,壬水重重克之,水宜運入北方,水氣益盈,夫氣日益。雖金水輕清,只作伶俐賤婢,理本然也。
丙子 戊戌 壬午 戊申    尚書夫人水進氣夫透天干格
    楠曰:壬水生臨九月秋,水神過氣湧寒流。子午結局源深遠,柴誥榮封兩國憂。
壬水生臨五陰之候,水氣盈矣。兩重戊土殺星,各坐生庫之地,其殺各有位矣。更得下通水局,任殺為夫。南方殺旺之地。相夫貴格,更兼旺子,子從夫出故也。
癸巳 己未 己亥 己巳    富夭女命制過夫星
    楠曰:己生未月木為夫,兩巳來沖木氣無。再入西方金旺地,金多克木壽應殂。
    己生未月,本用甲乙木為夫也,夫何六月木衰,再加兩巳中庚金克之,其夫蓋衰矣。便八字純粹,生於富家,不宜運入庚申,再加庚金得祿,夫星之氣絕無,未嫁而死宜矣。觀此八字雖好,而行運不及,正謂源清而景也。
辛亥 庚子 戊戌 己未    狀元妻衰夫行夫旺運格
    楠曰:戊土臨乾木得生,喜逢水旺木芽明。夫衰最喜夫生運,定作人間婦狀元。
    戊戌土實自坐財鄉,更得年上甲木夫星得生,而喜木衰,有庚辛天干之金,暗來損木,則為有病,方為貴命也。大運一入壬寅,衰夫得祿,相夫而登遷第一,豈不宜乎。又且生子,百作方伯,蓋貴子亦從貴夫生也。入巳。庚金損破夫而死。
時上一位貴格
楠曰:時上一位格,蓋取時一點殺星。若日幹生旺,時上有殺,則用之為時上一位貴。若身旺殺衰,喜殺旺運,富貴多子,蓋殺乃子星也,身旺能任其子也,若日幹弱,時上殺旺,怕行殺旺及財運,正謂時逢七殺趕身衰,則主貧賤無子。殺能克身,不能生子,正謂時逢七殺本無兒。若時上有殺,亦要先安置殺星,或制去之,或合去之,方可用月上用神。如不曾克制此殺,即當把時上殺為用神,月上雖有印星財星,亦不能用。故格格推詳,以殺為重。前人立言,說不分明。
    補曰:時上為官,即時上一位貴格也。如陽見陽幹,陰見陰乾,相克是也。透出為妙,只許一位,四柱不許再見。若年月日又有,收為辛苦勞碌之命也。要本身自旺如甲寅,自生如甲子之類,又要制伏,有制則為偏官,無制則為七殺。又要制伏得中和,一位七殺,卻有兩三位制伏,是為太過。雖有學問,不榮仕路,乃是貧寒一老儒。故《喜忌篇》雲:“偏官時遇,制上伏太過,乃是貧儒。”四柱制伏多,要行七殺旺運,或三合得地,可發。若原無制伏,要行制伏之運,可發。如遇殺旺,無以制之,則禍生矣。則偏官為人性,重剛執不屈,傲自譏,膽氣雄豪。月偏官亦然。
    又補曰:食神制殺,化鬼為官,因宜權貴。所謂食居先,殺居後,功名兩全是己。羊刃合殺,變凶為吉,亦能權貴,所謂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中是已。
    又補曰:食神制殺,不宜逢梟則禍,故日食神制殺逢梟,不貧則夭,羊刃合殺,不宜財多,南多必咎,故曰,財生殺黨,夭折童年。
    又曰:食神固能制殺,而傷官亦能制殺,便傷官不如食神之力。夫羊刃固能合殺,而傷官亦能合殺,但傷官不如羊刃之勢顯。陽日傷官能制殺,而不能合殺,如甲日見丁為傷官,能制庚金之殺,而不能合庚是己。陰日傷官能合殺,而自克制殺,如乙日見丙為傷官,難合辛金之殺,自能制辛是已。
    己曰:殺一也,而馴服為用有二,制與化是也。制殺者,食神也,所謂服之以力也。化殺者,印綬也。所謂服之以德也。與其制之以力,不若化之以德,故《通明賦》雲:“制殺不如化殺高。”制化不可並立,有制不必有化,有化不必有制。倘若化神弱,制神強,施恩有不足之怨,化神旺,制神衰,臨事無禁制之能。
    古歌雲:時上偏官一位強,本身健旺富非常。年月並無官財殺,獨于時位最相當。
    又曰:時土一位貴,藏在支中是。日主要剛強,利名方有氣。
    補曰:此言時支偏官,如甲逢申時,乙逢酉時之類,乃藏在支中者也,日主強旺,名利必振,惟忌身弱,百力不能勝也。
    又曰:時上偏官喜刃沖,身強制伏祿豐隆。正官若也來相混,身弱財生主困窮。
    補曰:時上偏官,如甲日見庚幹,乙日見辛幹之類,不怕沖刑羊刃故也。《繼善篇》去
雲:“時上官喜刃喜沖,”日主生旺,年月有食制伏,所謂食居先,殺居後,功名兩全,爵祿豐厚,不喜正官來混。有兄不顯其弟,加以身勢衰弱,財生殺黨,必主貧寒困苦,所以不遂。
    又曰:時上偏官一位強,日辰自強貴非常。有財有印多財祿,註定天生作棟樑。
    補曰:時上偏官,只喜一位,四柱中不要再見。日主自旺,如甲寅乙卯,或生於寅卯日之類,則身殺兩強,富貴過人,有財則時殺有根,有印則化殺生身,財馬官祿,自然興旺。
    又曰:時逢七殺是偏官,有制身強好命看。制過喜逢殺旺運,三方得地發何難。
    補曰:時逢七殺,乃是時上偏官格。身旺有制,如有一位殺,則有一位制,乃有貴人。文章振發,當作好命看。若有兩三位制人太,則為制伏太過,逢殺旺三合,得地之運,其發達也,勃然不可遇。苟制伏太過。而又不能行殺旺之運,雖文過李杜,終不能顯。
    又曰:無理制伏運須見,不怕刑沖多殺攢。若是身衰惟殺旺,定如此命是貧寒。
    補曰:偏官有有制伏,不宜運再見。若當生原無制伏者,喜行制伏運,月上偏官,怕刑沖多殺之攢。時上偏官,不怕三刑六害羊刃衝破,多殺攢聚,惟喜身強殺淺。若是殺重身輕,終身有損,縱不夭壽,定是貧寒。
    又曰:時逢七殺本無兒,此理人當仔細推。歲月時中知有制,定知有子貴而奇。
    補曰:時上偏官建祿,主克子。若歲月中有食神制伏,或刃合,不惟有子,而且貴。故曰:時上偏官有制,晚子英奇。
    《四言獨步》雲:時殺無根,殺旺取貴。時殺多根,殺旺不利。
    補曰:且如庚用丙為殺,生於寅,旺於巳午,庫於戌,乃殺之根也。《格解》以為根,亦是。若時幹虛露,既無根氣,又無財生,運動殺旺,富貴可得,如三合得地,既多要根氣,又有財生,再行殺旺之鄉,反不利,而貧苦者多矣。
乙丑 乙酉 辛巳 甲午    東鄉徐少初貴命金火相停金重火輕格
    楠曰:辛金坐酉旺成行,火練秋金大異常。金旺火輕宜火運,少年早折桂枝香。
    辛生酉月,喜得酉醜全成金局,喜得時上一點火神得祿,時上一位貴也。明矣。大抵金氣全局,金氣還勝,所以行午運,甲午流年,中鄉試,聯登黃甲。有乙未年生人,少了一點金,午字運不好,所以金宜旺也。
丁亥 壬子 辛巳 丁酉    臨舒尚書貴命金白水清水制火過格
    楠曰:辛生子月水金清,留殺沖官格局明。金冷水輕重畏水,宜行火運展經輪。
    去留舒配,用格明矣。年上七殺,壬水去之。日上正官,亥中太壬水去之。惟存時上丁火,作時上一位貴格。但十一月之火,風寒之候,火氣衰弱為病,畏金水之鄉,宜丙丁戊己之運,真貴人也。裝蓋丙丁能助起衰殺也,戊己能制壬癸水也。
附官殺去留雜格
《喜忌篇》雲:類有去官留殺,亦有去殺留官。
    補曰:此乃五行遇月支偏官節中兩句。《格解》不明,摘附于此,全己論在偏官格下。《三車一筧》論官殺去留之說,亦附於此,有可去官留殺者,即以偏官論。有可去殺留官者,即以正官論。凡看去官留殺,去留官者,要看四西柱中官殺孰輕,天干透出者易去,月支所藏者難雲,須得四柱去官殺之物眾而有力,方才支得。去官殺之物,傷官食神是己。
    《喜忌篇》雲:神殺相絆,輕重較量。
    《繼善篇》雲:歲月時中,大怕官殺混雜。
    《易鑒》雲:天地人元分五音,陰陽妙決審其真。去留舒配須參透,福中間間理自明。
    《萬金賦》雲:官星怕行七殺運,七殺猶畏官星臨。官殺混雜當壽夭,去殺留殺仔細尋。
留殺去殺莫逢殺,留殺去官莫逢官。官殺受傷人必夭,場宜財格定前程。
    《三車》雲:合官星不為貴,合七殺不為凶。何與?日經言合官星,柱中閑神合去官星,所以不為凶。又曰:大抵凶神有物合去,則反凶為吉。吉神有物合去,則反吉為凶。凶神:七殺、羊刃、劫財、偏印、梟神、傷官之神是也。吉凶神殺,又看格局,喜何神,忌何神,不可執一而論。
    《集說》雲:貪合忘殺,貪合忘官。如六癸日生人,幹頭透露己字,乃是癸家七殺。如再甲字,乃是己家合神,則合去己字,不為殺矣,此謂貪合忘殺,陰日以傷官而合也。又如六壬日生人,幹頭出己字為官星,如見甲子透出,乃是己家全神,合去己字,不為官星,此謂貪合忘官陽日以食神而合屆。
    又雲:壬水相逢陽土時,心懷仇怒起爭非。忽然癸水來相救,合住凶頑不見威。
    補曰:陽水時逢戊土之類,性情如虎,急躁如風,其常懷不平之氣,偏爭好鬥,忽然癸水之妹,全戊土之殺,則殺頑之氣自消,而威暴不施。如無癸妹來合以救之,則剛暴不己,不免為屠兒獄劊之徒,何嘗有惻陷心也哉。
    又曰:壬逢己土欲為官,驀被青陽起訟端。引誘合將真貴去,致令受挫萬千般。
    此貪合忘官之例也,蓋亦以食神而合官。
    補曰:青陽謂甲木也,真貴謂己土之官也。蓋言壬水以己土為官貴,怕傷怕合,苟被甲木合官星而傷之,則貪合忘官。將見忠信而為仇爭,而訟獄之端起,真貴去而為下賤,而萬般之辱受矣,所謂合官星不為貴是己。
    又曰:官殺相連只論星,月幹有殺,年幹殺星,而月幹有官,是謂相連,辦以殺論。年上為官,時上為殺,年上為殺,時上為官,是謂各分,乃為混雜。食神重犯,如甲見二丙,三合為傷官,疊見官星,如甲見二辛,地支重見,只以殺論。殺在幹,官在支,是謂露殺藏官。乃以殺言,官在幹,殺在支,是謂露官藏殺。只以官論,身勢強健,則力能勝此官殺,多為清貴之言,若身弱無氣,官殺重逢,則禍咎之來,是特一端己也。
月支正財格 附棄從財格
楠曰:正財者,何也?財為吾性命之物,人見之未嘗不欲。若身主有氣,則能任之,若金寶,若田產,皆我之物也。身弱則不能任,如盜偷人財物,事發則為害命之物也。書雲:“逢財喜殺而遇殺,十有九貴。”下場雖是甚是,而不顯言。若用財之人,日幹旺,比肩兄弟多,則此比劫,又分奪我之財也。則喜官殺以去其比劫,存起其財星。若身弱財多,再見官殺來克身,則自己性命,且不可保,安得享其財乎?其財官星多,若身主旺,則喜食神傷官以生起其財神。若身主弱,財星多,則喜兄弟比劫以分之,父母印運以助之。凡用偏財者,多主富貴,用正財者多不及。蓋陰克增愛分明,陽克陽,財神有氣,用時日偏財尤美。此乃試驗之多,故多用偏財者為上格,亦有財神親功,若有比肩間隔,不純和,亦不美,此系五行之正理。
    棄命從財格,此則不論陰陽日主皆從也。財乃吾妻,身主無力,不能任其財也,只得捨命而從之。如人自己無主,只得入于妻家,就要生起財星,而亦畏身入財,乃印生之地,即同棄命從殺而論,理出於正。
    《繼善篇》雲:一世安然,財命有氣。
    補曰:此段亦有二說:或日財命氣,是財星身命俱是氣;或日純言財月居生旺有氣之地,經文多是命字連財說,今人亦雲,世人好財命是也。後說強。考之《捷玄妙塊》雲:“官乃扶身之本,財為養命之源。”則命為身命也,吸矣。況舊注亦分財命為二,但辭不明快,所以啟淺見者之疑。前說發經文之所未發,明順可以從。如財旺有氣,而身弱者,決不能享安樂之況一世乎。故上篇雲:“財多身旺,則多稱意。”又古歌雲:則財命當為貴,若是身衰禍便臨。”由此觀之,則財命當炎(三)[二]也,益明矣。
    《古鴣鷓天》雲:正財有氣喜強,陽取陰財陰取陽,身弱財旺番成禍,身強財旺利名長。只愁官鬼怕空亡,印綬相生榮貴昌。休囚少年不如意,老臨旺運好見興。
    補曰:假令甲生午日,午中己土,為甲木之正財,而丁火生之。乙生巳月,巳中戊土,為甲木之正財,而丙火生之,是謂身強,正財有氣者最喜也。甲生木之正財,而丙火生之,是謂身強,正財有氣者最喜也。甲生午月,丙酉月,戊生子月,庚生卯月,壬生午月,陰支之陽幹之正財也。乙生巳月,丁生申月,己生亥辛生寅月,癸生巳月,取陽支為陰乾之正財也。如身居休囚死敗,天元贏弱,柱中支幹重重,三合財多,非徒無益,則反生殺生災,所謂只怕日幹元自弱,財多生殺趕身衰是也。如身居臨官地旺,或注中生扶,而財三合太旺,則富貴利名,聲顯者,所謂財多身量,則我黍意是也。愁官鬼,蓋官鬼乃盜財之氣,克我之身,本為可慮,正財多盜氣,本身自柔之謂也。怕空亡,乃六甲空亡,甲子旬中以戌空亡之類。財落空亡,必貧窘不聚財為可畏。空亡為害最悉人,堆金積主也須貧之衰也。印綬相生榮貴昌,蓋言財多身弱,或帶官鬼,有印綬相生,自然富貴榮昌,蓋言財多身弱,或帶官鬼,有印綬相生,自然富貴榮昌。《獨步》雲:“先財後印,反成其福。”《通明賦》雲:“財逢印助,相如乘駟馬之車。”此之謂也。休囚泊年二句,蓋言四柱既然財多身弱,而年輕休囚之地,亦不如意,不惟不發福,亦且禍患百出。或(未)[未]年夏臨父母之鄉,或三合助旺財輕,則喜財官旺運,忌身旺比劫之鄉,宜輕重較量。亦有身弱全克根氣,滿局財殺,棄命從之者,夏行財官旺鄉,大發者有之,不可以身弱財多斷之。
    《四言獨步》雲:陰火酉月,棄命就財。北行入格,南走為災。
    舉此一段,以例十幹財者之斷。
    楠曰:丁火長生於酉,偏財得位,柱中三金,財多略無根氣,則為棄命就格。運行壬癸亥子之方為北行,多富貴為敵,不能從財,反為禍咎。所謂會逢根氣,命招不情是也。觀此行入格一句,則從財忌殺,又不可泥。
    辛巳 丁酉 丙寅 己醜    吾郡李志富公富命身旺任財
    楠曰:丙生本月火神微,財旺如嫌火氣虧。火少金多宜火地,陶朱倚頓富堪期。
    丙火雖死於酉,得炎祿於巳,丙火得生於寅,又喜丁火陽刃透天干相扶也。但金氣還勝,火氣還輕,喜運行方,以補其火,所財發數千萬緡。有丙子日幹者,只作財多身弱,雖行亦貧也,蓋原無寅宮火也。
    戊寅 乙丑 丙申 庚寅     蓋雲南一省富命身旺用財格
    楠曰:丙火生提向二陽,喜臨財庫更身強。丙丁身旺逢財者,號日真金火倍常。
雖不是丙火夏生金疊疊,富有千鍾,凡丙丁旺見金者,但可以此理論之,獨有丙丁見金,為天地之真財,日幹者,十有九富。此造喜年時人火得生,又有乙木貼身,則為身旺。且二陽進氣,又喜庚金透出,財神明白,豈不富巳午未月,火返嫌弱,喜火旺,子醜亥月旺也。此則正理之外見也。甲乙生寅卯辰,丙丁生巳午未,庚辛生申酉戌,壬癸生亥子醜,俱要身旺。略喜一二點克神,克多者多貧夭,此理外之見,試之屢中。
    丙寅 甲午 丁酉 乙巳    新坪吳楚四公富命火長夏天金疊疊格
    楠曰:丁生五月火雖炎, 火旺金多富自然。金少火多斯有病,運行金水發轟天。
    丁火祿旺於年,年月比戶火神太旺,所以祖財輕也。蓋得巳酉結成金財局,身旺用財,丙丁火旺見庚辛,乃天地之真財。凡丙丁弱者,返否,屢試屢效。但用庚辛金財星見子運者,多死,蓋因金死於子也。此造大運入酉財輕,喜行財旺之運,一發轟天,一入子運問死刑,富則依然也。
    甲辰 丙子 己未 戊辰    臨忠所貴命土重木輕格
    楠曰:日主幹強七殺輕,財來資殺養精神。殺藏官露真為貴,年少高登虎榜人。
    己未日幹,身坐木庫,再加年時,重重見土,然己土雖生弱月,比多亦能化弱為旺能用財,喜財結局,且成財庫。然戊己土多來損財神為病,又得四柱有甲乙之木,暗來破戊己為藥也。但子月之木枯,喜運東方,旺助衰木之氣,以破己土也,早年科第宜矣。若原木旺,則畏東方矣。此原木輕,而喜旺運也。
    丁卯 乙巳 丙寅 丁酉    夫人貴命火長夏天金疊疊格
    楠曰:丙火身強財亦強,旺夫更喜入財鄉。 財神結局原豐厚,子秀夫榮大異常。
    丙火身旺逢財者,非特男人富貴,女命逢之,亦主子貴夫榮。蓋得己酉真財結局,原財頗輕,西方補起神,夫為太守,金珠滿局,豈不宜乎?
    壬辰 戊申 癸卯 丙辰    參政妻財旺生格
    楠曰:生申戊土透夫星,財旺生夫格本明。運入南方夫旺地,相夫相子步雲程。
    癸水合成火局,身主不柔,夫星氣輕,正謂有病方為貴也。行南方財運旺夫,夫子貴顯,豈偶然哉?
    辛酉 庚子 戊子 癸亥    富女命夫輕行夫旺運格
    楠曰:戊臨子日坐財星,最上夫星格局明。最喜運行夫旺地,相興夫子有聲名。
戊子日主,財星太多也。若旺弱看,則中甲木,夫星極衰,再加庫辛金損甲,運入東方助夫生子發達。但身主弱,雖一生發財,而身常有疾病也。故財官太旺,日主太弱,父母家極貧,夫家極興,入巳庚克去夫星而死矣。
時上偏財格 附月偏財格
楠曰:時上偏財格,蓋以日幹有氣,能任其財也。如甲寅日見戊辰時也,天干透出財神,斯格方真。若又歲月有財相雜,克倒曰幹,則不能任其財,嫌官殺運,克倒曰幹,則不能任其財。蓋身太旺比肩多,又喜官殺運制去其比肩,放起其財神,不可其財神,不可救藥執泥。但用偏財日旺多富貴,蓋陰克陽,財神親切有氣也。用正財未見其美,身旺多有施捨誼氣,多得橫來財也,理也於是。
   《方歌》雲:偏財本是眾人財,最忌支中比動來。身強財旺皆為福,若帶官星更妙哉。此月支偏財。
    補曰:偏財謂陽見陽財,陰見陰財,如甲見戊,乙見己之類。然偏財乃眾人之財,非義不當得之財也。惟忌干支比肩劫財分奪,則興一。所謂妹兄弟分奪,功名不遂禍隨生是己。不有官星,禍百生出,故曰:“若帶呂星更妙哉。”但恐身勢無力,財弱無。故曰:“身強財旺皆為福。”何者?蓋身旺自能勝財,財旺自能生官矣。
   又《古歌》雲:時上偏財一位佳,不逢衝破享榮華。敗財劫刃還無遇,富貴雙全比石家。
   補曰:時上偏財者,如庚日見甲幹,或寅支,辛曰見乙幹,或卯支之類。只要一位貴,不要多,而三處不要再見財。劫怕年月日衝破,如寅沖申,酉沖卯日己。如不逢,自享榮華富貴矣。柱中及運,若見敗財,如辛見庚及申見劫羊刃,如庚見辛及酉之類,必傷妻耗財,破家不足而已。苟干支無遇,則富而有財,貴而有權,可比石崇矣。
    補曰:正財偏財,皆喜身旺,皆忌印綬倒食,身弱比肩劫財,但偏財喜官星,而正財忌官星,故:《集說》雲:正財偏財二格,喜忌不同。惟有喜官星,不喜宜星之小異耳。及偏財為人有清高,而多主慷慨,不其吝財,蓋能利己,亦能招謗。雖喜官星,亦當較量身之強弱,運之盛衰而言。如運行旺相,福祿俱臻,行官鄉便可發祿。若財盛而身弱,運到官鄉,既被財之盜氣,又見官之克身,不惟不發祿,亦妨患咎。如四柱中先帶官星,便作好命看。若四柱兄弟背出,縱入官鄉,發祿必少。正財為人誠信,作事儉約,處信聰明,惟是慳吝,雖正財不喜見有官,恐盜財之氣。然四旺多身旺劫重重,亦喜見官殺制鈦比劫,故曰逢看殺,見官尤妙。藏妙露官。當作貴推,亦不可泥於喜見官之說也。
    己酉 丙子 壬寅 乙巳    希文自造時月 偏財類聚之格
    楠曰:壬水生逢子月天,偏財類聚喜周全。壬申再轉南方運,火土重逢福祿堅。
    予修淨土人也,亦不事此術,為繼家君之志,而編此書。予命正合書雲:“素食慈心,印綬遂逢於德。”信矣:凡壬水喜財官,生子月為建刃若行財官運,為人必白手興家。但二木傷官殺,有二金以當以之,八字巳中土無多,故主不貴,喜時日騙財,類聚親切。凡用偏財者多慷慨,身旺肯施捨而不吝。故古歌雲:“偏財身旺是英豪,羊刃無侵祿位高。結織有情多慷慨”云云,然哉是言也,所惡者刃,敵不免重婚耳。所宜者官殺,官殺旺比劫方衰。行癸運罹父母災,遭妻子變,故曰身旺比劫重損,財又傷妻是也。酉運一入,火土俱敗,不遂宜矣。若壬運比癸不同,一旦運至南方,利壬而不利癸,申運水土得長生,或遂貽燕之謀。辛未庚午己巳,行官印之鄉,可望妥安。辰運水土入墓,不免西歸矣,但無奈時逢七殺,更兼寅巳相刑,妻子遭喪,惟喜貼身甲木制之,故曰時上偏官有制。晚子英奇,理或然也。但命至微妙,宣父難言之。予據先人成說,更稽先人遺訓,故浪揣摩以為後鑒雲。
    庚寅 乙酉 甲子 戊辰 李廉使之命
    癸亥 乙卯 乙未 壬午 張府尹之命
    己未 壬申 丙申 庚寅 曾參政之命
    戊子 辛酉 戊申 壬子 陳尚書之命
    甲午 丁醜 己未 癸酉 邢知府之命
    壬午 壬寅 庚子 戊寅 刑司令之命
    乙酉 乙卯 辛卯 辛卯 高侍郎之命
    丁亥 戊申 壬申 丙午 侯知閣之命
    庚午 戊子 癸卯 丁巳 劉中書之命
    癸卯 戊午 丁醜 辛醜 王少師之命
傷官食神格
楠曰:傷官食神,一陰一陽謂。傷官陰見陰,陽見陽之謂。食神皆盜我血氣之物也。子平書論傷食神之理,書雖甚多,但所言皆不親切。何以為之傷官也?蓋人之身,以官星為管我之官,如府縣官之類也。出入動作,皆要循守規矩,不敢妄為。今則傷官者,則是傷殺其官,不服官管,如弑殺上官之類,則為強賊化外之民。如此格,就要不見官星,如再見官星,如再見官星,就如打府縣官者,又再去府縣官,則官肯放汝乎?今書止雲:“傷官見官。為禍百端。”而不直言其理。
    又曰:傷官傷盡最為奇,尤恐傷多反不宜。此雖正理猶《志通玄》雲:“傷官之格,四柱並不見,官星本然入格,但太純而無病。”事見下文病藥說。雖然日幹有氣,若四柱重重傷官,盜盡我身之氣,如人屢屢服大黃補硝渚般通藥,則身由此而泄,傷氣元氣,則將何以救之。如此之弱,則用附子之藥,方能救其其性命。若八字重疊傷官食神,日主原又衰退弱,急須行印運以破其傷官,行財運以資其日主,此是有病這命,得藥救之,亦多富貴。又如日主生旺,比肩太多,財神衰弱,蓋傷官以財為用神也。則又喜見官星,以制其比劫,存起財星也。何又喜見官,前後進退之言也。緣我本身兄弟太多,官星但來制我兄弟,存起我財星,此官星為我之福,不來禍我也。故書雲:“木火見官官要旺,金木傷喜見官。”雨人虛立此言,反滋人惑,不徹底講明進退之說,豈不泥耶。何也?蓋木火傷官格,假如甲乙木生正月,見火為假傷官,其火乃虛火,其焰未熾,且木氣樸堅,雖見火而木之真性不焚。再若木旺,則喜庚金旺相之官星,以克制其木也。則金木有面名之用,則木火見官官要旺,其理然也。若甲乙木生臨巳午月,炎火盜甲乙木之氣,則謂真傷官也。原又泄木精英太多,再加庚辛官殺,制其日主,此則木火傷官,亦畏見官也。若日主旺,傷官多,見官殺反為我之權殺,亦多富貴。金水傷官喜見官何也?若庚辛日主,生於子月,或亥醜月,重重水氣,泄弱庚辛金之氣,則謂金水冷,則喜丙丁火官星,以暖其金氣也。若水氣不多,金氣不旺,亦畏官星也。又雲:“土金官去反成官。”宜去官昨屯,其說近理。“惟有水木傷官格,財官兩見始為歡。”此則見財宜也,見官則不宜也。下此官字,反致惑人。
    然傷官之格,有真傷官,有假傷官。如真傷官者,甲乙日生於巳午未月,真火為傷官用事,蓋甲乙日被火焚其精英,若火多而木性失,則喜北方水運,以破其傷官,扶起其木氣,如止一二點火,亦畏印以破之,故曰破了傷官損壽元,如甲乙木生正二月,見火為假傷官。其火氣尚未熾烈,則用虛火為用神,正謂木能生火木榮昌,木火通明佐廟廊。又曰假傷官行傷官運發,若行南方火運。動其虛火,且木氣堅樸,又得火以泄其精英,金主富貴。若行北方運,破其盛火,正謂假傷官印運必死,真傷官印運必死,真傷官行傷官運必滅。如甲乙木生於巳未月,傷官洩氣太重,再行寅午戌火運,泄木精英太甚,安得不死乎?書雲:“木作飛灰,男幾壽夭。”
    然傷官格人多傲氣者何乎也?子平之言,未言其理。蓋人用官,為管我之官。我則不畏其宮而傷之,是肯放我為非,豈不是好傲僭者乎,又多聰明者何也?蓋日主之氣破,泄其精英,是其英華髮於外也,故多聰明,若日幹旺,精英喜泄,則為兒卿為相。若日幹弱,洩氣太多著,多為迂謬寒儒。蓋其所泄精英,亦不好精英也。若男以官星為子,見傷官以破之,多主克子,其理易曉。若見財暗生於星,則又有子也,食神格亦多類此。若見二三點,則混為人傷官看,若單見一點食神,為食神生財格,亦要日幹旺,食神生其財星,最忌偏印為梟神奪食。若食神多則不畏也,一則與真傷官同,不畏印運也。若止一點,再如食神氣弱,又柱中有官殺,原賴此食神制殺,今被此梟印破去食神,不能來制殺,則反來克身,多主壽夭貧寒。傷官格多畏入墓運,故言其禍甚烈,亦不推明立說之意。蓋傷官格,乃傷殺官長之人將如此等人,提入牢獄,必多苦楚,此說亦不甚近理也。但原真傷官太多,洩氣太過者,行傷官墓地,又添一點傷官。愈泄精神多死,亦非之墓之害也。又或假傷官氣輕,日幹旺,喜傷官泄其精神,再行傷官墓地,又添一點以泄其精英,入墓運返多富貴,亦不可以入墓為說也,但當以傷官輕重假論之,其理甚是。
    補曰:傷官者,我生彼之謂也。陽見陰,如甲生午月,戊生酉月之類;陰見陽,如乙生巳月,己生申月之類。亦名盜氣,喜身旺,喜印綬,喜財星,喜傷官,忌身弱,忌無財,忌官星,歲運同。如甲生午月,幹頭又見丁火重重,柱中有官星顯露,歲運又見,是謂身弱官,傷之不盡,其禍不可勝言。故曰:“傷官見官,為禍百端,”有財有印乃解。若傷官傷盡,四柱不留一點官星,又行身旺及印運,卻為貴也。故《定真篇》雲:“傷官見印綬,貴不可言。”如四柱雖傷盡官星,身雖旺,若人無一點財氣,只為貧薄之命。故《元理賦》雲:“傷官無財可恃,雖巧必貧,須見財為妙,”是財能生官也。傷官七殺,甚於傷身七殺,其驗如神。年帶傷官,父母不全;月帶傷官,只弟不完;時帶傷官,子息凶頑;日帶傷官,妻妾不免。傷官原有官星,運發去官發福,傷官用印不忌官殺,去財方發。傷官用財,見比有禍,行傷官運方發。若四柱傷官無財,又遇比劫,乃行奸弄巧,克妻傷子命。元犯傷官多,不宜複行傷官,須要見官則發,故曰:傷官無官,再見蹇滯。運入官鄉,局中反貴。若傷官輕,只一位者,宜行傷官運,宜輕重較量,不可執一而論。
    又曰:傷官之格,主人才高氣傲,常以天下之人不如己,多詞悔人,眾人多惡之,而貴人亦憚這。故《古歌》雲:“傷官其志傲王侯,好勝場中強出頭。”
    又曰:傷官固不喜官星相見,若金人水傷官,水人木傷官,木人火傷官不大忌見官星。故《古歌》雲:“火土傷官宜傷盡,金水傷官喜見官。木火傷官官要旺,土金官去反成官。惟有木水傷官格,財官兩見反為歡。”
    又曰:男重人傷官固克嗣,然傷官有財亦多兒。亦日傷官有財,死宮有子,傷官無財,子宮有死。女犯傷官固刑夫,然財印俱亦榮夫。故曰:女命傷官,格中大忌。財旺印生,夫榮子貴。
    《金不換》雲:傷官四柱見官,到老無兒。
    又曰:傷官人務盡,忽見官星則凶。傷官見官,妙入財印乃解。
    《纂要》雲:凡傷官旺相吉,死墓皆凶。陽順陰逆,以用神而推。且如用屬甲,甲長生亥地,沐浴子,冠帶醜。臨官寅,帝旺卯,衰辰,病巳,死午,墓未,絕申,胎酉,養戌是也。
    補曰:凡傷官格,行旺相吉者,是言四柱傷官輕,而運行旺相臨官帝旺之地,則吉而福榮。死墓皆凶禍敗。如甲生午月,乙生巳月,柱中有寅午戌字,又行戌運,寅午戌三合傷官,謂之入墓,必禍是也。陽順憎愛分明逆。以用神而推者,是言陽傷官為用神,運順行,其禍死者多矣。陰傷官為用神,運順行,其禍死者多矣。陰傷官為用神,運逆行其禍小,未心死也。故《醉醒子氣象篇》雲:“入庫傷官,陰生陽死。”夫傷官輕而行旺相固吉,如年上傷官,柱中重重三合太旺,又無財,雖再行旺之地,洩氣愈甚反凶。故古歌雲:“年上傷官最可嫌,重怕傷官可嫌不可蠲。”又古歌雲:“傷官傷盡最為奇,猶恐傷多反不宜。此格百中吉千變化。消息須要用心機。”又古歌雲:“戊己生時氣不全,月時兩處是傷官。必當頭面有虧損,膿血之瘡苦少年。”觀三歌柱內,傷官既重,不可行旺相也明矣。《纂要》是言輕者,當行旺相也。當輕重較量,不可執一。夫柱內傷官重,而和地墓死固皆凶。然正氣傷官,雖柱中輕,亦不可入墓死之運。故古賦雲:“傷官食神並身旺,遇庫興災有禍殃。雖然當有陰陽辨,如前所言甚精詳。”又格解以下二格,與此格合解,亦非盡傷官。以月令生我者言,正倒祿,非以曰主暗沖者言,內有二字泛指,四柱非指傷官也。《食神格補》曰:“食神者,我生彼之謂也。”陽見陽幹,陰見陰乾,如甲日見丙,乙日見丁之例。丙祿在巳,甲人食丙,又見巳字,丁祿在午,乙人食丁,又見午字,是謂天廚食神。而食神有氣,要曰千自旺,則貴而有祿,富而有壽,故曰食神有氣勝才官。先要強地旺本幹,最忌梟神奪食,此肩分食。又不喜見官星,並刑沖,喜才星相生獨一位見之,則為貴神。蓋重逢見之,則為傷官,反為不美,令人少子,有克難存。若食神純粹,主人財厚食豐,度量寬洪,肌體肥大,優遊自足,有子息,有壽考。又忌行食神死絕運,並偏印梟神運,主生災咎不利,惟偏財能制救。故《洪範》雲:“偏財能益壽延年,”以其能制梟也。又曰:“食神明朗壽元長,繼母逢之不可當。若無寵來救助,恰如秋草遇秋霜。”古歌雲:“食神生旺喜生財,日主剛強福祿來,身弱食多反為害,或逢梟神主凶災。”又曰:“食神生旺無刑克,全逢此格勝財官。更得運行生旺地,少年折桂拜金蠻。”
傷官十論
甲木傷官寅午全,火明木秀利名堅。運行最怕財官旺,見戌行來阻壽元。
乙木傷官火最強,運逢官殺轉為良。只怕水多傷不盡,終身名利有乘張。
丙火傷官燥土重,運行財旺福興隆。如逢水運遭傷滅,世態紛紛總是空。
丁火傷官火又柔,生人驕傲有機謀。運逢印綬連官殺,唾手成家孰與儔。
戊日傷官最怕金,柱中格畏木來侵。金衰不喜行財運,土既消磨金又沉。
己日傷官金最旺,弱金柔土喜財鄉。運逢官殺終身福,名利興衷不久長。
庚日傷官喜見官,運逢官殺貴無端。正是頑金逢火煉,少年折桂上金蠻。
辛日傷官申子辰,傷官傷盡喜財星。東南順運滔滔好,見官見殺返為仇。
再行財旺生官地,財祿無虧得到頭。癸水傷官怕見官,最嫌戊己透天干。
再行財旺生官地,世事勞形禍百端。
丁醜 庚戌 乙巳 壬午    金雞陳秀二公富命木火傷官庚金為病
    楠曰:乙生戌月木神輕,用火傷官作用神。金水兩般為我病,南方火運長精神。
    乙木生臨戌月,本金剛而木柔也。若以旺弱而推,人命行南方,似洩氣矣。蓋旺弱命,乃愚術不精妙理。大抵當以有病而論,十月九驗。故八字有病者,窒行去病之運。人多富貴,此造頂喜戌中有一點火星,透出天干,再喜戌午合成火局,作木火假傷官看,喜月上有一點庚金為官星,為我之病神也。何以言之?蓋傷官以官星為病。書雲:“有病方為貴”,早年己酉戊申,病神得祿,推其不美。一人南方丙午丁未,去庚金病神,所謂作品中如去病,財祿兩相隨,興家創業,則富宜矣。乙甲運中,雖不及丙丁炎,去庚金為親切,蓋亦喜甲乙以生丙丁也。所以老益精神,只畏壬運來破火,放起庚字,恐生不得祿。但子星不足者,蓋因日主氣火中和也。若以雜氣財官論之,全非妙理也。
己巳 辛未 乙亥 丁醜    營山吳精三公庚辛金為病神丙丁火為福神
    楠曰:乙木生臨未月提,傷官木火是真機。辛金透出為真病,丁丙交來是福基。
乙木生於未月,透出丁火,作真傷官。見辛金己醜,七殺為病。行丁卯丙寅,克去庚金,為去病之神。多子生財,蓋日幹有氣,能任子也。一入醜運,三合起殺星,官訟宜也。
己巳 癸酉 戊辰 丙辰    臨川饒惠徽廿六公富命土金傷官用神
    楠曰:戊臨酉月泄精英,丙火生身用印明。癸水劫來傷丙火,南方土運發非輕。
    戊土死於丙,泄土精華英,蓋得己宮丙火,透出天干。傷官身弱者,用印明矣。月上癸水克印為病神,更得年上己土,克去癸水,運官複行官運而死矣。灰其大富。因八字純粹,喜有官星病神,行過辛未庚午,俱去病之神也。又喜戊己,又去壬癸水之病,兩病俱去,其富宜矣。
甲戌 庚午 乙亥 丁醜    逸叟自命真傷官庚金官星為病
    楠曰:乙木生居火土旬,時幹秀露火為真。庚金月上為真病,壬癸傷丁便可唉。
    乙木生午,透也丁,用火為傷官。奈何庚金貼身制我身,而不能用丙丁火地。所以青雲志弗克就,只為此一點庚金羈絆。再行壬癸,仿損所透丁火,愈不能去庚畏也。灰又只畏壬癸天干之水,蓋因丁火露出,火少故也。不畏地支之水。蓋為地支火多,有土去水耳。
乙酉 己醜 庚子 壬午    逸叟弟真傷官用劫
    楠曰:庚生醜月氣寒凝,氣弱能親劫有情。最畏丙丁能破劫,西方金旺頗精神。
    庚生醜月,透出壬水,作金水傷官。金本寒而喜丁火,為暖金之物。然被子水沖之,不用丁火亦明矣。喜年月酉金,類聚一處,庚金見此用劫為用神。早行丙戊丁運,破雲劫神多疾,一入酉申,比劫得地,身旺逐矣。
戊午 己未 丙戌 己亥    叔祖仲器公火土傷官用印各
    楠曰:戊土重重泄火精,身衰用印理分明。早年最畏財傷印,火運來資印遙情。
丙火生未月,火雖有氣,然四本土多,泄火精英,變旺為弱。賴有甲乙木神結局,身弱用明矣。早行西方,金能克印不利,入戌見土損子。運入北方,水資印氣,興創可驗。入寅艮土晦火,七十四歲死矣。
戊子 乙卯 丁巳 丁未    閣老貴命假佃官格
    楠曰:火氣重重產四陽,再行木旺火難當。柱中透土成真格,保土存財入廟廊。
    丁巳日生於四陽之月,炎氣方熾,再加卯未結成木避以生之,則火氣愈炎。其精好泄,喜年幹透己未之土,則火見土而泄真焉,秀氣則在土矣。但戊己土到卯月極衰,而又有乙卯結局之木,以破其土,則土為用神,畏木為克土之病也。所以土少木多,其病甚重。早行戊午己未,土衰亦宜行土運。一入庚申辛苦酉,上下皆金,克木淨盡,去盡病根,位入台閣。入亥木氣得生,病神複作方死。世術或以殺印論,或以拱祿格論,俱無一毫應驗。
庚子 己醜 壬寅 辛亥    盱江夏良勝吏部郎中水木假傷官
    楠曰:醜月初旬水有餘,日時類聚木神廳。木衰最喜東方運,一到金鄉便不宜。
    壬水日主,生於十二月,初旬水氣猶旺,再加年上庚子,俱是水鄉,時上金水氣旺,壬水旺甚,多好泄也。女人血氣旺盛,多好淫褻也。壬水望見寅亥進氣之木,壬則望見寅亥進氣之木。壬則泄其精英,在寅亥木上矣。所貴者,四柱有庚辛金,暗來損木,類牛山之木也。木神受病甚重,大運入卯,再逢丁卯流年,衰木得局,如枯苗之得雨,勃然而興,中江西解元。壬辰癸運,水滋枯木,擢北方吏部,又選司郎中,名顯天下,大運入己巳,有庚金刑克寅亥衰木,王榮奏本,戍遼東鐵鼎衛而死也。蓋因亥再會二字相聯,木神有氣,兩點食神,遂作假傷官格,正謂假傷官運發也。如甲木散亂,原非類聚,亦不作此格,大凡看格不拘月令,只看運靜,歸秀氣在何處,十有八九驗也。
甲午 丙寅 乙丑 癸未    盱江張思布政貴命木火通明之格。
    楠曰:乙木生寅喜氣深,能明木火耀光明。日時癸水名為病,虛火南方出翰林。
    乙丑日,生寅月上旬,木不嫩而火亦不衰也。年月透火能明,時上木神有神,蓋得醜中微有癸水,透出時上,暗來克火,作癸水為病也。所以運行戊己,去病存火,再行南方,亦恐泄木之氣。此則原水破火,所以火輕也,所以行下,補起火來,貴本宜也。運入壬申,破損用神,虛火死矣。此亦假傷官行傷官運多榮顯,假傷官行印運必死。
壬子 丙午 乙亥 丁亥    盱江姚弘十公制過傷官之格
    楠曰:乙生離位火雖炎,壬水重重制伏嫌。水重火輕宜見土,北方水運實難痊。
    乙木生臨午月,雖兩丁火分野之所,本來火土真傷官,本然不深畏水,何期壬癸水太多了,水多了則能滅火之光矣。早行戊運,去水存火,生財。大運入申壬,水得生之地,破火,患足破形幾死,幸而有戊蓋頭,己酉庚戌,帶疾處富。一入亥運,壬水得源而死,正謂破了代辦處官損壽元,。
丁酉 丙午 丁醜 辛亥    福建裴應章尚書取建祿之格
    楠曰:丁火炎火日主強,最宜財庫坐下藏。酉醜金局多坐殺,西方運裏姓名揚。
丁醜日主,看月幹會火局,支會金局。財能生育,乃貴藏在支中有握,丙辛合貴氣,合日幹財能生殺,利名顯達西方財路,而萬里飛騰,姓自香,功名顯,壽無強,位重權高振皇邦。雙親選逝,鴛鴦分飛,孔懷四位,晚生三鳳,子女團圓,福壽雙全之造也。
丙寅 庚子 壬子 辛亥    書林場環五公富貴假傷官格
    楠曰:壬水重重氣有餘,歲時有木吐南枝。木衷貴有庚辛病,運到東方大有餘。
    壬子日幹,生臨亥十一月,天干又有庚辛,貼助身強。壬水貴精,秀氣從何而泄?蓋喜寅亥兩木,望一陌而生,兩木類聚有情。壬水見木,而泄其真精,秀氣分明在木矣。木衰為病,又有瘐辛浮金,遙欲克木,但庚辛運金,亦不能克地支這靜木也。一入東方寅卯辰乙之支,衰木得此,殆猶枯木之逢春也,則富貴不豐且厚乎。運入巳中,有庚金損木,推其不利,入午未辰地,午中巳土,又且損刃,則死之理,亦可知矣。
乙巳 癸未 戊子 癸醜    盱江梘溪胡錫三公富命假傷官格
    楠曰:戊臨未月土尤強,最喜金成巳醜方。土厚見金多秀氣,日嫌發運火來發。
    戊土生未,極為土旺也。然辰戌醜未四土之神,然辰土帶木氣克之,戌醜之土帶金氣泄之,此戊土雖旺而不旺故戊臨此三位全,多作稼穡格,不失中和。若未月土火氣也,見火以生之,所以土為極旺也。若土臨此未月,見四柱土重,多作火炎土燥,不可稼穡看。但臨此月之土,見金結局者,不貴即富也。書雲:“土逢季位見金多”終為貴論。若此造早年,行午運尚否,火傷金也。一行辛巳庚辰二運,衰金得此,財發數千萬緡。一入寅運,甲辰年,蝦蟆瘟死,家無瞧類,蓋為火克衰金也。
乙巳 丁亥 壬午 庚戌    盱江羽旺變為弱格
    楠曰:壬臨亥月水難當,財殺重重返受殃。水旺亦宜微見土,若教土重禍難當。
    壬水難生亥月,本為水旺也。但四柱火土重重,年上巳沖亥祿,早年出家,丙戌運極貧,火土厚也,乙酉甲申癸運,金水有氣,原作傷官好傲,頗作威福,衣體又能安身。 一入未運,火土大旺損金,丁酉年五有,火旺月死矣。凡甲乙生寅卯辰月多金,丙丁生巳午未月多水,庚辛生申酉戌月多火,壬癸生亥子醜月多土者,非貧即夭。但喜二點克神,克多者,俱不美,至驗也。此子平之外見,屢試中也。
己酉 丙寅 甲子 乙丑    盱江劉慶二道人木衰金旺格
    楠曰:甲木生寅木尚微,初旬木嫩畏金欺。雖然有火怕金去,水運那堪火又危。
    甲木生於寅月,初旬木火初生之際。術土推其木向春生,木火通明有貴。夫何木嫩不勝金制,且酉醜合成金局,初行北方水資木氣,衣食頗付佳。一人西方金旺之運,守茅庵度口,且手足瘋癱,酉運而死,若只一點金尚可也。吾都何標四公,是乙亥時也,衰餘蔭行西運亦死。
己巳 丙寅 甲寅 乙亥    盱江劉翰十一公金木相停格
    楠曰:甲生寅月術猶輕,木嫩金輕得兩停。運入西方金便勝,中和氣失少安寧。
    甲木生寅,四柱木金,俗看則似木多金少也。殊不知正月氣寒,木神柔脆,木不勝金,甲子癸亥壬戌運,滋木,財發緡。西方申酉戌,騫滯申死矣。
辛卯 辛醜 丁卯 癸卯    盱江夏貸岱二公印製食神太過
    楠曰:丁生醜月土神微,卯木三重克過之。喜有三金來克木,一番病過一番醫。
    丁生醜月,此命極極難尋用神,蓋醜中有一己土也,得有三點乙木貼身克之,此則用己土為用神,乙木為病也,明矣。蓋得三點辛金,又來克木也,一病一醫,得考壽寧者此也。一生只得酉運五年,極美之運。蓋酉字沖去卯中乙木之病也,運入東方木旺,八十有餘方死。
乙卯 己醜 丁亥 壬寅    撫城李元六公土輕木重之格
    楠曰:丁生醜月土神明,火土傷官格自成。只畏木金來克土,再行木運禍非輕。
    丁生醜月,己土透出,乃作傷官,用土明矣。初行丙戌,火來生土,財意頗遂。大運入乙,木來克土,破了傷官而死。蓋因原有乙卯之貼身,又有寅亥二木為助,所以再見乙運,正謂運會原有所害之神,安得不死乎?
壬辰 辛亥 甲戌 丙寅    臨川吳開六公富命假傷官格
    楠曰:甲木雖衰亦有根,丙寅時透火神妍。火虛有焰成真格,金水因知作病源。
    甲木得生於亥,辰年木氣托根,甲木寅時得祿。四柱木俱得氣,又有壬水滋之,甲木則變弱成強,望見時上丙火,精光透也貼身,則甲木情思向丙火為用神也。則以壬火為破丙之病,辛金為破格之病,早行壬子癸醜,甚是平常,破壞丙火用神。望見東南,有木有火,有土克水,有火克金,病神淨盡,一發轟天,至庚申金水破格而死也。
丁醜 辛亥 壬子 癸卯    休杭葉暢二貧假傷官嫌印
    楠曰:壬臨亥月水汪洋,木透天干作假傷。不全醜中金氣在,西方金運極難當。
壬水生亥,雖有月上虛財,被時上癸水動之,雖有木為傷官,十月之木,根枯葉落。原有醜中辛金損木,一入西方酉運,會起金來損木。病患瘋癱,手足並行為丐,而又聰明者,傷官洩氣故也。
丙子 丁酉 壬申 辛亥    陳都爺貴命時上假食神水清金白之格
    楠曰:金水清清兩字奇,時歸日祿理相隨。分明水火為真秀,黃閣魁名間世稀。
    壬生酉月,金水兩字雙清,金水之氣有餘,木火兩字不足。金雖有餘也,而喜天干丙丁,遙來損金也。喜無地支午火,實去破印,所以印得兩全其美,壬水氣雖有餘,喜亥中甲木,泄其精英也。其貴如此, 丙了火,暗銷庚金,而存起亥上食神。所以八月木氣凋零,其病甚重,所以病重者,金大貴也。運入東方,補起水火二字,位登黃閣也,宜矣。此乃天地至清之命,所以為天下至貴人也。
甲戌 辛未 己酉 己巳    吾都何廿八公假傷官富命金輕火重格
    楠曰:己臨未月土炎蒸,見火生身益壯神。土旺喜金宜洩氣,養金喜水定超群。
己土生臨未月,火土炎蒸,其己土炎氣旺盛,更且有火氣生之,其土望見己酉兩全為聚,透也酉金,己土則泄秀氣在金上去。以丙丁火為損金之神。壬申癸酉運美,人戌論災,一人北方用水去火,財富。一入寅運,會成火局,破金而死。
戊申 己未 戊午 辛酉    撫城周懷魯科貴命土見金格
    楠曰:戊臨未月土重重,燥土尤嫌火氣烘。時歲喜看金吐秀,運行西北志淩雲。
    日未月,為火炎土燥之格。蓋得辛酉時,金神透出,歲支申宮有水破火,此以火為病,水為福也。大運入壬,蓋得壬來克火,放出辛金,折桂蟾宮,理自然也。後行北方水運尤美。凡戊己土旺,見金多者,極聰明秀氣,至清至貴之命也。
癸卯 甲寅 丙午 戊戌    臨川袁應龍元貴假傷官土輕木重
    楠曰:丙火生寅火局全,火生戊土泄精元,不堪衰土重逢木,早步蟾宮損少年。
    丙行日主,結成火局,其火旺矣。原寅中有戊土,午中有己土,又時上透出己土,其丙火身旺,見此土而好泄其精也。正謂有病方為貴格。脫辛逢癸酉流年,克去甲木病神,所以早擢秋闈,甲戌年入亥運,原有甲木,得生於亥,正謂破傷官損壽元而死矣。蓋正月戊己,帶木之寺也,而土神極衰,最畏旺木克之,入亥運甲木得生,其死也明矣,若天假之年,若行庚戌運,庚金克去甲木貴不可言也。凡日幹旺者,見有食神傷官。雖在日時,亦只作傷官看,何也?凡日幹旺,精氣滿畜,見有通泄血氣之處,則秀氣從之,不可泥執子平,只以月令上用神。如日主衰弱見印星及陽刃,身弱則親印綬陽刃也,身旺則自親食神傷官也。如用食神傷官,只要食傷類聚一處有情,不宜間隔,如前夏衣勝命用木類是也。如此造,多不曉作用土,只以官印。若用官印,如卯亥運不頑強也。此則用衰土,見木克之明矣。
丙寅 壬辰 甲辰 丁卯    吾都傅後庵公木火假傷官木全寅卯辰互看
    楠曰:甲木重重旺氣深,木來用火透春林。柱中最喜壬為病,火土重逢異等倫。
甲木生辰,稟全寅卯辰東方之秀氣,喜年時丙丁虛火透出。作木火假官,透出壬水,為破火之病神,運行南方,衰火得地為美,雖申酉生水破火,亦喜有丙丁蓋頭。戊己運,土能破水,放起用神,老益精神,福壽兩全,只畏北方水破用神也。
丙申 癸巳 辛卯 壬辰    吾父啟完公假傷官用地劫
    楠曰:辛金生巳水重重,刑破官星水有功。申巳兩庚來作用,運行申酉樂雍容。
辛生巳月,本用丙火,夫何貼身有申,破丙明矣。年幹丙火,本為虛官可用,時有壬水破之,由是舍丙而從水也。以水為虛傷官,年月兩庚,類聚有情,正作金水傷官用劫也。行申酉比劫得生,安享其樂。入戊己破去假傷官,動多侮吝,入亥生財,大運六十九,庚金劫神死也死矣。
丁未 壬寅 乙丑 丁亥    予兄希禹木火傷官官不足格
    楠曰:陰木生寅進乞時,又兼三印疊資之。財官之運重重喜,水火逢來實可悲。
    乙生寅月進氣之木,更通三資身,無奈比劫重重爭財,而財不足也。四火制殺太過,早行北方不佳,喜庚辛金蓋頭,破劫存財星,已運財旺生官,有威震比劫之意。行亥運,壬水資比劫,爭財不已,又合丙子年,火制金而水資木,書雲:“木火傷官官要旺。”用神受困,患麻症而死矣。
戊寅 己未 丙戌 乙未    貴女命作真傷官用印格
    楠曰:火逢稼穡泄精神,更喜柱中印綬親。衰印最宜重見印,褒印兩國豈常人。
    丙火生未,四柱土氣重重,泄弱丙火之氣,正作火土傷官,身弱由自親印綬也。原印星衰弱,運行印旺之鄉。受夫子兩朝封贈。大運入醜,辛金破乙死矣。
辛醜 丙申 己醜 庚午    逸叟母命金多用火
    楠曰:己土生申金氣重,金多用火返成功。北方見水身多疾,日祿歸時壽福崇。
    己土生申,金氣重重,傷官盜氣多者,用印而不用財也。運入庚子辛醜,壬字洩氣破痊。然柱中真火,而又生吾兄弟三人者,何也?蓋得丙丁二人。克去傷官,存土精英,而能旺夫旺子也。八十七歲,辰運合水破印,親壽方終矣。用印深驗,論用財非深知命理也。吾母一生,夫子衣祿,賴有此丙丁二火,苟無此二火,則孤矣。
丙寅 甲午 甲戌 丁卯    極貧淫賤夫星輕而制夫旺星
    楠曰:甲生午月火炎炎,克制夫星本太嫌。運再東方生火氣,孤貧淫妒不堪言。
    甲生午月,傷辛金宮,星夫俱臨敗絕之地。火氣益炎,辛金夫星之氣益弱。且行東方,木生火熾,夫既受傷,而子胚胎損矣。一生孤貧,桑間濮上之恥可聞乎,正謂無子也。壬辰癸巳運,衣食頗饒,蓋得壬癸水破火存夫。入寅夫絕,木作灰飛絕矣。
己醜 己巳 丁醜 己酉    孤貧女命土有餘木火不中足格
    楠曰:丁逢己土食神多,泄損精神定奈何。信是孤貧應有數,子多無子豈差訛。
    丁火生巳,本為火之分野,殊不知四柱食神傷官太金,泄弱丁為精英,則是母胎虛耗,子無托生之所,正謂子多無子。若得東方甲乙運,有木克去子星,存養丁火精神,庶無尚可生子。此造何期運入西方,全無木氣,財神太重,財多身弱,一生孤若貧寒無子。入戌再加一土,愈泄精神,死矣。
丙子 辛醜 己卯 庚午    孤寡木少金多之格
    楠曰:坐下夫星木氣微,不堪金旺木無依。西方運入金多見,獨守孤燈只自知。
    己土生醜,透出庚辛不宜,乃夫受制太過。己亥運,夫星得生,頗遂室家之一入西方克夫,孀居到老,一子不肖,宜矣。
印綬格
楠曰:正印偏印格者,如父母生身之義也,蓋日主得其資助。書雲:“印綬生月利官運,畏入才鄉,蓋財乃破印之氣也。”此亦書之死路,非通變之道也。然四柱印星太旺,日主有氣,印疊生身,如人元氣本旺,再服補藥,生可存乎”此則幾用見屠以破印也。四財少,必須運上財神為吉。又若日主根輕。印星又弱,最畏財星,謂之貪財損印,宜也。又有真印假印,如丙日生人,生臨亥月,或用亥月甲木作假印地也。十月木氣,根桔葉落,則此衰木,宜行東方木旺之地,以輔助其根氣,則枯苗得雨,勃然而興,畏巳酉醜運,沖克其木,尤畏行西方申辛本,天干地支俱全,損傷尤甚。若天干得壬癸甲乙丙丁蓋頭,雖禍亦淺,又若丙丁日主,臨寅卯多根之地,謂之真印也。若印多不畏財星,日主輕,如只有一二點印,亦畏財也。大抵木不能勝金,謂之印綬被傷。倘若榮華不久,真假印辯,不可不究。財、官、印、殺、食神、傷官,此六乃日幹月令。正格外有陽刃格!此系日月相通。出此之外,或虛邀財官,或刑合財官,或暗拱財官,或沖搖財官,亦幾近理。說見小文。
    《繼善篇》雲:官刑不犯,印綬天德,年月日時支同一宮分。固通格解,謂但四柱中俱有,乃同一命宮分,不必一支。如甲寅丙寅丙寅丁酉,是天德在丁,月德在丙,印綬在寅。如庚申庚辰庚子壬午,是天德月德俱在壬,印綬在辰,天德與印綬同一命宮是己尤通。嚴陵命書謂天月二德星,在日上為的,他處見不當作德論。
    古歌雲:月逢印綬喜官星,運入官鄉福必清。死絕運臨身不利,後行財運百無成。
    補曰:甲乙在亥子月生,丙丁在寅卯月生,戊己在巳午月生,壬癸在申酉月生,庚辛在辰戌醜未月生,或在巳午月生,皆是月逢印綬也。若四柱中元有官星,乃是官印相生,方為貴人,誠印綬格所最喜者也。若行官鄉運,則發福幾清厚。行死絕運,輕則災疾損傷重則死亡孝服。若行財鄉,貪財壞印,其禍百端。
    又曰:重重生氣若無官,常作清高技藝看。官殺不來無爵祿,總為技藝也孤寒。
    補曰:月生日幹年時俱有印綬,是謂重重生氣也,有官方作貴推。若無官殺,非技藝之流,則庸常之輩。總為清高之藝,亦不錫免孤若寒微而已。所謂印綬旺而子息稀是已。
    又曰:印授幹頭重見比,如行運助必傷身。莫言此格無奇妙,運入財鄉福綠真。
    補曰:印綬生月,幹頭重重,一見印綬之比肩,又行印旺之運,必傷身。所謂木賴水生,水盛則木漂,術逢壬癸水漂流,日主無根枉度秋是巳。印旺遇財乃發,須入財鄉運,乃能發福發祿,如水盛木漂,必須行敗運,以土制木,則木植其根為福,所謂歲運若行財旺也,反凶為吉遇王侯是也。《格解》所謂印綬畏入財鄉之句,不可抱泥是也。
    又曰:印綬官星旺氣純,傷官多遇轉精神。如行死絕並財地,無救反為泉下人。
    補曰:印逢官星,如值所喜,則為旺氣純也。傷官多遇,值如所忌,則不免轉而不精神也。舊文原是如此,而或者改旺氣為運氣,改傷官為偏官,以轉精神為有精神則非也。
    又曰:印星偏者是梟神,柱內最喜見財星。身旺遇之方是福,身衰梟旺更無情。
    補曰:印星偏者,如甲生亥月,乙生子月之類。無食則為偏印,有食則為梟神。柱中見偏財正財則吉,故曰偏印遇財乃發,又曰偏財能益(算)[壽]逢年,身旺遇之吉。若身弱逢梟旺,則為禍矣。所謂梟神興,而早年夭折是也。
    《絡繹賦》雲:印臨子位,受子之榮。梟居祖位,破祖之基。
    補曰:或曰梟居祖位,破祖之基,甚祖之基,甚應驗。觀《六親論》雲:“日時殺刃逢梟,半道妻兒離散”可見。《格解》謂梟居祖位破祖之基,再詳。
    《玉匣賦》雲:華蓋與文星共會,尉遲為五伯良臣。
    補曰:文星謂印綬也。故《通明篇》雲:“印綬文華也”,非文昌之文。
    《寸金簽》雲:印綬不喜臨官,帝旺逢之亦不歡。八字逢財無所用,行財不利卻無端。
    補曰:臨官是日幹行臨官之地,印逢則病,故曰不喜見臨官帝旺。是幹行帝旺之地,印逢則死,故曰逢之亦不歡八字中產見財星,喜見官星,如如行財旺之鄉,則貪財壞印為禍百端。所謂如行死絕財旺地,無救翻為泉下人。
    《萬金賦》雲:第一限逢印綬鄉,運行生旺必榮昌。官鄉會合遷官職,死絕當關是禍殃。
    《淵源歌》雲:有印無財是福媒,喜逢官位怕臨財。主人囊括文章秀,一舉丹墀面帶來。
    《雲理賦》雲:水泛者活木。
    補曰:此言水泛木浮格也。蓋甲木生於亥,則無咎。乙木死于亥,水泛木浮,恐無聚作。
    又曰:水盛則漂木無定,若行土運方榮。
    補曰:上文論陰木,此論陽木。蓋言甲木歸於子,水敗之鄉,柱中浮水印太盛,失土止者。人命得之,主漂蕩無定,風花好酒,無成之造。遇土運止水,發福為榮。
    又曰:貪食乖疑,命用梟神因有病。
     補曰:如日坐梟神,或干支梟印重,運逢食神,必主貧乏生病,更帶刑法,作災不測。故《奧旨賦》雲:“歲月時中有偏印,吉凶未萌。大運歲君遇壽星,災殃立至。”
    又曰:命用梟神,富家營辦。
    又曰:天干二丙,地支全寅,更加生印,死見凶臨。
    又曰:壬癸多金,生氣酉申。土旺則貴,水旺則貧。
    又曰:癸日申提,卯寅歲時。年殺月劫,林下孤淒。
己亥 乙亥 乙丑 丁亥    臨川黃良三公富命水重輕
    楠曰:水氣重重在地支,木漂水泛欲何依。最宜土運來克水,財帛金珠樂有餘。
    乙木生亥,重重水氣以漂之,早行癸酉壬申,木多見水不利,一入辛未庚午己巳戊辰四運,土止水流,財發萬緡,正謂印綬若多,財要見也。
丁亥 辛亥 乙亥 丁亥    盱江劉三三公水多漂木之格
    楠曰:乙生亥月水重重,殺印分明祖業豐。戊己運中雖發福,再行水運壽年終。
    乙木生亥,水氣重重,但喜純粹,水原未蓋頭。蓋得祖財豐富,己酉戊運,屠名頗振,酉地殺輕得祿也。原殺星見水,多泄去精神,殺弱入酉得祿,生子甚多。一入申運,壬水太旺,水來泛木死矣。
壬寅 辛亥 丁巳 辛亥    盱江劉瑛千九公富命衰印畏財格
    楠曰:丁火生臨亥月乾,木神類聚喜相連。柱中最怕金為病,運入東方福祿全。
    丁火生於亥月,火神衰弱,喜年幹透出壬水,丁壬化木於亥木神類聚,用神無疑矣。蓋得巳宮有庚來損木,則金為病明矣。運行甲寅乙卯丙辰丁運,枯木逢春,又喜火破庚金存木,富享優遊。入巳強寇毀廬,喪子奇禍,蓋嫌巳中金來克木也。午未木死陰壽。
乙丑 辛巳 己巳 庚午    豐城孫世佑布政貴命旺變為弱用印格
    楠曰:己土雖然坐旺鄉,重重金氣損精陽。旺中變弱來親印,殺運應知佐廟廊。
    己土雖生巳月,本為火生之域。夫何金氣重重?己土見金泄其精氣,賴有三重火氣,大抵土好暖而畏寒,則己土親火為印綬。運行己卯戊寅,殺星太旺,故曰印輕者賴官殺以生之,所以位至方伯。西內運火輕,猶宜補起火來。大運入子見財而破印,財乃妻也,因妻而致禍也。蓋原無水止有火土,則東方水運不美,此則土虛而好火,畏水傷火,子運死也明矣。
壬戌 壬寅 丁卯 戊申    崇仁方武十淩遲死貪財壞印
    楠曰:丁火生寅木氣柔,財來沖印便成憂。再行財運災難免, 直待淩遲死便休。
    丁火日幹,生於立春後二三日,其火檄寒矣,其木極嫩矣。正為木嫩火衰,不合年月兩點壬水,再來濕火濕木,時上申宮庚金,沖出嫩木。且有戌了透出,年支戊土透出,月上真土,作正火土傷官用印,不合衰印受傷。一入巳運,庚金得生於巳,壞了衰印,因殺死樂安東陳人雲壬余命,武十為首,問淩遲。迥罪而殆。蓋透出傷官,身衰用印,印昨受傷,故犯此極刑。
乙亥 癸未 丁卯 甲辰    撫城過桓九公木無金之格
    楠曰:丁生未月火揚威,見木重生火不知。大喜庚辛來損木,再行木運本非宜。
    丁火生臨未月,火神猶旺,再見木多,返助其炎威也。初行辛巳庚運,木多見金而克之,行財頗逐。但四柱原無一點金氣,財神無根,生財而不克大通。行為妻,行寅卯助起比劫妻。到此辟妻離子,呻吟不利,豈非命該如是乎?
辛卯 辛卯 戊寅 壬子    與夫子命去官留殺同印
    楠曰:去官留殺理分明,主弱分明用印星。運入南方夫子旺,逢申破印禍來並。
    年上兩重乙未夫星,天干兩辛去之,獨用寅中甲丙兩字。早行壬癸運,疊疊損兒,蓋為壬癸傷印也。入巳丙火得祿,生子旺夫,南方火旺,財享安福。脫甲患疾而死,壬水破印也。伯母瑛四孺人命。
乙卯 戊寅 丙戌 乙未    富女命無夫星入格。
    楠曰:丙火生寅土透天,無夫入格福連綿。身衰宜入南方運,用印分明豈偶然。
    丙火生寅,蓋寅中艮土,戊未又有土,月上戊土透出,寅月火虛,土泄精英太過,正作火土傷官用印。蓋傷官衰者用印,原喜柱中不見夫星。原若有夫行南方運,必主孤貧,此則原無夫星,則不論夫也,所以南方運,助夫生子而富。又作火虛有焰,一入申運,見金破木死矣。
陽刃格 附比劫、建祿格
楠曰:陽刃格,六陽日幹謂之陽刃理也,六陰日幹不謂之刃。但用刃之說,未究其理,則冥然不知也。書雲陽刃無沖要可極品。蓋甲日生臨卯月,甲見卯中乙木,如兄見弟,則能分我之祖財,奪我之祖業,再加歲日時中木又有氣,何用乙木之再助我乎?如是則不用刃也,而以刃為病也,則用庚金七殺。若去其刃,疊疊財官七殺,則日幹雖旺,則變為弱,此則甲刃為用神。若行酉運,沖去刃星,猶如人衰弱無力,全敕弟來扶持,令被酉金殺死我弟也,則主有極兇殺傷蛇虎之禍矣。若如此等,必須要印綬之運,生起我刃星。比肩運,以助起其刃星。又日煞無刃不顯,刃無殺不威。蓋日主旺,得車殺以合去其刃星。然殺乃之人,刃乃之器,刃煞停均,多作兵刑顯宦,若日主弱刃為助,見官煞多,制去其刃,多主盜小俟,然陽刃格,與建祿格頗同。但見祿不言刃者,蓋日月令俱同一體純和也。四柱太旺,又露了出丁火貼身,其刃鋒愈熾,則身首官安得不處乎?如夏柱州之命甚驗,說見人命見驗類。
    建祿格者,日主得主祿之地,非官祿也。書雲月令建祿,多無祖屋,而不顯言其理,人用財為馬,官為祿,假如甲日生寅月,甲以辛為官,己土為財,財官到寅為死絕地。人則以財祖業,官為福神,祖為福神都元,此格多無祖業者甚驗矣。原甲日生寅,然上乃甲木之舍,財官空倒,又安有祖屋乎!年上若見此祿,亦主祖業飄零。帶此建格,多主刑妻,與陽刃格同。如甲日見寅,寅中有甲木來克妻也。若四柱有氣太旺,慢不建祿格,要官殺克制其祿,要財星以為身旺之何托。若或歲日昌中,財殺太多,即旺孌為弱也宜印運以生其福神,宜動運以助起祿也。又日一見財官,自然發福。蓋身旺,原廬舍內無財官,則無祖業,若身旺能任其財,豈不白手成家乎?
    補曰:夫陽刃者,在天為紫暗星,專行誅。在地為陽刃殺,祿前一位是也。喜偏殺伏,則陽刃起于邊戌,發富發貴,為將為相者多矣。故《千里馬》曰:“羊刃偏官有制,應職掌於兵權。”故《三車一覽》雲:“陽刃倘同生氣,閫內誰權,忌反伏吟”經支“鈦吟反刃,歲運與玩命相對,卯見卯,酉見酉是也。遇之必凶,即歲運並臨災殃立至也。何謂扳吟?蓋衝擊之謂也。如酉沖卯刃,卯沖酉刃是也。遇之即處,即羊刃沖合歲君勃禍至之也,忌酉刃三合君,流年見戌,而卯刃三合,流年見己醜,而酉刃三合,如流年見戌,而卯六匐,流年見辰,而酉六合,其人當年禍必速至,即羊刃合歲君,勃然禍至之謂也。忌魁罡刑害,全無官印,福神相助則為禍,有官印福神相助則為福,化為友貴。何謂羊刃?甲丙戊庚壬五陽有刃,乙丁己辛癸五幹無刃,教訓名羊刃,如命中有刃,不可便言凶,大率與煞七相似。凡有刃者,多有富人,最喜身旺坐祿,合殺有制,殺刃兩全,非常之命。
    《三車一覽》雲:羊刃有(三)[二[。有劫財羊刃,甲見乙是也,不利於財官格。護祿淹刃,甲見卯是也,大利於歸祿格。斯言誠為確論。
    若乙見丙,謂倒祿羊刃,則非也。蓋己見丙,名為背祿傷官,誠大利於去官留殺路。名為背祿羊刃,甚牽強解。亦謂乙見丙之說,恐不綬,誠是。
    又曰:劫財諸格,大忌財官尤甚,雖然亦有用時。
    《喜忌篇》雲:日幹無氣,時逢羊刃不為凶。《繼善篇》雲:君子格中,也犯七殺羊刃。又曰:甲以乙妹妻庚,凶為吉兆。觀此又不可執一而論也。
    《洪范》支羊刃喜奪資財化鬼。又曰:身弱財豐,喜羊刃史弟為助。
    《撮要》支羊刃怕沖宜合。《易監》支羊刃重重必克妻,《寸金賦》劫財傷父京傷妻。
    《萬金賦》雲:劫若重逢人夭壽。
    《元理賦》雲:殺刃又顯均停,位至王候。殺刃重而無制,身為胥吏。又曰:男多羊刃必重婚。又曰:羊刃不喜刑沖。
    《萬尚書賦》官星帶刃,掌萬將之威權,又曰:傷官有刃,將相公侯。又曰:印刃相當,官高極品。又曰:殺刃休囚,祿薄之士,又曰:煞制刃興,主掌滿營之兵卒。若是用神輕淺,決為吏卒卑官。又曰:刃輔傷官,際一日風雲之會。
    古歌雲:羊刃七殺怕逢官,刑衝破害禍非常。大怕財旺居三合,截發斷指主殘偽。
    又曰:春夏火逢時旺,秋金冬水一般同。不宜羊刃天干透,運至重逢定有凶。
    又曰:劫財羊刃不堪侵,不帶官星一世貧。甲乙互逢皆仿此,縱多財帛化為塵。
    又曰:傷官不忌劫相逢,七殺偏官理亦同。若是無官不忌劫,身強遇比劫嫌重。
    又曰:劫財羊刃兩頭居,外面光華內本虛。官殺兩頭俱不出,少年夭折謾嗟籲。
    又曰:甲子丁卯非為刃,乙酉庚申理亦同。合起人元財馬旺,中年顯達富豪翁。
    又曰:日刃歸時身要旺,正財忌運忌遭沖。且如戊日午為刃,子醜財鄉立見凶。
          財運無沖還不忌,官星制刃得尊榮。月中有印印斯通,運到官鄉貴亦同。
          柱若財多嫌殺運,無財殺運喜興隆。
    《醉醒子氣象篇》雲:權刃複行權刃,刃藥亡身。本注雲:權殺也,刃兵也。身旺用此二端,乃兵刑首出之人也。殺旺喜行鄉,刃旺吃虧殺地,若原殺旺複行殺旺之鄉,立業建功處,不免死於刀劍之下。刃多再行羊刃之地,進祿得財處,必然終於藥石之間,數使然也。 
又曰:幫身羊刃,喜合嫌沖。
    本注曰:刃乃才身這物,大怕身旺逢之,得一重殺與刃相匐,化為權星。若見官與刃沖戰,乃成惡性殺。用者當審其輕重,好惡何如。
    又曰:羊刃臨於五鬼,定須重犯徙流。
    本注:如壬申生人,五鬼在子。癸酉生人,五鬼在醜。丙寅生人,五鬼在午。丁卯生人,五鬼在未。或者三合之次。
    一行師《命書》雲:羊刃重重又見祿,福貴金玉,斯可謂吉。
    《理愚歌》雲:倒戈殺,懸[之]刃又同行,形體不免填溝。
    本注曰:倒乃倒戈殺,懸乃懸針殺。凡倒戈殺,只犯戊字,皆曰倒戈。懸針者,幹以甲字與辛字,壇以卯字午字與申字,如此者謂之懸針殺也。
    《其截歌》雲:羊刃更兼倒戈,必作刎頸之鬼。
    經雲:運逢羊刃,財物耗散。
    論曰刃 舊曰雲:日刃有戌午,壬子三日,與陽刃同法,忌刑破害會合,愛七殺,要行官鄉,便是貴命。若四柱中一來會合,必主奇禍。其人主大須強,性剛果毅,無惻隱慈之心,有刻剝不恤之意,三刑魁罡,發跡於疆場。如或無情,或臨財旺,則主其禍。或有赦神,如刑害俱全,類皆得地,貴不可皆言獨羊刃以時言之,四柱中不要入財鄉,怕沖陽刃。如戊日刃在午,忌行子正財運;壬刃在子,忌行午正財運;庚刃在酉,忌行卯正財運;甲刃在卯,行巳午並辰戌醜未財運不妨,忌酉運;丙日刃在午,行申酉庚辛財運不妨,忌子運。
    論比劫 夫比劫者,陽見陽,陰見陰,陰見陰為比。如甲見甲,乙見乙之類害妻害子。五陽見五陰如甲見乙,是兄見弟,為劫財,不克妻。蓋財者心之欲,方令兄見之,多有爭競,如夷齊能幾人。
    《六親捷要論》雲:分祿須傷主饋人,比肓重疊損嚴親。
    補曰:財多身弱,喜比劫財扶慢為福。故曰男逢羊刃身弱遇之為奇,財輕身強忌奪。則為也。故曰羊刃多而妻宮有損。
    歌曰:甲乙相見必妨妻,敗財克父定無疑。
    《金不換》雲:身旺比劫重,損財又傷妻。比劫遇梟食,妻遭產裏危。
    《六親論》雲:月中歸祿無財官,父喪他鄉。又曰:日逢刃時逢劫,妻妄產亡。又曰:日時背馬分財無救助,妻兒離散。
    《撮要》雲:比肩要逢七殺制。
    建祿格 《喜忌篇》雲令早逢建祿,切急會煞為凶 《格解》述前二說俟知察之。此誠宜以傳不犯一智者病,但不悟十建祿一說,又附注正官亦非。
舊注:以會殺,為暗針對七殺為凶兆。如甲日用酉月,為官星正氣,若年時子辰,則會起申金為七殺,乃甲之寇,故為凶,固是。然官祿之祿,用令字,與雖逢字建字牽強。況子辰暗會,合申殺。尤牽繢不可從。
    或曰會煞,謂坐見七煞。年時天干顯露,地支隱藏。無制伏者是也。似勝舊注。亦與令字,中逢字建字未受,亦不可從。故或者又作月令建祿,此誠是,但無注解。愚補之曰建祿者,月令十幹祿是也,非官祿之祿。如甲乙祿在寅卯,丙戊祿在巳,丁己祿在午,庚祿申,辛祿酉,壬祿癸,亥祿子是也。會殺者,天干既見殺,地支會合殺旺之謂也。如甲祿在寅忌庚殺,乙祿旺行為祿,亦不宜過旺。喜見財宮,並天干透露,故曰建祿生提月,財官喜透天,不宜身在旺,惟喜茂財源。又日月令建祿,多無祖屋。一見官財,自然成福。則福衰弱,反為凶禍,故日乙木生居卯,庚辛幹上逢。火旺人發福,殺地壽元終,又曰:春木無金不是奇,金多尤恐返遭危。柱中取得中和氣,福壽庚寧百事宜。又曰:月令建祿,會殺為凶可也。又加之以雖逢切忌之辭何也?蓋建祿則身旺,有比肩扶助。宜乎不怕殺。然殺如猛虎,有伏制則貴,若無制會殺旺,不問身強弱,必凶,況建祿格,只喜財官,最不喜幹帶殺而支會旺,故曰月令雖逢建祿,切忌會殺凶。則雖逢字切忌字,方有落,令字建明不牽強。故取此說,又為之解以破前二說,又《觀洞玄經》雲:“甲以寅祿,庚壬本非駕。”又曰:祿可以興騰,有以乎無用。”則雖切忌之辭,有輕重斟酌明矣。
喜見財官例
    庚子 戊子 癸醜 庚申    古韓侍郎造
    壬申 丙午 己亥 庚午    趙丞相之造
古見殺有制例
    辛醜 庚寅 甲辰 乙亥    賀丞相之造
    木旺春令,日幹頭官殺相連,只論殺,運行丙戌丁,制殺鄉,宜為大貴也。況甲乙與庚辛金各成配偶。所以不忌殺也。
古會殺為凶例
    辛醜 辛卯 乙丑 庚辰    施洪富命之格
    乙祿在卯,幹頭俱透露庚辛,喜行戌亥二運,木火旺位,制伏之鄉發福。入酉運醜酉會殺旺,死於非命。
    壬寅 丁未 丙寅 壬辰    夏閣老貴命火有餘水不足格
    楠曰:丙火炎光熾若炊,宜行殺運濟江湖。庚辛壬癸登黃閣,印比重重壽心殂。
    丙寅日主,歲月曰上,火氣炎甚,得年時壬水稼出,正謂水火有既濟這功,但四術中火土之氣還勝,金水之氣還輕也,所以運到壬子癸醜,干支皆水,為水氣不跳,以補其水也,所以運登黃閣,為天下這首相也。其貴蓋在月于丁為,透出陽刃,合去壬殺,正謂刃殺相幫,威權萬里。一入甲寅運,助起火氣,則又火有餘而水不足也。蓋因丁火陽刃透也,正謂陽刃倒戈,必作無頭之鬼,甲運死宜矣。
    壬寅 丁未 丙申 壬辰    吾都吳高一水有餘貧命不足之格
    楠曰:丙丁未月火雖炎,水氣重侵又不然。火氣若衰宜木運,再行水運禍連綿。
    丙火雖旺,不合夏至後二陰之際,水氣進氣,更加丙臨申位,三合火局,水有餘而火不足也。且在丙火下旬,金水進氣,火氣將衰。若夏閣老生在丙火上旬,火神正旺。此命再行壬子癸醜,豈不殺重身輕乎。初行西方,尚作蹇滯守儒,再行北方,作乞丐宜矣。此命本不當編入此例,但與夏推州之造只差一字,故同編,以便比例故也。視者詳之。
    庚午 辛巳 丙申 壬辰    吾都何泳一火少金水多
    楠曰:丙火雖生得祿鄉,不堪財殺重茫茫。變強成弱多貧夭,再入財鄉壽豈長。
丙火雖得祿於巳,不合四柱多水之氣勝,早行午未運,火旺助身,衣食頗給,一入申運,財殺太多,帶疾而死,有乙未時生人,火旺頗旺,入西方頗可,此是吾都詹獎五命也。